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一章 怕了你了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七百九十一章 怕了你了

从重症中心到辉辰大酒店,距离不过是两公里不到,开车的话,几分钟就搞定了! 可是现在已经过去了一个半小时! 亲,一个半小时的话,就算是走路也到了,不…就算是爬也可以爬到了! 司源看了看酒柜里,那一瓶已经被自己干掉了足足半瓶的葡萄酒,忍不住又从口袋里摸出手机,再次直拨张扬的电话号码! 但是响了好久之后,只听到一个声音:“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又是无人接听!”司源气得差点直接把手机扔地板上,这都已经打了第六次了,这厮的电话难道拉在医院里了吗?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乔希儿身上,而且乔希儿的电话,他打了更多次,也是无人接听,他是没办法了才打张扬的,但是发现张扬这货也是没接。 “不会被绑架了吧?”司源突然有些担忧了起来,从刚才的愤怒变成了一点点的担忧,从他所住的酒店阳台看过去,其实远远的就可以看到重症中心那栋大楼的一些影子。 重症中心出来后的马路直直地通向这边的辉辰大酒店,所以路况其实基本上也可以看得一清二楚,他很清楚,这条市府大道应该是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至少没看到消防车救护车,也没看到道路拥挤。 不过如果被绑架的话,就难说了! 但是不应该啊。在梅宁这块地皮上,现在能绑走张扬这种等级牲口的,困难度显然相当的高。而且还必须一次绑俩,还得不能让人看到,这简直就是没法下口。 “可是乔希儿出发的时候还给自己打了个电话,说一会儿见…这两口子,搞什么鬼?”司源背着手,极其不爽地在房间里七想八想,从来都是他让别人等。现在居然要等别人,真不爽! “肯定是张扬那个坏小子,混蛋。王八蛋,竟然敢放我鸽子。”司源打了个酒嗝,越想越憋屈,“得了。老子先去到处嗨皮一下。再晚点直接去他那。” 走到门口打开房门走了几步,突然想到了上次自己中标的情景,顿时又缩了回来:“哎,算了,算了,还是给杨静打个电话问问吧。” 电话刚刚接通,还没喂出声,却发现张扬已经朝他走了过来。 “喂?司源大哥…找我啥事儿啊?”那边杨静已经开口问道。 “啊…没事。没事,打错了…”司源看了看张扬。一脸无语。 “源少,这是要去哪啊?”张扬笑眯眯地开口问道。 司源没好气地把手腕抬上来,晃了晃手表:“大哥,这都几点了。” 他看了看张扬身后,不由奇怪地问道,“咦,乔希儿呢?” “这事要三个人一起商量吗?”张扬好奇地反问道,他当然不能告诉司源,乔公主因为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现在双腿酸痛,而且很劳累,已经在酒店开了间vip房休息了。 “噢,没有,其实这事有你一个人就可以了。”司源看了张扬一眼,心道,有没有乔希儿倒是无关紧要。 不过突然想到,自己是问他为什么这么久没来,让自己干等那么久,一个半小时啊,真是气得够呛的,可别让他给转移了话题,于是又皱着眉头问道:“喂喂,我问你的问题你还没回答呢,怎么这么慢?” “什么这么慢?”张扬装聋卖傻地反问道。 “行了,行了,我懒得跟你计较,先进来再说。”司源突然发现,在言语上和张扬交锋的话,他是占不了便宜的,再说自己是来办正经事的,可不是来跟他吵架的,反正人已经来了,也就懒得再去扯淡了。 “干嘛?搞得神神秘秘的,还拉拉扯扯的,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搞基捏…”张扬伸手戳了戳远处一个服务员美眉提醒他道。 “得了,你个大情圣大种马会搞基,说给鬼听,鬼也不信啊。”司源没好气地讽刺道。 “我当然不是说我想搞基,关键是别人不知道你会不会…我长得这么帅,万一你起了窥伺之心,我以后的名节还要不要了?” “呃…大哥。”司源双手拜了拜,“你饶了我吧,我特么的真心对你不感兴趣。” 张扬闻言,高兴地耸了耸肩:“行了,既然这样,那我走了。” “我次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对吧?”