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十倍奉还(二)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七十三章 十倍奉还(二)

夜舞台球城,位于前水街中部,可以说这里是前水街最乱的地带,也可以说这里是前水街最平静的地方。 说它乱,是因为这个地方,不是混的人,就没一个敢在这里没事晃悠的,说它最平静,是因为没有哪个混混敢在这个地方闹事的。 凌晨三点,这里依旧灯火通明,不过和往ri的气氛大不一样的是,在附近随便乱走动的混混无疑要少了许多,台球城的四个大门也早早的关闭了,每个门口各自蹲着三五个看起来像是无所事事,但却jing惕地盯着大街的混混。 台球城里面,却是另外一番风景。 三十多个穿着一水黑衣服的汉子此刻正围在台球城中间地带形成一个包围圈,黑衣汉子每个人手上基本都拿着点东西,最多的无疑是砍刀。 包围圈中间,七个瑟瑟发抖的混混被人用刀指着跪成一排。 张扬从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逐一扫了过去,陈天雄说得很准时,两个小时就是两个小时,今天下午参与殴打何挺的八个混混已经被抓了七个,另外一个不知道是听到了风声还是其他原因,逃脱了。 前水街很杂,混混很多,但成组织的很少,即便是有,他们自己也不会承认,陈天雄告诉张扬,这七个人就是那种临时凑一块的,砍了人,分了钱就了事的那种。 能凑在一起,肯定有个组织者,所以张扬现在就得先找出这个头,再从这个头找出请他们的人。 夜很深了,风也很凉,张扬脑子里却是一股热血。 “我开始问了。”陈天雄看了他一眼,提醒了他一句,大概接下去的场面会很血腥吧,或许他觉得张扬这样长得满是书生气的人不合适在这里出现。 陈天雄挥了挥手,让人把一个混子拖到他面前。 “姓名?” 那混子犹豫了一下,马上被人狠狠的扇了一巴掌! “姓名?” “阿球!” “球你妹啊,你本名,身份证上的!”那混子背后的阿狗一棒子就砸在他肩膀上。 那混子惨叫一声,忙大声喊道:“本名叫汪告!” “家住哪里?” “月田区静水路七号3号楼201…” 阿狗看了看张扬,解释道:“待会儿我们的兄弟就会去查,如果他说谎,就直接砍掉一只手!” 那混子一听,马上改口道:“大哥,大哥,我刚说错了,我家在月田区上滨路4号303…啊!” 话音刚落,阿狗身旁一个黑衣汉子径直一棒子砸在他的肋部,那个叫阿球的混子惨叫一声,当场趴在地上。 “干!当我们好糊弄吗,再说次假话直接剁手!” “不敢,不敢了,大哥,我不敢了!”那混子痛得蜷缩在地上,不住的哀嚎。 “不敢了?”阿狗上前去,一脚踩在他脸上揉了揉,蹲下身去伸手扇了他几下耳光,问道:“知道为什么抓你来吗?” 那混子看了看身旁好几个人,心里似明镜似的,嘴上却是装作不知情的样子,无辜的摇了摇头:“我…我不…知道。” “不知道?那没用了,把他食指剁了,问下一个。”陈天雄在一旁,淡淡地说道。 那混子一听,惨叫了起来:“别…别,我知道,我知道…” “晚了…”陈天雄挥了挥手,一个黑衣汉子抓起那个混混的手,按在地板上,阿狗和另外一个黑衣汉子掰开他的五指,手起刀落,径直把他右手食指砍了下来。 “啊!”那混子登时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声,额头上汗珠直冒,捂着手在地上不住地翻滚惨叫。 陈天雄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淡淡地问道:“恢复点记xing了吗?” “记…记住了,下午街头看下水溜冰场的老野把我们找了去,一人撒了五百块钱,说是帮他教训一个和他堂弟抢摊位的老头,我们兄弟几个觉得这么点破事而已,就答应了,大哥,我不该听那混蛋的话,去…去打那老头,不过我没动手,我…我就踢了他一脚而已。” “踢一脚?