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一章 无处藏身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七百零一章 无处藏身

“当然不是…”那中年男人身子微微一颤,想了想之后,还是大胆地说道:“只不过这召集令一向都要有老爷子的白虎大印章,那些人才会听从,否则的话,您应该也知道,现在有些人阴奉阳违的…” 那中年男子有些话还留在了心里,没敢说出来,原本他还想说,别说是整个将族这么一大盘散沙了,就光光白虎流派的,常字辈的人中间相互打打杀杀,斗得你死我活的还在少数吗? 现在可不是古时候了,哪个人振臂一呼,就会无数人响应,别说他常侃只不过是丁老爷子的孙子而已,就算是丁老爷子现在未必也能叫得动那么多人。 常侃哪里知道那个中年男子心里那么多碎碎念,听了之后,脸色就变得更加难看了:“难怪现在将族一日不如一日,区区一个乔家都可以把我们整个白虎流派都看扁了,原来出了那么多不争气的东西,常怒叔,通知下去,谁要是不到高林听令的话,以后也就别在白虎流派呆下去了,让他们自己滚。” “这…要不要先跟老爷知会一声?”那个中年男子犹豫着问道。 “你是没听懂我的话吗,他的话和我的话有区别吗?”常侃拳头顿时捏紧,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似乎在压抑着内心的愤怒。 那个叫常怒的,闻言心里一叹,随即点了点头:“明白了,那我就立刻通知下去,让他们在三天后统一到高林听命。” “什么三天后。明天就得给我赶过来…” “嗯…好!”常怒低声应道。 常侃听了,这会儿心情才回复了一些,把头轻轻靠在靠枕上。右手食指轻轻敲打着座椅上的扶手背,嘴里却是咬牙切齿地自言自语道:“哼,张扬,我一定要把你碎尸万段!” 寒风从关得并不是很紧密的车窗卷了进来,吹得他一身的鸡皮疙瘩! “草!什么鬼天气,都五月了,还这么冷!” 摆在张扬面前的有两个烂摊子。一个是杨修国被无端扯入田忠郎被杀一案,而案子目前为止,已经牵扯到了他的头上。他和女娲集团也躺枪了。 另外一摊就是寻找落跑的常侃,许丹莹通过对比了露面监控录像之后,确定常侃已经搭着一辆黑色的别克商务车逃亡高林市。 这两摊事情,哪一摊都很大。先说第一宗。田忠郎被枪杀一案,事发之后,梅宁警方当晚就向澳洲以及韩丽国大使馆通报了田忠郎和全会长被杀的事情。 澳国和韩丽国立刻都表示要派工作人员亲赴梅宁,并且督促梅宁警方尽快给出调查结果,也就是案子已经上升到外交层面的问题。 与此同时,梅宁市公安局刑警大队以及事发的琴海湾大酒店已经被媒体记者团团围住 当然梅宁市政府这么做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毕竟两名死者的身份实在是太特殊了,他们可都是新菊集团的高管。尤其是田忠郎,白天才参加完未来钢铁材料高新技术论坛。回到酒店就出事了。 而出事前,据传,又刚好和梅宁市副市长杨修国有过言语上的交锋,还和女娲集团的老板张扬发生肢体冲突。 这不禁会让人臆测,他出事会不会和他在酒店被枪杀身亡,中间会不会有什么关联呢? 尽管不少媒体记者在会上的时候被唐副书记口头警告不要滥发新闻谣言,不过现在闹出了人命,大部分的媒体记者又开始犹豫了。 稍微晚一些时间的时候,国内一些网站已经开始把田忠郎在琴海湾大酒店身亡的消息散发出来,并且隐晦地指出了田忠郎和杨修国的矛盾,以及被张扬修理的新闻。 尽管都是臆测的,但还是有不少网民直言张扬和杨修国绝对是最大的嫌疑。 女娲集团因此也躺枪了! 毫无疑问,一些媒体的断章取义成功了,东x快报网率先发难,他们描绘的一条主线就是,田忠郎和杨修国曾经是情敌,杨修国和田忠郎矛盾很大,两人在会场上争吵,并引起肢体冲突,田忠郎意图报复,然后怀疑杨修国委托张扬先下手。 文章通篇臆测,然后又夹杂着很多事实,最后搞得让人是将信将疑,不过网站发了出来后,立马就被上万人转发评论。 其中并不乏开始谩骂张扬、女娲集团以及杨修国者。 而女娲集团和张扬始终未发表任何回应和评论。 因为在张扬眼里,那些媒体记者再能说,顶多也就是嘴巴上过过干瘾,等到他收集完证据的时候,再一次性扇扁那些媒体记者的嘴巴也不迟。 