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脱就脱,当老娘吃素的吗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六十六章 脱就脱,当老娘吃素的吗

这话太彪悍了,正在喝水的张扬差点没直接噎死,但同时也惹毛了他,现在哥的运气已经好转了,还怕了你不成。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脱光了让你看,哥也不觉得亏。 已经快接近凌晨三点,但明天是周末,许丹露没课,高琪即使没上班也无所谓,张扬则要到下午才去实验室,所以三个不服气的男女女压根就抛开了时间的观念,撒了蹄子开干了。 又玩了九把,张扬输了两把,许丹露输了三把,高琪输了四把,加上前面两把,许丹露也输了五把,她果断把紫sè马甲脱了,只穿着红sè的v领t恤,领口里晃荡的两团浑圆的雪白球体虽然没有高琪的那么大,但形状上来说无疑要漂亮许多,浑圆天成。 绝对是秒杀窄男必备之战略武器。 许丹露一脱,输的把数自动归零,现在是张扬有三把的帐,而高琪是四把,理论上高琪当然更加危险。 但那丫头已经玩疯了,心里一心想把张扬裤子扒光,在关键的一把又抢了庄,结果被张扬和许丹露给活活掐死了。 高琪傻眼了,现在她身上就一条热裤,一件白sè圆口t恤,脱掉哪件,都得chun光外露。 她咬了咬牙,狠狠瞪了张扬一眼,说道:“姐愿赌服输,算便宜你了。” 伸手到脖子上,就在张扬以为她要脱t恤的时候,她却哈哈一笑,把围巾取了下来:“喏,脱了!” 叉!张扬不乐意了,这也叫脱,早知道丫我穿一双袜子还可以脱两次呢。 看到张扬满脸不爽的样子,高琪其实也是有些心虚,但嘴上不服气,耍赖道:“你要有围巾,我也给你算一件,一个大男人别那么小家子气嘛。 “行,不过下一把你再耍赖,我就亲自动手扒!” “好,不用你动手,姐姐自己扒给你看。”高琪心道,丫我现在归零了,你现在输着三把,这样还脱不了你的衣服,我就不姓高了我。 又怕张扬不相信似的,伸手指了指自己身上的圆口t恤,赌咒发誓道:“五把到了,姐把这件衣服脱了,说话算数。” 听她这么说,张扬和许丹露也就没意见了,尽管现在三个人开始觉得困意袭来,但大概是一种赌徒心理吧,没有一个人愿意退出。 这一玩又玩了八把,高琪又输了四把,许丹露输三把,张扬输一把。 张扬和高琪都输到了临界点了, 输红眼的高琪连想都没想,直接洗牌,接下去玩,结果这次是张扬抢到了庄,高琪也知道危险了,出的牌每根都小心翼翼的,但架不住张扬的手气好,直接把两人封杀了。 五把!高琪扔下牌,看了看张扬,又看了看许丹露,脸上突然泛起一轮红晕:“姐说到做到。” 说着她径直双手探向了t恤的下摆,把衣服捋了上去,直接脱掉了,衣服刚刚脱到她的脖子处,张扬瞬间就硬了。 高琪的戴的是那种透明吊带的浅粉sè文胸,衣服一脱,那两陀圆滚滚的雪白峰峦一下子蹦了出来,像蓄满水的水库泄洪一般,猛地涌了出来,带着一股视觉上的冲击力。 文胸明显小号了,目测她的那对大咪咪绝对是接近34e级的,而她这个尺码估计是34d的人穿的。 看到张扬直勾勾的眼神,高琪似乎放开了,盯着张扬下面耸起的一陀,囔道:“看什么看,有本事再赢姐五把,姐把这罩罩也飞了。” “扬子,那我们要加油噢。”一旁的许丹露非但没有说什么,反而是兴奋的捏紧粉拳在一旁添油加醋,估摸着她对高琪的那对大咪咪也早已垂涎三尺。 “德xing!”