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姐跟你没完啊,牲口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六十七章 姐跟你没完啊,牲口

张扬吓了一跳,瞬间从迷糊中惊醒了过来,然后傻眼了,雪白的被褥上,只见嫣红的一片,像一朵盛开的梅花般在高琪雪白的臀部下方延展开来,妖异得触目惊心。 更为关键的是,自己的某个位置正紧紧贴着人家最为私密的地方,某个膨胀的位置可以很明显地感觉到一股温热紧紧包裹着,像是要融化了似的。 不是他还有谁? 张扬傻眼了,仅有的一点酒意瞬间蒸发得一干二净,这尼玛的怎么演变成这样了? “你还不出来?王八蛋!”高琪咬着下唇,也不知是痛还是伤心,眼泪直接哗啦啦地流下来了,哭得是稀里哗啦,随后双手捏成粉拳,加上双脚,连捶带踹地往张扬身上招呼,“姐跟你没完啊,牲口,姐杀了你,姐让你负责一辈子。” 张扬吓得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倒是一旁的许丹露像是久经沙场的老将一样,忙蹲了过来,搂住高琪,一边低声安慰着,一边朝张扬使着眼sè让张扬先避开。 张扬忙撤到浴室里,把衣服穿上,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心里一阵没来由的懊恼,他使劲地拍了拍脑袋,这下事情闹大了,当时怎么会那样子呢?脑海里似乎一点记忆都没有。 更关键的是,大咪咪居然还是个正儿八经的处女,这也太那个啥…平ri里看她口无遮拦的,好像是久经沙场的妙龄荡妇,怎么一转眼就变成一个懵懂无知的青chun美少女。 他在里面转来转去,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 大约过了二十来分钟,许丹露终于过来了,她敲了敲浴室的门,把脑袋伸了进来,然后又猫着腰钻了进来。 “怎么样了?”张扬着急地问道。 “你猜?”她带着一丝得意的笑容反问道。 张扬抹了把冷汗,伸手揉了揉她的脸颊埋怨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开玩笑。” “哼,知道害怕了吧?” 张扬叹了口气,心里莫名一酸,一把把她搂在怀里,蹭了蹭她的脸颊,点了点头:“对不起,露露。” 露露是他现在正牌的女朋友,而自己竟然在她面前和其他女人发生了关系,这无论怎么说,她其实才是受伤害最大的人。 “有什么对不起的,我又不怪你。”许丹露轻轻拍了拍张扬的后背,“况且你也不想这样的,再或者…我想或许琪姐姐心里并不会十分抗拒你。” 许丹露幽幽地叹了口气,接着道:“琪姐姐有话要和你说,去吧。” “有话要说?”张扬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点了点头走了出去,无论自己是有意还是无意,反正这事,自己早晚都是要面对。 高琪似乎已经恢复了平静,她穿好衣服静静地坐在床沿边,床铺上染了血的床单已经被收起来,看到张扬,淡淡地开口说道:“坐吧!” 张扬刚要张口,高琪挥手打断了他,她瞟了张扬一眼,抿了抿嘴,才徐徐开口说道:“对不起的话就不用说了,今天晚上的事,最大的责任在我自己,而且大家都是成年人,一时冲动也无可厚非。” “当然,换谁无缘无故被人给ri了,心里也会不开心,不过还好。”高琪仰起头,看了看张扬,带着僵硬的笑容说道,“你长得不错,而且老实说,是我喜欢的菜,所以这第一次是和你,姐也不觉得亏,按理还得给你包个红包呢,而且换作露露是其他女人姐肯定和她抢到底,但她是我姐妹,我不能这么干,这样你懂了吗?” 张扬摇了摇头。 “简单点说。”高琪看了看窗外渐渐浮现的晨光,淡淡地说道,“姐就当被狗ri了,往后这事谁也别提,一个字都不准提,听到没有…哎哟!” 她一个激动,想站起来,某个位置似乎又痛了,忙又坐了回去,没好气地看着张扬,怒道:“看什么看,还不给我端杯水。” “遵命!”张扬一听这话,心里总算是松了一大口气,至于狗ri的就狗ri的吧,都这样了。 而这会儿,许丹露也像小猫咪似的跑了出来,在两人脸上各自停留了一会儿,低声问道:“谈判完成了?” 高琪不置可否地白了她一眼,朝张扬囔道:“你去前台帮我们弄瓶水上来吧。” 张扬看了她一眼,知道这俩女人肯定还有话说,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他一走,高琪不由狠狠瞪了许丹露一眼,骂道:“我说露露,你这女朋友当得够可以的啊,男朋友把人给ri了,你还帮忙善后,你这死丫头,缺的是哪根筋啊?我告诉你啊,今天不是看在你面子上,我…我非得把那家伙阉了不可…哎哟!” 