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四章 你是处的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七百四十四章 你是处的

南诗诗的领口敞开得恰如其分,雪白的玉峰上半部分以那种贴近底线方式裸露着,似乎只要在往下再低一公分,或者甚至不用一公分就可以看到最重点的部位,那凸起的蓓蕾或者是那圈诱人的粉色。 不过关键之处,已经被她用那雪白修长,如同玉葱般的十指巧之又巧地挡住了。 傲人酥胸欲露未露,但那勾人的轮廓已经显露无疑,她身子微倾,手抚胸衣领口,此刻胸前巫峰如兢兢玉兔,微微晃动,甚至似乎可以闻到一股腻人的香味。 倘若眼前这个绝色大胸美人,是他认识的其他任何女孩,好比说尹澜、蔡冰,好比说西晨静兰,甚至是潘宁宁,敢这么开口问他,你敢上我吗? 张扬几乎会毫不犹豫地将她扑倒,遂了她的心愿。 不过眼前的南诗诗却是一个充满了未知数的女人,她性感尤物,时而温柔,时而冷淡,她是万千宠爱集于一身的大明星,同时她还是神秘诡异的将族成员。 像她这么一个身旁压根就不会缺男人的大美人,却酥胸半露,主动跟他说要跟他上床,张扬能做的就是,双眸瞬时散发出一抹带着饥渴的眼神,猛地扑到她面前,执住了她的双臂,让她无法动弹,随后嘴唇狠狠贴向她那娇艳欲滴的红润樱唇。 就在双方的嘴唇快要贴在一起,几乎就只剩下连半厘米都不到的距离,张扬却猛地停住了。盯着南诗诗那双黑白分明的美眸看了一会儿。 却没有亲下去。 “你慌了!”张扬离开她的脸颊,笑眯眯地说道。 南诗诗俏脸一红,眼神情不自禁地躲闪了一下:“谁说我慌了?” “很简单。你还是个处女,一个处女却还假装大咧咧地勾引我这种打色狼,这不是显得有些奇怪吗?”张扬笑眯眯地盯着她的胸部,而后肆无忌惮地慢慢把目光往下移动,顺着她的肚脐的位置往下,缓缓扫过她平坦的小腹,直至到她那神秘的三角地带。 她身上的裙子有些收腰和贴身的效果。加上布料本来就极软如同丝绸一般,所以这条裙子或者是睡裙穿在她傲然火辣的身躯上,简直是如同无物。 无论是那双傲人的双峰。还是平坦的小腹,甚至是平坦小腹下那神秘的三角区域,都是显得那么的明显。 如果张扬没有猜错的话,刚才她站着的时候。内内勒出的痕迹显示了。现在她穿的小内内顶多也就比丁字裤稍微大上那么一点,而且应该还是绑带式的。 但是,眼前这个扮得很性感,很勾人的尤物却应该是个彻彻底底的处女。 “凭什么说我是处女?哼,对于那种事情,我早就轻车熟路。”南诗诗露出一副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大米还多,我上过的床比你看过的妞还多的轻佻表情。 “轻车熟路?”张扬笑眯眯地坐在她身旁,然后突然拉着她的手。牵了起来。 “知不知道刚才我执着你的手臂,你是什么反应?”张扬盯着南诗诗微微蜷紧的粉拳。笑眯眯地说道,“我握着你的手臂,真的要去吻你的时候,你身体的肌肉突然地绷紧,双手握成了拳头,这代表了你的内心其实是在抗拒,你很紧张,紧张得手心都冒汗了。” 说着张扬把她的手捉了起来,掰开她的粉拳,露出她雪白的掌心,虽然看不见汗珠,不过却真的有一点湿的感觉。 “你想想,一个号称阅男无数的大美女,却连一个亲吻的动作都要紧张成这个样子,怎么会让我相信你阅男无数呢?” 南诗诗脸上微微露出一丝难堪之色,但却死鸭子嘴硬道:“你胡说八道,我…我那是因为突然手被你用力握住,肌肉自动缩紧而已,你自己不也看过,我拍过至少两部有激情戏份的电影。” “一部叫《毒医》,一部叫《寸娘》,毒医里面,幕冰云有个洗澡的场景,那部戏你的替身叫郭雅;寸娘嘛,有没有替身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后来传出了一个八卦,说寸娘的男主角和某位女主角的肉戏替身假戏真做,还去车震,甚至呢导演都亲自曝光了,某些大牌明星连吻戏都用替身或者是借位…你不会初吻还在吧?” “你…你…你什么时候调查得这么清楚?”南诗诗闻言,俏脸不由更红了:“就算电影里没有,你怎么知道我生活中就没有,我的绯闻男友多得是。” “呵呵!”张扬笑眯眯地盯着她,并没有回应她的话。 “你笑什么?”南诗诗有些心虚地问道。 “你站起来。” “我干嘛要站起来。”南诗诗盯着自己几乎是的身躯,心里一阵懊恼,这个家伙太可恶了,自己这算不算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呢,不行,不能输给这个家伙。 “你这样坐着,裙子又那么短,我很容易看到你裙子里的风光噢,更何况你这条绑带式的内内看起来很窄,我要是看到什么不该…” 话未说完,南诗诗如同触电一般,迅速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双手还有些紧张地拽着裙子的下摆。 