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一章 被吻了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七百三十一章 被吻了

“什么?”张扬被齐小小的话吓了一大跳。 他和潘宁宁说常紫娘的事情时,已经用了另外的通话频道,为的就是不想让齐小小知道常紫娘的事,不过他怎么也没算到齐小小竟然还好像见过紫娘。 她要是知道紫娘的真实身份,那乐子可就大了。 齐小小蹙着细淡的柳眉,有些不好意思地从张扬的怀里离开,伸手捋了捋刘海,低声说道:“我说这个女的好面熟,好像在哪见过。” “咳…你想多了吧。”张扬微微松了口气,看来她也不大确定,随即低声说道,“那个什么,我现在还有点事要处理,等回梅宁再和你联络好吗?” “我和你一起回去行吗?我想知道你们谁救了我。”齐小小咬了咬有些发白的樱唇,低声说道。 张扬还没想好怎么回答,常紫娘已经走了过来,看到一身警服的齐小小,脸上明显浮现一丝敌意。 而后看了看张扬,开口淡淡地问道:“救的就是她?” 齐小小倒没有觉得什么,不过常紫娘敌视的眼神她还是看得出来的,所以她并没有说什么,而是看向了张扬:“你队友?” 张扬伸手挠了挠头,然后点了点头!算是同时回答了。 反正两个人的答案都对。 点完头,他和常紫娘说了声,然后立马把齐小小拉到一旁,低声道:“回去梅宁再和你说,对了。我的身份,你没告诉郭副局长他们吧?” “没有,我当然知道不能告诉他们了。潘少校已经偷偷和我说了,你们是出来秘密执行任务的。” “噢。”张扬顿时松了口气,原来潘宁宁已经帮他想到了,“行吧,那回去再和你联络,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做。” “你不让我和你一起回去了啊?”陶瓷美女嘟了嘟嘴,有些不满。不过她眼睛瞟了常紫娘一眼,随即点了点头,“那好吧。我就自己回去了,到梅宁我再找你,你注意安全。” 看她的模样,怎么有点像新婚小媳妇在关心即将要奔赴战场丈夫一样。张扬懵了懵。但愿自己没有想多吧。 齐小小说完跟张扬说了再见,然后就回去找郭副局长了。 而常紫娘则慢慢地走了过来,站在张扬身旁,盯着齐小小的背影,一直沉默,过了几分钟后,她才淡淡地开口:“怒叔是因为她而死的。” 张扬闻言,不由皱紧了眉头:“今天这件事。其实她最无辜。” “你喜欢她?”常紫娘侧头看了他一眼。 张扬看了她一眼,不知道怎么回答她的话。想了想,沉了一口气说道:“我们走吧!” “不是你的人,我会杀了她。”她又接着说了一句。 张扬停住了原本要迈开的脚步,回头盯着她那双原本风情万种的美眸,此刻却陡然发现她眼眸子里透着一股渗人的寒意和杀气。 她在里面想了十分钟,得出的结论就是要为常怒报仇? “她是我的朋友,很重要的朋友。”张扬盯着她,很认真地说道。 常紫娘眼睑一垂,慢慢也走了出去,脚步有些踉跄,显然伤势对她的影响比较大 张扬跟了上去,她头也不回,直直地往前走。 天已经慢慢黑了下来,晚风吹得猎猎作响,空气中飘着着一股浓烈的血腥气味。 “没事吧?”张扬犹豫了一下,终于追了上去。 “刚跟你开玩笑的,你还当真了。”常紫娘侧眼睨视。 “你这个样子,像开玩笑吗?”张扬看了看她显得有些发冷的身子,盯着前方站在一辆黑色奥迪边上的潘宁宁,低声道,“先送你去医院吧。” “这点伤算不得什么。”常紫娘停住了脚步,看着张扬说道,“谢谢你给我的这十分钟。” 张扬苦笑了一声:“其实我要和你说声对不起,尽管不知道你和他是什么关系,不过我能做到的也就是如此了!” “他是我养父!我这身本领也是他交出来的,所以亦师亦父吧。”常紫娘抬头看了看天空,乡村的夜空相当的晴朗,远处已经有星星在闪烁,何地底下此刻的血雨腥风显得极其的不搭调。 “你养父和师父?”张扬心里一惊,难怪她会是这种表情了,也难怪她舍命要来相救了,原来两个人竟然是这种关系。 “不过干我们这行的,素来讲的就是薄情寡义,生死有命,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常紫娘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但张扬很明显听得出她内心的不好受。 转眼,已经到了潘宁宁面前,常紫娘看了潘宁宁一眼,潘宁宁也看了她一眼。 常紫娘看了看张扬:“看来还要劳烦你送我一程了。” 