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七章 唇枪舌战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七百六十七章 唇枪舌战

这是一间典型的中式客厅,客厅不算太大,不过也有四十多平方的样子,里面的摆设倒是显得挺古朴的,一溜的紫檀木家具。 方桌、茶几、盘龙靠背椅、罗汉床、玉屏风、鸡木窗棂、官帽椅一应俱全。 厅墙挂着一幅郑板桥的墨竹图,两侧楹联应该是出自大家手笔,行书“行止无愧天地,褒贬自有春秋”。 此刻厅内,寂静无声,耳中能够听到的,只有茶水缓缓往茶杯倾倒的淙淙水声。 虽然是五月的天了,不过京城的天气还是属于早晚冷,旋着茶香的极品铁观音注入茶杯之后,一缕热气夹杂着沁人的芳香袅袅地飘在室内,遇上冷气,化为轻烟袅绕。 “乔老,您请用茶。”流影紫霜细长雪白的左手手指托着杯底,右手拇指和食指轻扣茶杯中部,身子微倾,把倒了三分之二满杯的黄瓷茶杯递给乔正国。 乔正国略微一愣,不敢有丝毫托大,急忙接了过来:“劳烦二小姐亲自奉茶,折煞老朽了。” 初入口时微涩,但入口之后,甘味随即回旋,绝对是上等的铁观音,只是,这杯茶喝得不容易啊! “乔老说笑了,久闻大名,却不曾见过,今日一见,乔老将军果然风采异常。”流影紫霜一边说着,一边又端起另外一杯茶,递给白宗望。 一样礼仪有加,端庄得体,而且她说话的声音。温润中带着一丝甜美,清晰而不造作。 让人听了极其的舒服,加上她那绝色的容颜。不得不说,这个二公主一点都不像传说中的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冰山仙女,而是一个误入了凡尘的绝色美人。 “三更半夜,却要劳烦两位到这儿做客,实在是很不好意思。”流影紫霜不着痕迹地看了因为有些发急,端着茶杯的手显得有些僵硬的白宗望一眼。 眼睑微微一垂。低头轻轻地用茶杯盖扫过茶水表面,刮抹不存在的茶渍:“眼下这京城的天儿还有些冷,霜儿也不敢多耽搁二老宝贵的时间…” 一旁的恒楚英马上就领会了话里的意思。轻咳了一声道:“乔老、白老,我们言简意赅,既然两位都到这儿了,那么有什么事情不妨开诚布公地摊开来讲吧。” 白宗望如获大赦。眼下。常侃那边像被下了锅的王八一样,就等着点火了,这边要是再废话下去,一拖延,宝贝儿子被人给宰了,他这边所作的一切不都全部白费了吗? 幸亏二小姐体恤啊,他不由满怀感激地看了流影紫霜一样。 而后清了清嗓子,端起茶杯。浅浅喝了一口,急忙道:“多谢二小姐体恤啊。老朽这身子骨最近确实是有些上火。” 一旁的乔正国闻言,心里并没有什么觉得不舒服,他看了眼前这位绝色美少女一眼,原本对于一个也就二十出头的绝色美少女能够成为天下豪门的隐主,还是略怀迟疑态度的。 不过从进门到现在为止,看到流影紫霜的言谈举止,心里瞬间把那个有些轻视的态度抛到了九霄云外。 不由自主地带上了一丝恭敬,至于白宗望,他说什么那就让他说去吧,他压根就没听进去。 “二小姐,事情的经过,我已经和恒夫人大体讲过了,现在犬儿危在旦夕,还请二小姐能够主持公道。” 流影紫霜低头,看了看雪白细长手指中的那个杯子:“坦白地说,我确实已经知道了大部分的经过。” “原本,家母有过交代,紫家不得干涉世俗事务,不过二老也应该明白,上古的时候,我们几家也是同宗同族,那时候大家伙一起共同对付灾难,不分彼此,是一个完整的整体,所以才有了龙裔这个组织,时至今日,虽然时过境迁,但这个组织依然存在,存在的原因,相信大家伙也明白。” 流影紫霜轻声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而她身旁的司婉仪立刻接口说了下去:“调解各个家族之间的矛盾,是这个龙裔组织义不容辞的任务,今天二老既然赏脸来到景水轩,换句话说,也就是二老肯给景水轩面子,二小姐身为景水轩的主人,自然十分感谢,不过也希望二老能够尽量配合。” “另外,事前依然还要先声明一声,景水轩给的建议,并非强制性,二老听或者不听全在自己,景水轩绝无勉强的权力。” “二老可有意见?”司婉仪看了两人一眼,开口问道。 