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三章 比死还惨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七百七十三章 比死还惨

这是绝路!他们走到了绝路上了。 “砰!”“砰!”“砰!” 在张扬为难之际,屋漏偏逢连夜雨,背后的枪声突然密集了起来,子弹也似乎越来越有准头了,不时打在他们边上的石块上,碎石横飞。 张扬知道,他们肯定攻上来了,郁闷的是,他并没有攀爬工具,就算有,他也必须加快速度,否则那些人赶上来,自己再去攀爬石壁的话,他和紫娘就成了活靶子。 “张扬,你把我放下来,你自己走。”背上的紫娘蹙紧了柳眉说道。 张扬没理她。 “我们没机会的,你背着我肯定爬不上去,你再不走,死的就是两个。”危机面前,她的精神状态却似乎好了起来,声音也连续了起来,她顿了顿,又说道,“给我一把枪,他们还奈何不了我,如果你跑得快的话,兴许还能回过头来救我。” “张扬…听到没有…咳…咳…”看到张扬不理她,紫娘又重复了一句,而且大概是因为说得太快了,同时也引发了她的咳嗽。 “常紫娘,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人了,所以,你省省力气吧,真要帮忙,待会儿我爬上去的时候,帮我看着身后就行了。”张扬重重地喘了一口气,回她道。 “…这么高…怎么上去?” 京城,景水轩,西阁 白宗望的拳头捏得紫青,谁都可以看得出来。此刻的他,精神已经处于几近崩溃的状态。 常侃到底是生是死,此刻。不但是白宗望纠结,就连一旁的乔正国也是关心了起来,甚至还勾动了流影紫霜的好奇心。 她目光转向司婉仪,后者轻轻地摇了摇头,意思是,她现在也不了解现场情况。 现场一片的沉寂,在场的人都知道。常侃是死是活,将会直接影响到接下去的局势,这种动荡或许是许多豪门无法承受得起的。 不过很快。沉寂被一串电话铃声打破。 白宗望的手机终于响了,他低头一看,脸上顿时露出一阵狂喜,急忙接了起来。 “侃侃… ”连常侃的小名都喊出来了。但听了声音之后。他的脸色马上一沉。 “常卓?”他马上叫出了对方的名字,“你不是被打死了吗?怎么常侃的手机在你这?” 那边顿时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才一阵的气喘,随后又怯弱地答道:“白老,我…受了伤,不过幸好没伤到…要害…被他们救醒了。” “那么…常侃呢?”白宗望似乎冷静了下来,亦或者是他觉得自己不能继续在二公主面前失礼了。 关心则乱,今天的自己完全失去了所有的形象。再想要挽回,可就难了。 “侃少…侃少他…” “他到底怎么了。别吞吞吐吐的。”白宗望心里一沉,常卓越是说得吞吞吐吐的,他越是害怕,但此刻却变得很平静的样子,“是不是死了?” “没…侃少还活着。”常卓急急忙忙回复道,“是常紫娘那个臭婊子干的。” 白宗望顿时松了一口气,还活着,还活着,他没有断后,他的宝贝儿子还在! “只是…”常卓声音又低沉了下去。 “只是什么?”白宗望的心又提了起来,这个混蛋,说话就不能说完整点吗? “侃少中了两枪,一枪在脑袋上,一枪在…一枪在…”常卓又吞吞吐吐了起来。 “还有一枪在哪,你倒是给我说清楚啊…”白宗望咬牙切齿,不过脸上依然是一副平静的模样。 “下面…那个地方…” “下面什么地方啊?”白宗望一时还没反应过来。 “就…就是下体…不过您放心,那个…那个李医生已经到了,救护车也赶过来了,应该没事的…”电话那头的常卓小心翼翼地说着,一边伸手在额头上拼命抹汗,没事是没事,但是,jj已经被打烂了… 白宗望懵了一下,随即脑袋一片的空白,打中脑袋,打中下面的jj,这是何等的运气才能碰到? “让李医生接电话…” “好…好的!”电话很快被另外一个人接了过去。 白宗望沉沉地呼出一口气,缓缓地开口问道:“李医生,我要你说真话。” 电话那边的李医生沉默了一会儿后,犹豫地说道:“被射中了两枪,脑部的一枪,初步的判断,子弹虽然没有命中要害,但是可能损伤到了脑部神经,暂时语言功能丧失、下肢瘫痪、大小便无法自己控制,其他的后果得要送到医院才能做进一步评估;至于下面的一枪,性功能可能会永远丧失。” 