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三章 羞涩的警花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七百零三章 羞涩的警花

齐小小一身冬装警服,戴着卷檐帽,微微缩腰的设计让她的腰肢显得极其纤细,她的身高也比较高,应该有一米七一左右,浑圆的双峰加上她那张精致得如同陶瓷般的俏脸,实在让人无法把她和刑警这个职业联系起来。 她现在是一级警司,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第一大队第五中队指导员,她先是很官方地自我介绍了一番后,张扬才知道,田忠郎和全光斗被枪杀一案现在已经由刑警支队第一大队负责侦破,她这次来主要是要向张扬了解情况的。 关于张扬和田忠郎白日里在会场起冲突的事情。 “上面给了市局很大的压力,无论是市委还是省委,都要求市公安局尽快破案,让案情大白于天下。”一段时间不见,齐小小整个人多了一丝成熟的韵味起来了,当然,她那张陶瓷般精致的俏脸还是让人看不出她是一名负责刑事案件的刑警,“像这种案子,拖得越久,谣言就越多,不光是市委省委,就连国家都要承受外交压力,对于一些谣言里的当事人更是非常的不利。” “所以这次公事上,我自然是希望你们能够配合调查,尽早还原事情真相。。”齐小小咬了咬下唇,看了看张扬又接着说道,“当然,私下,我并不觉得张总会有雇凶杀人的嫌疑。” 她的问话算是不亢不卑吧,其实这次市公安局听到了传闻说张扬在会场上和田忠郎有过肢体冲突之后,就有些为难了。 他们对于要不要传唤张扬存在很大的分歧。 一部分的人认为张扬既然上午和田忠郎发生了肢体冲突。那么就有了杀人的动机,自然是要交代一下他下午的行踪,以洗清社会舆论的压力。 另一部分人。则认为杀人的是那两名枪手,目前的证据并无法证明那两名枪手和女娲集团或者是张扬有任何关系,如果现在贸然传唤张扬,一来可能会对女娲集团造成负面影响,二来,他们也算是得罪了女娲集团。 不过上面给得压力实在是太大,最后他们得出一个结论。张扬还是要去询问的,只不过可以先私下探访了解情况。 不过就算是私下探访,结果接到任务的第一大队几个中队也没有人愿意出头。毕竟这不是什么好事,现在女娲集团在梅宁不但是如日中天般的存在,而且为梅宁创造了不少就业岗位。 谁没事愿意去得罪他们老板? 后来呢,还是齐小小这个新人。自己主动请缨了。 其实张扬心里并不在意被询问。因为白天他确实和田忠郎发生过肢体冲突,怎么说,多多少少都会有嫌疑,警方这么做并没有错。 不过问题是,如果对方要了解他下午的行程的话,那个问题就有些大了。 因为他下午干了一件更骇人的事,和潘宁宁两个人在马安区开着q7在公路上直接喝常侃的人火并了。 而且这场冲突,对方摔了四辆车。死了至少七八个人以上。 后来根据许丹露她们了解到的情况,这场被暂时定性为恶性杀人交通事故的案件中。一共死了七个人,还有两个重伤者正在抢救。 而且这九个人全部都是来自于一家叫鑫勇保安公司的职员,但两名获救者均矢口否认存在什么黑|社|会仇杀事件,只承认这是一起意外的交通事故,事发的原因是因为他们公司某个职员和对方的车相碰撞,然后产生口角。 由于发生冲突的地段属于比较郊区的,监控摄像头比较少,仅有的一个拍到的画面还很不清晰,竟然连车牌号都看不清楚,目前警方虽然介入了,但进展极其缓慢。 不过如果警方要张扬交代下午去哪里干了什么事的话,他还是会觉得头大。 因为那件事一查下去,就要牵扯出潘宁宁了,估计连带这还会挖出常侃、乔家之类的。 不过这件事张扬并不担心,因为事情从头到尾都是常侃一手挑起,估计常侃那边更想息事宁人,而且自己这边动手杀人的是有持枪资格的潘宁宁,他顶多也就是个超速行驶。 但是如果齐小小如果真的问他去了哪里,他还真不好说。 至少q7是他的座驾这点是错不了的,从港湾会展中心出来肯定有监控录像。 “嗯,那有什么我可以帮到忙的吗?”