眼下,逃跑的常侃才是他跟进的重点,因为所有的这些事情,都是这个家伙弄出来的,现在还让他一点事儿都没有就逃走了,不说受伤的潘宁宁,自己那关都过不了。 “梅林高速一路上都有监控摄像头,不过有好几个不是很清晰,但是根据对方此刻的车速,预计将会在晚上九点多进入高林市区。” “对方除了一辆黑色的别克商务车外,另外还有两辆jeep越野车跟着,应该是常侃的保镖…” 晚上九点多一点,张扬果然在高林的高速路出口看到了许丹莹追踪的那辆别克商务车。 甚至还很清楚地看到了副驾驶位上一个中年男子。 一行人出逃,看起来是准备并不充分,显得很疲惫的样子,不过人倒也不少。 只不过张扬并没有看到常侃,甚至连常侃身旁那两个女子也没发现。 所以尽管车是对了,但人在不在上面就另说了。 不过迄今为止。目前也只有这辆车是唯一的线索,因为幽影系统并没有在梅宁以及靠近梅宁的安平两市找到疑似常侃出现的画面。 对方交了过路费,不过车子并没有直接开出去。而是在收费站前方一点点停了下来,随后别克车的车门打开了。 两个人走了下来。 虽然距离收费站的监控摄像头有些远,不过还是可以看到是一个女的一个男的走了下来。 随即幽影系统的提示框跳出了一条提示信息,并且一个红框自动圈住了下车的那个男子:“疑似目标,常侃,匹配率37%。” 张扬和唐七七对视了一眼,心里陡然一跳。这个数据可是目前找到的为止,匹配率最高的,虽然画面的图像影影绰绰的。不过肢动作什么的还是挺明显的。 现在五楼的监控室里,围着看的就唐七七和张扬两个人,乔希儿和许丹露她们则正在和许丹莹研究分析最近琴海湾的监控录像,以及常侃等人的活动轨迹。应对杨修国那件案子。 而潘宁宁受了伤。虽然没有什么大碍,不过张扬还是让她去休息了。 “果然是这个家伙。”常侃下了车后和那个女的一起,走到了收费站的一旁,一度还接近了摄像头,摄像头捕捉到了他的面孔。 “匹配度83%!”一旁的幽影系统提示! 这样的匹配度已经足以确认那个家伙就是自己要找的常侃了。 那厮下了车后,和那个穿着短裙的美女走到道路一旁,随后看到他在裤裆那捣鼓了一会儿,然后就看到一股白色的东东喷了出来。 张扬呆了呆。那厮竟然就在路边随地大小便了,有木有公德心啊。 更让他大跌眼镜的是。那家伙小便完了之后,一旁跟着的那个小美女径直走了上去,然后拿了纸巾好像在为那常侃擦下面那玩意儿。 张扬看了看那个女孩子的容貌,突然觉得有点眼熟,不过又好像不认识。 接着那个小美女又为常侃点燃了一根烟,常侃抽了几口后,就把烟头一扔,然后就示意那个小美女跪下来,蹲在他身前。 虽然远远的张扬并没有看清楚他这是要干嘛,调去了另外一个角度的监控摄像头后,他顿时惊呆了。 那厮裤裆的拉链还没拉上,貌似他底下那玩意儿就那么耸拉着挂在外面。 那女孩被他一手揪着头发,摁着脸蛋就往他下身摁!应该是要让那个小美女为他口口吧! 那小美女虽然很是抗拒的模样,但头发被揪扯着,没有半分能力反抗。 小美女很快屈服了,不过就在她张开檀口的时候,一个收费站的工作人员貌似是不经意地走了过来,撞见了这一幕。 画面上,那个大概三十多岁的收费员应该是指着常侃是好像说了几句什么,常侃大概是被惹火了,一步上前揪住那个收费员的头发,而后猛地一用力,扇了那个女的一巴掌,紧接着一脚把那个收费员绊倒,一脚踩在她胸口上,另外一只手伸到那个女的胸前,直接把她衣服撕开了,带着罩罩扔到了一旁。 那个女的一对白花花的兔子一下子蹦了出来,常侃见状直接扑了上去,对着那个女的的胸部又厮又咬,然后又一用力把那收费员的裙子也给扒了,一只手在人家下身又抓又挠。 一旁的小美女上前来阻拦他,却被他一脚踹开。 收费站的其他工作人员估计是被惊呆了,一个个呆若木鸡,待他们反应过来后,常侃已经把那个女的一脚踢到一旁。 随即又手指头指着监控摄像头不知道说了几句什么,接着两辆跟着的黑色jeep车上下来好几个人,一顿的砸打,紧接着张扬就发现这边的画像变成漆黑一片,看来那帮人把人家收费站的监控给砸了。 “畜生!”一旁的唐七七忍不住啐了一口。 张扬眉头一拧,他几乎可以肯定,那个常侃脑子绝对有病! 一个有病的人做事情才会这么暴戾。 杀了他,等于是为民除害吧!不过那个家伙现在在收费站闹出这么一出,他的下一个落脚点就很难说了。 这时候,监控室外,房门被敲响了,许丹露她们走了进来。 看她们脸上的表情,应该是田忠郎的案子进展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