第七百九十二章 你有病,药不能停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七百九十二章 你有病,药不能停

司源愣了愣,过了会儿后,不由哈哈一笑:“你特么的…我想过你会拒绝,但没想到你竟然还提出这种要求。” “喂喂,我们都是斯文人,麻烦别说脏话好不好。”张扬一脸的笑眯眯,语气不急不缓。 “你算个屁的斯文人,交出白宗望?你可知道白虎门的势力到底有多大?你让他们交出掌舵人这和让他们解散白虎门有何区别?”司源还没到气急败坏的程度,但很显然他快疯了。 “这都什么年代了,还白虎门白虎门的,搞得像黑社会似的,这种非法组织不是早该取缔的吗?我这也算是为民除害了吧。” “罢了罢了,我也不想和你争辩,你当真为了一个常紫娘,要与白虎门斗到底?”司源一脸黑线地问道。 张扬淡淡一笑:“先说清楚,这从头到尾我压根就不知道白虎门是什么玩意儿,是他们一而再再而三地整天来找我麻烦,这种情况下,我不狠狠地扇他们一个耳刮子成吗?别说是常紫娘了,就算是一只和他们作对的阿猫阿狗,我特么都要把它当做朋友。” “你倒是不怕死,不过,你别以为在万停镇赢了他们一招,就以为白虎门那么好对付了,他们的实力若是真的展现出来,别说是女娲集团了,恐怕连乔家都会够呛,所以我告诉你,张扬,你选择和他们继续斗下去,不仅仅是你自己、你的女娲集团,就连乔家。都会成为牵连的对象。” 张扬笑了,伸手拍了拍司源的肩膀,淡然说道:“那么我也可以告诉你。我的实力一旦全部展现出来,他白宗望不一定能够活得过明天,你信不信?” 司源愣了愣,看了看张扬,发现他的神色认真无比,很显然不像是在开玩笑! 特么的,这小子。竟然说得让他都觉得是真的似的! 很快,他摇了摇头,清醒了过来:“那么我也会告诉你。你有病,药不能停。” “靠,这句话不是我该说的吗?”张扬觉得这么经典的一句话被他说去了,很是憋屈啊。 司源白了他一眼:“一个领导者。一味靠横冲直撞。虽然一开始他可以借靠蛮力打下一片空间,但他很快就会发现,因为反作用力的关系,打开的空间将会随着外力的四下反弹而不断被压缩。” “所以一个聪明的领导者,就绝对不会这么干,最起码要有基本的认清现实的本领,能屈方能伸,打出的拳头留有三分余力才有后招。” 张扬笑了笑。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而且我很赞同。该当孙子时就当孙子,没必要为了一时置气吃大亏,不过这个前提是,这个孙子要怎么当?让我喊一声白伯伯您好,祝您寿与天齐,日御万女,我没问题,可要是让我交出什么常紫娘,那么我只有三个字,去他娘的!” “四个字行不行啊。”司源一阵无语。 “没差,数学是音乐老师教的。” “看来,老子当这个使者当得很失败。”司源悻悻地说道。 “不,你成功了,至少你让我知道了,那个什么鸟白虎门亡我之心不死,我得提起十二分精神,先把他们干掉。” “哎,跟你这种顽冥不化的人没什么好说的,反正话我是传到了,至于听或者不听全在于你,总而言之一句话,白虎流门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你好自为之。” “谢了,就这句话还说得像样一点。”张扬笑眯眯地说。 “对了,后天就是你们总部大楼落成典礼对吧?”司源也不再谈论这个话题了,继而问起了另外件事。 张扬点了点头:“不错,不过你这种小角色我就不屑于请了。” “哈哈,我看你是担心我太帅,抢了你的风头吧。”司源嘲笑道,“当然,你也不用担心,我就算参加这个所谓的落成典礼,别人也不会说我屁股站歪了,我只是对这种小打小闹的装逼场面不感兴趣罢了。” “你突然提这个庆典干嘛?你不会是在暗示我,那个白老贼又想在上面耍什么花招吧?”张扬突然想到了什么,警惕地问道。 “既然你的拒绝了谈判的余地,白宗望做点什么动作也不足为奇吧?不过我劝你,更加要小心的是其他的敌人,兴许他们会利用你现在和白虎门的矛盾,趁机把你们的矛盾激化,甚至是假借白虎门的名义来捣乱。” “让他们来吧,刚好多一些花絮…”张扬满不在乎地说道,若是没人捣乱,那才是怪事了。 “装逼遭雷劈啊,算了,你那么有自信我就不打击你了,不过总算也是跟你认识,再者杨静和杨菲像我的妹妹一样,我就勉为其难地把你当做妹夫吧…送你件礼物,就当做是给你的新大楼当做见面礼。”