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高琪的事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七十一章 高琪的事

张扬飞快爬上了四楼,发现高琪拿着手机蹲在楼梯转角处,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张扬忙把她抱了起来,着急问道:“怎么了?” “我爸爸…我爸爸被人打成了重…重伤,现在在中山医院抢救…”她一头扑在张扬身上,眼泪哗啦啦地往下淌,“张扬,你…只有你能救他。” 张扬皱了皱眉头,她爸爸不是去马尔代夫旅游了,后天才回来吗?怎么突然又被打成重伤? 但他也顾不得细问,急忙抱着她,往楼梯口走下,一边安慰她道:“先别着急,我们先去中山医院看看再说。” 高琪的哭声也惊动了正在休息的许丹露,她一听,也赶忙和张扬一起往中山医院赶。 一路上,高琪只是哭,张扬和许丹露只能不断安慰她,到了中山医院后,他才知道,原来打电话通知高琪的是前台何珊,高琪嘴里的父亲其实也就是何珊的父亲。 更让张扬感到意外的是高琪和何珊还有那个被白亮峰强jiān了跳楼的何梅三个人是亲姐妹,何梅是高琪的亲妹妹,只不过小时候因为家里穷,高琪从小被送给了清远酒店老板高文夫妇抱养。 张扬这才恍然大悟,为什么高琪那么执着地想为何梅报仇,原来她们竟然是这种关系。 通过医生和何珊他了解到,高琪生父何挺是被一伙身份不名的人堵在他平ri里摆摊的地方暴打。 目前伤势极其严重,颅内受损,右手骨折,肋骨断了两根,左脚脚骨粉碎xing骨折,胸腔异物侵入有感染风险。 对方是在光天化ri之下,七八个人围殴他一个近六十岁老人,周围的人看到对方人多还拿砍刀,没人敢上前阻拦,从何挺的伤势来看,对方的手段可以说极其残忍。 若不是刚好一队巡逻队员路过,何挺恐怕早已身亡。 听周围的人讲,那群人极其嚣张,殴打高琪父亲的时候叫嚣着打死了每个人顶多也就关个五年而已,而出事的地点,恰好在前水街附近。 何挺经过六个多小时的抢救之后,终于被送到icu(重症加强监护病房),但暂时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 张扬在icu外面扫了一眼,突然发现躺着的何挺面貌有些熟悉。 脑海灵光一闪,突然记起,他好像就是那天自己在登元大厦救过一次的老者,那天他被四五个保安围殴,刚好自己和乔希儿路过,救了他。 何挺?老者?登元大厦,白家! 这事情肯定跟白家有关!张扬瞬间是捏紧了拳头,双眸露出一丝淡淡的厉芒。 张扬让许丹露取了二十万给高琪先把医药费垫上,然后把她和何珊叫到一旁,开口问道:“你父亲前一段时间是不是在登元大厦被那里的保安打了?” 高琪有些讶异地点了点头,反问道:“这事你怎么知道的?” 张扬看了她一眼,没有直接回答她:“所以说你爸爸是为了何梅的事情才去登元大厦找白家要说法的吧?” 高琪点了点头说道:“每年我妹妹的忌ri,我爸爸都会到白氏集团门口想要找他们要个说法,只是他们势力太大了,我养父也在劝我们不要和白氏作对,那只是枉费时间和jing力而已,我爸爸不听,其实上一次他就已经被对方打了,只不过刚好被一个路过的年轻人救了。” “这么说来,如果我们做一个合理的假设,你父亲上次在登元大厦闹了一场,白氏的人吃了大亏,所以迁怒于你父亲,这种可能xing有多大?” “不用假设了,我爸爸老实巴交的一个人,和别人无冤无仇,能对他这么下狠手的,除了白家的人,不会有第二家。”高琪双眸露出一丝难以压抑的愤恨。 张扬点了点头,将她拥住,拍了拍她的后背,轻声说道:“这件事,我一定会帮你查个水落石出,不管是谁,我答应你,一定让他们付出十倍百倍的代价。” 张扬让许丹露陪高琪姐妹俩,然后又觉得不放心,特意又打电话给李劲东,让他也到医院帮忙照看一下,然后自己才走出医院。 