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五章 生亦何欢,死亦何惧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七百二十五章 生亦何欢,死亦何惧

就在一名警察扬起手臂,似乎准备朝岩石后面扔震爆弹或者是闪光弹之际,不知道哪里冒出了一串子弹,当场把那名警员击倒在地。 疯狂的一幕发生了,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中年妇女突然斜刺里从一处灌木丛中冲了出来,一手端着一把ak47,一手拿着一把手枪,从腰肋的位置疯狂朝那些正在匍匐着前进的警员连扫带射。 猝不及防之下,最起码也有四五名警员当场被她击倒在地,整个进攻的态势顿时一滞。 不过警方人员也不是吃素的,立马有人展开了反击,密集的子弹立刻朝那个突然冒出来的中年妇女射去。 但让张扬目瞪口呆的是,那名中年妇女就地一滚,径直就滚入那块岩石后面,才稳住身形,她手里的那把ak47又冒出头来,一阵乱射,立马又有两名警员各自挨了一枪。 而与此同时,那名持着m16a4的家伙终于也是露出了枪口,压低了朝下面一阵扫射。 “哒哒哒!”子弹横飞,强大的火力压制得那些原本朝上进攻的警员不得不后撤。 三十多名警员,在两名匪徒的交叉火力面前,没有办法继续上前。 张扬切入警方的通讯频道,发现警方频道里已经乱套了。 “a队小武中弹!” “c队李定中弹!” “请求火力支援!” “震爆弹,催泪弹发射!” “狙击手呢。我要你们上南坡压制对方火力!” “找不到角度,他们在石头后面!” 话音刚落。 “砰!”一颗子弹如飞逝的流星一般,狠狠地砸在那个端着m16a4枪手藏身之处。激起一蓬烟雾,不是警方唐七七开枪了。 “没打中!”唐七七有些沮丧地说道,“角度不行,那个人太狡猾了。” “他们跑不掉了。”潘宁宁淡淡地说道。 果然,她话音刚落,警方的狙击手开始行动,虽然他们同样没有很好的射击角度。但依然可以用远程火力压制了那名中年妇女的ak47,紧接着密集的火力在那块巨大的岩石两侧组成了一片火力网,牢牢地把那两个人钉死在了岩石后面。 潘宁宁倒没有出手了。她反而用一种略带着敬佩的口吻说道,“那个女的刚才明明跑掉了,却还重新跑回来想要支援那个男的,倒不失为一条女汉子。” 警方扛起了防弹盾又开始推进进攻。不过老实说。就他们的距离,那玩意儿压根就挡不住ak47和m16a4子弹的穿透力。 果不其然的,那个中年悍匪妇女趁着警方火力稍滞之后,反手伸出枪口,一梭子弹后,好不容易组织起来的进攻立马被瓦解了,几个扛着防护盾的警员直接被击穿防护盾的子弹射中,躺倒在地。 “有人中弹。有人中弹!” 只不过,警方又成功地逼近了一些距离。大约已经逼近到了距离那块岩石三四十米的距离。 “发射催泪瓦斯!” “砰砰砰!”至少五枚的催泪瓦斯被发射到岩石边上,顿时烟雾弥漫,一股呛人的味道迅速在空气中蔓延。 不多时,岩石后面便传来一阵剧烈而又痛苦的咳嗽声。 警方正准备趁着空档继续前进,哪知道烟雾袅绕的石头后,ak47的枪口又露了出来,连开了三四枪后,警方不得不又终止了进攻。 “逼近,使用震爆弹!” 在后方命令之下,几名不畏死的特警散开了,一跃而起,迂回包抄了上去。 距离大约二十五六米的情况下,猛地掷出震爆弹! “嘭!”“嘭!”“嘭!” 一阵阵炫目的强光和轰鸣声在岩石周边爆裂! 震爆弹又叫眩晕弹,爆炸后发出强光和巨响,恐怖的强光和高达一百六七十分贝的噪音,可以使人瞬间丧失反抗能力,而且至少也需要五到十秒中的时间才能恢复,而这珍贵的五到十秒中时间,足够让警方采取行动了。 再强悍的匪徒只要碰到这种武器也只有丧失行动力的份。 “进攻,有顽抗的话,立刻击毙!” 爆炸声响后,后方立刻下令! 几名全副武装的特警立刻起身,向上冲去,二三十米的距离,五秒钟绝对足够让他们跑完这路程了。 不过他们刚刚爬行了不到十米,岩石后,ak47的枪口又露了出来,一阵扫射之后,又有两名警员被击中,从山坡上滚落了下来,余下的几个人急忙趴伏在草地上,动也不敢再动。 “高欣中弹!” “楚平中弹!” “他们可能准备了防毒面具…不行了,要动用手雷了。” “上面交代,石头后面的两个人很可能是他们头目,尽量捉活的,继续使用震爆弹!” “加大投掷数量!” “已经用完,请求支援!” 烟雾袅袅的岩石背后,常怒捂着鼻口,一脸痛苦地盯着他身侧的那个中年妇女,虽然他对于警方使用震爆弹和催泪瓦斯早有准备,甚至是准备了一张简单的防毒面具。 