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九章 喷血的节奏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七百三十九章 喷血的节奏

她这个样子,摆明了是送上门来给张扬吃豆腐,而且是那种光鲜滑嫩,可口诱人的嫩豆腐。 敞开的领口里面,两团诱人的浑圆雪白玉峰如同雨后的春笋一般茁壮地耸立着,鼓鼓地顶着黑色绸质的布料,在精致诱人的锁骨下方,形成蜿蜒的曲线。 而且她里面是如预料般的,并没有戴罩罩,一眼望去,饱满雪白的峰峦几乎尽入眼底,双峰之间,诱人的沟壑深邃得如同马里亚纳海沟。 要知道她压根就没有戴罩罩,而没有戴罩罩的女人,却还能看到如此深邃诱人的事业线,可以想象得到,她那两团柔软的丰硕玉峰是多么大的“凶器”,要知道,像她这样34e级别罩杯的娱乐圈里可不多见。 当然,虽然她拥有一对傲人的“凶器”,但因为她同时拥有一米七八的超级高挑身材,所以其实又不会显得有任何的不协调。 整体看起来,只会显得特别的火辣性感罢了。 不过让人出乎意料的是,虽然她拥有一副让人羡慕得掉口水的诱人身材,但市面上并没有流传任何关于她的大尺度写真照,网络上能找到的关于她的照片,最大尺度的也就是她参加戛纳影展时穿着的后背开叉的晚礼服。 据说,黑市里,南诗诗走光照的价值已经高达五万元以上,而露两点裸照更是高达五十万一张的价码,至于三点全露的有人开出了一百万的价码。 所以现在的狗仔队只要看到南诗诗一出门。势必都是长枪短炮跟着,指不定哪一天,南诗诗稍一不小。俯个身子或者双腿稍稍那么一张,那就是五万元到手。 当然,曾经有一名狗仔队蹲守了南诗诗半个多月,而后让她拍到了一张南诗诗下车的瞬间,底裤露出来的照片,不过可惜的是,她兴冲冲准备去领钱的时候。才发现南诗诗穿的是一条打底裤,而且还是很明显的打底裤,比她平日里穿的热裤还长。 不过事后。她还是拿到了两万块的安慰奖,因为她毕竟成功地拍摄到了南诗诗半走光的照片。 所以这个性感尤物,想要偷拍她走光都很难了,更别提是看到她的那对大咪咪了。 而现在。这种价值五十万的机会竟然就摆在了张扬面前。 只要张扬拿出手机。咔嚓一声,那就是五十万啊,比那个啥,南星一号值钱多了。 看着她雪白诱人的双峰耸动之间的那诱人场景,张扬喉咙情不自禁地干渴了。 当然,他发现南诗诗还没豪放到里面真的是真空状态,那最关键的部位,被两块胸贴掩护住了。而且她的裙子明显是定做的,在她双峰的下半沿明显采用了收缩的设计。略微阻隔了下半球完全泄露出来。 当然,即使是这样,因为她靠得张扬实在太近了,所以那点点阻隔也是没有用的。 “哎呀,头皮破开了一条口子。”南诗诗似乎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胸部刚好就在张扬的眼皮底下,亦或者是她已经知道了,不过她觉得无所谓。 “嗯,音音,你这边有医药箱吗?” “有!”林音有些诧异地看了看南诗诗,她不会是想自己亲自动手吧? 但她还是让谢琳把医药箱拿了出来。 “嗯,小雨,你来帮忙一下。”南诗诗,检查了张扬的伤口之后,开口叫道。 林音咬了咬红润的樱唇,很想说,你让小雨来不就好了,干嘛还要自己动手啊,不过她知道南诗诗好像是一本万能字典,什么都懂,就连基本的护理她好像也很在行,指不定方小雨还是她教出来的呢,所以她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但心里却是感到怪怪的,忍不住自己也凑了过去,想看看她怎么给张扬治疗。 “幸好你头发挺密的,而且是被瓶身砸到,要是瓶底砸到你就没那么好命了。”南诗诗像一个认识了张扬很久似的大姐姐,在那絮絮叨叨地念着,“你也太不小心了,整天打打杀杀的,和你科学家的身份一点都不相符合。” 一边说着,一边吩咐小雨:“帮我把他头发分开…” “镊子….双氧水…” “碘伏…” “敷料…纱布…胶带…” 南诗诗嘴里不停地吩咐着,而方小雨则不断地给她递东西。 南诗诗站着,而张扬坐着,因为要给张扬清理伤口,她时而身子低俯,时而弯腰侧头,,繁琐的动作,让她的那对饱满双峰直剌剌地在张扬面前晃来晃去,什么叫波涛汹涌,眼前这副场景就是波涛汹涌啊。 