高琪放开了后,牌运似乎一下子好了起来,先是把张扬长裤给扒了,紧接着许丹露的v领t恤也飞了,本来她可以学高琪一样脱丝袜的,但她似乎是为了陪高琪,就干脆大大方方的把t恤扒了和高琪作伴。 心里平衡了之后,高琪又嚣张起来了,完全忘了她现在自己已经输了四把的现实,现在的状况是,张扬输一把,许丹露输四把,高琪输四把。 但衣服呢,张扬只剩下最后一条裤衩,许丹露剩下上身的罩罩和一条短裙,还有丝袜和内内;高琪则只剩上身罩罩,下身只剩一条热裤和内内。 在险境中,她又绝处逢生,许丹露又输了,她看了张扬一眼,很坦然地把牛仔短裙扒了,身上只剩下紫sè的罩罩和紫sè的内内,还有一条黑丝袜,更夸张的是紫sè的内内上半部分还是镂空的。 虽然张扬看多了,但现在多了一个高琪在场,反倒让他觉得有种异样的感觉,虽然他竭力地想把被子拢过来遮住自己下面高高耸起的东西,但却始终跑不脱高琪时不时瞟过来的那足以杀人的眼神。 不知道是酒jing的作用,还是三个人已经玩疯了,到了这个地步,三个人索xing无所顾忌了起来,很快的高琪也到了第五把,她心一横,学着许丹露一样,把热裤给剥了。 目前张扬就剩下一条裤衩,而且已经输了三把,她相信自己没有理由没办法把张扬扒光。 然而让她大跌眼镜的是,张扬居然在这种绝境之下,连扳九盘,许丹露连罩罩都飞掉了,风sāo地挺着一对绝对完美的咪咪和他们玩,而她也才傻眼地发现,自己的下一把,很可能就要学她一样,要么飞掉罩罩,要么飞掉内内。 关键的一把,张扬看了看手里的牌,瞟了她一眼,伸手打了个哈欠,淡淡地说道:“困了,休息吧。” “不行!”也不知道她哪根筋犯犟了,还是红酒的后劲全部赶上来了,高琪伸手拽住张扬的胳膊,囔囔道,“今天姐没扒了你的裤衩,我就不姓高。” 张扬此刻脑子也是有些迷糊了,被她一激,也火了:“那好,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扒!” 结果张扬的牌出去,又是一个双封杀,高琪看着自己手上一根未出的牌,直接傻眼了,就在张扬以为她要耍赖的时候。 却看到她突然把手里的牌一扔,双手绕到背上,啪嗒一声,径直把罩罩给飞了。 “噗!” 汹涌而出的峰峦,像是一条被拉紧的弹簧一般,猛地窜了出来,竟然还带着如同纸张被捅破的声音,张扬看到的只有一团团巨大的雪白,和雪白上嫣红的两点。 “再来!”高琪已经疯了,她甚至没有伸手去遮挡重要部位的意思。 “不玩了!”张扬此刻已经yu火难挡,他相信任何一个男人看到这种场景,第一个反应肯定是扑上去把她给就地正法了,但他还是硬生生忍住了,除了因为旁边还有个许丹露之外,他觉得高琪已经失去了理智,她可能是红酒的原因,但自己脑子还算清醒。 许丹露大概也是被高琪这一狠招吓傻了,忙抓住被子想要帮高琪盖住身体。 哪里知道高琪一手就挡开了,身子朝张扬扑了过来:“姐不信扒不了你裤衩了。” 在张扬触不及防的情况下,一下子扒掉了张扬的最后一条遮羞布。 这下当场就凌乱了,张扬看着扑过来的这团近乎不着寸缕的雪白身躯,下意识地出手反抗,混乱中,他也不知道扯到什么东西,引得高琪更加的不依不挠,三个人索xing就斗成了一团,翻来覆去,一阵阵的鬼哭狼嚎折腾了半个多小时之后。 一切终于静下来,然后他发现自己已经骑在高琪的身上,许丹露则被高琪用双手夹着。 三个人全身上下都是不着寸缕,难而,这还不是关键,最关键的是高琪发现自己最敏感的部位和张扬下身紧紧的贴在一起,某个地方还撕心裂肺的痛。 “张扬,狗ri的,你竟然弄进去了!”高琪哭天抢地吼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