踢哪个位置?”张扬慢慢走了上来,看了那个混子一眼。 那混子捂住断指的地方,直哼哼,看到张扬,还不知死活地问了句:“你谁啊?” “哪个位置?”张扬找旁边一个黑衣汉子借了根铁管,缓缓问道。 那混子,吞了一口口水,抖着身子,颤抖着答道:“小…小腿,踹…了两脚。” “踹了两脚是吧?等会我问其他人,要不是两脚,或者是三脚,我就直接把你整支脚剁下来…”说完,抡圆了手里的铁棍,照着那混混的小腿处,狠狠地砸了下去。 “啪嗒!”一声他的小腿当场骨折…随之,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再度从那混混嘴里吼了出来! 一旁跪着的混混当场就傻眼了,剩下的六个人,当场就有四个人尿了出来。 张扬看了看,跟陈天雄说道:“雄哥,麻烦你挑一个没尿的出来!” 陈天雄看了张扬一眼,心里也是一阵震撼,这个张扬,狠辣程度看来不弱于他啊,他朝阿狗挥了挥手,后者赶忙带人又从人群里揪出来一个表现还算镇定的混混。 张扬看了他一眼,缓缓走到他身旁,还没等他开口,那名混子就直接吓尿了:“大哥…大哥,饶了我吧,我这也是受人蛊惑…” 他身旁的阿狗上了前来,一脚踹在他的胸口:“让你说话了吗?姓名,住址,报上来。” 那混混报完姓名和住址,一旁另外个黑衣汉子马上上来,照着他胸口敲了一棒。 然后才跟张扬说:“您可以问了!” “这里面,哪个是老野?”张扬蹲了下来,看着那个混混,缓缓地问道。 那混子摇了摇头,说道:“老野跑了,不在这里。” “那么!”张扬伸手指了指那个被剁了手指头,打断了腿的混子,问道,“他下午打了那个老人哪个位置?” “他…他踹了几脚。” “几脚?” “大概三脚吧!” 张扬皱了皱眉头,站了起来,慢慢朝那个断手指的混混走过去:“你骗我们说只有两脚?” 那躺在地上的混混一听,不干了,忍着疼痛朝那个被新揪出来的混混大声吼道:“阿新,你个王八蛋,我特么的叉你妈,你哪只狗眼看到我踹三脚了。” 张扬看了看陈天雄,说道:“雄哥,看来只有让他们相互指证了。” 陈天雄走了上来,笑了笑道:“你交给我就好了,不过看样子,那个组织者可能真的不在里面,剩下的这帮人,你看要怎么处置。” “我朋友的父亲现在还在icu房里,所以,这些人如果是打了手的,就打断手,打了胸部的,就打断肋骨,打了腿的就打折腿,打了头部的,就割了耳朵,让他脑震荡…”张扬扫了他们一圈,剩下的话没说,反正这帮人对别人下手的时候也没想过别人死活,更何况是混子,打残一个,对社会贡献更大。 本来他是想亲自动手的,但刚才把第一个混子腿打断的时候,系统并没有奖励分数,提示他时效已过,所以这些费力的事情还是让陈天雄他们代劳好了,等抓到那个阿野,自己再动手不迟。 张扬走出台球城,正是风寒的时候,有些孤寂的大街上,除了几个躲在角落看手机的混混之外,再没其他人。 拿出手机看时间,却发现有好多个未接来电和好几条短信。 是乔希儿的。 随便扫了一眼,张扬一拍脑袋,就暗道了声糟糕,自己忙前忙后的,十二点前没回去也没给她发一条信息,然后这破手机的铃声居然坏了,没有注意到乔希儿的电话和短信。 她最后一条信息是在半个小时前发的:“臭家伙,怎么不回信息和电话,我去找你了。” 一瞬间,张扬突然眼睛酸酸的,眼泪差点夺眶而出,这死丫头,这么晚了你一个人怎么找啊,你找毛啊!不知道危险吗? 谢谢【苦恼啊心痛】和【凌幻雨】两位书友的打赏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