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五章 艰难的抉择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七百八十五章 艰难的抉择

半个小时,现在是三点四十分,也就是说只要坚持到四点出头,半个小时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白日里从梅宁出发,直到现在,张扬已经苦苦鏖战了十多个小时,再加上抽血抽了600cc,对于他来说,体力已经完全的透支,现在还能坚持下去,完全是靠他个人的意志力在强制支撑着,现在只要松懈下来,整个人毫无疑问就会立刻崩塌。 对于白虎流派的人来说,既然手机信号已经恢复,那么也就证明了他们的外围已经被开始围攻并且被攻破。 现在摆在他们面前的只有两条路。 要么就是做最后的疯狂,不顾一切发起最猛烈的攻击,干掉张扬和常紫娘;要么就是在乔家大军压境的情况下,选择屈服,乖乖认栽。 挂完电话,张扬并没有半分的松懈,相反,他更加谨慎了起来,自己的援兵终于到了,但是这最后的时刻,却不能掉以轻心。 他得做好对方如果孤注一掷的准备。 按照出现了定时炸弹的情况来推算,他们拿到炸药似乎并不难,所以万一他们发起疯来,把医院大楼给炸了,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对方,在自己为紫娘做第三个手术的这半个多小时时间里,除了成功切断了配电房的供电之外,其他的进攻都只是小打小闹,感觉上给他一种快要偃旗息鼓意思。 不过这也是张扬最为警惕的,在这半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张扬并没有观察到他们在做什么,所以,如果他们只是在积蓄力量。做最后一搏的话,也不是没有可能。 “我还有八发子弹。”轸媚笑着晃了晃手里的ak47,然后又从护士服的口袋里掏出一把微冲和一把手枪,“不过从那些挂掉的家伙身上,收获了这些,近乎满弹夹。” 张扬的m4已经打光了,不过手里还有一把剩下6发子弹的92式,还有一把二十多发子弹的ak47。同样也有从那干掉的人身上捡到的一把54手枪,还有两把仿65的手枪。 两个人的火力,自保有余。进攻不足。 “你帮我在这边守着,我出去看看。” 守和不守现在确实很让人为难,最终张扬还是决定冒险出去看看,苦守着等对方行动不是个事儿。 同样艰难的选择。此刻也摆在了白宗望面前。回到了家里的白宗望,尽管倦意浓浓,但此刻他压根没办法入睡,甚至连打盹的机会都没有。 此刻,他独自一人坐在书房,摆在他面前的,有一部电话,两个手机。还有一包已经快抽完的烟,他的副手兼个人秘书就在门外等着。 从景水轩回来。已经过去了三个多小时,这段时间里,他没有一刻能够静下心来。 可以说,今晚的整个过程就是一串戏剧性的悲剧。 “我们已经包围了整片的山林,很快就可以抓到常紫娘和张扬为侃少爷报仇了!” “很抱歉..白老,那个…那个…他们攻击了我们的巡逻分队,冲出了包围圈,抢了车冲进了医院。” “不过您放心,医院里有我们的人,我们故意给他们设了圈套,外松内紧,这次一定可以成功击毙张扬和常紫娘。” “那…那…那个啥,白老,他们太狡猾了,竟然识破了我们的伪装人员…我们的行动失败了,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紫娘受伤很严重,严重到如果不动手术的话估计回天乏术。” “所…所以…所以我们有了新的方案,我们已经控制了医院所有能够动手术的大夫,另外他们现在自投罗网退到了手术室,我们准备进攻。” 之后,之后常卓就没有给他电话了,因为白宗望实在是无法忍受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失败,他直接任命自己手下四大天王之一,一个刚好在明州公干的白字辈大佬白娄苟接替指挥大权。 白娄苟倒是很快,他赶过去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按照白宗望的意思,让受伤了的常卓亲自带人强攻。 结果,那个曾经在平德市呼风唤雨的黑老大,带了四名兄弟一枪未放,被人在安全楼梯口打成了筛子。 白宗望此刻的心情沉到了谷底! 虽然常侃已经连夜送到了平德市医院急救,但医生给出的结论和当初赶过去的医生判断的一样,下身的jj被崩了,蛋蛋只剩下一个,而且想接也接不回去。 