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九章 摸了还敢捏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七百八十九章 摸了还敢捏

好大,好软!甚至可以感觉到蓓蕾顶端蹭着掌心的轻轻挤过去的那一种,如同刚出生的婴儿舌头舔着你掌心的诱人滋味。 张扬硬了!不不,这是许多正常男人一大早正常的生理反应。 潘宁宁懵了,这个混蛋!竟然敢在车上把手伸进她一衣服里,公然对她进行胸袭,而且还穿过她的罩罩,把她的咪咪揉了,不仅摸了,揉了,还捏了… 然后还问她,这是在哪里了? 要不是… 要不是车上还有其他人的话,非得把这家伙的手给剁了! 狠狠的,果断地立刻把他的咸湿手打掉之后,她几乎是咬牙切齿地低声急急答道:“梅宁…” 这个混蛋,莫非他把自己当做唐七七了,潘宁宁看了看前面穿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唐七七,自动为张扬的无耻行为脑补了一下原因。 “噢,你姐也来了吧?”张扬小心翼翼地把留有余温的手缩了回来,然后坐了起来,才发现自己整个人的背部一阵尖锐的酸痛,就好像快要散架似的。 高强度的连续作战了一夜之后,紧绷的肌肉神经一旦松弛下来,那就是痛彻心扉的痛,心也痛,身体也痛。 “我不是唐七七…”潘宁宁没好气地把头扭了过去,这混蛋,果然是把自己当成唐七七了。 当然,如果她知道张扬其实在摸进去的时候已经认出她之后,估计立马把他丫的给阉了。 不过尽管不知道。潘宁宁还是气得够呛,没和你计较本姑娘的大腿被你当成枕头睡了好几个小时已经算你运气好了,现在居然还把我当成唐七七。直接在车上胸袭,还捏人家那个啥…小葡萄… 一想到这里,脸忍不住红了:“什么眼睛,真是…不会看前面吗?那个才是你的唐七七!” 张扬揉了揉眼睛,发现他和潘宁宁两人是坐在最后面的,中间的是梅欣和一堆的箱子,大概是装装备和枪械的。唐七七坐副驾驶位,开车的,好像是老意。 回想了一下。突然有些懊悔,貌似刚刚摸的是她的胸,如果多缠留一会儿的话,兴许可以耗费三十个积分验证一下她是否为补星使… 不过机会已经失去。想了想还是算了。自己第一阶段的补星使任务早就超额完成,就只等拿毕业证书了,以后有的是机会。 三十个积分嘛,风险还是挺大的!三十个积分已经可以做不少事情了! 唐七七听到了后面的响动,随即也转过头来了,她揉了揉眼睛,大概也是在车上打了一下瞌睡才刚睡醒的。 “干嘛?”她瞟了潘宁宁一眼,没好气地问道。 潘宁宁把眼睛闭上。索性不吭声,底下的粉拳倒是悄悄移到张扬大腿侧狠狠砸了一拳。不知道是不是警告张扬不要胡乱声张刚才发生的事情。 “哎…呀…没干嘛,就是想问,紫娘呢?”张扬故意拖长了音叫了一声,而后迅速转移话题,当然,他自然是关心紫娘现在在哪,至少现在很明显,她不在车上。 “后面那辆车。”唐七七把头转了回去,淡淡地回答道。 张扬回头看了一下,果然,还有一辆救护车跟在后面,看车牌好像还是自己女娲集团的重症中心专用的。 张扬心里微微一松,因为如果把紫娘单独放在平德的话,她危险不说,万一身份泄露了,只有死路一条,那自己辛辛苦苦冒着生命危险去救她又有何意义。 很快,车子就到了重症中心,车子一停下来,乔希儿、许丹露、杨静、高琪等人立刻就围了上来。 下了车,张扬才看到唐七七的脚一拐一拐的,原来她在赶去支援自己的时候,脚在黑暗中不小心踩空了扭伤了。 不过她一声不吭地在黑暗里依然击毙了四个人。 安顿好紫娘,张扬熬不住又去恶补了一觉,再次醒来已经是晚上。 然后就陆陆续续地知道了,昨晚的战果。 新闻上是这么说的,高林警方和平德警方联手,在本日凌晨四点展开代号为“除狼行动”的专项打黑行动,两地警方一共出动了五百多名特警和防暴警察,外加上武警边防战士三百多人,加上一些当地警方警员支援一共一千多人。 对盘踞在万停镇、平德红山区的黑社会势力团伙进行了严厉的打击,据悉此次行动中,原名闻重卓代号为“墨狼”的黑势力头目被当场击毙,和他一起被击毙的一共还有二十多名犯罪分子,另外有四十余人受伤,一百多人被捕,警方在行动中也有不少损伤。 省公安厅当日对于两地警方的行动给予了表彰! 被击毙和受伤的人数比自己想象的要少了很多,不过张扬也懒得去猜测,反正最终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其他的也无所谓了。 