张扬看了看一旁跟着齐小小来的周碧瑶,微笑着问道,想了想又补充说明道,“对了,周姐,那个齐警官和我们比较熟,而且她还救过我和杨菲老师,所以你不用担心她会给我设什么陷阱问题。” 周碧瑶是女娲集团的首席代表律师,齐小小来的时候,已经事先知会了她,她自然是陪着一起来见张扬。 现在如果是需要张扬去面对媒体或者是法律上的问题的话,一般都会安排她或者是刘莹莹在张扬身旁,有她们在,张扬基本上就不会答错了,而且还可以震慑一些想要投机取巧的媒体。 他回答得没问题的话,周碧瑶就会以点头或者微笑来提醒张扬。 当然她并不知道齐小小其实和张扬很熟,而且还算是帮过张扬和杨菲。 所以自打齐小小进了别墅之后,她都是以一种充满警惕的眼神看着齐小小,让齐小小一阵无奈,周碧瑶最近在法律界,尤其是梅宁市这一带,算是出名了。 不单单是媒体记者不大敢惹她,就连警方都有些害怕这个美女律师了。 张扬开口说了这句话后,周碧瑶脸色这才缓了下来,对着齐小小笑了笑,表示了歉意:“不好意思啊,最近老是有一些无良的媒体,整天想要找我老板的口误,所以我难免精神紧绷了一点。” 周碧瑶这句话说得半真半假,其实张扬早已就早上的事情和下午的事情咨询过她,周碧瑶给他的结论是,这些事情要视乎警方的调查力度,最好以警方调查情况为准,一般来说不会有什么很大的问题,不过如果张扬自己激动起来乱说,那结论就不好说了。 所以晚上一接到警方要来询问张扬的电话,她立刻就警觉了起来。 “没事,我来其实也就是和张总和杨菲老师聊一聊,了解一下情况。希望你们不要介意。”齐小小听到张扬替她说话,心里还是有些感激的。 周碧瑶看了看张扬,随后笑了笑:“那你们聊吧,我就不参与了,我相信,我们张总和杨总监绝对都是个奉公守法的好市民。” 说完她就走了,还小心翼翼地带上了房门。 屋里就剩下齐小小和张扬两人。 齐小小伸手端起摆在她面前的一杯水,浑然不觉地喝了一口,以掩饰此刻气氛的尴尬,毕竟现在她是警察,而张扬的身份是要接受她问询的。 而实际上,她一直把张扬当成崇拜的对象,这点从未改变过。 而且局里开会的时候,她之所以愿意主动请缨,是她压根就不相信张扬会干出雇凶杀人这种事,毕竟张扬在她心目中是那种亲和、帅气、聪明的超级科学家。 一个造福人类的青年科学家,而且是生物科技领域的人干嘛莫名其妙去雇凶杀害一个与他之前并没有什么瓜葛的外国人。 而且还留下那么明显的证据,人家张扬又不是傻子。 所以她一开始就已经认定张扬不可能这件事的幕后主使人,只不过她内心里更希望这个事实是由她自己调查出来的而已,她觉得还张扬一个清白是她自己不容推卸的责任。 “你很紧张啊?”张扬看她端错了杯子的模样,不禁笑了,理论上齐小小其实比他大了三岁,他还得叫姐呢,只不过他其实一直把齐小小当成小妹妹一样看待,不知道是因为自己心态老了,还是因为齐小小长得实在太精致了,一张标准的美人胚子青春脸。 “哪里有。”齐小小闻言,俏脸一红,她也不知道怎么了,往日里自己在队里作风可不是这样的,在张扬面前竟然觉得有些羞涩。 她放下杯子,然后才发现自己把张扬的水给喝了,白皙的俏脸顿时又红了一次。 不过她马上凛了凛神,咳嗽一声,直直地盯着张扬的双目,问道:“是这样,我这边有几个问题想请教你一下,不知道你放不方便回答。” 张扬点了点头:“你问吧。” “照例呢,我的问话要录音,可以吗?”齐小小又问了一句,“当然,我可以向你保证,如果这件事和你无关的话,谈话的内容,我们绝对会保密,我以我的人格作保证。” 张扬想了想,点了点头说道:“行,你问吧。” “根据我们的调查,早上,你和田忠郎发生肢体冲突,并且扇了他耳光,是不是有这么一件事?” “是!”张扬没有避讳。 “你私人和田忠郎先生有恩怨吗?” “今天之前,应该算没有。”张扬想了想答道,“不过昨天我去接杨副市长的时候,确实有和他发生过争执。” “争执的原因是什么,方便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