她又叫唤起来,然后突然满脸通红地看了看许丹露,把她拉到床边,咬着她耳朵低声问道:“那家伙好像挺猛的,你…当初怎么熬过来的?” 这话问得,许丹露饶是再豪放也是满脸通红,果然这历经了人事的女人就是不一样啊,心态都变了。 她忙摇了摇道:“我和他…都没那个过!” “是吗?我才不信,你们睡那么久了,他又不是太监。” “大姨妈今天才结束…” “真的啊,那我岂不是赚了…”高琪一听,居然就忘了自己被张扬给开瓢了,肚子里的yin靡似乎顿时一扫而空,脸上竟然还带着一丝得意之sè,但看了看许丹露,觉得自己是不是乐得太过头了,把人家男朋友第一次给拿了,还好意思这样。 “露露,对不起啊,这都怪那个臭家伙…不过我跟他说清楚了,以后两清,谁也不认识谁,我们还是好姐妹,好不好?” 许丹露看了她一眼,幽幽地说道:“其实,说心里话的话,那家伙占了你便宜,我是又难过又高兴。” “嗯?你说什么?又难过又高兴?这话什么意思?”高琪皱了皱眉头问道。 许丹露站了起来,走到电视柜边上,倒了杯开水,走过来递给高琪,开口说道:“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高琪接过热水,捂在手里,看了看许丹露,点了点头:“嗯!” “你觉得扬子这个人怎么样?” “怎么样?又花心,又好sè,还是个穷鬼…好吧,最近似乎有点小钱了,总之不是好男人。” 许丹露看了她一眼,轻笑了一声道:“琪姐,既然这样,以你的聪明,难道会不知道以你如此火辣的身材,裸地摆在一个好sè男人面前,会有什么下场吗?” 闻言,高琪不禁有些心虚了起来,喝了一口水,含糊不清地答道:“那…那我是喝多了嘛!” “即使是喝多了,但如果你内心并不想要的话,琪姐姐真的以为他有办法那么顺利…”许丹露窃笑地指了指高琪某个敏感部位,轻声道,“进入那个地方?” “好吧,不错,我承认,我的确有些喜欢你家男人,张扬这个人看起来好sè,吊儿郎当的,但是大事来临的时候有担当;他会装孙子,但要当男人的时候也绝不会退缩,不过无论如何,他是你的,我自然不可能跟你抢…今晚的事情,我承认,大部分责任其实在我…” 她话未说完,许丹露伸手打断了她:“琪姐,我没有想要追究责任的意思,不错,扬子现在是我男朋友,但是他除了你说的之外,其实还有很多东西是你,甚至是我都不知道的。” 她缓缓走到窗户边,拉开窗帘,看着晨光慢慢凝聚:“他是最近炒得很火热的龙裔工程科研小组成员,而实际上,那个东西根本就是他一个人想出来的;他的身手也很强,强到我都有些不敢相信;他可以让学校不敢开除他,他可以让乔家的千金整ri为他当司机,他可以让沪市的专家组把我爸爸当成国家级干部来治疗…光是这些,你就知道,以我的能力,想要驾驭这么个男人根本不可能。” “而且你应该知道,我在外面的风评并不好,在许多人眼里,我是个荡妇,我人尽可夫,我风sāo,你想想,我这么一个人,怎么长久的和他生活下去,别说是当他妻子,就是做他女朋友,我riri夜夜都有压力,所以…” 她走了回来,看着高琪,接着说道:“所以我要么离开他,要么得想个法子,缓解这种压力。” “我想了想,我现在离不开他,所以希望能有办法缓解这种压力,而最好的办法就是,如果能够让他觉得自己对不起我,这样或许他会更加的在意我。” 闻言,高琪愣了愣,呆呆坐在床边想了好一会儿,才慢慢抬起头,看着许丹露,轻声说道:“所以,你其实应该看得出我是在有意地放纵自己,而故意的不加阻扰?” 许丹露点了点头:“不错,不然你以为以他的一手烂牌,能赢你那么多把。” 高琪沉默了,过了半晌,盯着许丹露,双眸带着一丝同情的眼神轻声说道:“你好可怕…也很可怜,但是可以看得出,你真的很爱他。” 许丹露淡淡一笑,慢慢又走到窗户旁,打开一条缝隙,让冷风吹拂着脸颊,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轻声说道:“我早把他看得比自己的命还要重要了。” 一瞬间,白皙的脸颊,轻轻地落下一行泪珠。 她一挥手,不露痕迹地轻轻拭去,而后转过身来,看着高琪,露出一丝浅浅的笑容:“现在,我们可以谈谈,以后怎么过的问题了。” “怎么过?你的意思是我们三个人吗?”高琪愣了愣,“我不是说过,就当今天的事情没发生过不就好了?以后只当陌生人。” “陌生人?你不是一心想帮何珊的姐姐找白亮峰讨个公道?”许丹露垂了垂长长的眼睫毛,“如果你不想这个机会出现在下辈子的话,那么这辈子,张扬是你唯一的机会。” 今天下班一看,发现了好多书友的打赏,还有书评区的各位书友热心评价,谢谢你们,真是很高兴,也很感动 再次感谢以下各位童鞋朋友的打赏_ 【踏月踩星】【闇之咒杀】【血刹魔帝】【好歌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