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三章 老大,你那方面真牛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七百一十三章 老大,你那方面真牛

张扬找了一下曾城宾馆的地址,发现位于高林市一个郊区三不管地带,叫角斗镇,那个地方刚好是高林和梅宁以及安平市的交叉点,那鬼地方说白了点就是个鱼龙混杂的地方,而且那里交通还挺方便,所以一有什么事儿,随便搭了辆车跑了,保准你找不着人影。 许丹露拷贝了一段那边的监控视频发给张扬看,张扬点了接受收到之后,点开看了一下,发现那个视频还是在曾城宾馆外面拍的,对照地图的角度,应该是在十字路口上的监控摄像头所拍,而且视频模模糊糊的看不大清楚。 不过宾馆外面停着的几辆车倒是挺熟悉的,那辆拍到的黑色别克商务车就停在宾馆外面。 许丹露一边给张扬解释道:“那宾馆的监控没接网络,没法得知里面的情况,幸好还有个十字路口装了监控摄像头,不过影像效果还是很差。” 张扬看了看画像,快速地划拉了几下, 果然有不少三三两两看起来挺怪异的人进入那个宾馆,而且那小宾馆外停的车还不少,什么野马、悍马、霸道、q7都有,大多都是suv运动形的。 为了作对比,许丹露还拿了一段之前大概是五六天前的录像给张扬,张扬看了那时候的监控摄像头拍摄下来的记录,发现那小宾馆之前压根就是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现在人突然多了,看样子应该是常侃有所动作了。虽然已经到了五一旅游季节了,不过角斗镇那地儿根本就不是什么旅游景点,所以那帮人过去。想来是常侃的杰作了。 瞧那阵势,莫非想一鼓作气杀回梅宁? 如果真是那样,那倒好了,还能省得张扬一阵的奔波。 “没关系,能看到就好,让人先盯着。”张扬关了视频,并且把文件拉到粉碎机里彻底粉碎。免得被人看到。 回头看了看还在熟睡的齐小小,心里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要不要把她叫醒。毕竟她还要上班的。 不过他正在犹豫的时候,齐小小自个儿的手机铃声倒是想了起来。 “起床了,起床了,大懒鬼!起床了。起床了!大懒鬼!” 不依不饶的铃音大声宣泄着。令得原本躺得四仰八叉的齐小小一骨碌就翻坐了起来,抬头四顾茫然! 想要寻找自己的手机。 不过手机没找着,倒是看到了张扬笑眯眯的面容。 齐小小原本还没觉得什么,下意识地就朝张扬点头示意了一下,但随即回忆起了昨晚的事情,顿时一脸的惊悚! 盯着自己半裸的上半身一瞄,发现还有一只雪白的兔子正裸露在空气中,颤巍巍的!嫣红的蓓蕾像一颗粉色的小葡萄一般顽强地挺立在雪白的丰腻之物上方。 而张扬的目光刚好落在她那里。 她急忙抱住被子!瞪了张扬一眼。 张扬走到她身旁。戏谑地盯着她那双惊恐而又羞恼的美眸,拍了拍她的肩膀。低声说道:“好了啦,起床了,你还要上班呢。” “你…你转过身去,不许偷看。”齐小小气恼地说道。 “嗯!”张扬笑着转过身去。 背后齐小小以迅雷不及掩耳立马把散开的罩罩给扣上了,然后又迅速换好衬衫,简单理了一下头发,这才从床上爬了起来。 “昨晚的事情,不许跟别人说。”齐小小咬着樱唇,犹豫了半天后,带着一丝可怜巴巴的眼神盯着张扬说道。 “昨晚的事?哪件事?”张扬一脸迷糊的样子道。 “你自己知道,所有的事!”齐小小搞不明白自己给张扬打飞机的事情,他到底知不知道,所以就用了一个比较笼统的说法。 穿戴完毕,两人整理了一下,看了看时间已经快九点了,齐小小一脸着急的就要打开房门,张扬却一把拉住她:“你就这样走出去?” “要不然呢?” “我先看看吧,兴许人家还在做早操呢。”张扬一语双关的说道。 “什么叫早操?不是应该去健身房吗?” “咳…”张扬发现和她说这么有内涵的话,非常的费脑力,还是直白点比较好,“这么说吧,就是说怕他们还在沙发上做|爱,懂了吗?” “噢!”齐小小吐了吐舌头,闻言赶紧戳了戳房门道,“那你赶紧去看啊,我赶着上班呢。” 话音刚落,张扬已经把房门拉开了一条缝隙,眯着眼往外瞟了一圈。 