潘宁宁并没有说什么,上了车,开出横斗村尽管只有大约十来公里的路程,却耗费了足足半个多小时。 一路上都是赶来的救护车、警车,后面还有殡仪馆的车,双向车道到处挤满了人。 到了镇上,天已经完全入黑了,不少媒体记者也闻风赶来,整个镇堵得满满的,高林市市长还亲自在镇上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事件的进展。 张扬他们很快和唐七七取得了联系,在角斗镇的高速路口和她们会合了。 换回自己的那辆奔驰,常紫娘却没有坐上来。 她看了看潘宁宁等人,又看了看张扬:“谢谢你送我这一程,那么,再见!” “你的伤?”张扬看了看她的肩膀下面受伤的位置,其实有些不忍心她一个人走,只不过他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理由留下她。 “不是跟你说了,不碍事?干我们这一行的,这种伤司空见惯。”常紫娘顿了顿,看了看前方静悄悄的路面,“不介意的话,陪我走一走?” 张扬看了看潘宁宁等人,点了点头。 “你那些朋友,都很厉害!”走了有些距离,常紫娘盯着远处潘宁宁和唐七七等人,淡淡地开口说道。 “嗯?” “不过白虎流派的人并不见得比她们差,比如鲁省枪王常春,粤省枪神常达,这两人分别得过射击个人比赛的冠军,常春善于射击移动目标,而常达最擅长的是定点狙击,这两人是白宗望的亲信,而白宗望就是常侃的父亲。” 张扬醒悟了过来,怪不得她要和自己单独聊一聊,原来是在提醒自己,要注意哪一些人,不过听了她的说明,张扬心里还是一惊,这将族的人势力未免也太恐怖了,什么枪王,枪神的都冒出来了。 “谢谢你的提醒。”张扬搓了搓双手,“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吗?继续呆在那里?” “那里?你说将族白虎流?还是冰冰那?”常紫娘反问他道。 “自然是冰冰那。” 可想而知,既然常怒已经死了,而且她在柿子林里说冲着常侃放下了狠话,常紫娘应该不可能再回去白虎流派了。 常紫娘摇了摇头:“你忘了,我还有一家酒吧,可以去当酒吧老板娘。” “要不,你来我这?”张扬小心翼翼地提了出来,当然他知道这种可能性极小,以她的性格,不可能前脚脱离了将族,后脚跟就到自己这里。 果然,她脸上浮现一丝自嘲:“我去你那?你知不知道我这双手沾染了多少鲜血,不说别的,光是晚上,我就打伤了那么多的警察,早晚一天我会被挖出来的,你收留这样的一个我,有意义吗?” 看到张扬的眼神,她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又接着道:“其实我知道,你是想保护我!你也有这个能力,只不过我这个人闲云野鹤惯了。” “行了,那我们就在这里分手吧。”她看了看张扬,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有缘的话,我们会再见面的。” 她手一晃,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个手机:“反正我这边存了你的号码。” 张扬知道自己留不了她了,只好点了点头:“那没事的话,你记得给我报个平安!” 常紫娘歪了歪脑袋,想了想后说道:“好,我会的,这世界上,还有个人能惦记着你的安危,其实也挺不错的。” 张扬也笑着点了点头:“那说好了!” “说好了!”常紫娘看了看张扬,两只美丽的眼眸子似乎又焕发了原本应该的光彩,神采奕奕的。 然后她走到了张扬面前,微微踮起脚尖,圈住张扬的脖子,红润微湿的樱唇突然吻住了张扬。 张扬还在惊愕的时候,她那如小蛇一般灵活的丁香小舌主动冲破了张扬的嘴,缠住了张扬的舌头,然后狠狠地吮了一口,噙住不再放开。 过了足足半分钟后,她才松开,然后轻轻地喘着粗气,高耸的胸部上下起伏着:“上次你付了钱,一直都没给你服务,这次算偿还你的。” 她的吻带着一点生涩的味道,但却足够勾人,很有力,很霸道。 “走了!” “喂…”张扬看了看她慢慢溶入夜色中的背影,张了张嘴,最后化为自言自语,“那服务不应该是全套的吗…这才吻了一下,太水了!” 茫然地回到车上,潘宁宁瞟了他一眼,老意在前面装死,唐七七和梅欣靠在后座不知道是闭目养神还是累得睡着了。 “开车!”张扬做了一下深呼吸,发觉常紫娘的吻竟然是甜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