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九章 你们惹我的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六百九十九章 你们惹我的

白宗望张扬并不认识,不过现在听了许丹莹这么一说,便赶紧把这个人的资料找了出来,不过度娘上压根没这个人的资料。 他在许丹莹的提醒下,利用幽影系统进行侵犯性搜索之后,终于让他找到了一些资料。 白宗望原名丁宗望,武术泰斗丁云丁直公的二儿子,自幼学习八卦掌、形意拳等,是丁家白虎拳继承人,现年六十二岁,曾经获得过国际搏击大赛冠军,全国散打冠军等多项荣誉,育有一子叫丁侃侃,又名常侃,也就是张扬刚刚跟着的那个家伙。 常侃此人的履历也是极其的恐怖,从小就开始习武,曾经先后获得过少年武术大赛冠军,全国青年搏击冠军,而且从照片上看长相还不差,只不过此人从十七八岁之后就开始销声匿迹,否则的话,以他的水准大约成为李连杰或者是吴京这样的功夫巨星也是不足为奇的。 丁家要对付自己这件事,张扬已经从乔正国那里得知,不过原先也没有什么直接的证据,不过现在常侃一出来,就基本落实了。 张扬皱紧眉头,他当然不知道自己和白虎流派有什么深仇大恨,非得惹到他们对自己痛下杀手。 仔细想了想,如果说真有过节的话,大概就是常虎身为白虎流派的人,同时也是申家的人,而自己把他给干掉了。 嗯,还有常欢也是被自己一拳轰死! 不过这些都是他们惹自己在先,难道自己还能坐以待毙不成。 说到底。事情还是他们先挑起的,不过到了眼下这种境况,双方似乎都没有和解的余地了。毕竟看起来,白虎流派的人吃了大亏了,先后挂了常虎和常欢,而且还没法声张,得要活活吞下这个哑巴亏,换做自己,自己也不服啊。 梁子结下了。而且看起来还不可调解,张扬自然不会傻逼到自己去给他们负荆请罪,再说了现在系统在手。还能任他们欺负不成。 如果是古代,全靠拳脚自己还会怵一点,不过现在是现代社会了,有潘宁宁和唐七七两个神枪手在。他对白虎流派的人可是一点都不害怕。尤其今天就是一个例子,那个常侃自己说不定打不过他,不过他绝对也是打不过潘宁宁手里的枪的。 今天活或许是个好机会啊,那小子既然一直想要自己的命,现在自己知道他身份了,还能放过他吗,靠! 想到这点,张扬双眸不由露出一抹冷厉的杀意。 “怎么了?”潘宁宁看到张扬脸上充满戾气的表情。不由皱了皱眉头问道。 “没什么,刚刚我们漏过一条大鱼了。”张扬淡淡地笑道。又看了看她肩膀上的伤势,不由拧眉关心地问道,“伤得重吗?” “只是蹭破皮而已,不碍事。”潘宁宁拎了自己那个黑色的皮箱过来,打开箱子,然后取了一瓶应该类似云南白药的东西和一瓶应该是医用酒精,又拿了把小剪刀,看了张扬一眼,说道,“帮我把衣服剪开。” 张扬看了看她的肩头,点了点头,俯身过去,沿着她伤口处剪开一个口子。 他这才看到潘宁宁肩头上划了一道伤口,不过所幸的是伤口并不是很深,但是血肉模糊的,应该是被子弹擦伤了,看着还是怪吓人的,当然现在这种伤口对于张扬来说已经免疫了。 潘宁宁侧过头,拧开盖子,用酒精把伤口冲洗了一下,然后把药粉洒在了伤口上,张扬看她贝齿咬着樱唇,显然在忍受着痛楚,心里不由微微一酸,低声道:“我先送你去医院。” “这么点伤还去医院的话,那我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得去三分之一。”潘宁宁把盖子拧紧,放回箱子,“对了,你刚刚说的,漏了什么大鱼?” “现在也不好肯定。”张扬发动q7,原地掉头,飞速反方向开回去。 再度看了看她的伤口,心里一叹,当个特工不容易啊,尤其是当一个要保护他这样仇家莫名其妙躲起来的特工。 “不过他跑不掉了!”张扬盯着许丹莹找出来的常侃的照片,淡淡地说道。 车子返回去的时候,警车还没赶到刚才那几辆黑色普拉多出事的地方,路面上还依稀可见一些残肢断臂,不过黑色奔驰早就没影了。 “田忠郎那边怎么样了?”张扬一边慢慢加速,一边询问老意那边情况,张扬臆测着不知道那个常侃会不会回去酒店。 “一直没有动静!”