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七章 谁都不是吃素的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七百八十七章 谁都不是吃素的

“白虎门在这次的行动中,常字辈的折损的人一共有常春、常神、常卓、常封四人,常侃重伤,如果加上常怒、常秀眉,一共六死一伤,平字辈一共折损十七人,伤十七人,其他一些不知名的门徒二十八死,五十二伤,其中大部分的伤亡都是他们在对付张扬和常紫娘的过程中造成的,剩下的是在与警方对抗中被击毙击伤。” 景水轩,西阁园,司婉仪双眸微眯仿佛带着一丝倦意和随意,但却句语清晰地把她所想要说的话一字一句地说了出来。 窗前,穿着淡黄色睡衣的那名绝美少女同样是美眸微敛,面容平静而淡然,并没有因为那一串串的死伤而带来一丝的变化,也没开口插话。 “白虎门七宿之一的白娄苟出现在万停镇,被高林警方以涉嫌嫖娼的名义逮捕,其余被捕的白虎门门徒,常字辈的一人常庆以涉嫌非法持有枪支名义被捕,平字辈六人,其余门徒三十八人,另外还有一些当地的混混和涉黑组织成员一百二十七人。” 司婉仪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后,缓缓说道:“目前为止,可以说白宗望在东南省经营了十几年的势力,旦夕之间被彻底清除。” 流影紫霜依然一脸淡然,她推开窗户,冰凉的晨风扑面而来,带着她一头乌黑的长发轻轻飘舞,精致的瓜子脸上,乌黑的双眸甚至连一丝纹动都没有。 平静得让人几乎感觉不到她的存在。 当然,作为她身旁的贴身助理。司婉仪知道,她或许比任何人都还要更认真的在倾听。 所以她继续轻声开口说道:“不过,这次出手行动的。并不单单只是乔家而已,郭子同只是对于此次剿黑行动表示赞同,具体执行的却是沪市陈家的人,而按道理陈家其实和蔡家走得更近;高林市的最奇怪…原本丁家在高林市还算经营得不错,至少他们拥有不少的眼线,所以常侃才会一直徘徊在高林,但高林警方这次却以雷霆之击回应丁家…” “嗯?”流影紫霜侧头。看了她一眼,露出一丝好奇。 “是岳安伦…”司婉仪脸上露出一丝苦笑,“高林政法委张书记对于万停镇的常卓的行为一向很感冒。不过碍于白虎流的面子,一直没下狠手,这次如果不是岳安伦的嘱托,他也不会亲自上阵。” “与其说是岳安伦。倒不如说是诗诗吧。”流影紫霜嘴角终于微微一弯。露出一抹细微的难以察觉的笑容,“蔡冰、南诗诗、乔希儿三人背后的三个家族竟然联合起来对付一个白虎门,白宗望输得不冤。” “小姐,我们要做点什么吗?毕竟丁家这次损失确实有些惨重,白娄狗怎么说也是将族二十八宿之一…”司婉仪有些委婉地说道。 流影紫霜淡淡一笑:“丁直公都没说些什么,我们这些晚辈何必自讨没趣。” “那么,调查维尔被杀的案子少了一个人,这个名单要更换吗?” “常侃不是还没死吗?” “跟死没两样了!”提到这个名字。司婉仪脸上微微抽搐了一下,倒不是她同情常侃。而是得知了常侃的惨状后,忍不住蛋疼了一下…嗯,她没有蛋! “丁直公又不是只有一个孙子!”流影紫霜慢悠悠地说道,继而盯着司婉仪,笑道,“你怎么会关心起丁家的起来?楚英阿姨拜托你来打听的吗?” “嗯!”司婉仪没有撒谎,直接点了点头,“她在门外,说是没脸见你。” 流影紫霜柳眉微微一蹙,随即走了出去,果然看到走廊拐角,恒楚英有些落寞地站在那。 她急忙把恒楚英拉进了屋子,轻声埋怨道:“楚英阿姨外边这么冷,有事干嘛不到屋内说?” 恒楚英一脸不好意思地连声道歉:“老身这次给二小姐惹笑话了,怎么还好意思到二小姐屋里去。” “给我惹笑话,这事从何说起?”流影紫霜微笑着,带着一丝奇怪的表情反问道。 恒楚英叹了一口气,看了看一旁的司婉仪,犹豫了一下后径直说道:“二小姐这才公布了那份调查维尔的成员名单,那边常侃就被人打成白痴了…” 流影紫霜闻言,却是呵呵一笑:“原来是为了这事啊,你不说,我还差点忘了。” 随即脸色微微一冷,淡淡地说道:“这个张扬确实是不给我面子。” “二小姐,那个张扬,固然可恶,但是如果没有乔家站在他背后,他有这个胆子吗?”