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五章 救命啊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七百六十五章 救命啊

“怎么样了?”白宗望听到声音后,先是松了一口气,至少常侃没事,不过听到他发颤的尾音,心里又是一紧,自己这个儿子自己最清楚,长这么大以来,还没人能够让他这样。 “爸,快,快让人来救我。”常侃急促地低喘着,“我被人困在了别墅里,常紫娘,常紫娘她不是人。” “什么?” “常紫娘,她…她杀光了所有的人,把我和小美困在屋里,我出不去了。” “别急,你慢慢说,常神呢?”白宗望脑子的思维一下子转不过来,常紫娘要对付常侃,他是知道的,不过这件事他压根就没放在心上,他担心的不过是张扬的人,怎么这会儿又变成常紫娘杀光了所有人。 常紫娘他还是有些印象的,她是自己那个废物大哥白宗云的门下,不过一身本领是由他的得意弟子常怒一手带出来的。 常紫娘和常春还有常达、常龙是同一期的学员,而那一期的学员是常字辈十二届的学员里最出类拔萃的。 在一次白虎流派的常字辈的比武大赛中,分项目比赛中,常春和常达分别获得移动射击、定点狙击的冠军,常尤获得个人搏击冠军,常龙获得战术指挥冠军、常猛铁获得现代铁人五项比赛冠军。 但是在个人综合能力总积分上,常紫娘却力压常铁以及她自己的师父常怒,以女子之身排名第一。虽然后面常侃也曾获得一届比赛的综合能力第一,但是因为常紫娘那一届比赛人才实在太多了,所以很显然常紫娘那个第一的含金量是最高的。 常紫娘拿了冠军之后。当时自己曾经动过心思,想让她嫁给常侃,增强实力的同时,让她成为常侃的得力助手。 不料却被当场拒绝,再加上那个废物大哥的阻止,这件事也只能不了了之,后面到了自己掌权的时候。常紫娘更是和白虎流门若即若离,自行舍去了内门弟子的身份。 多数的时候,只听常怒一人的。再到后面她的消息就比较少见了,不过传闻,她已经效力于蔡家的那个大小姐。 至于是真是假,无从分辨。将族四门一般是不会对门下弟子。尤其是外围弟子效力于哪方做出硬性规定的,除非这个弟子是核心部门的人物。 虽然不能收服常紫娘他也觉得有些惋惜,但是她名义上终究还是那个废物大哥的门生,如果她被边缘化,对他这一枝更加有利,毕竟一个在白虎门内强大的常紫娘,其威胁程度要远远超过一个游离于白虎门外的强大常紫娘。 现在那个废物大哥已经在蠢蠢欲动,常字辈里。像常怒、常山这种原来属于白宗云嫡系的中坚人物一直都在致力于推动白宗云恢复门主继承人的地位,对他造成了巨大的威胁。 所以他自然也是希望能够在这股力量燃烧起来之前。把他们扑灭,这一点常侃做得很好,借着对付张扬的名义,而实际上顺便也把白宗云那一系的人马铲除了不少,至少东南省这一带,基本白宗云的人已经差不多损失殆尽。 比如威胁很大的内门核心人物常怒、常显,外围的主要有常秀眉、常毅等等。 常紫娘身为常怒的养女,既然常怒已死,她又不能为己用,自然是要除之而后快,不过忌惮于她的确有一定的实力,而且这些年她自己一个人独来独往,谁也不知道她现在是不是也发展出了自己的势力,所以常侃除掉常怒之后,白宗望还是把常春派去支援常侃。 但现在,张扬还没露面,乔家的人还没动手,一个常紫娘就把常侃给堵了,这也太离谱了吧? 至少自己知道,常侃身旁可用的人就有常神和常卓两个地头蛇,他们在高林、明州、平德一带势力很大,这一次至少也有三四十号人在那,再加上常春。 那个常紫娘再牛逼,就算她真的是什么千面九尾狐,有九个替身,怎么可能现在就把常侃给堵了? 自己在得知乔家的人出动之后,他就一直和常侃保持着联络,这一路上来,常侃虽然有些紧张,但得知了景水轩的召集令后,他就放松了许多。 这没想到,自己才进了景水轩,那边常侃就出事了,而且还不是乔家的人。 所以他就纳闷了,那么多人都是吃屎的啊,主场作战,而且人数还占了那么大的优势,竟然被人给堵了? “常神被杀了!”常侃在电话里咬着牙不甘地答道。 “是不是乔家的人干的?”白宗望盯着一旁的乔正国,直白地问道,乔正国这个老混蛋,还说乔家没出手,没出手常神会死吗? “不是,常紫娘的人!她的人在三角街伏击春叔,他带人去救援,被狙杀了。” “救援常春?常春可是枪王,他需要什么救援?你有没有搞错…等等,那常春呢?”