但是当他看到突然冲回来的常秀眉,在枪林弹雨中硬生生地想要为他杀开一条血路的模样,他不由一阵的苦笑。 他的胳膊肘已经被子弹划破了两道伤口,眉宇间也被弹片蹭到,因为只有一个防毒面具,在警方投掷催泪瓦斯的时候,他愣是塞给了常秀眉,以至于自己咳嗽不已,眼泪更是被呛得唰唰直掉。 常秀眉带了一会儿后,又递给常怒。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咧着嘴笑:“特么的,死老鬼。你够狡猾啊,竟然连防毒面具都准备了。” “别忘了,我退伍后当过警察…他们那套我怎么会不知道。”常怒又把防毒面具摘下来递给常秀眉,有些气急败坏地责问道,“你都逃出去了,还跑回来做什么?” “老娘用不着你管。”常秀眉接过防毒面具又带上,耳朵竖起。反手拖着ak47,枪口朝着斜坡下,又连开了几枪。 “没子弹了。老鬼头,看来今天我们得死在这儿了。”常秀眉喘着粗气,不失丰满的饱满胸部起起伏伏着,“你那个所谓的侃少看来是不会来了。现在总算相信我的话了吧?” 常怒抿了抿干涩的嘴唇。带着鱼尾纹的眼角一眯:“拖累你了。” “你是不是早就猜到了?” “隐约猜到了一点,但没想到他竟然会借警方的手来除掉我。”常怒叹了一口气,“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 他侧头看了看常秀眉,看了看右手边的m16:“我的子弹也不多了,警方多半还会扔震爆弹,趁那个机会,我掩护你冲出去。” “老鬼头,老娘回来。就是想和你死一块,你还看不出来吗?” “你还年轻。别忘了你还有孩子和丈夫。”常怒喘了一口气,看了常秀眉一眼,“我没记错的话,你孩子已经十四了吧。” “你倒是好记性。”常秀眉笑着白了常怒一眼。 “震爆弹!”常怒突然耳朵一竖,伸手就去拽常秀眉。 “轰!”两人刚刚捂住耳朵趴在地上,他们身旁大约五六米远的地方,两枚震爆弹几乎同时炸开,巨大的轰鸣和炫目的闪光过后,常怒和常秀眉瞬间失聪了。 随即一阵清晰的脚步声接踵而至。 不过三四秒间,脚跟夹角处已经看到了晃动的人影。 “哒哒哒!”警方的一串子弹贴着地皮打了过来。 戴着防毒面具的常秀眉闷哼一声,但她随即起身,端起ak47朝着那几条晃动的人影就是一梭子。 混乱中两名警员中枪,但立刻有两个人开枪反击。 常秀眉连中两枪,捂着胸口慢慢靠着石壁瘫坐在了地上,从炫目中恢复过来的常怒一声怒吼,操起m16贴着地面就是一阵扫射。 几名好不容易攻上来的警员不得不又退了回去。 “秀眉...”常怒来不及细看,把枪放到一旁,急忙抱起中枪的常秀眉,检查她的伤势,发现她的胸口肚子还有大腿各自中了一枪,鲜血正咕噜噜地往外直冒。 “老鬼头,老娘先走一步了。”嘴角溢血的常秀眉惨笑着盯着常怒,喘了一口粗气,“我还要...告诉你一件事,其实我的女儿,就是你女儿,现在已经在上初二了” “怎么会?”悲痛之余,常怒一脸的惊异。 “你忘了,我结婚的前一夜,跑去你宿舍找你,我们两个人做了整整一个晚上,半个月后,我就发现自己怀孕了。” “...他知道吗?” “知道,不过他包容了我,他也是一名警察,他是一个好人!”常秀眉胸口一甜,突然吐出一口鲜血,转瞬,已是气若游丝,“老…鬼,咱…们女儿叫念..茹…” “秀眉…”常怒仰天狂吼,“是我害了你!” “啊…我这就来陪你!”常怒发狂地端起地上的m16,直接冲了出去,拼命对着只要看得见黑影的地方开始扫射。 子弹打光了后,他又拿出手枪接着射击…他自己也挨了至少两枪,一枪大腿,一枪肩膀,可他依然是浑然不觉地疯狂射击。 “有人中弹,有人中弹,目标出现,狙击手准备…” 山脚下,警方的狙击手看到了发狂的常怒后,随即锁定了常怒,手指头刚刚挨到扳机! “砰!”一声枪响,山上的常怒并没有倒下,反倒是警方的狙击手脖子一歪,一下子栽倒在地。 又隔了两三秒! “砰!”又是一声枪响,一个在山上刚刚冒头的警员被一枪击中了大腿,立刻从山坡上滚落。 “砰!”岩石边上又有一名警员中弹! “狙击手!快点找出他们方位…”警方的临时指挥所,负责指战的一级警督麦安华大声吼道。 “砰!”又一声枪响,山坡上的警员不断有人中枪倒地,不得不舍弃了已经近在咫尺的对方首犯。 “两点钟方向,距离二百三十五米…这么近?”潘宁宁盯着平板电脑测试出来的数据,用狙击枪的白光瞄准镜找到了那个狙击手的位置,有些惋惜地说道,“还是个女的,枪法不弱于我,可惜了。” 她轻轻地把食指扣在扳机上,锁定了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