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章 奇怪的援手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七百八十章 奇怪的援手

“刚才我已经看到医院里躺着不少你们被打伤的人,如果医生真被你们赶跑了,你们就不会送人到这儿来治疗了。”张扬松开压住她脖子的那只手,眼前这个小姑娘除了狠劲足够之外,其实并没有什么武道修为。 对于张扬来说威胁并不大,再加上,无论如何,她总是常紫娘师父的女儿,不看佛面看僧面,总得给紫娘一份面子。 所以他略微地卸掉了一些力道,当然他还是很警惕地盯着她的一举一动,以防备她做出任何过激的举动,比如再咬他一口,或者是给受伤的紫娘来那么一下子。 看到张扬松开手,小护士这次并没有反击,因为她也看出来了,张扬站姿和手势随时可以一下子把她制服,她可不想像刚才那样,被张扬狠狠地再揍一下屁股,这个王八蛋,太混蛋了,竟然敢当众打她的屁股,而且还那么狠。 “哼,就算有医生,有胆量你就让他们给你这个情妇治疗呗,除非你不怕她死。” “这个不用你管,好了,既然你没有利用价值…”张扬眉头不由皱了一皱,现在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处置这个小女生了,杀了她吧,紫娘肯定不同意。 不杀她,看她的样子,估计是被常侃或者是白宗望给洗脑了,要听他和紫娘的解释很困难,所以要是放了她,肯定会惹来更多的麻烦。 所以现在是,杀又不能杀。放又不能放,真的是让人头痛。 “张扬,还有常紫娘。你们这对狗男女,肯定不得好死,我赵之奕到了下面也不会放过你们。”那小护士压根就没看张扬脸上的表情,一副引颈待戮的模样闭上了眼镜。 “那就成全你…”张扬手起掌落,一个手刃砍在了雪白脖颈后上方,把她击晕了。 紫娘刚要阻止,但发现了张扬的动作后。松了一口气。 张扬耸了耸肩,无奈地说道:“你师父的女儿可真泼辣。” “这不能怪她…其实师父和师娘离婚了很多年,奕奕从小都是由她妈妈带着。不过师父出于愧疚也一直尽量在弥补,但奕奕深恨师父,所以父女俩几乎没有什么交流,不过尽管这样。师父还是会默默地去关心奕奕…” “不过说来也奇怪。奕奕不是一向很恨师父吗,她怎么会想到要为师父报仇?还找到我头上来了?”紫娘叹了一口气。 “哼,多半是被丁家父子给洗脑了。”张扬四下看了看,发现这偌大的门诊大厅里,除了他们三人以及三具尸体之外,剩下的也就只剩下那些受了重伤跑不动的了,其他人全部都跑光光了。 “我就不信,偌大的医院。医生全部跑光了!”张扬眉头皱了一皱,安慰紫娘道。“你放心吧,你一定会没事的。” “没事的,我还死不了,对了…奕奕不能让她一个人在这儿,万一被常侃的人发现了,肯定又要把她带回去。” “知道了!”张扬知道紫娘这个人,虽然杀人的时候眼睛都不眨一下的,但却是一个重情重义的奇女子。 她为了给常怒报仇,不惜以身犯险,虽然力量单薄,但她最终还是做到了,那个常侃现在是生不如死。 想必他若是知道早有这么个结局的话,一定不会去招惹常怒吧。 所以现在她有这个举动,也不足为奇,毕竟眼前这个长得挺漂亮的女孩子是她师父的血脉。 张扬又去拉了一辆手术推车,把赵之奕放了上去,想了想,又随便拿了些缠带之类的东西把她绑在上面。 然后一只手扶着一辆推车往前走去,按照导诊大厅的指示图来看,手术室就在五楼。 就算是医生全部跑光了,他还有个女娲系统,大不了,自己给她做这个手术。 上了五楼,果然上面依然还有五六个值班人员,不过都是穿着粉色护士服的小护士而已,而且走廊通往病房区的通道被一道厚厚的玻璃门给阻隔了,玻璃门的门把手被两条粗粗的那种本来专门用来锁摩托车的u型锁给锁上了。 张扬皱了皱眉头,他现在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可以消耗,所以立马用枪直接打坏了那个锁,推着常紫娘和赵之奕走了进去。 他一进去,那些个小护士全部都高声尖叫了起来,六个人跑了两个,剩下四个,一个吓得软成一团,一个直接昏了过去,有个胆大的好像是护士长的,还哆哆嗦嗦站了出来,大声指责张扬:“你…你想干什么…这里是医院,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张扬看了看她的胸卡,又看了看一旁的值班栏,发现她的照片确实放在了上面,是值夜班的护士长,有照片有胸卡,加上她一身半旧不新的护士服,这些做假的话,一时半会儿还不好做,所以基本可以肯定,她应该和白虎流没有什么瓜葛,当然,被收买了也是有可能。 