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三章 淡定的乔老爷子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七百六十三章 淡定的乔老爷子

“大家拟好名单了吗?”司婉仪重新走了回来,娟秀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她身后跟着那个带大家伙进来的头发灰白旗袍女,手上拿着一个文件袋。 所有的人,都把写好名字的纸张交给了那个旗袍女,司婉仪看着所有的纸张都装进去之后,这才转过头来,环视了众人一圈。 “那么谢谢各位叔伯了,这份名单等小姐看过,就会正式生效,劳烦众位先等一会儿,小姐或许待会儿就会过来。” 闻言,在座的每个人精神不由微微一振,基本上,来这儿的人都是家族里的二三号把手,年度聚会的话,他们是没有资格参加的。 而且,这一两年来,发生什么重大事件被召集到景水轩的次数也是少得可怜,就算是过来了,一般见到的也就是眼前的司婉仪或者是恒楚英。 而传说中的二公主,这里面的人除了景水轩的人之外,有见到过的不会超过两人。 传闻,景水轩的二小姐是个绝色美女,至于绝色到何种程度谁也不好说,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差也肯定差不到哪里去,因为她的母亲本身就是个绝色美女,她的父亲苏陵也是个超级大帅哥,两种基因组合之下,想丑也丑不了。 司婉仪再度告罪了一声,然后又走了。 “哎,哎,各位,各位不知道有没有听说过,听说平德最近很不平静啊。”沉默了少许,申家的代表。申应元突然开口说话了。 声音不是很大,不过因为是打破沉默的原因,所以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 虽然明知道他说的是废话。但是这种敏感的话题从他嘴里说出来也没什么不妥。 申家和乔家最近也是闹得很不开心,如果不趁机落井下石,那才是怪事。 “这么隐秘的事情,看来申老好像也知道了。”白宗望看了看申应元,故意慢悠悠地接过了话头,“不过也难怪啊,这三更半夜搞演习。动用特工,甚至连武装直升飞机都要派出来了,很难不让人知道啊。” “有这回事?”玄武流派的代表孟俊眉头微微一皱。随即侧头关心地问道。 “孟兄有所不知啊,你现在只要打个电话,去问问当地的镇上居民,肯定就清楚了。”白宗望现在的表情绝对是一脸的轻松。 本来有些还不知道这些动静的。现在经过申应元这么一说。立刻都知道了。 不由纷纷把目光投向了此刻坐着巍然不动的乔正国身上,后者脸上依然只是淡淡一笑,并没有做出任何的反驳。 事实上,现在在场的人,到了此刻才明白,什么维尔被杀需要调查,这纯粹是个幌子啊。 搞了大半天,绕了一大半个地球的圈子。绕回来之后,原来是冲着高林的万停镇去的。 一个简简单单的调查团名单搞出来。只要白宗望把他儿子常侃的名字列进去,好了,现在就成了景水轩吩咐的要好好保护的调查团人员名单了。 你乔正国要是再敢动他,那就是跟景水轩在作对。 他敢吗,他有这个胆子吗? 他不敢,因为乔家刚进景水轩,因为乔家还没有这个能力,也不会得到任何人的支持。 所以,注定他今晚的怒发冲冠一怒,就要硬生生全部吞回肚子里去,打落了牙齿往肚子里吞。 明白了这点之后,不少人看向乔正国的眼神不禁露出了一丝同情之色,要知道乔家刚刚才得以进入景水轩议事,但没想到的是,第一天进来就被人家当面泼了一盆冷水。 不过此刻的乔正国脸上却是一副不喜不悲的模样,此刻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但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他此刻一定是很郁闷,很无奈。 白宗望看着乔正国,脸上露出一丝挑衅的眼神,而后当着所有人的面,和一名厅里的服务员要了电话。 “劳驾,我要拨一个电话。” 那名服务员愣了愣,不过没说什么,马上就送来了一部专门防窃听的电话递给白宗望。 景水轩里,虽然禁止使用自己的手机,但是却可以提供这边专用的电话让你打出去,前提是你不能泄密。 