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七章 开房去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七百零七章 开房去

“男朋友?”高建文上上下下把张扬打量了一番,这厮长得确实很帅很拉风,身上的衣服不见得都是名牌,但都很得体,该不会是手工定制的吧? 梅宁市的高富帅他基本上都认识,毕竟都是一个圈子里的,可是开着科尼塞克的他真心不认识了,据说这型号的现在在华夏国还没超过两只手的数。 所以他第一个印象就是觉得这货是不是山寨了个车标捏,不过仔细看了看,发现还真是ccxr,登时就有些不淡定了。 能开这种车的绝对妥妥的是大拿啊,他可得好好掂量着了,只不过他从没听说过齐小小找了这么个男朋友,再说了如果真有的话,早就该曝光了不是。 “对,他就是我男朋友!”齐小小几乎没有任何犹豫,急冲冲地跑到张扬身旁,把手伸进张扬的臂弯,紧紧挨着张扬,似乎恨不得直接爬到张扬的背上一样,一副很亲密的样子。 张扬的胳膊随即就感觉到了一股饱富弹性的触感,侧眼余光一瞄,原来是被胸袭了。 话说这丫头还真坚挺! “小小,你不是开玩笑吧。”高建文瞪大了眼眸子,他还真没看错,齐小小真的是紧紧地抱住了张扬,而且那姿势,绝对只有亲密的情侣才能干得出来的。 “你看我像开玩笑的吗?”齐小小柳眉一竖。 张扬不动声色地朝高建文伸出了手:“你好,我叫杨奇。” 高建文听到齐小小的话和动作之后。顿时一脸死灰,这会儿看到张扬还伸出手来,哪里还有什么心情。 本想一把拍飞。后面看到张扬斯斯文文的样子,仗着自己有几分力气,便有心想捉弄一下张扬,于是也伸出手去。 “我叫高建文,杨少在哪里高就啊?”他也就是随便一问,实际上手里开始用劲了。 高建文手上一用劲,张扬就讶异了。这不是电视上才有的镜头吗? “谈不上高就,现在就四处混,自己开了家小公司。”张扬笑眯眯地盯着高建文。后者已经慢慢滴加大了力度,那五根手指头揉啊捏啊,大概是想直接把张扬的手指头捏爆了的样子。 但他很快就发现,自己就好像捏在了铁板上一般。本以为张扬会鬼哭狼嚎了。结果人家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 不可能啊,自己没吃饭? 高建文眉头狂皱,他这招已经戏耍了无数人了,没理由会在这个叫杨奇的家伙身上失败才对啊,他一咬牙,五指一缩猛地使尽了全力,想要给张扬一个永远难忘的记忆。 依然没有半分动静!高建文冷汗就冒出来了,这特么的。他的手是铁打的吗? “高先生,你这是便秘了吗?”张扬笑嘻嘻地盯着憋得满脸通红的高建文。淡淡地开口问道。 高建文怂了,一脸尴尬地道:“让杨少见笑了。”说着就想抽回手。 不过当他要抽回来的时候,却突然发现自己的手如同被一块强力的磁铁吸住了一般,再也无法从张扬的手掌里抽回来。 对方的手像章鱼的吸盘一般吸住了他的手掌,然后开始慢慢滴用力,他可以很清晰地看到对方五根细长雪白的手指头慢慢地收紧,反过来拗住了他的四根手指头,他自己原本还算肥厚的手指头慢慢滴在张扬的施力之下。 扭曲,变形,甚至可以听到指关节被无限压缩后,发出的那种恐怖的噼里啪啦作响声。 一阵锥心的痛楚瞬间从他的指关节传导到了大脑中枢,原本还笑眯眯的脸庞先是变成尴尬,接着又变成了痛苦,再接着,汗珠开始在额头上冒了出来。 “杨…杨…少,你这是啥意思?”他已经被张扬握得整个人都半蹲了下来,眼泪止不住地从眼角溢了出来,就差没放声痛哭了,不过张扬要是再不放手的话,估计哭也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高先生的才对吧?”张扬不动声色地答道。 “我…我错了,杨少您大人有大量,饶了我吧。”高建文知道自己这是踢到铁板了,他忍住了想要放声嚎啕大哭的冲动,憋着脸求饶。 “小伙子,电影的情节,以后还是少模仿吧。”张扬没好气地甩开他的手,淡淡地说道。 高建文咧着嘴,急忙跳到一旁不停滴扇着手掌,一边点头称是:“对,对,对,神马电影的最不能学了。” “行了,这次只是给你个教训,以后再敢骚扰我女朋友,就不是刚才那么简单了。”张扬看了看一旁的齐小小,而后转头过来,双眸冷冷地扫了高建文一眼。