司源从口袋里摸了半天,终于掏出了一个u盘。 张扬看了一下,这不是自己之前给他的那个吗,这小子真抠。 不过他还是不动声色地接了过来,“你别自作多情了,我倒是想问你件正事,小鱼的肚子两个月了,想好怎么办没?”张扬冷冷地打断了他的自嗨。 闻言,司源如同触了电似的,身子一抖骂道:“老子怎么知道,她不打掉,你又护着她,那就只能等着她生下宝宝,让我身败名裂呗。” “解铃还须系铃人,你要是自己能说得动她,问题不就迎刃而解了吗?”张扬把u盘放进口袋,末了一想,突然好奇地问道,“里面不会是岛国爱情动作片吧?我先声明噢,骑兵的不看。” “骑你妹,我这么个正直的有为青年会去看那种什么无聊的东西吗。什么骑兵步兵的更是一窍不通,更别给我提什么波多野结衣,冲田杏梨什么的。我压根一个都不认识…” “我有一个1g的绝对精品种子合集…全是骑兵的…” “靠,你这个流氓,赶紧把那种不健康的东西交出来让我批判批判!” “闪边去…”张扬把他的手拽开,伸手弹了弹衣服,看了他一眼,“要不安排你们见一面?” 司源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本少爷完全没有任何的心里准备…” “随便你。不过我在考虑,干脆我收小鱼当妹妹好了,小家伙日后出生了。就算没了爹,那总有大伯吧?” “你敢?”司源气得一阵哆嗦,今天不知道哆嗦多少次了。 “好了,不刺激你了。”张扬看了看时间。说道。“不早了,要不一起出去吃个饭。” “别,我可不想让别人知道我和你这种低级趣味的人走在一起。” 张扬笑了笑,并不介意:“既然这样,我这个低级趣味的人就不打扰你了…最后问你个问题,回去你准备怎么交代?” “哎呀,你特么的总算还有一点点的人性…,当然。只是一点点。”司源挥了挥手,“不过。关你屁事!回去把你的妹子去,别烦我。” “我今天才发现,你这个人素质很低啊,动不动就脏话连篇…”张扬鄙视他道。 “跟你个流氓学的…”司源连推带搡地把张扬弄出门外。 “喂喂…”张扬冲着房门叫道,“要不要帮你叫两个小姐啊,八百全套双飞,一千六还包夜…” “滚!” “好心被当驴肝肺啊…”张扬摇了摇头,走到电梯,下楼去找乔希儿。 乔公主正在房间里哼哼唧唧地往有些微红的膝盖处涂完美芦荟胶,看到张扬撇了撇嘴,埋怨道:“看看你的杰作…现在人家要是看到膝盖上的红斑,我只能挖地洞钻了。” “真是心痛啊,我看看。”张扬拿过她手里的那瓶芦荟胶,看了她膝盖一眼,还真别说,真红了,像被扇了两巴掌似的,“哎呀,想不到一百多万的宝马车座椅这么粗糙…这小东西好使吗?” 张扬晃了晃手里的那瓶芦荟胶问道。 “还行,高琪介绍的。” “这么说,再来一次…” “不要…唔…唔…不行啊…” “我保证…这次不从后面了…” 三两下,乔希儿就彻底软了…不一会儿就被剥光了,如同一尊汉白玉一般扔到了宽大的席梦思上。 乔希儿眼看无可避免,突然妩媚一笑,横张,圈住了张扬的腰,双手匝住他的脖颈,阮侬耳语地咬着他的耳垂低声道:“那你可别后悔…” “后悔?这方面咱从不后悔…” 出乎张扬意料,梅开二度的乔希儿明显比以往更加奋力…以至于完事之后,张扬也是一阵疲惫。 回到别墅,他才明白乔希儿嘴里说的后悔是什么意思,在自己房间洗完澡,一出来,两个香喷喷的穿着一水近乎透明睡衣的美女齐齐坐在床边。 许丹露和高琪…幸亏杨静是大姨妈期,要不然他就死定了… 夜深人静,原本应该疲惫得沉沉睡去的张扬,经历了三场大战后,精神却更加好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兴奋过度了。 他想起了司源交给他的u盘,便从两具雪白的中间小心翼翼地爬了起来,打开电脑,把u盘插了进去。 ps:感谢支持豆子的铁杆兄弟们 谢谢 【じ☆ve尐莊℡】巨【hgjx 】巨 【痞子000000 】巨【茈玍呮为伱 】巨 【ryanfu7】巨 【tiananmen 】巨 【kira-zsc 】巨巨 【美女是祸水 】巨 谢谢以下兄弟们月票 【幽幽救世主】巨 【cafe】巨【shadowpriest】巨 【臭屁仙jazz】巨 【明天】巨 【66014261】巨 【野火秋风】巨 【一隻超懶的水煮魚】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