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乔希儿的初吻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七十四章 乔希儿的初吻

张扬忙给乔希儿拨了个电话,结果让他目瞪口呆的是,她居然没接。 张扬有些着急的一连又拨了好几个,结果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丫头,怎么会不接电话呢?张扬着急地四下张望,刚准备打电话给田甜的时候,乔希儿又打回来了。 张扬一阵惊喜,接起电话,那边的声音却不是乔希儿的。 “坏人…你是谁啊,这么晚sāo扰我家师妹。”一个语气显然很不友好的女声传了过来,是田甜的声音。 “坏人?”张扬一呆,忙问道:“我是张扬,joyce的手机怎么在你那?” “啊,是你啊,怎么这边显示的是坏人…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对啊,你们今晚怎么没回家?” “这个以后再解释,你先回答我的问题,joyce呢?” “她啊,我不知道啊,刚我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好像听到有人开门出去的声音,爬起来看的时候,那丫头就不见了,房门还打开着,我现在也奇怪着呢。”田甜明显一副还没睡醒的样子,“本来我又睡着了,结果忘了关门,被她电话铃声吵醒了…啊,对啊,这丫头,人出去了,手机都没带…喂喂,你有听我在说话么?” “她出去多久了?”张扬急了,乔希儿不是这样的人啊,她做事情一向很有分寸的。 “大概得有二十多分钟了吧,张扬,她这么晚了,晚上好像还喝了酒,这怎么办啊,你想想办法啊。”那边的田甜也急了。 “我知道了,我来找她,你别急,在家里等着,她一回去记得给我打电话。” 挂完电话,张扬想了想,乔希儿若是要来找自己的话,应该只有两个地方,一个是清远酒店,另外一个是前水街,今天晚上许丹露她们也没回去,她会不会跑去酒店呢? 如果这样的话,现在赶到酒店,应该可以刚好和她碰头。 他一边想着,一边朝街头走去,七八分钟后,他终于走到了路口,刚好一辆夜班的士路过,拦下的士,刚准备上车,心里突然迟疑了一下。 跟师傅道了声歉,又让他走了。 因为他莫名地有一种预感,那丫头,多半会来前水街! 等了二十多分钟,乔希儿没等到,陈天雄的电话却来了。 “已经按你的要求处置了那些人了,确定牵头的人是阿野,至于阿野为什么想要你朋友父亲的命,暂时不得而知;现在除非找到阿野,否则至少没有直接证据指明是白家指使的…” 张扬皱了皱眉头,说“你说没有直接证据,那意思就是说有间接的证据了?” “不错,有个混混招认,阿野最近出手很是阔绰,甚至连毒品都染上了,还包养了个女人,他以往不过是个看场子的小头目,哪里来这么多钱,我让人查过了那个女人,结果那女人说昨晚听到醉酒的阿野跟她吹牛白家的人跟他交情匪浅,还送了十万现金给他。” “只不过那个混混和那女人的话可不可信尚未可知,所以我已经让人去找阿野,不过这小子非常滑头,一时半会恐怕难以找到。” “谢谢,这些已经足够了。” “你想对白家下手?阿野没找到的话,证明不了什么的。” “雄哥,我们不是jing察,所以不需要什么证据。”张扬淡淡地说道,陈天雄不知道他和白家还有其他恩怨,这么说也不足为奇。 张扬顿了顿,又接着道:“帮我做一个地下悬赏,抓到阿野的五十万。” 这个金额数目不大,不过却能造成一定的影响,别人知道会怎么做不得而知,白家知道了,恐怕会如坐针毡,恨不得阿野消失在这个世界上才是。 陈天雄应了声,他也没多问为什么。 办完这些,张扬稍稍地缓了口气,随便靠在路边的墙面上歇了一下,背才贴上去,就看见一辆白sè的r8从不远处朝这地方驶来,刺眼的车灯闪得张扬有些睁不开眼。 车子停下,乔希儿打开车门,风似的跑了过来,直愣愣地看着张扬。 风大得像刀子一般,沿着宽阔的马路吹得嗖嗖响! 张扬看了她一眼,深深地喘了口气,又长长地松了口气:“你疯啦?” 乔希儿什么也没说,冲了上来,紧紧搂住他,然后吻了他。 有些生涩,但带着一丝冰凉的甜,张扬本能地抱紧她,反客为主,冲开她的贝齿,噙住她的丁香小舌,她的舌头柔软而温润,但很明显的笨拙。 张扬毫不犹豫地缠绕着吞噬了它,也不知道多久,直到她快呼吸不过来,伸出粉拳敲打着他的胸口。 “王八蛋,我的初吻啊!”乔希儿咽了口气,想要说什么却没说出来,末了红了脸,狠狠瞪了张扬一眼:“你在这做什么?” “等你啊!”张扬贴着她的脸颊,感受着她怒挺的峰峦后面,心脏激烈跳动的声音,怒道,“这么晚跑出来,连手机都不带,你以为别人不会担心吗?” “你不是一样,三更半夜拿一百万说是朋友得了急病,要不是我跑了中山医院一趟,凑巧碰到露露,就差点就被你骗了。” “你还去医院了?”张扬,看了她一眼,问道。 从别墅出来,去了趟医院,又从医院跑到这,这疯丫头把车开得是有多快。 “嗯,怎么高琪家出了这种事情不早跟我说?”乔希儿已经从刚才的疯劲冷静了下来,推开张扬。 “这不怕影响你喝酒吗?”张扬有些不舍地放开她,走到车旁,打开车门坐到驾驶位上。 乔希儿看着坐在驾驶位上的张扬,愣了愣,问道:“你会开车?” “很奇怪吗?”张扬把安全带系上,边说道,“现在这年头,毕业的时候,不拿本驾照你都不好意思去应聘。” 乔希儿上了车,又白了张扬一眼,恼火道:“不早说,好意思整天让一个女生载你。” 张扬看了她一眼:“要不是怕你酒驾被抓,我才不跟你说,先跟你讲哈,我拿了证就没开过一天的车。” 张扬开车的技术不是很好,至于不好到什么程度,不得而知,反正一路上,她就好几次差点抢了张扬的方向盘自己开。 到了医院门口,她就趴在路旁吐了,吐完把张扬臭骂一顿:“能把跑车开得像拖拉机似的,也就你能干得出来。” 张扬帮她顺着背,奇怪地问道:“我自己怎么就没感觉?”他觉得乔希儿会吐,可能是喝了酒吹了风着凉了,不过她打死不承认。 到icu外的时候,许丹露和高琪已经靠着椅子睡着了,李劲东和何珊则在小声的聊着天,这家伙看着五大三粗的,宽慰人却挺有一手,把人家小姑娘哄得好像她爸爸已经没事了一般。 高琪率先从梦中醒了过来,看到张扬和乔希儿,不禁是有些奇怪:“天亮了吗?” 张扬指了指窗外黑漆漆的夜空,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早着呢,你继续睡吧。” 她和许丹露两人,昨夜凌晨才破了身,又折腾了大半夜,不注意的话,身体就完蛋了。 高琪有些幽怨地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睡不着了。” 张扬看了看icu里的何挺,问道:“医生怎么说?” “还在危险期,不过已经好了一点了。” 张扬点了点头,又看了看睡得像一只猫咪般的许丹露,说道:“我帮你们在边上找个酒店先住一下,你不休息的话,明天怎么替何珊?” 高琪看了看和李劲东正聊着的妹妹,点了点头,她的生母早亡,她父亲就她和妹妹两个女儿是唯一的亲人,照顾父亲的责任当然只有她和妹妹两个人承担。 安排她和许丹露到边上的酒店住下后,张扬便和乔希儿先回了别墅。 这回乔希儿打死都不让张扬开了。 回到别墅,已经凌晨六点,乔希儿打了个哈欠,准备去睡觉的时候,却被张扬拽到房间。 “干嘛?还不让人睡觉了。”乔希儿看了看张扬,突然脸红了,“别以为姐今天亲了你,你就想顺带把姐给ri了。” 张扬闻言差点吐血,嗅了嗅空气,酒劲已经全退了啊,这疯丫头不会跟刘子璇学坏了吧,看了她一眼,说道:“今天你给我的股权受让书是真的?” “废话!”乔希儿像是受到侮辱似的,跳了起来。 “那帮我兑现一些钱,我有急用。” “要多少钱,姐借给你就是,你不知道星云的股票现在正在疯涨吗?这个时候去套现不是傻了吗?” “一个亿!” 乔希儿皱了皱眉头,问道:“要那么多干嘛?” “弄垮白氏药业!” “弄垮白氏?就算你想,一个亿也不够啊,还有好端端的怎么又扯到白氏药业呢?晚上的事跟他们有关?” “记得那天我们救了个老人吗?那个老人就是今天躺在icu里的那个人,也就是高琪的父亲。” 乔希儿看了他一眼,沉默了一会儿后,问道:“你想用这一个亿做什么?” “成立一家公司。”张扬淡淡地说道,虽然要弄垮白氏,通过星云来挤压对方也没有问题,但星云毕竟不属于自己,要cāo作起来很不方便,如果自己成立一家公司,做什么事情就方便多了,他要利用这家公司,让白氏药业死无葬身之地。 _又一周结束了,今天一大早就看到哗啦啦一串打赏的兄弟童鞋们,感激之余,莫名感动,谢谢以下童鞋朋友们的打赏,谢谢你们的支持 【读侃侃】 【苦恼啊心痛】 【凌幻雨】 【漫天风枫霜的路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