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七章 虽一人,吾亦往矣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七百二十七章 虽一人,吾亦往矣

常紫娘停下脚步,而后急匆匆从紧绷的黑色皮衣取出手机,张扬刚才并没有听到铃声,还以为她要拨打的时候,她却把手机摁在了耳旁接听了起来。 张扬哑然失笑,差点忘了,狙击手的手机哪里会有铃声? 电话是常侃打给她的,只有一句很简单的话:“常紫娘,只要你答应帮我杀了张扬,我现在就派人攻进去救怒叔叔。” “派人攻进去?常侃!!!你当我是傻子吗?”常紫娘对着手机冷笑道。 “什么意思,你不想要怒叔的命了,要知道现在他被警方围困在横斗村,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常侃淡淡地说道。 “这点我比你清楚得多,那么派他进入横斗村的不就是侃少您吗?” 那边略微一沉默,随即低声又说道:“不错,不过这是组织上的任务,身为我白虎流派成员,本就应该有这样的觉悟。” 他顿了顿又接着微微一笑道,“而且,怒叔自己应该不会不知道充当诱饵的危险,他既然愿意,那就证明他心里早就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与我何干?” “卑鄙小人,那么一起进来的二十多名外围子弟也是你的诱饵吗?” “常紫娘,废话少说,我只问你一句话,人你是杀还是不杀?”常侃有些恼羞成怒了起来。 “哼,那我问你,如果我答应你。”常紫娘回头看了看张扬,淡淡地接着说道。“你要如何救怒叔?”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可以让警方撤退,或者我派人强攻。就警方那么一点人根本不够我瞧的。” “常侃,你知道我现在在哪吗?”常紫娘尽量用平静的声音开口问道。 常侃迟疑了一下,反问道:“你在哪?” “我就在横斗村!” “横斗村?”常侃呆了一呆,“常怒不是说你在京城吗?” “姓丁的,你最好祈祷怒叔不会有事,否则的话,我会让你下半辈子不得安宁。”常紫娘咬牙切齿地说道。“虽然我只有一个人,但我一定拿下你的人头。” “紫娘,你…你真的在横斗村?”常侃声音都有些变味了。 常侃没有收到任何回复。因为常紫娘已经把电话挂了。 高林市毗邻平德市一座小镇上,一处独栋的五层别墅里,常侃临窗而立,窗外是一片翠绿的竹林。此处距离高林市角斗镇已经有百里之遥。 “特么的。常紫娘这个贱货竟然在横斗村。”常侃眉头紧皱地把手机摔在宽大的被褥上,被子里一个浑身的女孩子,抱着被子挡住丰满的胸部,满脸泪痕,怯生生地盯着眼前这个满脸阴霾的年轻男子。 此刻那女子身上还满是伤痕,尤其是胸部和下身私处,乌青一片。 在房间里,还有一个人。依旧是一身蓝色水手服的小美,她同样的垂手而立。不过眼神则要镇定了许多,今天她来了月事,不然的话,此刻躺在床上,就不是这个因为贪墨五千块钱而轻易舍身的清秀女子。 “少爷不是希望她能够去那边吗?”小美低声地回应道。 “你懂什么,之前希望她出现,是想让她杀了张扬,可是她压根就不听召唤,现在她出现在横斗村,摆明了是要去救常怒。” “少爷你不是希望她去救常怒吗?” “我是希望她能去救,但是我又不希望常怒能够活着走出来,我想要看到的是让常紫娘知道常怒被张扬的人打死的场面,让常紫娘迁怒于张扬,这么一来,我们就可以假借常紫娘的手干掉张扬,从而一举两得。”常侃拳头捏紧,眉宇皱成一团,随后一拳狠狠砸在窗棂上。 “没想到这个贱货居然早就躲在了高林,而且估计还是跟着常秀眉那伙人进去了。” “少爷,内线传来的消息,常秀眉的人已经全军覆没了,唯独剩下常秀眉和怒叔..常怒尚不见踪影,张扬那伙人也肯定是出手了,这么一来,如果常紫娘要救常怒的话,势必要和张扬那伙人发生冲突。” 常侃喘了一口粗气,似乎心情已经恢复了平静,淡淡地说道:“刚刚常紫娘说她在了横斗村,万一她要是和常怒或者是常秀眉联络上了,就算常怒不说,但她估计早就认定我们故意让常怒陷入警方的包围圈。” “常怒不死,对我们没有好处,常怒一死,常紫娘势必也不会跟我干休。”常侃脸色顿时变得阴沉了起来,“通知下去,常紫娘背叛组织,正式将她从白虎流派中除名,白虎门下人人得而诛之,杀死常紫娘者,赏金五百万。” “少爷,这事得要老爷子发话才…” “闭嘴,你以为我不知道吗?