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八章 受伤的尤物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七百二十八章 受伤的尤物

“不是让你别跟着我吗?”常紫娘怒气冲冲地站了起来,有张扬在身旁聒噪,她当然没法安心地去攻击山脚下的警员。 “我这是在帮你。”张扬绑好鞋带,站了起来,盯着常紫娘依然在渗着血丝的肩膀,皱了皱眉头,得想办法帮她把伤口处理一下,否则的话,她的伤口很可能会发炎,“我可不想你这么放了一枪,就被警方给抓了。” “要你管!”常紫娘恨恨地盯了张扬一眼,身子靠在土坡上,想了想,提着狙击枪径直往山下走去。 “你要去哪?”张扬看到她就这样光明正大下山,虽然天色已晚,但她这么走,简直就是一个活靶子。 “你不是不想我杀警察吗,我自然是去投降了。” “投降?”张扬眉头一皱,以常紫娘的身份,又怎么可能干出这种事。 他急忙跟了上去,一时间也搞不懂她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怎么?我去投降,你也不放心?”常紫娘看他寸步不离地跟着,不由转头不耐烦地冷笑了一声问道。 “你是真的去投降?” “要不然你看我这个样子,还能干出什么事来?”常紫娘自嘲般地看了自己受伤的肩膀一眼道。 “你在说谎!”张扬盯着那双略显绝望的美眸,很快看出了一丝端倪,她要么就是一心赴死,要么有可能就是想去找岩石后面那个人。 常紫娘没有回答他的话,看了张扬一眼后。依然一手抱着狙击枪,慢慢地往山下走。 “你和常怒是什么关系?”张扬已经从警方频道里确认了石头后面的那个人身份,心里不由一阵的疑惑。 果然。话音刚落,张扬就看到常紫娘身子微微一颤,但很快又恢复了正常,继续朝山下走去。 “他是你的亲人?” “你是不是管太多了点?”常紫娘轻轻喘了一口气,冷淡地问道,肩膀上的伤口血一直没止住,她这会儿已经感觉到身子一阵飘然。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失血太多,已经有些眩晕的感觉。 “我当然要管,因为你救过我!” “哼。那不是我的本意,你要谢就去谢冰冰!”常紫娘稍微站了一下下,又继续往下走。 “王紫娘,如果你真的是要去投降。那好。你把狙击枪和身上的配枪都交给我。” 常紫娘停住了脚步,回头,死死盯着张扬:“你怎么知道我叫王紫娘?” 张扬喘了一口气,直接坐在了土埂上:“这就是我为什么要救你的原因。” “什么意思?”常紫娘粉拳微微一紧。 “你先说说,你和尹澜是什么关系。” “你怎么会认识她?你调查过我?”常紫娘脸色变得极其难看,王紫娘就是常紫娘这个秘密,她从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包括尹澜和蔡冰。所以极其纳闷张扬怎么会知道,而且自己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回国京城了。张扬又是如何知道她和尹澜的关系的? “我倒是想调查你,只可惜这世界上关于你的资料少得可怜,蔡冰和尹澜也只知道你其中的一层身份而已,她们相互都不知道,常紫娘就是王紫娘,王紫娘就是常紫娘。” 张扬看了看她肩膀上的伤口,停顿了一下,试探着说道,“我先帮你止血吧?” “这点小伤,死不了人,我想知道,你是怎么知道我就是王紫娘的?” “很简单…”张扬本想说他看到了尹澜的合影,但突然想到,这么一来,会不会给尹澜带来麻烦,急忙又停住了嘴。 “怎么了?怎么个简单法?” “那天,酒吧有个家伙去闹事,我刚好凑巧在那喝酒,就顺手帮了一把,事后无意间听到你那酒吧的伙计无意间提起你的名字,而且描绘的形象和你很像,我就特意留意了一下,于是我就想办法弄到了你的照片去问她们认不认识你…” “你怎么会有我的照片?” “别忘了,你在皇禧大酒店出入过很多次,要弄到你的照片并不难。” “就算你知道我就是王紫娘,那又如何,我的事情你少管。”常紫娘并没有怀疑张扬的话,因为张扬编得合情合理。 “当然有关系,第一,你曾经多次帮过我,我这个人受他人滴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你的恩,我是一定要报的;第二,你是蔡冰的朋友,蔡冰也是我的朋友,我不希望她的朋友出事;第三,我和尹澜现在是…是很好,很好的朋友,所以无论你是蔡紫娘还是王紫娘,我不可能坐视不管。” 