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章 这绝对长针眼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七百一十章 这绝对长针眼

一抹触目惊心的雪白肤色映入眼帘,仿佛可以倒映人影似的。 齐小小的皮肤很白,不过在张扬接触的女孩子中,她也就差不多能够排到前五,但是张扬看到的是露在外面的脸蛋、手之类的。 现在一看到层层衣服保护下的那里面的肌肤后,他才发现,如果说她外在的皮肤白皙程度可以列入他身旁美女中前五的话,那么她里面藏着的那白皙的肌肤,至少是他见过中裸露着的中最为白皙诱人的一个。 奶白奶白的,仿佛没有任何瑕疵的汉白玉一般,甚至可以很清晰地看到雪白肌肤上那淡淡的血丝。 什么叫肤如凝脂,什么叫冰肌玉骨,用来形容齐小小此刻的皮肤最恰当不够了。 白嫩雪滑的肌肤再和她那松松垮垮的黑色罩罩一对比,更是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反差效果。 她的罩罩不知道什么时候松垮的,反正她挤在张扬身旁,贴着门板竖起耳朵倾听的时候,张扬一低头,就看到了她里面的绝大部分风光,自锁骨下蜿蜒分开的隆起弧线勾勒出的事业线是如此的触目惊心。 雪白深邃,仿佛一道无尽的深渊,因为有些松垮的原因,所以尽管她那对坚挺丰腻之物已经紧紧地贴住了黑色罩罩,但那倾斜的角度,以及视觉上的反差,以及如此之近的距离,还是让张扬捕捉倒了她那雪白玉峰上最顶端位置淡淡的粉红。 太香艳了,这若隐若现的感觉比起全部看到还要让人更加的刺激。张扬的鼻子不由自主地一抽,有一种麻痹的感觉。 “好像真的走了…”齐小小很显然还是浑然不觉的状态,贴着门板听了一会儿后。抬头看了看张扬,说道。 但她很快就看到了张扬盯着她胸口的眼睛,下意识的低头一看,一下子就发现了自己春光外泄的样子。 “唔!”她一声尖叫,双手急忙抱住双肩,遮住她胸前的风光。 正当她准备找张扬算账的时候,却突然听到门板外又传来了响动。 “唔。别急嘛。”一个极其妩媚的女音从门外渗透了进来,尽管声音不大,但张扬和齐小小因为是贴近门板的原因。倒也听到了。 紧接着就是高跟鞋触地,踢踢踏踏的声音。 张扬愣愣,而齐小小则是下意识地捂住了刚刚发出尖叫的小嘴,有些不解地盯着张扬。似乎在询问张扬。外面怎么出现女人的声音了。 不过她低头又看到了自己胸口裸露的风光,急急忙忙把身子转了过去,然后快速把扣子扣上。 再转过头来,看着张扬的时候,俏脸绯红的同时,一双美眸更是透着一股幽怨和不满,似乎在责怪张扬把她害成这样。 “咔哒咔哒!” 门外的响动越来越大了,似乎是客厅里的木椅沙发被推动发出的那种响动。 而耳朵更加尖锐的张扬。甚至听到了皮带扣子解开的声音。 高建文那个二货不会是找了女人来了吧?他的脑子不由自主地浮出这个想法。 很快,接下去的响动无疑证实了他内心的想法。 “噢…痛死了。人家还很干呢…”一个高分贝的女音突然尖叫了一声,随即张扬便听到了那女的谩骂声。 不过高建文似乎并不为所动,应该已经开始进攻了。 齐小小的听力没有张扬那么好,她一听到那个女声之后,登时就满脸喷火了:“那小子在欺负女人?不会是借着醉酒欺负服务员吧?” 她伸手就要去拧开门把手,还好张扬及时按住了她的手腕,而后意味深长地摇了摇头:“这种情况,你还是别出去吧。” “什么啊,那个家伙一向目中无人,像他那种纨绔子弟哪里会把普通服务员放在眼里,这事我管定了。” “你确定人家是在欺负服务员?”张扬盯着她那张红彤彤的俏脸,促狭地问道。 正说着,门外就传来那个女的再一声高分贝的惨叫:“啊…痛啊,你放开我。” 齐小小闻言,再也忍不住了,怒视着张扬道:“你再拦我,我对你也不客气了。” 张扬咧了咧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心里其实也是暗暗嘀咕,高建文那小子该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嗜好吧? “啪!啪!”