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八章 处的怎么了,处的犯法啊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七百零八章 处的怎么了,处的犯法啊

不过钱花了也就花了,反正他高家有的是钱,但是眼前这个混蛋还有齐小小这两个人也太过分了,明明酒量都不好,却偏偏还要点什么82年的拉菲,还什么xo,两个人点了酒,浅尝辄止地喝了一点之后,就把开了瓶的,价值数万的红酒给扔到一旁了,还若无其事地喝起了柠檬苏打水。 这分明是合起来要坑他的,偏偏他还得装作一副无所谓,装作很大方的样子在那敷衍着。 最后实在舍不得那瓶价值五万多的拉菲,竟然一个人把它给干掉了。 而后醉醺醺,又理直气壮地粘着张扬和齐小小两人跟进了总统套房,一进去后,就四仰八叉地躺在了会客厅的沙发上。 套房里有三个房间,又有书房、衣帽间、会客厅、好几个洗手间、干蒸湿蒸浴房等等,所以要收留他倒也不是什么问题。 关键张扬和齐小小原本的打算是,等高建文这个二货滚回家后,他们就离开酒店。 但是那个高建文像只跟屁虫一样,屁颠屁颠地又跟上来了,而且还醉得一塌糊涂,在那胡言乱语。 “特么的,你这个姓杨的小子,我怎么就觉得有些眼熟捏,特么的,算你狠,竟然把我心爱的女人给抢了,你知不知道老子是谁啊,老子的老头是梅宁市的市委常委,我外公是和林集团的董事长,你凭什么和我争啊…” 他一边戳着张扬一边又瞪向了齐小小:“还有你,你别以为你能骗得了我。其实我知道,你和那小子根本就不是情侣关系对不对,肯定是骗我的…” “我告诉你。你要是敢骗我,我一定让你身败名裂….我有一百种办法对付你,你知道的…” 张扬和齐小小对视了一眼,张扬皱了皱眉头,低声问齐小小道:“要不要告诉他家人?” 齐小小摇了摇头,看了看醉得一塌糊涂的高建文,淡淡地说道:“他家人都很忙。没人管他,能告诉谁呢。” “是吗?”张扬皱了皱眉头,拉着齐小小走到一旁。“怎么回事?” 齐小小回头看了高建文一眼,低声道:“她爸爸是市里的领导,平日太忙了,没空管他。他妈妈又接管了他外公和林集团的业务。比他爸爸更忙,这个家伙就像个野小子一样,根本没人管,也没人敢管,所幸的是,这个家伙除了游手好闲一点之外,倒也没干过什么恶事,要不然你以为我还会对他那么客气啊?” “那现在怎么办?” 齐小小犹豫了一下。刚要回答,那边高建文已经扶着沙发的扶手摇摇晃晃站了起来。朝他们走了过来:“你们俩嘀嘀咕咕什么呢,这个时候,不是该进房间ooxx了吗?嗯?别告诉我,你们是在谈精神恋爱哈?” 齐小小俏脸一红,眼角余光偷瞄了张扬一眼,随即一脚踢向高建文:“你嘴巴不能放干净点吗?” 高建文挨了一脚,非但没有躲过,反而一副很享受的样子道:“哈哈,你看你,你以为我真的醉了?我…我告诉你,我是在装醉,我就是想看看你们到底是不是骗我的,你看,果然就被我猜中了吧,你们是假的情侣,对吧…老子有机会了,老子…” “谁跟你说我们是假情侣,你少在那自作多情。”齐小小盯着高建文,又侧眼看了看张扬,突然就抱着张扬,雪白的皓腕圈着张扬的脖子,蜻蜓点水般在张扬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张扬愣了愣,刚才她那柔润的樱唇贴在脸颊上的感觉,还没来得及体会就消失了,说不上是什么滋味,但她那红润樱唇的柔软却是可以真真实实地体会到。 高建文愣了愣,但随即又瞪圆了眼珠子看着张齐两人,笑了:“就这么一下?” “怎么,难道还要在你面前表演如何亲热你才能信?”张扬笑眯眯地盯着高建文反问道。 高建文摆了摆手,摇了摇头,不理张扬,而是直直盯着齐小小叫道:“哈哈,太假了,太假了,我才不信,小小,你是为了让我死心才故意这么骗我的吧,我现在更加笃定了,齐小小,不但你们两个的关系是假的,就连杨奇这小子也是你请过来的演员吧?” 张扬双眼眯了眯,这个二货是真喝醉了,光看他下盘都是摇摇晃晃的,显然已经迷糊了。 不过他说的话倒是真的,难道真是喝醉的人反而更加清醒吗? 