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他拿出手机,给乔希儿打了个电话。 乔希儿好像是在睡梦中被吵醒的,语气显得有些不耐烦:“你怎么不在家?还有这么晚找我干嘛?姐不用睡觉啊?” 张扬皱了皱眉头,问道:“你喝酒了?” 那边的乔希儿显然愣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才好奇地问道:“你怎么知道?” “怎么知道?我认识你那么就,你就喝了三次酒,每次喝完喉咙就不舒服,说话就这个样子,我能分辨不出来吗?”张扬顿了顿,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乔希儿沉默了一会儿,骂道:“神经,说吧,这么晚打电话给我肯定有什么急事。” “借我一百万,我马上要!”张扬想了想,开口说道。 乔希儿愣了一下,张扬随即听到电话那边穿衣服的声音:“张扬,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没有,不是我,一个朋友得了场重病正在抢救,钱不够。”听到乔希儿微变和关心的语气,张扬一阵的内疚,那丫头估计以为自己遇到什么麻烦事了呢。 “哦,这样,一百万是吧,你给我账号…嗯,算了,你在哪,我自己送过去给你。” “学姐,你忘了你喝了酒吗?”张扬叹了口气道,“而且这么晚了,我不想你一个人出来。” 电话那头,乔希儿沉默了一会儿,骂了句:“德xing,你乔姐我是谁,顶多我让june和田师姐陪我。” “还是不用了,我十二点前会回去。”张扬想了想,觉得还是不能让她趟入这趟浑水中。 乔希儿哼了几句之后,最后才恼怒地说道:“行,那随你,姐懒得掺和你的破事,账号发过来。” 挂完电话,张扬给她发了条短讯,把自己的银行卡账号给了她。 又过了大概不到十分钟,他就收到银行短信,一百万入账!张扬无语地张了张嘴,天知道她怎么转过来的。 揣好银行卡,张扬打了辆的士,径直到了前水街,这里,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满大街的灯红酒绿,街上人头攒动,不时可以看到三三两两的混混叼着烟搂着几个穿着暴露的小太妹,勾肩搭背在台球桌和路边的小酒吧里出入。 街头一家小卖铺边上,两个穿着耳洞,挂着鼻钩,染着绿头发的混子正有一句没一句的和一个胳膊肘摆动有些不顺畅的黄发混混聊着天。 两个混子的其中一个从口袋里摸出一包中华,抽了一根,讨好地给那个黄毛混混放到唇边,另一只手则摸出打火机想要给黄毛点上。 火花还没冒起,黄毛嘴边的烟头却不翼而飞,被人直接拿走了。 一个混混马上发现了始作俑者,一个高高帅帅,带着点书生气的年轻男子,正站在三人背后,他点给黄毛的烟,被那个年轻男子轻轻拈在手里。 “尼玛找死啊!”那拿烟的混混当场就毛了,二话不说,直接伸手要去揍那个年轻男子。 不过手还没递出去,自己人倒先让黄毛混混狠狠拍了一巴掌。 “艹!你特么说谁找死呢?瞎了你的狗眼啊。”黄毛狠狠揍了那绿发混混一拳,一边谄笑地向那年轻男子说道:“张哥,什么风把你吹到这儿了。” 张扬伸手搓了搓有些发干的嘴唇,看了看远处的灯红酒绿,淡淡地说道:“我找陈天雄!” 陈天雄是阿狗他们老大雄哥的本名,李劲东告诉他的,张扬记得上次在前水街打架的时候他报的也是这个名字,就是不知道真假。 昨天不经意地发现,这书十六号收藏已经超过三千了,刚好发书也发了一个月,感谢每一位收藏这本书,看这本书,点击过这本书,给这本书投了推荐票,给蓝豆打赏评价的每一位的童鞋和朋友,谢谢你们一路走来的所给的支持!谢谢 同时感谢【书友110822144556340】的打赏_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