司源气得那个哆嗦啊,真想一拳干趴这个混蛋,想了想,好像打不过他,只好无奈地问道,“行了,行了,你要怎么样才肯跟我进去。” “这不就结了,我告诉你啊,第一,要是你想让余小鱼把孩子拿掉的话,那我可以先告诉你,没门,也没啥好谈的了,有本事你自己去跟她当面说,别让我去。” 司源脸色变了变,这货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明明知道这是他的伤疤,不过事实上他还真想顺便谈这事儿的,但是这次来的主要目的倒不是这个,正事要紧啊,所以只能无奈地点了点头:“行,我答应你,然后呢,第二点是什么?” “不许打杨静、或者杨菲的主意…” “张扬…”司源忍住了直接一口口水喷在他脸上的冲动,软声细语的说道,“大哥,自从上次从梅宁离开之后,我就没起过这个心了好不好?” “你刚刚明明和静姐打电话…” “喂喂…我只是想问她你那么久没来,是不是被车给…嗯,是不是因为那个加班,所以才没来,就问一下而已,你想到哪里去了…” “呵呵,我不是担心那个,她不喜欢搞基的。我只是担心你利用杨静姐的善良,最后成功骗余小鱼把孩子拿掉…” 司源目瞪口呆地看着张扬,颤抖了大半天。最后终于憋出一句话:“行…我认了,我是搞基的,可以了吧…” “这还差不多…行了,那谈正事吧,基源同学。” 司源翻了翻白眼,无奈地说道,“到里面说。” 进了屋。张扬发现了那半瓶红酒,便笑着问道:“怎么,借酒消愁?” “废话。被你们放鸽子,我又没事做,不喝酒能干嘛?” “怎么会没事做?这是特定的vip房,你可以看电视。还可以开电脑看小电影。甚至找两个猛男来滚床单绝对安全。” 司源不得不适自己被不断调侃的无奈,但他想了想,随即笑了:“行吧,现在你笑得出来就多笑会儿吧,待会儿你就哭都来不及了。” “就知道看到你,准没好事…”张扬叹了口气,自顾走到一旁的沙发上,一屁股坐了上去。“说吧,我有什么大灾难。值得您老人家大老远从京城亲自跑过来。” “嘿嘿,你也知道害怕,刚才的得瑟劲呢?” “怕倒未必,就是不想浪费时间而已。”张扬看了看那瓶红酒,端过来闻了一下,看不出什么好,不过应该很贵。 “行了,开门见山!”司源觉得和张扬多呆一刻,绝对可以让自己短上十年寿命,所以他决定不想和张扬绕弯子。 “说吧,只要不是抢我身旁的女人,咱们俩有些事还是可以商量一下的,毕竟你曾经帮我我那么一点点小忙。” “呃…”司源盯着张扬,反问张扬道,“这么说你知道我的来意了?” “扯淡,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怎么知道你心里打着什么幺蛾子的主意。” “好吧,那我也不跟你打什么哑谜,你必须把常紫娘交出来。”司源想了一会儿后,径直说道。 “常紫娘,我身边有这么个人吗?”张扬笑眯眯地盯着他,一脸的人畜无害,紫娘因为右肩胛的伤口发炎,而且又经过了长途奔波,身体免疫力极度下降,其实现在还在危险期,自己的隐藏任务都还没完成,那帮人居然就盯着过来了? “好了张扬,她有没有在你身旁,你自己心知肚明,这个常紫娘乃是一个犯下至少三十条人命的职业杀手,是一个极端危险的人物,你身为知名公众人物,如果放任这种人在身旁,对于你来说,并没有半点好处。” “你是说真的,还是在开玩笑?”张扬慢慢地把玩着手里的酒瓶,淡淡地问道。 “当然是真的!” “那么,我可以这么回答你,第一,我这儿真没一个叫常紫娘的;第二,就算有,只要是我们女娲集团的人,除非是有确凿的犯罪证据,否则谁也不能带走。” “你可知道,这么做的后果?”司源淡淡地开口问道。 “什么后果?” “我这次来,不是以我的公职身份。”司源看着张扬,慢慢说道,“而是以一名使者来和你谈判的…当然,如果你把我当做朋友,你也可以把它视为朋友的忠告。” “谁的使者?不会是白宗望吧?” 司源淡淡一笑:“他还不配。” “忘了,你是司家大少爷…皇亲国戚,所以你不会就是传说中景水轩派出来的使者吧?让我看看。”张扬伸手去要去检查他的下身。 “干嘛?干嘛?”好不容易才平定下来的心境又让张扬搅乱了。 “我确定一下,你是不是来给我传诏的太监啊。” “你这个家伙,真拿你没办法,不错,我确实是带着一部分景水轩的意思来找你的,很简单,如果你能交出常紫娘,那么白虎门和你的过节,以后将一笔勾销,他们不会再找你的麻烦!” “就这么简单?” “要不然呢?” “那我也要开个条件。”张扬慢条斯理地说道。 司源皱了皱眉头问道:“你也有条件?说来看看。” “让他们把白宗望交出来,我和他们账就算扯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