白宗望身子一颤,如同被迎头敲了一棒似的,完全懵了! 这特么的和死有什么区别?比死还不如啊! 但他这没有怒,也没有发火,而是极其平静地说道:“李医生,我希望你能动用一切的手段救他,拜托你了。” 随后挂了电话,面色平静了下来。 他看了同样一脸平静的乔正国一眼,又看了看流影紫霜几人,随即展颜一笑:“呵呵…” 但也就呵呵,其他的他也呵呵不下去了,他能说什么,乔家的人已经确定撤出了,他还能怪乔正国吗? 剩下的他们一大群的人,却被常紫娘一个人折腾成这样,还能有什么脸面拿出来说。 也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吞。 “二小姐,今天给您添麻烦了,这么晚了,老朽实在不好意思再叨扰下去…” 流影紫霜看了他一眼,轻声说道:“没事!” “老朽家里还有些急事要处理,所以…” “既然有急事,那还是赶紧回去处理吧。”司婉仪代替了流影紫霜回应道。 白宗望一走,乔正国自然没有继续留下去的理由。 他走出去,刚好跟在白宗望后面,虽然是无意的,但白宗望还是减缓了脚步,直到乔正国跟上来。 “乔老真是好手段…”白宗望淡淡地开口说道。 “愿闻其详!”乔正国亦步亦趋地慢慢跟着。 “你既然已经让乔家的人撤了,却不肯辩驳,非等到我出洋相了,这才出来以一副受委屈的模样吸取同情,虽然招数是老了点,不过骗骗女孩子还是很有效的。” “白副门主,你的意思是说二小姐是一个很好欺骗的小女孩?” “呃…”白宗望顿时被哽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说不过你,不过骑驴看唱本,咱们走着瞧…” “那就走好吧,不过白副门主,走路当心些,这次有常紫娘,可难保下次没有常粉娘… ” “乔正国…你…”白宗望看了看前面带路的服务员,只得硬生生地把话吞回到肚子里去,而后袖子一甩,恨恨地走了,他现在还有更加着急的事情要办。 黑色的防弹奔驰缓缓地行驶在陵山的公路上,刚刚坐上车的白宗望立刻迫不急待地拨出了电话。 “常紫娘呢,常紫娘那个臭婊子呢…” “跑…跑了。”电话那边的常卓一边盯着手臂上的输液管,一边战战兢兢地回答道,“不过我们正在全力搜查。” “跑了?你们吃屎的吗?就算常紫娘再有三头六臂,她也不可能一个人把你们折腾成这样吧?”白宗望顿时暴跳如雷,一拳直接砸碎了摆在他前面的液晶电视。 “白…白老,晚上应该不止一个常紫娘过来。” “什么意思?”白宗望眉头一皱,冷冷地问道。 “晚上这事非常的蹊跷,第一,我们自己内部竟然有叛徒,和常紫娘交火时,有人竟然趁机捣乱把别墅的电源给切了,好像是故意给常紫娘指明了侃少居住的地方,更可恶的是交火最激烈的时候,竟然从背后袭击自己人。” “还有呢?”白宗望忍住想要吐血的冲动,不过还是尽量压制住了火气地开口追问。 “还有,常紫娘用的是ssg69狙击枪,但是和我们交火的人中,不止她一个人,有用m4卡宾枪的,有用微冲的,还有ak…” “雇佣军吗?”白宗望惊呆了,“还是乔家的人?” “不清楚,不过我想那些人至少有三伙人以上,一开始他们自己也在互相攻击,但随后就枪口一致对准我们,我刚刚收到一个消息,我们的人在半山腰处找到了一辆改装后的军用悍马,我已经让人去查了,可能和蔡家有关…” “蔡家?”白宗望差点喷血,但想了想后,随即皱紧了眉头,“这事别声张,也不要告诉任何人…” “知道了…噢,对了,您稍等一下…有最新消息。” 常卓捂住了电话,过了会儿,他又马上过来:“白老,我们可能已经发现了紫娘的踪迹,她应该伤得很重,应该跑不掉了。” “这个臭婊子,能抓活的,就一定要抓活的,我一定要把她千刀万剐。”白宗望双目狰狞了起来。 “明白…不过我们的弟兄说,看到一个全副武装的男的正在掩护她从后山撤退。” “听着,我不管什么男的女的,现在她不会再有任何的援军,我给你们一个晚上的时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完不成任务,你也别活着了。” 常卓犹豫了一下,还是轻声说道:“白老,他们说…那个男的可能是张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