其实他最开心的还是常侃那小子的下场,居然jj被打没了,而且已经成了植物人,大小便失禁,比死还难受。 吃过晚饭,张扬便去了躺重症中心,准备亲自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常紫娘。 紫娘被安排在了一件特别看护房,不但戒备森严,要去探视的话,还必须经过许丹露以及杨静的批准才有办法进去。 所以她现在的安全倒不成问题。 紫娘得知了这个消息后,脸上并没有过多的表情,反而苦笑了一声:“想不到,他的命还这么大。” “没事的,反正他现在也是生不如死,你师父可以安息了。”张扬宽慰她道。 紫娘侧头看了看张扬,嘴角微微一扬,淡淡地说道:“其实。我在想,我这么做,究竟对不对。常侃固然可恶,但是我的双手又何尝不是杀过无数人,昨晚死的那些人当中,又有多少是无辜的,或者是罪不至死的,但他们却因为我和常侃之间的仇而白白的葬送了自己的生命,值得吗?” 经过了剧变之后的紫娘。不知道是不是顿悟了什么,突然一阵的感慨。 “还有,因为我的任性。让你一个人孤零零地从梅宁赶上去救我,如果你有个什么闪失,我更不知道要怎么做了。”她盯着张扬,缓缓地把她的左手伸了上来。摸了摸张扬的脸颊。“这一次上去,我早就抱着玉石俱焚的念头,可是我从来没有想过,有这么个男人,肯为我冒着生命危险把我从深了了救了出来。” “我这条命,是你捡回来的,以后就是你的了。”她盯着张扬,有些苍白的脸色却显得极其的认真。 张扬愣了楞。随即抓住她的手把它轻轻放回被子里,笑了笑道:“好了。那么你这个命是属于我的人,就麻烦你先把伤养好,什么都不要想,养好伤之后,你搬到我那边去住。” “搬到你那?” “嗯!”张扬点了点头,他不想说,自己也才刚刚得到消息,外面地下组织悬赏常紫娘的人头价钱已经上升到了八百万,而自己貌似还没她高呢。 “我不想住进去。”没想到紫娘却拒绝了。 “没得商量!”张扬拒绝得更快。 “我怎么那么笨,常侃既然被我打成了现在这副德性,白宗望岂能善罢甘休,呵呵,他现在一定是想方设法的想要我的项上人头吧。”常紫娘吐了一口气,淡淡地说道,“白虎门的势力远远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我不想再连累你了。” “没有什么连累不连累的,你是我的女人,我难道还能看着你被别人欺负不成。”张扬淡淡地说道。 “谁是你的女人了?”常紫娘脸微微一红。 “哎哎,你自己刚刚说的!” “我…我是说,我的命是你的,那不代表我是你女人。”常紫娘辩解道。 “好了,你身上哪寸地方我没看过,不是我女人,是什么?”张扬盯着她那对丰硕的峰峦调侃着说道。 闻言,常紫娘瞬间就想到了自己下面光溜溜的样子被他摸来摸去的场景,俏脸不由更加红了,“不跟你说了,总之我自己会想办法躲起来,他们要找到我可没那么容易。” “而且我还有几个姐妹等着我…”说到这里,她脸色又微微一黯,“不知道她们怎么样了。” “她们现在有蔡冰的人保护着,她们自己身手也不错,而且白宗望的主要目标也不是她们,你不用担心。”张扬知道她的那几个姐妹,不过都已经被蔡冰的人保护了起来,白宗望嘴上叫得狠,不过想到王丽她们的身手,加上高超的易容术,白宗望要对付她们还真的有难度。 “我知道,她们的资料是绝密的,所以我倒是不担心,只不过阿英和陈伯他们…”常紫娘眼眶突然红了,自责道,“若不是因为我,他们也不会死。” “人都要往前看的,别想那么多了…”张扬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才好,换做是一两天前的紫娘,或许就不会有那么多的感慨了。 “其实他们都是和我一样,从小在孤儿院一起长大的,阿英是我们年级最大的,一直都是她在照顾我,陈伯是孤儿院的保安…” 紫娘把头靠在张扬的大腿上,絮絮叨叨地说着她的故事,没说完,就睡着了。 上了车,准备回家的时候,乔希儿爬了上来,坐进了副驾驶位,梅宁的五月,天气比京城要热上不少。 乔希儿穿着一条白色蕾丝条纹的连体短裙,外面披着一件紫白相间的条纹小西装,盘着乌发留着斜刘海,踩着高跟鞋,一副标准性感ol范。 上车的时候,她雪白的双腿一张,张扬瞄了一眼,啧啧,还看到了她里面的白色内内。 “看什么看,开车!去辉辰酒店。”乔希儿白了他一眼。 “辉辰酒店?开房?”张扬眼睛一亮,不由自主地瞄上了她那双雪白细嫩的长腿,话说很久没开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