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九章 死得很窝囊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七百五十九章 死得很窝囊

“砰!”“砰!”“砰!” 常春连续开了三枪,三枪几乎都是命中同一个点,作为一名射击冠军,能连开三枪连续命中同一个点并不算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只不过他面对的是一个高速移动的目标,他还能做到这点不能说不是一个奇迹。 只不过这个奇迹之后,期望中的场景并没有发生,别说防弹玻璃没有被击穿,甚至似乎连龟裂的迹象都没有。 而转瞬间,悍马那庞然的身躯已然逼到了他面前,甚至似乎可以感觉到一股浓烈的杀气在风雨的裹挟之下正向他包卷而来。 车速比他想象的还要快,本来预期看着还有五秒的样子,实际上不到三秒钟就冲到了面前。 他能做到的就是下意识地往旁边就地一滚。 幸亏,他做了一个聪明的选择,他选择的方向是往假冒的常紫娘和那个小女孩躺地的位置。 “呲!” 悍马巨大的轮胎几乎就贴着他的脚跟疯狂碾过路面,随即带着地上的积水,掀起了一蓬巨大的水雾。 车子带着高速后的惯性,继续向前滑行。 而侥幸躲过一劫的常春还没爬起来,就发现自己的身子被人死死压着了。 那个女人,那个大腿挨了他一枪的女人,她选择了最佳的时机,一只胳膊肘穿过常春的脖子,卡主了他的头部,努力地想要把他拧断。 常春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下意识地调转枪头。但还没扣动扳机,那个女人一张口,几乎是倾尽了全力狠狠地咬在了他手腕上。硬生生地把他的手腕撕扯一块肉下来。 常春痛得整张脸都扭曲了起来,手腕也变形了,子弹一下子打在了空中,枪也掉进了积水坑里。 但他很快做出了反击,胳膊肘一个侧肘,狠狠地顶在那个女人的腹部。 “嘭!”“嘭!”“嘭!” 一下,两下。三下…他惊恐地发现,那个女人就好像是铁做的铰链一般,死死地缠住他。任凭他怎么击打都没有用,她身子一动也不动,就那么死死地压着。 “啊!”他知道再不起来,自己永远没有机会了。他是枪王。但他也有接受过完整的力量训练,而且男人的力量永远都要比女人强大。 他暴喝一声,全身的力量聚集,在拳头上,而后猛地一拳砸在那女人的后背,没办法,女人用的是缠斗的方式,死死地抱住了他。他只能进攻的地方只有背部。 “噗!”霸道的一拳结结实实地轰在女人的后背。 “噶擦!”一声清晰的骨折声响清晰地穿过了雨幕。 女人身子终于软了下去,常春身子一撞。立刻脱离了她的缠绕,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他发现那个女的躺在一旁,依然不甘地盯着他,虽然看不清她的眼神,但肯定是怨毒无比的。 常春没有做任何的思考,抬脚走过去,准备结果了她。 不过脚下却猛地一滞,他讶异地发现,那个小女孩竟然抱住了他的小腿。 那具羸弱的身躯此刻竟然迸发出巨大的能量,硬生生抱住了他,当然,这样的力量对于常春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他抬起左脚,对准小女孩的脖子,一脚踩去。 “啪嗒!” 骨折的声音,暗涩而又恐怖,只不过并不是小女孩身上发出来的,而是常春自己的右腿支撑腿。 几乎同时,常春的身子一下子摔开了足足三米远,重重地砸在了积水坑里。 他刚要起身,鼻梁就狠狠挨了一拳。 “噗!” 瞬间,鼻梁就塌陷了,一蓬血水带着被打飞的门牙四下飞扬。 常春脑子一懵,脑袋再次砸在积水坑里,他下意识地抬起还算完好的左腿飞踹,但脚板马上被抓住了! 对方一扯,他整个的身子就被硬生生拖了过去,而后对方用了一个很专业的手法,掰着他的脚板,脚板蹬着他的腿窝,转身,抱住他的小腿,身子一个三百六十度的背摔,然后又狠命一扭! “咔嚓!”一声恐怖的骨折声再度响起,对方硬生生地折断了他的左小腿。 “啊!”常春当场就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但嘴巴刚刚张开,对方直接一拳,把他下巴砸得脱臼了,他只能双手尽量抱着自己被折断的小腿,在积水坑里不断翻滚着,被打得不成形的嘴巴,咿咿呀呀地发出不成音节的哀嚎。 