乔正国看了白宗望一眼,随即摇了摇头:“老朽绝无异议。” 流影紫霜和司婉仪说的这番话,很漂亮,一开始先说明了,大家其实都是同宗同源,而且大家都一起打拼过,大家同心协力才有了龙裔这个组织,也就是说龙裔是大家承认的,具有权威性的。 紧接着,司婉仪又放下身段,淡淡地说明了景水轩只是作为一个调解机构,大家可听可不听,不过这话虽然说得委婉,但却是有个前提的,那就是前面那个前提,龙裔组织具有无可辩别的权威性,是大家共同确认的。 所以问题就来了,既然是权威性的,那么景水轩的建议,谁特么还敢去反驳啊。 不过妙就妙在人家说得很委婉,不会给你一种强硬的感觉。 这个时候,乔正国和白宗望自然不好意思,也不敢去质疑。 “二小姐说什么,老朽也不会有任何意见,定当遵从。”白宗望等着的就是乔正国这句话,而且他相信乔正国也没胆量在景水轩面面前说出其他意见。 “好了,即然这样,白老你先说吧。”司婉仪看了白宗望一眼,说道。 “好,我希望乔正…乔老立刻打电话通知你的人,把所有的力量从万停镇撤离,不要再威胁到犬儿的生命安全,以免丁乔两家伤了和气。” 闻言,司婉仪柳眉微微一蹙,看了流影紫霜一眼,后者脸上并没有任何表情,不着痕迹地看了乔正国一眼:“乔老你怎么看?” “不知道白副门主说的所有力量,是指哪些力量?乔家并不存在什么力量在万停镇,这点我早就说过了。”乔正国淡淡地反问道。 “没有力量,你不是开玩笑吧,平德市的特警,你敢说没有?”白宗望掂量了一下,本来说乔正国动用陆航的话,是最有杀伤力的,不过以这个老头的狡猾,他应该不可能给人家留下这么大的把柄来抓,所以显然可能性极低。 不过派特警显然是有的。 但没想到乔正国却摇了摇头:“没有!你还是那么健忘,平德的警力怎么进入高林呢?” “我才不信…” 流影紫霜看了一旁的司婉仪一眼,后者轻轻咳嗽了一声:“白老,刚刚已经确认过了,平德的警方确实是出动了,不过是因为红山区的三角街出现了枪击案,多人死伤,这才出动特警,他们确实没有进入万停镇。” “那么,特工总有了吧?乔家在东南省势力那么大,我就不信你没有派人过去。”白宗望快疯了,要不是此刻在西阁园,他铁定一巴掌拍死这个死老头,老子的宝贝儿子快挂了,你还在这扯东扯西的,想要拖延时间。 可是要是乔正国不承认他有人在那边,又从何谈起让乔正国收手呢? 当然,他相信乔正国应该不至于敢在二小姐面前撒谎,乔正国要说他没有派警察,没有陆航的人,他现在也认了,可是没有特工赶过去,他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真没有,要不你拿出证据,另外我也可以坦白告诉你,在东南省,也就李恩义算是和乔家有些交情,不过李局长一向秉公执法,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不信的话,你可以去打电话问。” “李恩义手下都是一些能人,要是能让人查出来…”白宗望看了看流影紫霜,把后面的话吞了回去,他本想说,如果能让人查出来,那还叫特工吗? “白老,这点你也可以放心,李恩义的人确实没有行动。”司婉仪缓缓地补充了一句。 白宗望闻言,呆了,忍不住开口直接问乔正国道:“你别告诉我,你什么动作都没做?张扬不是你女婿吗?” 乔正国耸了耸肩:“白副门主,司夫人应该已经比你我都还清楚,不信你可以去问她。” “我不信,那侃儿怎么这会儿会被常紫娘困在屋子里。”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不过你自己不也说了,他是被什么常紫娘困在屋子里的,我可不认识这个常紫娘。” “不可能,如果没有张扬帮忙,那个常紫娘就算有三头六臂,她也不可能把侃儿困在家里啊。”白宗望桌底下的拳头已经捏得生紧,“二小姐,就算乔正国没有动用警力,没有动用特工,但是现在侃儿生命受到威胁是事实,这事肯定和张扬有关…” “好,先不说有关无关,就算和张扬有关。”乔正国看了看白宗望,冷笑着反问道,“那么白副门主,我先问你几句话,可以吗?”

上一篇   谢谢,迟到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