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以后再也不敢骚扰小小了。”高建文看到张扬的眼神,身子不由自主地一缩,点头不迭。 “行了,赶紧滚蛋,别杵在这里碍眼。” “噢…马上滚,马上滚。”高建文捧着被捏得都有些变形的右手,佝偻着身子急忙溜了回去,不过走了一半,他又停了下来。 回头看着张扬和齐小小。 “怎么,还想等着看戏?”张扬皱了皱眉头。 “不是不是…”高建文摇头晃手不已,“那个,杨少,刚才多有冒犯,我是诚心向您道歉的,所以为了表示我的深刻歉意,刚才说好的,由我出钱,请二位到皇禧大酒店总统套房潇洒一次,还请务必赏脸。” “开房?”张扬看了看齐小小,这是找死的节奏啊。 “是啊,我这个人愿赌服输,说道做到。”高建文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一副很慷慨的样子说道,“黄禧酒店总统套房。” 高建文心里其实还是有些怀疑两人关系的,所以想利用开房这个理由来试探一下,毕竟这个杨奇冒出来得也太奇怪了。 另外,就算是真的,正所谓不打不相识,说不定自己还可以傍上他这颗大树呢。 不过张扬显然要被他这个诱人的建议给弄得石化了,他之所以上来,就是想踢齐小小结解围罢了,并没有想过要和她开房,而且还是皇禧那边。 “算了…”张扬刚想说出算了两个字,一旁的齐小小却是脸色大急,急忙把脑袋摆正,盯着高建文,冷冷地说道:“好,既然你执意邀请,我们自然是盛情难却了。” 一边说着,一边把脑袋枕在了张扬的胸口上,仰头看了看张扬,一副柔情似水般的模样问道,“是吧,杨…奇哥。” 她差点把张扬的名字给叫了出来。 月光的沐浴下,她那张精致的脸蛋带着一丝勾人的光晕,看着还真是赏心悦目,如果不是他知道两个人是假装的,指不定他就顺势低头亲她一口了。 听到齐小小竟然同意了,他直接呆了呆,开房啊?和她?不过眼角余光瞟了高建文一下,他就明白了过来,大概她是想让高建文彻底死心吧。 他只好硬着头皮随声附和道:“行啊,那就多谢了,刚好这么晚还不知道去哪里落脚呢。” 高建文看到张扬他们答应下来之后,顿时一阵肉痛,不过话说他还真没胆子去反悔,得了,亏了就亏了,不过现在能够认识这么个高富帅也算不错。 更主要的是,他到现在还是有些怀疑齐小小和张扬两个人的身份到底是不是真的情侣。 他可是调查了很久才确认齐小小一直都是单身一个人的,没想到这会儿半路却突然杀出一个程咬金出来,还开着科尼塞克,这可真是让人无语啊! 于是,莫名其妙的,张扬由出来看一下而已,变成了现在他要去和齐小小开房过夜,这个还真是神转折啊,他还真想不出来有比这个更加离奇的了。 三个人各自开着自己的车,径直往皇禧大酒店驶去。 高建文到了酒店后就后悔了,他特意走在前面,想跟前台小姐暗示一下让她说明已经没有总统套房了。 不料齐小小抢先了一步,开口问了。 听说是定总统套房的,酒店服务员顿时嘴巴张得大大的,一般而言,总统套房都是要事先预定的,而且邻近了五一劳动节,更是一房难求。 再说也没有人三更半夜跑过来定总统套房的,这应该是属于钱多得蛋疼的那种,要知道皇禧大酒店总统套房一晚上就是三万多元一晚啊。 不过好死不死的,今天的两套总统套房其中一套刚好是空着的。 不过她又不是傻子,刚才听到说这三个人开了一辆卡宴,一辆奥迪,还有一辆科尼塞克过来之后,自然也就知道这帮纨绔子弟多的就是钱,根本就不会在意这区区几万块。 订好了房间,狠狠地割了高建文一刀之后,张扬以为这事儿就算完了,但很显然这事才刚刚开始呢。 因为高建文又死皮赖脸地跟着到了总统套房,然后又说要请张扬他们吃饭。 张扬无语了,敢情晚上这是要陪玩、陪吃、陪睡? 不过还别说,张扬真的有些肚子饿了。 既然这厮要请客,那就吃吧!当然,他也不会客气了,光一瓶82年的拉菲就足够上总统套房一个晚上的价钱了。 酒饱饭足之后,高建文差点没哭出来,这一顿饭就特么去了整整十二万多啊,他这不是煞笔吗?怎么竟干这种赔钱的玩意了? 虽然他不缺钱,但这么败家法未免也太离奇了吧。 不过这还不算最郁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