脑部受损区域比想象中的更严重,而且医生的建议是暂时还不能做开颅取弹手术,恐怕开了的话,恐怕会有生命危险,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就算现在保得了命,成为植物人几乎也是肯定的了,就算日后有恢复的可能性,因为神经严重受损,大小便失禁最起码也要跟着他一辈子。 所以,对于白宗望来说,除非他现在自己再找个小三生一个,否则就等着绝后。 不过他不敢,因为他的婆娘是孟家的人,虽然孟家的势力不如丁家,但怎么说都正因为有孟家的支持,他才能取得今天的地位。 所以,他现在满门子的心思,要考虑的就是要怎么替自己这个宝贝儿子报仇了。 紫娘是绝对必须杀的,毫无疑问! 至于张扬,他一想到这个名字,就忍不住想要抽烟,从心里上来说,他恨不得扒了他的皮,喝了他的血,要不是他,能搞出今天这种事吗? 但是这个家伙现在是越来越让人看不清楚了,他的背后牵扯到乔家自己是知道的,景水轩那对于新晋冒起的乔家目前还处于观望状态,态度来说应该是谨慎的,甚至二小姐身旁的红人恒楚英还暗示可以挫挫乔家的锐气。免得他们日后站起来拽不拉几的,所以他其实并不害怕乔家的报复。 但是今晚的情况来看,想要救张扬的居然不止乔家。蔡家、甚至是还有更神秘的人似乎也参与进来了。 这不得不让他重新审视,张扬整个人到底杀不杀得? 可是从目前的信息来看,那厮拼命保护着常紫娘,想要杀常紫娘那个婊子,不过他那关还真不行,这就意味着,他除非干掉这个家伙。否则的话,还只能白白看着常紫娘把他的儿子整成了个特级残废之后施施然地跑了。 别说常紫娘把他儿子弄成这样,他无法容忍。就算今天把所有的事情摆平了,他白宗望从今以后也将成为别人的一个笑柄。 不出意外的话,明日的江湖上将会流传,白虎门的外门弟子为了给她师父报仇。单枪匹马挑战上百人。而且还成功把白虎门未来掌舵人的继承人给干成了植物人,而且还活着被人救走。 这等于是向全天下人宣告,他白宗望无能啊,领导下的白虎门不但起了内讧,还搞得断后了,这让他情何以堪。 更让他觉得郁闷的是,事发这么久,老爷子却一言不发。一声不吭的! 就好像他眼里根本没有常侃这个孙子似的,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后面还是他主动给老爷子打了个电话。结果老头子回答了他一句:“我老了,不中用了,这事你自己看着办吧。”然后把电话挂了。 白宗望又捏断了一根烟头,豁地站了起来,抓起电话,想了想又放了下去。 半天后,他叹了口气,开口说道:“昂洪,进来吧。” 话音落,房门外,他的个人秘书兼副手白昂洪很快就走了进来。 “望哥…”来人很瘦,而且嘴巴看起来尖尖的,像公鸡的嘴巴,不过双眼却是锐利无比,仿佛可以洞悉一切的样子。 白宗望示意他坐下,而后淡淡地开口说道:“刚刚接到娄苟的电话,乔家的人动了,而且已经把当地的手机信号恢复。”白宗望忍不住又去摸烟盒,抽了一根烟丢给公鸡嘴一根,然后自己也点燃了一根,抽了起来,“也就是说,不需要半小时,他们就可以直抵万停镇侨乡医院。” “乔家出动了什么人?”白娄苟并没有坐下,而是依然继续站着。 “奇怪就奇怪在这里,是高林市特警大队,高林警方我们布满了眼线,而且高层也有我们的人,直到人家出动了,我才知道。” “哼,就他们那点警力,给我们塞牙缝都不够。”白昂洪不屑地说道。 “当然,若是论他们出动的人来看,确实不够看,但是平德市那方面警力也集结完成了,对我们进行了包夹,而且名义是两地警方打击大型犯罪团伙“卓眼狼”领导的黑狼帮,我们若是公然和警方作对,只怕…得不到任何的支持。” 白宗望皱紧了眉头道。 闻言,白昂洪也是淡淡地说道:“常卓这个家伙,这些年在平德市确实干了不少见不得人的事情,霸占沙场,开会所,放高利贷,帮开发商搞强行拆迁等,落了不少把柄给别人。” “所以,我才让苟子去接替了他的指挥权。”白宗望沉沉地呼出了一口气,“常卓现在已经死了,所以警方也查不到什么对我们不利的东西,不过现在是,眼看着他们的人已经来了,但娄苟也不能把张扬和常紫娘怎么样,除非是把整栋大楼给炸了,哎,可怜侃儿被打成这样,难道我们就眼睁睁看着他们顺利离开?” “侃少爷是我带大的,他的仇我一定要替他报。”白昂洪盯着白宗望脸上的表情看了一会儿,之后心领神会地说道:“望哥,有些你不方便做的事,还是交给小弟来做吧,老爷子一旦问起来,我愿意一力承担。” “好兄弟!”白宗望伸手拍了拍白昂洪的肩膀,激动地说道,“宗望有你这么个好兄弟,此生大幸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