老意答道,他显然不知道这边张扬他们才刚刚经历过一场生死之战,“老大,要不我干脆上去抓了他丫的,扔到地下室揍他一顿,保证什么都吐出来。” “算了,暂时别动他,不过别让他偷溜了。”张扬估摸着那个田忠郎顶多也就是常侃的一颗棋子罢了,能起到多少作用。 张扬又接通了陈天雄的电话,想问问别墅那边的状况,电话一接起来,就听到一大堆闹哄哄的声音,都是当地方言的三字经,骂人的,打人的声音啪啪作响。 张扬神经一绷,急忙问道:“怎么回事?” “那个…老板,是当地的村民来领人了,打得正欢呢,我们都看不下去了。”陈天雄一副忍俊不禁的语气解释道。 “领人?” “嗯,是啊,许小姐和大李打了几通电话后,临海区附近的居民都不干了,那些混混的父母拎着棍棒一窝蜂冲了过来,逮到自家的就揍,现在临海区防暴大队的刑大队长正在劝那些大爷们别那么激动呢。” 闻言,张扬不由松了一口气,不过其实他也不觉得别墅那边能出什么大事,那个常侃明显的就想利用声东击西的办法。 既然张扬都确定在这边了,别墅那边对于常侃来说就没有什么进攻价值了。 不过让张扬觉得奇怪的是,对方怎么会知道自己来追他,而搞出这么大的阵仗,难道是因为这辆q7的原因? 看来,以后座驾也不能搞得太显眼了,容易让人辨认出来啊,对方那几辆普拉多明显是临时拉过来对付他的。 张扬把车速慢慢地提了起来,虽然说对于追上奔驰不抱希望,不过对方那辆车毕竟已经伤痕累累,指不定有惊喜呢。 而且这个时候许丹莹已经撇了酒店的监控,转而开始监控起了马安区到梅宁市区之间的路面监控,看能不能找到什么蛛丝马迹。 果然,过了会儿,许丹莹就传来了消息,那辆受创的黑色奔驰在马安区一个十字路口停下后,就不动了,不过车上的人应该是被一白色面包车接走了,而且那面包还有遮挡车牌的嫌疑。 张扬利用定位系统查了一下自己现在和那辆奔驰的距离,发现只有不到两公里。 犹豫了一下,他还是把车开了过去,果然大老远就看到那辆黑色奔驰趴窝停在了那里。 不过车上已经没人了。 “姐夫,警察已经开始往出事地点赶去,你自己小心点。” 张扬闻言,心道自己倒是忘了这茬了,虽然说今天这事是对方先挑起的,不过这超速行驶啊,枪战啊,想要解释也是很费力的。 尤其他并不想让潘宁宁暴露。 他把车开到了临海区医院后,安排潘宁宁住了进去,至于善后问题自然有许丹露和乔希儿前去处理。 那辆q7由文子安排人在医院外面开走。 医院检查了一下潘宁宁的伤势后,发现只是蹭伤,于是清洗了一下伤口后,绑了纱布便让他们回家了。 从医院出来,老意传来一个意外消息。 琴海湾大酒店出事了! 本来老意一直监控着顶层的那套豪华套间,不过后来在房间里却突然传来了几声枪声,随后酒店的工作人员急忙报警。 警察赶到之后,封锁了现场,并且展开强攻,在催泪弹的帮助下,警方成功击毙屋内两名持枪歹徒,但随后发现田忠郎和新菊集团的会长一个姓全的一起倒在了血泊中被人枪杀了,嫌疑犯为现场被击毙的两名枪手。 一名枪手还特意留了遗言,说是受雇杀人。 至于雇佣者现场其中一名被击毙的枪手在地上写两个杨副市长几个字。 警方目前还在封锁现场,所以很多细节还没透露出来。 不过张扬相信,这个消息一旦透露出来,杨修国又得站在风头浪尖上。 张扬听到消息之后,马上就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凶手了,看来那个常侃杀人灭口之余,还是不肯放过杨修国啊! 毕竟今天田忠郎确实暗讽杨修国在先,而且两个人深层次里的同学关系如果浮出水面的话,肯定也会给杨修国带来一些负面的影响。 “草!”张扬暗暗啐了一口,没想到那个常侃行事那么狠辣,为了达到目的,竟然连自己的同伙都不放过。 田忠郎一死,对于常侃不利的线索就全部断了,而且新菊集团毕竟是一家外资公司,老板和代表都死在梅宁,涉嫌的又是梅宁市副市长,绝对会带来外交层面上的影响,这一次,杨叔的麻烦恐怕大了。 张扬狠狠地吐了一口气,看了看阿狗亲自开过来的新车,看了看潘宁宁,脸色不由自主地放缓了下来:“回家吧!” 车上,他给许丹莹和唐七七各自发了一条短信! “全力查找常侃的下落。”

上一篇   月票到碗里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