恒楚英一听,心里不由微微一懵,二小姐是故意在模糊焦点啊,自己所说的重点根本不在张扬身上,她犹豫了一下后,还是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楚英,这件事来讲,你站错边了。”流影紫霜还没开口,一旁的司婉仪径直说道。 “我怎么站错边了?”恒楚英脸色有些难看地盯着司婉仪,反问道。 “你应该知道,一来,乔正国并没有动用任何非法的力量去对付白虎门;二来,常侃现在落得这般下场可以说是咎由自取,若不是他盲目自信,性格暴戾,也不会被区区一个常紫娘打成这个样子。” 恒楚英闻言,不由怒了:“你身为相族召集人,自然心就向着乔家。” “呵呵,楚英,这句话你是说对了,那么你身为将族召集人,自然也是要为将族人说话,我们彼此彼此,只是你现在更应该明白一点的是,我们现在都是代表景水轩,所以我们的立场就一定要保持中立。” “说得好,我们代表景水轩,所以我才说二小姐才刚刚同意的名单,转眼间他们就把名单上的人给打成白痴了,那么以后谁还会尊重景水轩?” 司婉仪看了恒楚英一眼,柳眉微微一皱,突然明白了点什么,不由苦笑道:“乔家好像和此事无关吧?” “好,就算乔家和此事无关,那么常侃被打成白痴是谁干的?” “得到的消息是常紫娘!”司婉仪明白恒楚英的用意了,恒楚英最终的目的还是要对付张扬和乔家,只不过现在是拿紫娘当借口,常侃被打成白痴,凶手是紫娘,如果丁家要报仇,肯定要找紫娘。 紫娘能往哪里躲,肯定只有乔家或者是张扬那,乔家会不会帮助倒还在其次,张扬是绝对会帮到底的,要不然他干嘛眼巴巴从梅宁赶到高林万停? 所以,现在恒楚英要做的事情,就是先让白宗望的复仇行为首先得到景水轩的认可,届时借着打击紫娘的机会,他们可以连着对付张扬,而对付张扬,最终还是等于对付乔家。 只不过她现在也是没有办法,只能顺着恒楚英的问话回答,确实是啊,虽然她知道其实常侃是活该,但明面上常紫娘确实把常侃打成白痴加废人了,她总不能说常紫娘做得对,做得妙吧? 果然,恒楚英立刻说出了她真正的目的:“区区一个常紫娘,如果背后没有后台,她岂能突破重重包围,把常侃弄成这样?好,就算她没有后台,那么这个常紫娘胆敢把二小姐指定的调查团成员当场打成植物人,是不是要受到相应的惩戒?” “这是白虎门内部的问题,我们好像不宜介入吧?”司婉仪眼睑微垂地开口反问。 “错了…他们在藐视景水轩的威权…”恒楚英冷笑着道。 “楚英阿姨,婉仪阿姨,我知道两位的立场都是为了景水轩…”恒楚英还没说完,流影紫霜终于介入两人的话题中。 “所以,这件事,由我来决定吧。”她看了两人一眼,淡淡地说道,“乔家今晚所做一切倒也符合规矩,所以不谈,不过怎么说,常侃确实是调查维尔被杀真相的调查团成员名单,他被打成这样,景水轩表示遗憾,建议严惩相关凶徒,诸豪门家族不得窝庇常紫娘,至于调查团,丁家可重新提供另外一个成员名单。” “谢谢二小姐仗义执言…我这就把二小姐原话告知丁家,让他们知道二小姐的心意。”恒楚英闻言,不由得意地看了司婉仪一眼。 司婉仪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她觉得自己还是小看了恒楚英,败得理所当然。 直到她走了之后,她才苦笑了一声,看了看流影紫霜,轻声说道:“楚英还是这种牛脾气,她认定的事情,十头牛也拉不回来。” 流影紫霜轻轻摇了摇头,缓缓说道:“某种意义上来说,她没有做错,景水轩存在的意义就是要维持一种微妙的平衡,常侃固然可恶,但如果他被弄成现在这样,还不让白宗望做一点什么,丁家只会闹出更大的事情来,届时要为此牺牲的人就会更多,在个人正义伸张和维持稳定两样,只能选择一样的情况下,就算背负骂名,我依然选择后者。” “可是,如果张扬不干呢?”司婉仪叹了口气,轻声问道,她想,二小姐应该明白她话里的意思,要牺牲常紫娘,张扬肯定不干,张扬不干,就等于乔家不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