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六章 雨杀夜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七百五十六章 雨杀夜

“开玩笑的,你们还真的当真啊。”乔云峰拍了拍双手,看了看自己肩膀上那颗金光闪闪的金星,笑眯眯地说道,“我不会那么做的。” “你会的!”乔云登和乔云飞异口同声道。 乔家四杰,老大乔云登,老二乔云龙给人的印象一向都是稳重冷静,所以他们在政界上平步青云,未来至少有一人会进入核心已成定局。 乔家老三乔云峰和老四乔云飞,则完全不同,他们都曾经被称为疯子,乔云峰年轻的时候,不顾任何人的阻拦,拒绝了家里安排的另外一个豪门世家的千金小姐,执意要娶商贾巨富的女儿叶菁为老婆。 不过好在他结婚之后,性格似乎收敛了许多,所以乔家的疯子现在只剩下了一个乔云飞。 乔云峰依靠自己的能力,逐渐打拼到现在,还不到五十岁,肩膀上就已经扛了一颗金星,绝对是军中明星。 但是只有他们自家兄弟才知道,他不疯而已,真要疯了,就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不行,我得给老爷子说一声,三哥疯了…”乔云飞撒腿就往乔正国的书房跑。 “喂喂喂,别跑那么快行吗?开个玩笑都不行吗?”乔将军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一脸狐疑地看了看他大哥,“我真的是开玩笑啊。” “三弟,所以你刚才故意极力反对的样子,其实就是想让老爷子放松警惕,以为你是反对他。而其实你早就已经有了方案,而且比他的更加激进,对吗?”乔云登果断不信他的一脸真诚。 “什么更激进。我真的是开玩笑的嘛?”乔云峰疑惑地看了看自己的肩膀,“就算我要疯,卢子琪也不可能跟我一块疯,对吧?” “卢子琪?对,对,对,就是他。那个和你一起追叶菁,被你打了一顿,结果还成了你好朋友的那个疯子。他把乔乔疼得像宝似的,这要是让他知道乔乔的夫婿被人伏击,他没准比你还疯…” “人家好歹也是空军大校好不好,别把人家说得像小学生似的…对不起。我先接个电话…喂。老卢啊…什么准备演习,去平德夜训…特么的,喂喂喂,老卢我跟你开玩笑的啊,你别当真啊…老兄,真的是开玩笑的…什么,顾首长发火了…” 黑夜,渐浓。雨依然未停,只不过稍微小了一点。红山区是平德市的老城区,排水系统并不怎么好,大雨浇灌了一晚上后,现在城区里到处都是积水。 深的地方,那水都已经到了膝盖处了,不少路灯甚至因为线路问题直接就熄灭了。 加上夜已深浓,这街上的行人已经看不到一个,偶尔能看到的,也就那么一两辆不知死活的车主冒雨前行。 三角街,是红山区一个极其不起眼的地方,里面的建筑物是整个红山区最为絮乱的地方,里面的建筑物有的是古老的角楼,有的是低矮的骑楼,大部分是那种外壳漆墙掉了皮的呈黑褐色表皮的混凝土建筑物。 大多数原来的居民早就搬到了临近漂亮的小区生活,现在这里生活的,要么就是一些摆摊的,要么就是一些载客的,也有几家小旅馆照顾那些开长途汽车的司机生意,还有几家白天从不开门的发廊。 唯一比较像样的建筑物,也就靠近三角街大约几百米远的几家银行和医院。 到了晚上,这一带基本也就没有多少人出行,更别说这种下雨天了。 现在的积水,深的地方早已漫过了膝盖,臭水沟那熏人的恶臭不时伴随着翻滚的污水漫无目的地四处蔓延着。 总之,现在的三角街,没有人愿意那么多呆上那么一刻。 只不过这个不起眼的地方却是平德市进入高林市万停镇的必经之地, 这条必经之路其实很窄,而且不直,当然当地人也没想去修它,因为在动车技术如此发达的今天,修缮这种价值不大的公路已经没有什么意义,况且,这两旁的房子还得拆迁,那可是一笔巨大的负担。 “噼啪!”街头那盏泛黄的路灯突然迸发出一串耀眼的火花,之后一串噼里啪啦的响动之后,路灯一下子灭了,大概是年久失修,线路短路了。 地面下,一只硕大的老鼠惊魂未定地站在一块唯一未被积水淹没的土地上,茫然地看着四周。 “哗啦啦!”这时候,三角街的街头拐角处,悄无声息地开过来一辆黑色的路虎,车轮划过带起的积水变成两蓬恐怖的水瀑四处飞溅。 一个躲在路旁报刊亭边上躲雨的流浪汉,冲着那辆路虎车,谩骂了几句。 积水太深,所以路虎的车速并不是很快,不过它还是很快地涉水过了三角街,前方就是岔口,一条开往万停镇,而另外一条往平德市市区。 