果然,就看到了高建文躺在沙发上,不过衣服还算完整,那个女的呢,则趴在地毯上,旗袍捋到了腰部,内内依然挂在脚踝上,雪白的臀部袒露在空气中,隐隐的还可以看到她雪白双腿中间黝黑的森林。 张扬这才发现,这个女的居然还是个大洋马。 高建文这小子还真是猛啊,竟然把一个大洋马干趴在地上了。 “少儿不宜啊!”张扬回头看了看齐小小,警告她道,“我先出去帮你清场吧。” 张扬把房门打开,刚要出去,齐小小已经先他一步走了出去,当然,她立刻就看到了地上躺着的那个光着屁股的大洋马,顿时柳眉皱了起来。 正当张扬以为她会掩着眼睛假装没看到闪人的时候,她却几步走到了高建文身旁,一脚踢在高建文的大腿上:“喂喂喂!起床了,混蛋!” 本来高建文还在睡梦中嘟哝了几句,顺便骂了几句粗话,不过齐小小加了几分力道之后,他立马像滚猪肉一般从沙发上跳了下来。 刚想大骂,看到是齐小小,以及身后的张扬后,立马蔫了。 “咳…咳,早啊。”一边说着,一边用脚踢了踢那个大洋马。 齐小小拧着眉头,盯着地上那个张着腿了大洋马,那大洋马立马醒了过来了。 一看到张扬和穿着警服的齐小小,一句:“哦买噶。” 立马手忙脚乱地开始穿衣服! “打那弄来的?”齐小小盯着高建文,没好气地问道。 高建文哭丧着脸,伸手揪着头发,解释道:“那…那啥,就我一个朋友,她叫金丽莎,绝对不是你想的那种。” 齐小小耸了耸肩,不置可否,不过她显然也懒得去和高建文计较这个。 “行了,你什么德行我还不知道。”她伸手蹭了蹭自己的鼻翼,淡淡地说道,“我和张…杨奇要走了,你去结账吧。” “噢…噢,好!”高建文显然还是处于那种没睡醒的状态的,闻言,立刻把没拉好的拉链刷地一下子拉上来,随后开始找鞋子,袜子什么的。 被他拖延了又有十来分钟。 下楼的时候,那个大洋马的身份也弄清楚了,的确是高建文的朋友,还是留学生,梅大的,虽然也是一头金发,只不过那样貌和梅欣差的可不是十万八千里。 本来还想去餐厅吃早餐的,结果张扬却不小心瞄到了蔡冰的身影,于是他立马以赶着上班的冠冕堂皇的理由推拒了。 临了上车,高建文那小子还偷偷摸摸拽着张扬走到了一旁,先是朝他竖起一根大拇指,紧接着马上谄媚地开口问道:“杨兄,兄弟我服了你了。” 张扬看着这个付钱付得极其爽快的富二代,其实心里并不厌恶他,便淡淡地问道:“怎么服了?” “你昨晚把齐警官折腾了一个晚上,甚至还让她发出那种叫声,我真的是服了你了,厉害,牛!整整四个多小时啊,我和那个金丽莎干了一个多小时,下面的那个皮都要磨破了,话说,有空我们可以交流交流吗?” 他一边说着,一边还递给张扬一张名片。 张扬接过他的名片,看了一下。 “和林集团高泰器械有限公司常务董事?高泰器械是你们家的?”张扬有些讶异地看了看高建文。 高泰器械张扬还是了解一些的,是东南省一家比较出名的军用和警用器械、服装什么的指定生产公司,女娲集团安全部定制的一批民用警棍就是他们生产的。 而且这家公司,在上次的展示会上,展示了一套单兵服饰,似乎已经考虑为国家研究发展未来单兵装备了。 “当然了,高泰是我爷爷,这家公司是爷爷一手创办的。”高建文一脸得意地看着张扬说道,末了,他又看了看张扬,“杨兄,你是做什么的?我看你这气质,就知道绝非一般人也。” 张扬正犹豫着不知道怎么回答他的时候,齐小小却走了过来了,淡淡地扫了两人一眼:“什么昨晚,什么四小时的?你们谈什么呢?高建文,要不要我给你妈妈打电话啊?” 高建文看到是齐小小,顿时矮了半截,脖子一缩:“没…没啥,我走了哈。” 他眼角余光朝张扬眨了眨:“杨兄,有机会再聊,有机会再聊,回见啊!” 看着夺路而逃的高建文,齐小小扁了扁嘴,盯着张扬问道:“你们聊什么?” 张扬晃了晃手里的名片:“男人间的话题。” “哼,最好别扯到我身上。”齐小小看起来的表情应该是已经怀疑到了,不过她并没有发飙,而是皱起眉头低声道,“刚刚局里的领导传下来一个消息,十点半准时召开新闻发布会,现在媒体的报道已经铺天盖地了,要求调查你和杨副市长的呼声很大,所以,我们要赶紧赶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