打扮得性感并无所谓,不过当有人告诉你,你走光了,而且走光得很厉害,那么你的心里就会尴尬了,而现在的南诗诗无疑就是个样子。 “呵呵,你看我没有说错吧,说你是处女,你还不承认,你现在看看你自己的双腿,笔直修长,合拢得如同两条平行线,而且经常发生性关系的女人,不但盆骨会发生变化,甚至双腿站立的方式都会不一样,至少不会像你现在这样合拢得看不出一条缝隙。” 南诗诗脸色变得很不好看,其实站起来的瞬间。她就感觉自己上当了,现在张扬再加上这番话后,顿时她有种想要去找地洞钻下去的冲动。 不过张扬显然还不准备放过她。继续笑眯眯地说道:“还有,你刚才说你不是处女的时候,虽然手部加了很多的动作,想要激烈地证明你就是处,可惜你的眼神却显得有些躲闪,而且你在说的时候,鼻子还略微地抽了一下。那是因为你说谎而造成了紧张呼吸不自然,需要靠补充氧气,说完之后你看了一下自己的脚尖。因为你说完之后显得很不自信…” “等等,你到底是学生物工程的,还是学心理学的啊?”南诗诗快崩溃了,这个家伙怎么有那么恐怖的观察力。自己就好像一个全身上下裸站在她面前的人偶一般。全部都被他看穿了。 “刚好都略懂一点!”张扬心道,我能告诉你魔鹰眼系统里面那些动作分析程序就是鄙人编制的吗。 “其实我早就看出你是个处的,在钱宁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只不过我有些好奇的是,现在的娱乐圈早就成了一个大染缸,什么潜规则,什么一夜情,什么车震。什么干爹各种各样的都有,而你和林音却为什么依然能够依然保持处子之身。” “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原来除了你们拥有傲人的资本之外,更因为你和将族的关系,以你的身份,又有哪个不长眼的敢动你们的歪脑筋?大概也就除了申康这种脑子进水的。” 南诗诗白了张扬一眼:“你是说我没人要?” “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张扬盯着她,笑眯眯地问道,“我只是好奇,你为什么会对我主动献身,啧啧。”张扬伸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难道是因为我长得太帅的原因?” 南诗诗盯着他头上那块白纱布,忍不住扑哧一笑:“行了啦,你就别自恋了,我其实只不过试探你一下。” 她脸色有些发狠的样子,瞪着张扬,恶狠狠地说道:“你刚刚要真是敢对我下手,对我做出什么不轨的动作,我就废了你。” 张扬从她的眼神里,看出了半真半假的神情,也就是说分不清她这句话说的是真是假。 “你心里好像很矛盾,应该有一件很重大的事情不知道该不该做,对吗?” 南诗诗闻言,把头扭向了一旁,似乎有些害怕让张扬再次看到自己的眼神。 “总之,我不会害你就是,你不要想太多。”南诗诗眼神忽闪着,看着张扬,缓缓说道,“反正该告诉你的,已经全部告诉你了,现在你可以走了。” 张扬看了看时间,确实也是差不多了,除了常紫娘那一档子事之外,他晚上不出意外的话还要去为蔡冰针灸治疗,虽然说现在蔡冰的病基本已经好得差不多,就算拖个一天两天去的话也没有问题,不过他和蔡冰五天一次的见面,却已经像定时闹钟一般,时间一到,自然而然地就会见面。 “那我走了,谢谢你今天告诉我这一切。”张扬起身告别。 “嗯!”南诗诗脸上的神色有些复杂,如同张扬猜测的一般,她应该还在犹豫着什么。 走到门口,刚要打开房门,南诗诗叫住了他。 “等等!” 张扬停下脚步,直觉的一股香风欺身而至。 南诗诗那张吹弹可破的俏脸距离他不足二十公分。 “其实,我的原名叫岳诗诗…” “岳诗诗?”这个名字挺好听的。 “你是除了我父亲之外,第一个知道我真实姓名的男人。”南诗诗眨了眨长长的眼睫毛,看着有些狡黠。 ps:兄弟们,有全订阅的,就赶紧领一下神光吧,掉到77个了呜呜!!! 月票有些稀少啊,兄弟姐妹们,来点吧,顺便给豆子打赏个赞字呗! 谢谢这两日支持豆子的铁杆兄弟 【痞子000000 】巨巨 【茈玍呮为伱 】巨巨 【じ☆ve尐莊℡】巨巨【hgjx 】巨巨 【kira-zsc 】巨巨 【ryanfu7】巨巨 【tiananmen】巨巨 【纯情笨笨鱼】巨巨 【龙心悦】巨巨 以下兄弟姐妹们的宝贵月票 【星的所在】巨 【shadowpriest 】巨 【诺基亚6108 】巨 【痞子000000】巨 【叶迩】巨 【炎炎寒冬】巨 【美女是祸水】巨 【ryanfu7】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