而这个时候,车子却在岔口中间,停了下来。 岔口边上,几家还在开门营业的店铺,似乎被这个不速之客吸引了,一家门口闪烁着红灯的发廊,甚至有一个涂着厚厚胭脂,三十多岁左右的妖艳女子打开了透明拉门。 盯着那辆路虎,通常情况下,从这边路过的长途货车司机,有很多人都是她们的常客,只不过开着路虎来的,大概还是头一次看到。 那名特殊职业者盯着那辆路虎,似乎在犹豫着是否冒雨前去揽客。 岔口的积水并不深,所以不会有熄火的可能,或许,车上的人正在犹豫着要往哪个方向去吧。 车灯灭了,车内灯也没有开起来,黑色的路虎就像一只蹲守在黑夜的里幽灵一般,静静地守候着什么。 沉默。沉默得可怕,唯一可以听见的,就只有雨点打在车顶上噼里啪啦作响的声音。 以及岔口两旁。略带着冷漠的目光盯着那辆挂着外地牌子的路虎。 大约过了五六分钟,路虎再度发动,它打开了刺目的远光灯,随即车头一拐,朝万停镇开了过去。 “啪!”车子前行了几步,一声枪响,路虎的左前轮突然凹陷了下去。 车子并没有停下来。但紧接着,又是一声枪响,路虎车的另外一只轮胎也凹陷了下去。 突然奇来的枪声。似乎把那个原本想冲过去揽客的发廊妹吓着了,她吓了一跳,随即跳进了屋里。 两旁那些开着店门的,似乎并没有听到枪声的样子。依然漠然地看着那辆轮胎被打爆的路虎。 司机不知道是被吓坏了。还是其他原因,没有作出任何反应,但车子熄火了。 “啪!”又是一枪,这一枪,直接击碎了路虎左侧挡风玻璃,贯入车里。 车内,一个刚刚拿出蓝牙耳机刚要开口说话的西装男子,脑袋上突然蓬起一团血雾。紧接着脖子一歪,斜斜地瘫在了驾驶位上。 车里有两个人。一个坐在后座,后座的是一个留着平头的男子,看到前面的那个男子被一枪爆头,他只是眉头微微一皱,低了低头,轻声说道:“三点钟或者是四点钟方向。” “平泽怎么样了?” “死了,被一枪爆头!”平头男子再度看了那个被爆头的司机一眼,淡淡地说道。 沉默了一会儿,他耳朵里的蓝牙耳机传来了一个低沉的声音:“三点钟方向没看到人,可能已经转移了,或许你该注意那个发廊女…很可能她才是常紫娘。” “已经开始了,那么我去解决她。”平头男淡淡地开口说道。 “平野,如果她是常紫娘,那么你不是她对手。” “春叔,都说常紫娘如何厉害,如何厉害,她不过是一个女子罢了,而且传闻她已经受伤,难道我还会怕她不成。”平头男子嘴角微微一弯,淡淡地说道。 “别忘了,暗中还有一个狙击手埋伏着,你一开枪,狙击手马上就会知道车上不只一个人。” “那我该做什么?” “等待!” “好吧…”平头男子悄无声息地拿出一把手枪,枪口透过挡风玻璃瞄准了发廊的位置,有些可惜的是,那名发廊女似乎已经受到了惊吓,没有再露头。 一切似乎又沉寂了下来。 突然间,杂货店的老板,一个大约六十来岁的老头,撑着一把雨伞,朝路虎走了过去。 “有个老头走过来了。”平野轻轻的开口说道。 “不要轻举妄动,我刚刚看到他接了个电话后才走过来的,很可能是人家打电话故意骗他过来的…” “可是他要看到我了!”平野压低声。 “蹲下来。” 平野犹豫了一下,慢慢地把身子尽量缩在了后座的椅子下面,尽管愤怒,但别无选择。 那个老头走了过来,绕到驾驶位的地方,往里面看了看,随后拿出一把手枪,对准车后座。 “平野…小心!” 话音未落,那个老头极其敏捷地对准了车后座连开五枪。 平头男子连哼都没哼一声,脑袋、胸口,脖子各中一枪握着连一枪都没射出去的手枪不甘地死去。 “砰!”几乎与此同时,距离那辆路虎车大约一百八十米远的地方,白光一闪。 一颗呼啸而来的子弹随即击中了那个老头的脖子。 老头身子一歪,斜里直接扑倒在了积水里,鲜血瞬间染红一片。 “侃少,鱼已经上钩,不过,紫娘比想象中的还要难对付。”一百八十米外,开枪射中老头的一个穿着黑色夹克男子,身子一猫,随即转换了埋伏的地点。 “那个贱货还是来了啊,看来她是迫不及待地想要杀了你,你放心好了,常神已经在那布好口袋,记着,千万别一枪打死她,我要慢慢地玩死她。” ps:【还差九个就满百的神光了,全订阅的兄弟们就领一下神光吧_】 【求赞!】【求月票】 新的一周,求推荐票 同时谢谢今日打赏的铁杆兄弟们 【痞子000000 】巨巨 【茈玍呮为伱 】巨巨 【じ☆ve尐莊℡】巨巨【hgjx 】巨巨 【kira-zsc 】巨巨 【ryanfu7】巨巨 以下兄弟姐妹们的宝贵月票 【海外的荣 】巨巨 【讓愛随風】巨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