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二章 她没那么简单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七百四十二章 她没那么简单

话说常秀眉的死和自己没有半毛钱关系,对方却派了个枪王要来杀自己为她报仇,自己这也算是躺枪躺狠了。 枪王常春,张扬已经听常紫娘提起过了,事后张扬已经去详细了解了此人的信息,发现人家枪王这个名头还真不是盖的,除了多次射击比赛里双向飞碟冠军,后面改打移动靶速射又获得过多次冠军,此人绝对是个打移动目标的高手。 现在它是沪市一家著名射击俱乐部的总教练。 只不过紫娘没有跟他说,这个家伙竟然还是常秀眉的哥哥,而且他是白宗望的弟子,看来这会儿的他应该是要把自己除之而后快了。 “来就来吧。”张扬有些无奈地说道,“不过那个常秀眉还真不是我的人杀的,本来她应该 有机会逃走,就算是后来被武警战士围困住,那也不一定会死,可奇怪的是,她明明已经成功逃走了,她却又跑了回来,死也和常怒死在了一起,这还真是让人觉得纳闷啊。” “和常怒死在一起?”南诗诗讶异地问道,“真的吗?” “嗯,我听警方的人说,他们在给常秀眉和常怒收尸的时候,两个人的手是紧紧握着的,放在了常怒的胸口位置。” 闻言,南诗诗轻叹了一口气,看了张扬一眼,说道:“这事,其实也算是他们白虎流派的一个不大不小丑闻吧,常秀眉虽然有个神枪哥哥,只不过她的一身本领却是常怒带出来的。后来她爱上了常怒,两人算都是白宗云的手下,不过这段恋情却遭到了常春的坚决反对。因为那时候白宗云和白宗望两兄弟已经反目,底下的人也是剑拔弩张,常春也不知道使了什么法子,反正后面常秀眉嫁给了一名普通的干警。” “不过我是听说过,常秀眉在嫁给那名干警之前,早就和常怒已经有了实质性的关系,有风传。常秀眉和那名干警的孩子根本不是那名干警的孩子,只不过这件事遭到了常秀梅和那名干警的一致否认,所以这事儿也就淡了。” 说到这里。南诗诗再度叹了一口气:“不过今日听到你这么一说,看来,常秀眉对常怒的感情并没有改变,真是让人嘘唏不已啊。” “原来他们还有这种过往。难怪她不愿意多说了。”张扬想起了常紫娘在谈到常怒的时候语焉不详的样子就有些明白了。她应该是想替常怒掩饰些什么吧,至于常秀眉,估计她也是认识的,只不过她从头到尾就没提到过。 “你说的那个她,是指常紫娘吧?”南诗诗笑着问道。 “看来,你连她也知道?”张扬不得不佩服她的神通广大,同时也相信她绝对是将族的人无疑了,否则她如何得知这么多的消息。 南诗诗。并没有否认,她点了点头道:“认识。不过她应该对我了解不多。” 她看着张扬,缓缓说道:“我要说的第二件事,就和常紫娘有关。”她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常侃让人通过地下组织放风,悬赏五百万要拿紫娘的人头。” “这事我已经略有所闻。”张扬说道。 “恐怕不是略有所闻,而是已经获得确切消息了吧?”南诗诗盯着他说道。 “不错,我确实已经知道了。”张扬点了点头,“我知道,常怒对于她而言,亦师亦父,她自然想要为她养报仇。” “你说得不错,不过还有一点,你和紫娘的关系如何?”南诗诗眼眸微微一转,“或者说,如果你发现紫娘有危险,你会不会出手救她?亦或者,你是否想过利用紫娘的能力,或者干脆以她为诱饵,诱出常侃?” “你怎么知道我和紫娘的关系?”张扬诧异地问道。 “我自然有我打探消息的办法,不过我知道紫娘一开始是蔡冰派去帮助你的,按你的性子,受人滴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她有危险,你自然也不会置身事外,这个弱点,你自己清楚,常侃不可能不知道。” 南诗诗停了一下:“再者,常侃知道了紫娘也去了横斗村,不过最终却安然无恙地走了出来,如果没人帮助是不可能的,换句话说你和紫娘的关系已经昭然若揭,现在常侃人在万停镇,而常紫娘也跟着去了距离万停镇不过三四十里远的平德市,你说两者是巧合吗?” “你意思是…有人故意把常侃在万停镇的消息故意让紫娘知道?”张扬眉头一皱,自己是通过了幽影系统那么恐怖的搜索能力,才知道常侃躲去了万停镇,而一个受伤的常紫娘又是怎么知道的?