齐小小显然也被他唬得有些动摇了,看了看张扬,又看了看高建文,突然狠狠地一拍身旁的书桌,怒瞪着高建文道:“放你的狗屁,你个混蛋,老娘今晚就让你看看我怎么和男朋友亲热的,有本事你就给我在客厅蹲着。” 说完,伸手拽着张扬的胳膊肘,带着他往总统房走去。 高建文晃了晃脑袋,睁大眼睛看了看,确定自己没看错后,揉了揉眼睛刚想要去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 “砰!”房门被关上,他一鼻子撞在门板上。 “难道我看错了?他们真的是一对?”高建文捏了捏自己的鼻梁,而后身体靠在门板上,缓缓地靠着门板慢慢滑坐在地板上。 想了想,又不甘心了,把耳朵贴到了门板上,想听里面的动静。 “那个二货在听墙角呢。”被齐小小拉进房间的张扬,这才坐下来,张扬的耳朵就听到门外窸窸窣窣的衣服贴着门板的声音。 齐小小翻了翻白眼,精致的小脸蛋一脸的苦逼和无奈:“今晚谢谢你啊,要不是你,我就要被那小子缠死了。” 张扬耸了耸肩:“不必客气,不过我看那个家伙也就是浮夸了一点,也不能算是个坏人,你就没考虑考虑?” 闻言,齐小小立刻狠狠地瞪了张扬一眼,鼻子一皱,说道:“你可别给我胡说八道啊,我和他那就是两条平行线,他不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 “那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张扬饶有兴趣地问道。 齐小小白了张扬一眼,想了想,笑眯眯地答道:“我喜欢你这样的。” “啊?” “我说,我喜欢你这样的,怎么样,是不是觉得很荣幸啊?” “荣幸之至。”张扬有些尴尬地坐到她身旁,“现在门外那个二货守着门,你说要怎么办?” “啊,天啊,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齐小小苦着脸看了看张扬,脑子一转,突然竖起一根手指头道,“我知道该干嘛了。” 她伸手指了指一旁的电脑说道:“看东西,分析案情。” “那个…”张扬一听,顿时兴味索然了起来,伸手揉了揉脖子道,“那个,那你慢慢研究吧,我先睡了。” “睡了?”齐小小看了看张扬,发现他伸了伸懒腰,还真的一副想要睡觉的样子,顿时俏脸一红,他睡了,那待会儿自己睡哪里? “那…那你先睡吧。”齐小小犹豫了一下,也没多说什么,把外套脱了,然后开了电脑,把u盘插了进去。 “那我先去洗个澡了。”张扬确实觉得有些困了,反正这边的床铺很大,齐小小看样子是要搞通宵了,自己干脆就享受一下当总统的滋味。 洗完澡,张扬也没多想,这酒店里的睡袍还是挺严实的,于是便只穿着睡袍系紧了,走了出去。 不过张扬刚刚走出浴室,就听到门口高建文突然开始敲门了:“小小…我知道你肯定是骗我的,你们一点动静都没有。” “咚咚咚!”那家伙把门敲得山响。 张扬无语了,那货真的是喝多了,而且不是那种喝多了就睡着的,而是越来越兴奋的那种。 张扬耸了耸肩,看了看那眉头直皱的齐小小,摊了摊手,一副我也没招的表情。 他一边比划着,一边走到了宽大的床铺边,准备上床。 可是门外的高建文实在是太固执了,不依不饶地在门口,一声又一声地捶啊捶。 在那边盯着监控视频看着的齐小小终于忍不住了,向张扬露出一个求助的眼神:“怎么办啊,你给我想个办法啊?” 张扬也是被高建文给惹烦了,别说他和齐小小是装的,就算是玩真的的,被他这么敲着门也要弄痿了… 不过看齐小小的模样,她应该是反对暴力的! “办法倒是有一个,不过要你做主演。”张扬想了想,有些支支吾吾地说道。 “那你倒是赶紧说啊。”齐小小看来是真被吵得无法忍受了。 “他不是说我们没做吗,那就假装做给他看看,他不就死心了。” “啊,什么叫假装做给他看看…”齐小小一时还没反应过来,不过她是何等聪明的人,马上就领会了过来,那张陶瓷般精致的脸蛋登时就红了,“你是说,我们假装做那个?” “嗯!不然呢?” 齐小小咬了咬红润的樱唇,从电脑桌旁站了起来,走到张扬身旁,低声问道:“可是我没那个经验耶,怎么办?” “你别告诉我,你还是处的?” “处的怎么了?处的犯法啊?”齐小小不乐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