念头刚过,他又听到了两声清脆的,那种手掌拍在肉上的声音,听了很像是甩耳光的声音。 声音过后,那女的又尖叫了起来。 齐小小忍无可忍了,直接拧着门把手,就要强行打开,再看她气势汹汹的眼神,估计出去了,高建文少不得要被她揍一顿了。 不过她却发现,自己的皓腕被张扬执住了,她脸一红刚想发怒,张扬竖起一根手指头放在唇边,低声道:“你要出去也可以,不过你得听我一句。” “怎么听?” “房门我来打开,不过你不能冲动,等看清楚状况,再动手也不迟。”张扬叮嘱她说道。 齐小小柳眉皱了皱,半晌后,才不甘不愿地点了点头。 张扬便拧着门把手,悄悄地弄开了一条大约三厘米宽的缝隙,而后往外瞄了一下,他一眼就扫到了外面的情况。 次奥,果然不出他所料,高建文真的不知道哪里弄来了个穿着蓝色旗袍,踩着一双足有十公分高高跟鞋的妖艳女郎,正在沙发上大快朵颐呢。 沙发是侧向面对着张扬他们这边的,那妖艳的美女双手撑在沙发一边的扶手上,屁股高高的撅起,蓝色的旗袍被捋到了那女的胸口处,胸口以下,包含那对玉峰,已经被扒得光溜溜了,此刻那女人雪白的长腿岔开分立,一条褐色的蕾丝边内内还挂在右脚脚踝。 高建文的下身裤子也是扒到了膝盖处,光溜溜的下身则在那女的后面,不用说也知道他在干嘛了。 而且这门打开之后,刚好就看到高建文那个二货正扬起右手狠狠地扇在那女的屁股上。 “啪!” 几乎同时,齐小小的脑袋也是挤了过来,几乎是贴着张扬的脸颊,透过那条缝隙往外看去。 一看之后,她马上石化了,浑然不觉自己那张精致得如同陶瓷般的俏脸此刻正紧紧贴着张扬的脸颊。 “这…这…”她贝齿不断地咬着自己那红润的樱唇,用力再用力,似乎想证明这是不是自己在做梦。 那两个正在快活的人压根就没注意到他们的行为已经尽入张扬和齐小小的眼里了,犹自在那激烈嗨着。 “咳咳,这会长针眼的。”张扬一把把房门关上,隔断了外面的活春宫,心里也是被高建文那个二货的大胆给惊呆了。 这厮大概是以为张扬和齐小小真的在里面大战,所以这是要要示威的吧? 他转头看了看齐小小,后者显然还在石化状态中还没恢复过来,美眸神游太虚,直到张扬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她才一个激灵醒悟了过来。 “无耻、下流、色鬼、变态…”她嘴里碎碎念着,那张白皙的俏脸此刻红得几乎就快滴出血来,高耸的双峰不断上下起伏,彰显着她此刻内心的激动…或者应该说是愤怒。 其实,刚才那个角度并不能看得到全部的场景,比如说高建文底下那东西看不到,不过他们两人的动作还是足够,而且那个女的那可是全裸的状态。 还是活生生的,比起刚才在电脑里看到的视频要写实多了。 毫无疑问的,如果说看到不该看到的东西会长针眼的话,她今晚不知道要长几回了。 今天晚上这是中邪了吧? 竟然莫名其妙地陪着张扬看了一个晚上的黄|色视频,现在还看到高建文正在和一个妖艳的女郎在ooxx,作为一个甚至连岛国爱情动作片都不知道的女孩子,她都不知道该用什么字眼来形容晚上发生的这一切了。 此刻,心如鹿撞,攒紧的粉拳掌心全都是汗水。 门外的高建文似乎为了抗议刚才张扬他们的响动太大,亦或者他似乎想炫耀一下他比张扬更厉害,所以这会儿的声音开始大了起来。 那嗯嗯啊啊的高亢响声伴随着那清脆的手掌拍肉声此起彼伏地响起,毫不夸张地说,他们的响动比起刚刚播放的a/v视频还要更加的精彩。 齐小小霍地站了起来:“我去灭了他们。” 张扬想不到她沉默了半天竟然想出这招,不由一阵哭笑不得,急忙拉住她:“哎哎,这么做,不道德吧。” “哼,什么道德不道德的,那家伙在嫖娼,我身为警察当然要管。” 闻言,张扬倒是松了手,这妞的借口说得太好了,人家抓嫖娼呢。 “行吧,那我就不阻止你了。”其实依照张扬想来,那女的估计是认识高建文的,毕竟堂堂皇禧六星大酒店,这三更半夜的还能找到一个做那个的女的来倒也稀奇了。 “不过,你可别让高建文误会你这是因为吃醋才出去破坏他的好事。” 闻言,齐小小也蔫了,被张扬这么一说,她还真怕了:“那怎么办?我总不能看他那么嚣张吧,太过分了,那声音也不怕这房子被掀了顶,故意跟我抬杠啊,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