所以你打电话的时候,这边的服务员有权利盯着你。 白宗望的记忆力看起来还不错,他很快就拨通了电话,很快,电话传来了常侃专用的手机铃声….等待接通的时间里,他一边侧头看着乔正国,一边淡定地用食指的指关节轻轻地扣着桌面。 场内的人一个个眼神各异,申应元明显面露讥笑,孟俊则一脸玩味,这三家的态度也立场不言而喻,应该说是毫不掩饰地希望看到乔家出糗。 霍家的依然绷着一张脸,岳安伦则不动声色,不过也不奇怪,将族的人一向都对相族的人不感冒,霍岳两人,不落井下石已经难能可贵了。 恒家的代表这会儿正拿着一根水笔在那轻轻地敲着桌面,动作和白宗望有些神似,恒家和司家,现在是景水轩的左膀右臂,司家比较偏向相族,而恒家比较倾向将族,已经不是什么传闻,所以他如果站在白宗望那边也不足为奇。 举目望过去,也只有顾家是和乔家走得近一些,但是如果景水轩的主人都这么表态了,顾家也得掂量着得罪景水轩有没有什么好处。 形势几乎是一面倒! 而乔正国依然静静地坐着,就眼前发生的一切,好像不关他的事一般。 电话没接…白宗望略微有些失望,不过也不奇怪,毕竟这边打出去的电话,自己的儿子可能不认得,所以不接的话也正常。 “呵呵,或许太忙了。”不过他还是觉得有些尴尬,于是为自己找了一个借口。 过了一分钟,他又拨了一次。 结果还是没接他电话,他眉头皱了一皱,随即故作轻松地又解释道:“现在用固定电话号码的,比较稀缺,这小子,指不定还会把这边的电话当做是我在骗他呢,呵呵。” 那名服务员闻言,俏脸微微一红,低声解释道:“白老,这边的号码是特殊的,应该不会有人用其中有七个数字号码一样的来诈骗。” 白宗望顿时一阵尴尬,忙又说道:“我再打一个。” 这一次,他学乖了,没有直接打给常侃,而是打给了自己的秘书。 他的秘书很快把电话接了起来。 “老韩啊,你用我的电话,给常侃那小子打个电话,帮我传句话…哎,算了算了,让他亲自给我打个电话,电话号码是8xxxxxxx,要尽快,马上。” 他说的完就挂了。 一旁的服务员急忙又解释道:“白老,您可能忘了,这样直接拨会被屏蔽的,要先拨给总机,让他帮忙转。” 白宗望闻言,心里一肚子火,心道,你们这破事怎么那么多啊,不过他当然是不敢这么明着说出来,急忙又是道歉:“那我再打一次。” 重新吩咐了一遍之后,他顿时也觉得刚才那些行为实在是有些尴尬了,心里恼火之际,更多的怨恨随即投射到乔家身上。 不过嘴巴上却没再多话了,他更为着急的是,他要等着常侃的电话,这个臭小子,关键时刻不出来露一下脸。 “对了,乔老,看你坐得那么淡定,那些所谓的派特工潜入万停镇,陆航武装直升机出动,平德市警察夜袭毒窟的传闻应该是假的吧?”申应元盯着打坐般入定的乔正国。 当然,他说是说给乔正国的,实际上却是在提醒白宗望。 别着急打电话啊,你可别忘了,你孙子很有可能已经在别人手里了,人家现在坐着一动不动的,压根就没提鸣金收兵的事儿。 果然,白宗望这才想到,乔正国的大军这会儿应该已经开始压境了,自己搞了大半天,却忘了这个主儿压根就没有一点动静。 如果乔正国没下令撤退的话,常侃的处境依然危险。 这厮是想和景水轩公然作对吗?还是他耳朵聋了,没听到司婉仪的话? “乔正国,你什么意思啊,难道你耳朵不好使吗?还是故意不给二小姐面子?”白宗望有些坐不住了,这个乔正国万一真的疯起来,把他的宝贝儿子给弄死了,就算是要整个乔家来陪葬也没有用啊。 所以看到乔正国一副巍然不动的模样,声音都变得有些声色俱厉了起来。 乔正国终于动了,他长长地吐了一口气,不过并没有去搭理白宗望,而是微笑着看着一旁的申应元:“申老弟,什么时候申家和白虎流走得那么近了?就不怕申梅妹子回来找你算账吗?” 申应元闻言,脸色一变,随即扭过头去,不说话了。 “你少挑拨离间!”白宗望则是气得七窍生烟大声反驳着,要不是此刻在景水轩,他早就拍桌子揍人了,以他的实力,打架的话,对付一个乔正国,一根手指头就够了。 乔正国现在提起的这件事,是他和申家之间的硬伤,偏偏这个老家伙还故意提起。 不过就在他准备再解释一下的时候,服务员走了过来,低声道:“白老,您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