常紫娘盯着张扬,看了一会儿后,伸出舌头舔了舔有些干涉的嘴唇,还没等她开口,张扬从身后把自动吸水器拆了下来,随便清洗了一下吸嘴递给了她。 常紫娘皱着眉头看了看吸嘴,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过去,狂灌了几口后,扔给张扬。 “好,既然你那么爱管闲事,我就给你一个机会。”喝了几口水之后,她的精神气似乎恢复了不少。 “你说,看我有什么能够帮到你的?” “你不是认识石头后面那个人吗,你帮我确认一下,他现在什么状况。” “你说常怒?”张扬暗想,她果然和常怒关系密切,否则的话也不会这么关心他的死活。 常紫娘点了点头。 “他…开枪自杀,不过生死未明,外面救护车已经开进来了。”张扬收到的消息已经确认,常怒已经死亡,他对自己的头部连开两枪,就算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会来了,只不过他怕告诉了常紫娘实情。万一他们是什么关系,她情绪一激动起来,难免又要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来。 “你不是要帮我吗?”常紫娘盯着张扬。停顿了一下后,缓缓说道,“那好,我要你带我去看他。” “这个…”张扬皱了皱眉头,把她带过去,那不是自投罗网吗。 “怎么,你不是说想要帮我。我连看他一眼你都办不到?” 张扬眉头皱紧,想了一会儿后,缓缓说道:“行。不过你的听我的指示,还有,你得先答应我三个要求。” “什么要求?” “第一,你不能带任何武器下去!” 常紫娘淡淡一笑。把手里的85式狙击枪扔在了一旁。看了看张扬,又把身上的匕首和一把防身手枪也交给了张扬。 “这样可以了吧?” “还有一个条件,到那之后,无论你看到什么情况,都不要激动,也不要出声。” “为什么?” “很简单,因为你要扮成我的队友。”张扬盯着她淡淡地说道,“只有这样。我才能帮到你,不过如果你暴露了你自己的身份。自然而然的我也要倒霉。” 闻言,常紫娘犹豫了一会儿,半晌后,柳眉一蹙:“行了,还有一个是什么条件。” “最后一个条件。”张扬看了看她的肩膀,轻声说道,“你必须让我先为你止血。” 常紫娘狠狠地白了张扬一眼,没说话。 “你要是不答应我的话,你自己看看现在的天色,再过一会儿就什么都看不清楚了,到时候警方和法医前来清理现场,我可没办法保证你以后还能看到他。” 闻言,常紫娘眼睑不由一垂,随即看了看已经放黑的天空,终于是点了点头:“那你快点。” 张扬松了一口气,先在频道里和潘宁宁交代一番后,看了看常紫娘的伤口,想了一下,把自己的防弹衣拆了下来,当成坐垫,让她靠上去。 她的伤口是贯穿伤,子弹从贴近她锁骨的位置穿了过去,射了个对穿。 真难为她怎么还有那么顽强的力量能够支撑到现在。 不过幸好是贯穿伤,否则的话狙击弹留在里面,估计会造成伤口发炎溃烂,不过即使这样,这样的伤口,如果不赶紧送去医院的话,恐怕也会出问题。 不过眼下也只能先帮她止血,然后固定住伤口。 张扬也没有顾忌什么了,拿了匕首,把她的皮衣划开,露出里面雪白的肌肤。 紫娘的胸部很大,而且她明显是没有戴那种带钢圈的胸罩的,所以,衣服一裂开,她右胸整个的就膨胀了开来,似乎随时会从缺口中挤出来。 除了伤口的血腥味之外,张扬甚至嗅到了一股淡淡的奶|香味。 折腾了一天了,张扬这会儿突然看到血腥中带着香艳的一幕,下面居然微微有了一点反应。 但很快他就凛神,从身后的多功能包里拿出了消毒水,还有止血药,三角巾,绑带,帮她细心地清理了一下伤口后,上了止血药,又缠上绑带,拿出铝合金固定架,固定了前胸和后背防止她过度动作再次拉伤。 “松一点,有点闷。”常紫娘从头到尾,一直都没吭一声,直到张扬把她的胸口和后背夹住固定绑扎后,她才低声说了一句。 张扬看了一下,可能是因为她胸部太大了,自己绑得有些紧了,导致她胸口有些闷,想了想只好拆了固定架:“谁让你发育得那么好,行了,我帮你拆了,不过你不要一激动就动手。” 常紫娘狠狠瞪了他一眼:“刚才你可没少摸我那里,我胸部的手感怎么样?” 她美眸微微眯着,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那是一双标准的迷人桃花眼,一瞬间,仿佛回到了那一夜,她倚在门口问张扬打炮不的那个晚上。 她和尹澜一样,都是那种万里挑一的尤物,而且常紫娘一风骚起来,简直比尹澜有过之而无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