不过,眼下,他也只能先暂时把死马当活马医了,平缓了一口气后,说道:“许大姐…”张扬扯了一块医用的抹布,把脸上的血迹擦干净,尽量露出他本来的面目,“我是张扬,女娲集团的老板,我现在被一群杀手追杀…” “张扬?”那名护士长,颤抖着身子,仔细地看了看张扬,随即不由疑惑了起来,“你真的是张扬?” 张扬这个名字,在经济界或者平常老百姓眼里,只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名字,但在医学界绝对算得上是如雷贯耳了,别说是像这种规模的医院了,就算是一些普通诊所大概也鲜有不知道张扬名字的。 当然,名字是知道。但是本人长成啥模样,张扬自己也不好确定,毕竟自己流传在外面的照片少之又少。像眼前这种大婶级的,估计不会去留意吧,他也只能抱着侥幸了。 “哎呀,你真的是张扬啊,咦,小媚、猫猫,你们赶紧过来。你们的偶像来了,天啊,真的是张扬…”那个许大姐在愣了不到一秒钟后。从刚才的惊惶变成了现在的手舞足蹈,而且还大喊大叫了起来。 惹得悠悠醒转过来的赵之奕,无奈地把头扭了过去,本来她还想骂几句的。但是看到那个护士长的神情。她觉得自己还是继续装昏得了。 “白痴…”她眼睛一闭,鼻子重重地喘了一口气,手腕动了一下,却发现连使劲的力气都没有,张扬像对待死刑犯似的,把她双手双脚牢牢地绑在推车上,她根本没有反抗的可能。 所以,她也只能发了一下牢骚。就干脆把眼睛闭上了,这些个傻女人。年纪都是她两倍了,那智商妥妥的却是六十分以下。 张扬瞬间也被这些热情过度的护士们给搞懵了,看到护士长带着一个小护士快要扑过来的模样,急忙开口说道:“咳咳…许大姐,我现在需要您的帮忙,可以吗?” “好的,好的,没问题,我能为你做什么?”那个护士长双眼放光地问道,那架势,估计她要不是有家室的话,就直接扑过来了。 “歹徒还在下面,所以,你能帮我一个忙吗?”张扬看了看身后的常紫娘,说道,“是这样,我这个朋友,是一名特工人员,她现在受伤了,而且是枪伤,我已经对她做了初步的包扎,你能不能帮我找个医生…外科医生。” “好…没问题,晚上值班的是…呃,不对,不好意思啊,今晚院里的医生大部分都赶去翠竹村了…不过一楼大厅应该有人,我去叫他们。” “呃…那算了…他们估计已经不在一楼了。”张扬自己才刚刚从一楼上来,再打电话有什么意义。 看来,只有最后一招了,那就是,自己当这个主刀医生! 不过最犯难的是,白虎门的人随时会上来,他不可能一面当主刀医生,一面去抵挡那帮人。 “没有其他医生了吗?只要…只要能动普通手术的就行。”张扬带着期许问道。 “没有,所有的医生要么在一楼救人,要么就到翠竹村去了。”那个护士长看了看常紫娘,急忙走到了她身旁,给她简单地做了一下检查后说道,“需要马上动手术…这种情况很可能还要输血,只是没有医生…这可怎么办才好?” “我想,我可能可以帮上一点忙。”几名护士中,那个一直表现得很冷静的,张扬进来时她没有逃走,甚至脸上连一点慌乱都没有。 那个护士的平静,让张扬都心生警惕了起来,这个护士绝对不是一般的护士。 此刻听她自告奋勇,张扬更加狐疑了。 那护士长更是奇怪地问道:“小媚,你不过是个实习生,来了才第一天,今晚只是见习夜班而已,你能帮上什么忙?” 一天?张扬更是警惕了起来,双目盯住了她,难怪她的照片没在公告栏上,原来是实习生,而且还是第一天来。 这个女孩长得还挺清秀的,只不过眼眸里却透着一股锐利,不大像一个刚出来实习的护士啊,这未免也太巧合了! “可以借一步说话吗?”那女孩盯着张扬说道。 张扬警惕地点了点头。 “我是诗诗姐的人!”那名女孩低声解释道。 “南诗诗?” “嗯,你可以打电话去确认!”那女孩点了点头后,说道。 “你应该知道,这边的手机都打不通了。” 张扬一阵的讶异,同时心里将信将疑,按道理,普通护士是不可能会说出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话来的,就算是常侃的人要假冒,也不可能知道他和南诗诗的关系啊。

下一篇   感谢与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