白宗望快吐血了,常春是去支援他们的,怎么变成他还需要别人支援了? “一直在联络,但是,但是现在已经联络不上了,很可能…已经被杀了。”常侃的声音低沉了下来。 “被杀…”白宗望的嘴唇微微颤抖着,压低声急急地问道,“你是说常紫娘在杀了常春和常神之后,然后又跑来把你堵住了?” 白宗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这个常紫娘是神啊?我靠! 他急急忙忙地抱着无线话机,走到了一旁,生怕他和常侃的对话被别人听到,丢他白虎门的脸。 “不是,现在我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了,她在三角街那带应该埋伏了有四到五个人,伏击了春叔。这原本在我们预料之中,所以神叔的人马上行动,对他们进行反包围。我们的计划是由春叔做诱饵,然后来个内外夹击,但是,没想到的是,常紫娘压根就没参与伏击,她的人一发动攻击后,她自己却一个人直奔我们翠竹林…” “等等。你说得我越听越糊涂了,你不会告诉我,杀常神和常春的不是常紫娘吧?常紫娘手下的还有这种能人?”白宗望差点没有一屁股坐在地板上。能把常春和常神都干掉的人,那得该多牛逼啊。 还是常紫娘的手下? “我现在也搞不懂,爸,会不会乔家的人已经来了?” “不可能。乔正国不像说谎。而且计算了一下时间,他的人就算是会飞,这会儿最快也就只能到平德市。” “我知道了,张扬,张扬,只有这个混蛋才有办法…爸,你得想办法救我,我还不想死啊。”常侃越发地惊恐了起来。 白宗望皱了皱眉头。他很清楚自己的儿子,常侃一出生就极其的聪明。为了让他继承白虎门这个庞大的资产,对他的教育都是采取封闭式的,聘请了最优秀的老师,最厉害的教练,为的就是培养出一个综合能力超强的白虎门未来掌门人。 他成功了,读书的时候各种第一,比赛的时候各种金牌,从小到大做哪一件事无不是顺风顺水的,但同时也造就了常侃唯我独尊、暴戾的性格。 而且更可怕的是,从没有遇到过挫折的他,实际上承受打击的能力可能不如想象中的那么强,尤其是面对死亡的恐惧时。 张扬?白宗望想来想去,估计也只有这么个解释了。 其实,在横斗村没能干掉张扬之后,白宗望就已经劝常侃放弃对付张扬了。 这一次只不过是想设计除掉常紫娘罢了,但阴差阳错的,居然把张扬也给勾到万停镇,这点倒不是他先前所料到的。 作为现在白虎流派的临时掌舵人,他并不愿意真的和乔家死磕到底,这没有什么好处,乔家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那么好对付的,乔老头真的要发飙,别说白虎流派了,恐怕连景水轩那边的人都要掂量一下。 先前之所以敢对付张扬,一来,这样的信息来自于恒楚英对常侃的暗示,恒楚英的暗示基本上也就等于二小姐的意思了;二来,张扬说白了点,也只不过是乔家的女婿罢了,又不是直系的未来继承人,就算是动了张扬,乔家未必会和他们死磕。 再者,最重要的一点,张扬的女娲集团到处侵犯白虎流派那些合作者的利益,远的不说,就比如之前的杜家、彭家,那些人早就和白虎流派存在一定的利益瓜葛,现在的杜家却彻底蔫了,彭家更是远走菊花国。 这让白虎流派的利益遭受了重大的损失,对于女娲集团他确实是忍无可忍了。 而且现在的乔家,已经得罪了不少豪门家族,比如申家、蔡家,甚至可能还有更多,虽然乔家在民间的声望现在日益高涨,但在豪门大族眼里,却已经成了秩序破坏者。 综合以上的因素,他才认同了常侃的自作主张,全力对付张扬。 不过他没想到,乔家竟然作出如此激烈的反应,这真的是他始料未及的,但现在已经骑虎难下,就算是他心里觉得后悔,也不得不硬着头皮硬上了。 但当然,让常侃那点人去应付乔家倾巢而出是不可能的,所以他才要向恒楚英求救,只要躲过这一劫,日后再要怎么对付张扬,有的是机会。 不过现在看来,情况已经到了白热化的地步了,这边还在慢悠悠地弄什么保护名单时,那边都已经杀到门口了。 怎么办?怎么办?向乔正国求饶?别说他能不能拉下这个脸面,就算能,人家鸟不鸟他都是个问题。 “侃儿,你放心,有我在,没有人能够把你怎么样。”白宗望捏紧了拳头,看了一旁服务员一眼,走了上去,低声说道,“能不能帮我向恒夫人传句话。” 眼下,能救常侃的,恐怕只有二小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