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四章 就算你买内衣都得告诉我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七百零四章 就算你买内衣都得告诉我

大概是觉得屋内的暖气偏暖了,齐小小看了张扬一眼,抿了抿嘴,把冬装警服给脱了,里面只穿一件长袖衬衫,贴身的设计,让她那对浑圆怒挺的饱满峰峦鼓鼓地撑起,这会儿看着,才发现她的腰肢其实非常的纤细,盈盈只可一握。 小腹平坦,雪臀圆润翘挺,又大又圆,和她那张精致的脸蛋刚好有些反差,不过衬上她的身高,却又显得极其的性感,是那种大妈们觉得的又那种既会生又会养的类型。 张扬没想到她的制服下面居然拥有这么好的身材,不免多看了几眼。 不过多看几眼的动作引得齐小小俏脸顿时一红,再度提醒张扬道:“咳咳…如果冒犯了你的,你也可以选择不答。” 张扬轻笑着摇了摇头:“并没有什么不可告人,我昨天是陪女娲集团重症中心总监杨静小姐和我的老师杨菲小姐去机场接她们父亲,不过在机场却看到了一副极其不和谐的一幕。” 因为齐小小有录音,所以张扬的回答还是比较官方的,“接机的过程,田忠郎正在辱骂杨副市长还有我的老师杨菲小姐的母亲。” “随后我们就发生了争执,争执的过程中田忠郎的保镖动手打我,我被迫反击,随后我们就被拉开了,并没有进一步发生冲突。” “那么,今天早上,您又和田忠郎发生第二次的肢体冲突,是否有这件事?”齐小小听完张扬的解释。脸上的神情并没有多少变化,似乎张扬的回答早在她意料中似的。 张扬点了点头:“不错,今天早上又和田忠郎发生了第二次肢体冲突。” “和昨天的冲突有关吗?” 张扬笑了笑。摇了摇头:“面对一些不自量力的,我一般都是有仇当场就报,今天发生的冲突和昨天的并无关系,至于为什么我会和他发生冲突,相信在场有很多媒体记者,甚至唐副书记也在场,他们都可以作证。为什么我会打他。” “那么,你有没有想过要请人对付他呢?比如说…”齐小小犹豫了一下,还是径直问道。“比如说雇凶…” 这算是半个诱导性的问题,如果周碧瑶在的话,估计她就要跟齐小小翻脸了,不过张扬却不介意。直接笑着道:“像田忠郎这种货色。我要是对他不满,当场就打他个半身不遂了,何必还要多此一举,他算什么东西,还值得我去雇人杀他,再说了,我上午和他发生冲突,下午就雇人杀他。这未免也太脑残了对吧。” 齐小小闻言也笑了,她把录音笔关了。收了起来,随后耸耸肩道:“其实,队里早就有共识了,您不可能是雇佣枪手杀他的人,今天不好意思,打扰你了,毕竟我们还是要来了解一下情况的。” “没事,我可以理解,对了,这件案子不会就只有我和杨副市长两个嫌疑人吧?”张扬虽然知道警方不可能只掌握这么点线索,不过还是饶有兴趣地问她道。 齐小小看了张扬一眼,犹豫了一下,俏脸微红地答道:“按规定,我不能向你透露案情状况的。” “没关系!”张扬笑了笑道,“那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没有了!”齐小小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其实我知道,你应该已经知道了不少情况,所以我怕我说出来的,会让你见笑。” 张扬倒也不否认这点,点了点头回答道:“不错,毕竟这件事涉及到我,所以坦白地说,我确实已经知道了不少东西,或许我可以帮到一些忙也说不定。” 闻言,齐小小美眸一亮,但随即转瞬即逝,抿了抿嘴,伸手把垂在额前的刘海顺到耳后,轻声说道:“酒店的服务员已经证实了,那两名枪手和被杀的人之一全会长是认识的,所以我们认定,这很可能是一件杀人灭口的案子,而后对方还顺手嫁祸给杨副市长,只是现在很多证据已经被认为的消除了…” 齐小小低下了头,脸色有些黯然地道:“现在的证据都指向了一家保安公司的老板,但是那家保安公司的老板在下午一场恶意车祸中也身亡了,所以,线索基本上都断了。” 齐小小犹豫了一会儿后,终于坦诚了她所了解的部分情况,尽管她知道这么做其实是违反规定的,不过一些很机密的东西她并没有讲出来。 “那个老板名字叫袁贵对吧?” “看来,你确实已经知道了不少,不错,那个人叫袁贵,不过我们已经调查过,这个人和田忠郎以及全会长并没有什么交集,杀人灭口的理由和动机完全不存在。” “这种人,顶多也就是别人的棋子罢了,他们杀人哪里还需要什么理由。”张扬淡淡地说道。 “你好像知道什么?” 张扬犹豫了一下,自己不是正愁着那些东西如何交给警方吗,如果交给齐小小不是什么都解决了,当然前提条件下是,她不能泄露这些东西是从自己这边得到的。 不然的话,不但自己有麻烦,估计她也得惹上一身骚! 张扬点了点头:“不错,我知道的远比你们多!不过,我如果告诉你了,你可能反而会因此而惹上一身的麻烦。” “我不怕!只要能抓到真正的凶手,我不怕任何麻烦。” “嗯…如果这个麻烦包含生命危险呢?”张扬有些担心,如果警方追查下去,齐小小会不会被常侃盯上,她只不过是一个小女警,如果为此而被那个变态的家伙盯上了,实在不是一件好事。 “生命危险?”齐小小淡淡一笑道,“如果怕危险的话,我就不会从交警大队申请调到刑警大队来了,作为一名刑事警察,如果害怕面对危险,害怕面对犯罪分子,还能办什么案。” “冲着你这句话。”张扬盯着齐小小,发现眼前这个美女警官脸上真是那种很纯净的坦然,而且带着一点决然的味道,心里不禁一阵微微的震动,这世界上并不是每个人都那么害怕那些恶势力的,“冲着你这句话,我决定把我得到的信息都给你,不过,你得答应我两个条件。” 齐小小一喜,急忙问道:“什么条件?” “第一,无论如何,你都不能告诉别人,这些东西是从我这里得到的。”张扬盯着她那双大大的眼眸子,问道,“你能承诺吗?” “好,没问题,我绝对不会跟任何人提起。”齐小小很认真地点了点头,“第二个条件呢?” “第二件事,我要你答应我,你查案的过程中,如果有遇到任何的危险,都要第一时间告诉我,因为你面临的危险很可能你的同事根本就无法帮到你。” “有危险告诉你?”齐小小有些狐疑地重复了一遍,这点她就有些不能理解了,她身为警察办案遇到危险,自然是寻求队里的支援,而张扬却认为她的同事帮不了她,当然,她知道张扬身手不凡,而且确实认识的人不少,背后还有一个乔家,说的话绝对不是无的放矢,不过自己身为警察却要接受他的保护,未免觉得怪怪的。 “不错,有危险,而且是任何的危险,都要跟我讲,包含有人打电话威胁你,警告你,或者给你寄什么东西的时候,另外你每天的行程也要告诉我,无论你做什么,就算是去买内衣也一样。” 齐小小闻言,俏脸一红,他的要求可真奇怪,看他的样子似乎很担心把东西交了自己后,会遇到很大的麻烦,把每天的行程都告诉他,难道去买个卫生巾也要跟他讲吗? “这个…”她犹豫了一下。 张扬便敏锐地捕捉到了她脸上的表情,于是摇了摇头道:“你若是不能答应我这些条件,我是不可能把我知道的东西告诉你的。” 本来齐小小还有些怀疑张扬提供的信息可信度到底有多高,不过现在看到张扬如此郑重其事地叮嘱她这些事,而且还提了两个条件了,尤其有一个让她简直是有些难以接受的,她反而就相信了,张扬手里肯定拥有一些颠覆性的证据可以帮助警方破案。 不然的话,张扬不可能如此的郑重其事。 但是齐小小有些犹豫,毕竟张扬第二个要求有些过分了,如果那样,自己干脆搬进来住他这里得了。 “那个,第二个条件能不能稍微改动一下,毕竟每天的行程都告诉你,人家都觉得有些怪怪的。”齐小小尽量委婉地说道。 不过张扬很快就否决了:“不行,在我认为你的危险没有解除之前,就算你破了这个案子,也得每天跟我说你的行程。” 张扬相信,如果将族要对她展开报复的话,她的同事根本就没办法帮得到她,当然,虽然他也不知道将族的人会不会冒天下之大不韪袭警,不过这种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他不能为了一己之私,而无端让齐小小冒这个险。 看到张扬说得毫无转寰的余地,齐小小顿时陷入了矛盾之境。

下一篇   ^_^ 大家伙瞄一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