对方太狠了,一上来全部都是杀招,而且都是断手断腿的,手法还极其的专业,如果不是特种部队出身的,是绝对不可能有这种身手的。 扭了他的下巴后,对方似乎有意地让他喘了一口气。 他终于看清了来人,一个全副武装的士兵…只不过不对,这不是华夏国的作战服。 张扬!他认出了这张脸,只要是白虎门常字辈以上的人,肯定都认识的脸。 本来这次到东南省来,他要对付的人,现在活生生地站在他面前,而他甚至连开枪的机会都没有,对于枪王来说,这不能不说是一个讽刺。 张扬也认得这个被他打得有些不成形的人,他甚至还有些讶异,没想到传说中的枪王就在他面前,而且现在变得如此的不堪一击。 当然,如果没有紫娘的出手,他也没办法那么顺利地搞断了他的两条腿。 紫娘?对,紫娘!张扬再度走向常春,一脚踩在他的胸口,然后双手揪着他的右手,反向一折。 “咔嚓!”断了! “很抱歉,我怕你会反抗!”张扬一副很不好意思的样子。随即又拧断了他另外一只手臂。 然而这还没完,他又掏出匕首,眼睛微微一闭。直接从他双眼之间划了过去。 常春的身子猛烈地抽搐着,但却无法发出任何的反抗动作,甚至连求救声都喊不出来,他的下巴被扭脱臼了,鼻子被打烂了,眼睛被划瞎了。 不能言语,不能观看。甚至连鼻子都没法用了。 这是虐杀,对方在虐杀他! 没有一丝的怜悯! 而就在不到五分钟前,他或许也曾想过用这种方法对付那个嘴硬的女人。 确定他没办法再反抗之后。张扬这才撇下了他,赶过去检查紫娘的伤势。 到了那边,才发现,紫娘边上还有个肩膀中了枪的瘦弱小女孩。不用想也知道是那个枪王的杰作了。真是畜生啊! “救她…”紫娘还活着,她脸上露出一丝惨笑,不过她的手却指向了身旁的那个小女孩。 昏暗的路灯下,紫娘的脸显得惨白无比,只不过看起来又好像和见过的紫娘长得有些不一样,张扬皱了皱眉头,没有去多想。 张扬稍微检查了一下两个人,紫娘的伤看起来虽然重。不过她的意志力显然要强过那个小女孩,所以他还是先把小女孩抱到了悍马车上。 小女孩太轻了。像一片枯叶一般,而此刻,肩膀上却还在咕噜噜往外冒着血。 张扬没有办法去多想,疾步把她放到后座之后,从后座上面拿了自己换下来的衣服,裹住她发冷的身躯,又往她伤口上撒了些止血药。 随即又赶了回来,把紫娘也抱上去。 悍马车宽敞的作用这会儿倒是体现出来了,放了两个人,空间还很大,蔡冰似乎早就料到了一切,甚至在车上准备一个药箱,连封闭和强心针都有。 “你是张扬吧…快去救紫娘。”刚刚把紫娘放下去,她却跟张扬说了这么一句。 张扬扭亮了车内灯,发现她果然不是紫娘,虽然说两个人面貌上有些相似,但她显然要老一些,而且动手过去帮她固定身体的时候,发现她的胸部好像做过似的,显然她是为了形象上和紫娘贴近,才弄得那么大的。 另外她的右膀受过伤,而这个紫娘却没有。 “紫娘不在这?”张扬一阵的讶异,他是根据梅欣跟踪的狙击枪信号,才跟到这里的,却没想到那把狙击枪已经到了假紫娘的手里了。 “她独自去伏击常侃了。”果然涌了一些急救药之后,假常紫娘终于恢复了一点点的元气,立刻想要努力起身,“太危险了,你赶紧去救她。” “所以…你们在这伏击常春,吸引常侃他们的注意力,然后她却一个人去伏击常侃,对吗?”张扬想了想,她们大概是这么个战术,也就是说紫娘果然不是一个人,南诗诗说她是千面九尾狐,还真没说错了。 只是单枪匹马去伏击常侃,这样的胜算能大吗? 当然,她这个战术应该说是极其的高明,她想要对付常侃的话,这或许是一个成功率比较高的办法。 张扬发动悍马:“她现在在哪里,你知道吗?” “她早已经在万停镇翠竹村,我们这边一行动,她估计也就开始动手了,所以要快…” “知道了!”张扬一踩油门,悍马如同一只黑夜中狩猎的猛兽一般,猛地窜了出去。 开出去二十来米,车子又倒退了回来。 四肢被废的常春,凭借着顽强的意志力,已经朝边上硬生生挪动了五六米远了,他以为自己或许还能活下去。 但是倒退回来的悍马,直接从他头部碾了过去,又倒退了一下,然后又从他胸口碾过去,然后是肚子,直到这个昔日风光无比的冠军成为一滩肉泥为止。 常春临死的时候突然才发现,自己甚至连开口说一句话的机会都没有,死得太窝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