更要命的是,她在处理伤口的时候,好几次那饱满的丰腻之物就直接地蹭过了张扬的脸颊,饱满的峰峦硬生生从他脸颊挤过去的那充满弹性的触感,简直可以让人升天,每次都能让张扬瞬间忘记了头上的破皮之痛。 甚至他都恨不得,自己头上的伤口更大一些,不要那么快弄好,那么他就可以更长久地享受到这种无边的性福。 而一旁看着的林音,表情也是有些丰富了起来,一会儿贝齿咬着樱唇,一会儿双手扶在沙发上,看着南诗诗像一名温柔的妻子正在给丈夫洗头一样的为张扬处理伤口的样子,感觉到一阵温馨的同时,心里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如果那个为张扬处理伤口是自己,那会是什么样子呢? 随即她自己心里呸呸了几声,噫!我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呢,什么乱七八糟的,干嘛心里想着为他处理伤口啊,真是莫名其妙。 这不过张扬这个死家伙,还真是的,这世界上,还从没有哪个男人能够享受到南诗诗这种超级大美人给他做这种服务呢,真是幸福死了,这家伙! “好了,终于搞定,不过你的头上起了个包,我怕会出现什么其他的问题,所以待会儿我建议你还是去医院拍照检查一下为好。”南诗诗脱下橡胶手套,扭了扭雪白修长的脖颈,又伸了个懒腰说道,“去洗把脸吧,满脸血污怪吓人的。” 耗费了大约十多分钟,终于完工,张扬感觉头上多出了什么东西,走到洗手间看了一下,发现脑袋上多出了一块白色的纱布,加上自己现在满脸血污的样子,看起来还真像一个刚从战场上撤下来的伤兵。 洗了把脸,把血污清理干净后,张扬不由苦笑了一声,特么的,这头上绑个纱布,形象彻底毁了。 还好南诗诗的水平还算高明,大约有三厘米的口子她处理后,如果用头发遮挡一下的话,勉强可以遮盖,不过看着还是像扎了个蝴蝶结一般,让人看了忍俊不禁。 走出洗手间,发现林音、南诗诗等人看着他的新造型也是不由自主地各自掩嘴偷笑,他无奈地耸了耸肩:“这个纱布可以去掉吗?我感觉没有任何问题的。” “不行,虽然你的伤口并不深,不过口子也算不小了,很容易受到感染,万一破伤风什么的,我们可没办法和乔希儿她们交代。”南诗诗一本正经地说道。 张扬当然也只是和她们开玩笑罢了,闻言只是笑了笑,看了看时间,已经五点多了,忙问道:“那个,林大美女,那么现在我们是先比赛呢,还是先让我见那个神秘人呢?” “行了啦,我做饭不如你,我承认了,今天是南姐姐要见你,房间都给你们安排好了。”林音一语双关地说道。 闻言,张扬一阵尴尬,而南诗诗却没有任何的不好意思,看了林音一眼,笑着道:“音音,那我们的晚饭就拜托你了。” 南诗诗把张扬带到第二层楼,二楼里有两个房间,南诗诗打开了其中一个房间,张扬跟着进去,发现是一间海景房,而且看房间的布置,应该是女孩子的,其实扫了一眼,他就看到了床头挂着一音发第一张唱片时的海报。 床头和书桌的摆台也是林音的个人照片,说明这房间应该是林音的闺房。 房间很大,外面还有个观景阳台,阳台外面就是蓝色的海洋,此刻的窗台是关着的,南诗诗关了房门走到阳台,打开了其中两扇窗户。 海风裹挟着吹了进来,不过不算大,但依然轻轻掀起了南诗诗那黑色裙子的下摆,修长雪白的大腿若隐若现,更诱人的是,放佛下一刻,他就可以看到里面的内内。 床铺右侧的软沙发躺椅上,还放着一套衣服,好像是南诗诗曾经穿过的,所以,她现在穿的是睡衣? “不好意思,刚刚倒了时差,就这么着急让音音把你叫过来。”南诗诗走了回来,淡淡地笑道。 “倒了时差?你出国了?”张扬问道。 “嗯,去了趟复活节岛。” “噢!”她是娱乐界的女神,加上上次拍摄的电影因为樱井薰和南诗诗摔到了,停止了拍摄,她空出了档期,去玩也很正常。 不过去复活节岛那倒是挺远的,而且说句难听的话,那边除了那些石像之外,貌似也没有什么好玩的吧。 “我这个人比较喜欢四处走走,去看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似乎看出了张扬脸上的狐疑,南诗诗自己微笑着解释道。 “是吗?莫非你在那找到宝藏了?”张扬调侃地盯着她问道,“然后要和我分享?” 南诗诗瞟了他一眼:“我千里迢迢去了躺南太平洋,在那呆了还不到半天又飞了回来的。” “嗯?这是为什么?” “为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