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一章 神秘的尤物女神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七百四十一章 神秘的尤物女神

“他的手下?”南诗诗面容微微一敛,露出一丝讥笑,“他还不配!” 张扬看她脸上的表情,似乎她对常侃并无好感,心里不由松了一口气:“那就好…不过,既然这样,你怎么会知道他的行动?” “因为他那边有我的内线。”南诗诗淡淡地说道。 “内线?怎么觉得有点像无间道的感觉呢。”张扬好奇地问道,“你不会是特工吧?” 南诗诗笑了:“你觉得我像吗?” “不大像,特工不会招这么显眼的,再说你走到哪,记者就跟到哪,想要干点事也干不了吧。”张扬当然不会认为她是特工,转念一想,脑袋一个激灵,“你也是将族的人?” “将族?”南诗诗盯着张扬看了好一会儿,半晌后,有点释然的样子,“看来你已经知道得不少了,是不是乔老爷子告诉你的?” 张扬犹豫了一下,没有说话。 “你不说,就代表是真的了,不过也难怪了,你现在是乔家的女婿,看来乔老爷子是下定决心把乔家交给乔希儿了,否则的话不可能对你说出这么机密的事情。”南诗诗很聪明地品味出了张扬沉默里的意思。 张扬也没有去否认她的话,听她的语气,多半对于这些豪门世家好像也是知根知底的,于是反问道:“这么说,我猜得没错了?你真的是将族的人。” 不料,南诗诗却摇了摇头:“我不能算是将族的人。” “不能算?那你怎么可能会知道这些东西?” “呵呵。那你说说,为什么你觉得我是将族的人?”南诗诗笑着反问道。 “很简单,将相两族。将族主武,相族主政,你既然是武术世家的后裔,又对常侃知根知底,所以我猜得应该是不离十才对。” “你猜对了一部分,不过你只猜中了一点点。”南诗诗笑盈盈地看着张扬,“其实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告诉你也无妨,虽然我现在还不能算是将族的人,不过我早晚都会是。” 她顿了顿。接着说道:“不过具体的原因,现在我还不想告诉你,免得给你带来麻烦。” “我从来都不怕麻烦。”张扬笑着说道。 “我怕!”南诗诗盯着张扬,很认真地说道。“知道得越多。不代表你就越安全,相反,你会更危险。” 张扬蹭了蹭鼻翼:“好吧,我不问了,那么既然你在常侃那边有人,可否告诉我,现在那个家伙在干什么?” “很可惜,安排在他身旁的人。在你们这次行动中,已经死了。” “你不会告诉我是常怒吧?” 南诗诗摇了摇头:“常怒是白宗云的子弟。而且算是一个比较得力的弟子,他怎么可能成为我的内线呢…”末了,怕张扬不知道,又解释道,“白宗云是白宗望的大哥,而白宗望就是常侃的父亲。” “这个白宗望是不是和白宗云有矛盾?”张扬闻言,不由好奇地问道,直觉上,他一直觉得那个常怒的死和常侃有很大的关系,自己查了资料,丁直公生了三个儿子,目前却是老二白宗望成为白虎拳的继承人。 那么老大呢?按照华夏人的传统习惯,尤其是那些比较古板的家族,一般都是长子为先的,怎么会变成老二白宗望继承呢,这里面肯定有故事啊,张扬想,这可能和常怒的死有关。 闻言,南诗诗脸上再度讶异:“看来,你知道得比我想象的更多,不错,这个白宗云和白宗望确实有矛盾,而且我想,还不是一般的深。” “他曾经有希望继承白虎流派衣钵,只不过白宗云在参加一次国际比武当中受伤,四十多岁开始就慢慢淡出了争夺白虎流派衣钵的舞台,不过近年来,白宗云手下的弟子出名的不少,而且白宗云的儿子常文涛不过四十出头,现在身居某地要职,是以白虎流派里,呼唤白宗云回归的呼声也很高,所以,常侃要替他父亲出头,打压白宗云一派,也是在所难免。” “原来还有这层关系。”张扬恍然大悟,看来常怒是被常侃搞死的无疑了,“那么诗诗姐,这个白虎流派的事情你能再详细和我说说吗?”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既然白虎流派这么个庞然大物不是铁板一块,这样自己要对付常侃的话,应该就不会那么艰难了。 所以,他自然就想知道更多关于这些神秘门派的东西,最好呢,他们互相之间斗个你死我活的,自己连动手都免了更好。 “其实核心的,我知道的也不多,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光是白虎流派势力到底有多大,将族四门,现在是白虎流派最大,影响力也最广,而且白虎流派还以严格的辈分来管控,丁直公以下一共收了十一名弟子,都是白字辈,其中三人是丁直公的儿子,其余八人在华夏国的目前也只剩下三人,其余五人大多在海外,这些弟子中,又各自收徒,是为常字辈,目前粗略统计,常字辈的大约已经超过了三百人,而常字辈的,又往下散枝,是平字辈,至于平字辈的门徒数量,已经难以统计了,据说已经两千人以上。” “两千人?”张扬倒吸了一口凉气,这特么的是个多么恐怖的存在啊,要知道这些人还都是一些社会上各种领域的优秀分子,这是一个多么恐怖的势力啊。 “当然,如果再加上一些白虎流派自己不承认的外围弟子,这个人数恐怕还会继续往上叠加。”南诗诗看了看张扬,不无讽刺地说道,“说起来也搞笑,其他三个流派的门人加起来还没有白虎流派的人多,只不过人多也没用,将族一盘散沙,白虎流派更是如此,除了少数核心人物之外,别说那些外围子弟了,就算是常字辈的,互相争夺地盘,动刀动枪的并不少见。” “那么他们上面的人就不管管吗?”张扬不禁好奇地问道。 “管?呵呵,我告诉你,为什么吧。”南诗诗看了张扬一眼,缓缓说道,“一来,人太多了,他们自己想管也管不着,不过这并不是最重要的原因。” 她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真正的原因是,是他们深知树大招风的道理,将族,乃至白虎流派的人不想让别人知道,他们的势力到底有多大。” “毕竟现在社会,如果存在一个像他们这么庞大的组织,而且还是各行各业的精英,你认为它就不会引起外界的主意?所以他们宁可让它看起来像一盘对社会没有任何威胁的散沙,好放松对它的警惕。” “再者,他们放任门下的弟子相互竞争,优胜劣汰,那些真正优秀的人就会被他们吸收进入核心,巩固白虎流派一支独大。”南诗诗说道这里,微微叹了口气,“这才是白虎流派的可怕之处,也是他们现在为何成为四大流派之首的原因。” 张扬犹豫了一下,看了看南诗诗说道:“听你的口气,你应该是其他流派的人,对吗?” “咯咯!”南诗诗咯咯一笑,歪着脑袋看着张扬,调侃着说道,“你想知道我真正的身份,行啊,只要你娶我过门,我就可以告诉你我的秘密。” 张扬伸手挠头,乖乖闭嘴了,不过其实他心里也是略微猜到了几分。 “没话说了吧,好了啦,今天让你来,可不是和你讨论这些的。”南诗诗看着张扬,低声说道,“我在智利得知了两个消息,所以就马不停蹄地赶了回来,你这次惹的祸事不小。” “怎么了?”看她一脸凝重的样子,张扬心里也是微微一凛,虽然说以南诗诗身为性感女神的形象来和他一本正经地讨论江湖事有些荒诞不经的样子,但现在知道了她的另外一个身份之后,他再也不敢小觑眼前这个性感尤物。 “你们这次的行动中,杀了一个人,叫常秀眉,对不对?” “常秀眉?”张扬眉头一皱,他知道这个人,许丹露和他说过,这个常秀眉是安平市一名副局长的老婆,只不过这和自己惹祸了有什么关系? 而且,其实常秀眉严格意义上来说,她的死应该和自己无关,潘宁宁没有开枪射杀她,唐七七也没有,那么她肯定是和警方交火中被射杀的。 “嗯!常秀眉!”南诗诗解释道,“这个人是安平市一名副局的媳妇,不过同时她还有一个身份,她是鲁省枪王常春的妹妹,这个常春原本是一家射击俱乐部的总教练,他同时是白宗望的亲信弟子,不过我得到了消息,常春昨夜不辞而别,很可能是要来梅宁找你报仇。” 张扬眉头皱了一皱,对于那些武功高手什么的,他还真的不怕,毕竟再牛逼也只是一双拳头。 但是对于这种什么枪王,枪神之类的,他要是心里不犯嘀咕,那才是怪事。 枪,尤其是狙击枪,那东西要是落在那些神准的人身上,要你命起来,只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而且是让人防不胜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