说是巧合,未免也太奇怪了吧,这平德市有什么值得紫娘去呆的? “目前只是猜测。”南诗诗咬着樱唇,淡淡地说道,“常侃这个人性格暴戾,但他最喜欢的干的事情,就是请君入瓮,抛出诱饵让人上钩,而你的弱点,是你身旁这一个个的女人,所以我怀疑他这是想利用紫娘为诱饵,引你上钩。” “所以我这才着急赶回来,想阻止你,如果你要去平德的话,千万别去。” “你千里迢迢回来就是为了阻止我去吗?”张扬心里突然有一种莫名的感动。 南诗诗犹豫了一下后,轻声说道:“其实我原本应该在你去高林市的时候提醒你,只可惜我得到的消息太晚了。” “该来总会来,无论怎么样我都要感谢你。”张扬看着南诗诗,微笑着说道:“我现在才明白你当初为何在一些公众场合故意和我摆出亲昵的样子了,你是想让那些要对付我的人投鼠忌器对吧?” “害我以为自己魅力大到连国民女神都青睐于我呢。”张扬调侃着看着南诗诗。 南诗诗俏脸微微一红:“你怎么不认为我这是在利用你?” “利用就利用,能被你这样的美人利用值啊,正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要不,你就多利用几次怎么样?” 南诗诗瞪了他一眼,伸手拢了拢自己敞开的领口,嗔怪道:“我跟你说正经的,你却跟来来不正经的。” 说着又嘟了嘟嘴,一副气鼓鼓的样子说道:“人家辛辛苦苦从南美回来,一到梅宁,就囫囵睡了几个小时,时差还没倒过来就来见你了,你看,连睡衣都还没换呢,你倒好,吃我豆腐不说,还不领情,我告诉你啊,你不许去平德冒险。” 南诗诗说这些话的时候,绝对是故意是用那种娇嗔和嗲声嗲气的声音来跟张扬说的,完全颠覆了她以往拍电影的冷静模样,简直是诱死人不偿命。 原来性感女神还可以有这么一面。 “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其实,我也隐约地猜到了,紫娘突然无缘无故地追踪到平德,应该是有人漏消息给她,只是我心里依然侥幸地认为这不过是巧合罢了,现在你这么一说,我就更加担心她的安危了。” “你说的对,我这个人的弱点就是身旁一个个跟着我的女人,我自然也知道我的敌人有多么的危险,只不过,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我没办法眼睁睁看着她去送死,就算是计,那又如何,更何况也不知道谁死得比较快呢。” 闻言,南诗诗沉默了一会儿,过了半晌后,她看着张扬,温柔地笑了:“真是个执拗的家伙,难怪那么多女孩子喜欢你,一个可以为自己赴死的男人,还有什么不能去爱的。” “既然如此,如果你真的要去,我与你同去。”她顿了顿,接着就说道。 “你?”张扬惊愕地盯着她,“这件事又不关你的事,你干嘛去冒险?” “就因为…”南诗诗看了张扬一眼,欲言又止,“就因为我看你顺眼,就因为你救了我两次,行了吧?” “哈哈,你不是吧?你开玩笑的吧?”张扬实在无法接受这个神转折。 “我没跟你开玩笑,其一,常侃虽狂,却未必敢把我怎么样;其二,万一你有什么好歹,至少我可以从旁策应。” “你在将族的身份恐怕不低吧?”张扬心里再度被她的话感动了,“为了我这又何必,如果说是因为我救了你两次,其实我倒是受之有愧了。” “如果你要去,我就跟着去。”南诗诗没有回答张扬的第一个问题。 她想了想,又接着说道:“其实,你有没有想过,常紫娘可能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弱。” “我知道她很强,但是枪王更强。” 南诗诗眼皮子一垂,淡淡地说道:“枪王是强,但是对上千面九尾狐娘,胜算未必大。” “千面九尾狐娘?” “嗯!”她点了点头,“你有所不知,其实这是江湖上给她的绰号,意思是说她是一个千变万化,比狐狸还要狡猾的杀手,当她要杀一个人的时候,你不知道她会什么时候,以什么面目跑到你面前,而且传说她有九个替身,你所见到的紫娘未必是真正的紫娘,或许你看到的受伤的紫娘只是她的替身罢了。” “是吗?”张扬听了眉头不由一拧,想了想,立刻拿起了电话。 ps:ps,家里小豆豆撞得满嘴是血,手忙脚乱中,今天给豆子打赏和投月票的兄弟姐妹们,明日再一一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