现在那个老头子,尸位素餐,让他发这种话可能吗?反正现在是我爹主管刑罚,横竖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你去做吧,先放话出去,回京城再补上。” “是…”小美转头看了看那个躲在床上的女子,柳眉一蹙,低声道,“那她…” “哦…给她钱,让她走吧。”常侃温和地笑道。 “好的!”小美朝那个女子使了个眼神,那女子愣了愣,还没反应过来,猛然间她想起了小美和常侃的对话,身子骨顿时如同抖筛糠一般颤栗了起来,急忙撒了被子,光着身子,从床上爬了起来,胡乱套了两件衣服,饱满的双峰和下面的萋萋芳草之地甚至半裸着就直奔房门而去。 两人一走,常侃随即闭上眼睛,拿起手机拨了个号码。 不到十秒钟,黑女悄无声息地走了进来。 “你的伤怎么样了?”常侃淡淡地开口问道。 “不碍事!”黑女眼眸子瞟了凌乱的床铺一眼,淡淡地说道。 “那就好。”常侃漫不经心地看了看自己那细长的手指头,“是这样,刚刚走出去的那个女的,不小心听到了我和小美的对话,有些机密的东西好像让她听到了,本来想自己动手的,不过怎么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好歹她也侍奉了我一个中午…”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黑女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常紫娘…”常侃嘴角微微浮现一丝冷笑,“对于不肯屈服的女人,留在这个世上有何用。” 说完了,他身子骨又是微微一颤,如果说他天不怕地不怕,但是神出鬼没的常紫娘对于他来说,还是让他的身子微微有些发冷。 横斗村,密林 摁掉电话的常紫娘,缓步走出了柿子林,刚走出狮子林,外面接连传来两声枪响。 常紫娘伸手捂了腰间一下,眉头一皱,急忙冲出密林。 张扬眉头一皱,急忙也跟了出去,刚才那两声是m16a4的5.56mm口径子弹声音,看来石头后面那个悍匪还没死。 “张扬,那个匪徒自杀了!”过了不到五秒钟,传来了潘宁宁的声音,“你那边怎么样了?” “自杀了?” “嗯,你切到警方频道就知道了。” 正说着,张扬突然看到前面正在走着的常紫娘身子突然一软,跪坐在了地上,悲呛地喊了一声:“怒叔!” 张扬赶紧跟了上去,刚要问她,她却突然调转了枪口对准张扬:“别过来,你过来我就开枪了。” “你哭了?”张扬看到她满脸泪痕的样子,微微一愣,低声问道,“石头后面的那个人跟你是什么关系?那人叫怒叔?” “不要你管,你给我走开!”常紫娘侧头看了看自己的肩膀,站了起来,直接就往树林外走去。 张扬脑子顿时闪过一个不好的念头,急忙几步跟了上去,拉住她:“紫娘,一切都结束了,赶紧离开这里。” “让开,我要杀光那些警察。”常紫娘把狙击枪一横,扛在张扬身上。 张扬一把握住她的枪口,低声道:“紫娘,我不会让你再滥杀下去。” “你和那些警察都是一伙的,是你们害死了怒叔,我一定不会饶了你们。”常紫娘咬牙切齿地盯着张扬,“滚开,别在我面前出现,否则我会杀了你。” “我不会走的,不过你要杀的话,就杀我吧。”张扬盯着她那双美眸,淡淡地说道。 “杀你?你以为我不敢?”常紫娘甩掉了手里的狙击枪,拔出了手枪,瞄准了张扬,瞄了半天之后,突然调转枪口,对准了自己:“好,你不走开是不是,那我死在你面前可以了吧?” 说完,她细长的手指头微微一勾。 “行了,行了,我走,我走,我不妨碍你了。”张扬低头,把她的狙击枪捡了起来,“我走行了吧?” “把枪给我。” 张扬扁了扁嘴,慢悠悠地把枪递给她。 常紫娘看了他一眼,把狙击枪抓了过去,看了张扬一眼,忍着肩膀上的痛楚,缓缓地走了出去。 她走出柿子林,抬眼便找到了目标,虽然肩膀受了伤,但她依然极其娴熟地把狙击枪架好,而且是用左手,刚俯下身子,准备锁定目标。 耳朵却听到了一个调侃的声音:“这边距离目标也太近了一点,你一开枪,警方很快就可以围住你,你杀了一个人,自己也要身陷囹圄,太不值得了。” “你…”常紫娘掉头一看,发现张扬在不远处鬼魅般地出现了,而且那个家伙还在那低头绑鞋带。 常紫娘一阵心浮气躁,这个家伙在身旁的话,她实在是下不了手。

上一篇   哇,惨不忍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