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四章 弄巧成拙了吧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六百九十四章 弄巧成拙了吧

“啪!”一记清脆的耳光! 常侃直接一巴掌扇在黑女的脸上,打得她身子骨一个趔趄,黑女伸手捂住了红肿的脸颊,但她的眼眸里依然透着一股着急。 “少爷..”黑女看来还是很不甘心。 “闭嘴!”常侃脸色阴沉地扫了屋内的所有人一眼。 一旁的全会长更是身子一缩,就好像常侃那一巴掌扇到的是他的脸似的。 黑女被他一吼,只得蜷紧的拳头,硬生生把到了嘴边的话吞了回去。 常侃沉沉地呼出了一口气,淡淡地开口说道:“黑女,本少爷口渴了,去给我弄杯蜂蜜柚子茶,记得要冰的。” 黑女看了常侃一眼,,眼眸子一转,点了点头:“我这就去。” 全会长身子看着眼前这一幕,身子抖个不停,但他大气都不敢喘一声,直到门口的敲门声传来,他身子才微微一松。 田忠郎来了!至少自己还有个伴。 当常侃看到被打得像猪头一样田忠郎哭丧着脸走进来的时候,眉头还是不由自主地皱了一皱,一旁的全会长立马是瞪了田忠郎一眼,呵斥道:“喂,田理事,你是怎么办事的,这么点小事也办不好?” 田中郎心里喊那个冤啊,次奥,半路上打电话不是已经跟你说得一清二楚了吗,还问尼玛啊,老子都这么衰了! 不过当他看到一旁的常侃后,心里就有些明白了。这厮是想撇清自己的责任吧,靠,死|棒子。仗着自己是老板就了不起吗? 不过没办法,官大一级压死人啊,虽然这货是个傀儡会长,但要让他失业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儿。 “对不起,对不起,这都怪我,不过说起来。哎,那个张扬实在是太可恨了,他完全就不给我说话和辩解的机会。一上来就知道打打打,更可恨的是会场里的保安形容虚设,没有一个人上来阻止他…侃少,会长。你们可得为我做主啊。”田忠郎满脸委屈的模样可怜兮兮地说道。 “我们问你的不是这个。我问你,事先和你交代的,说好的激怒杨修国,再通过那些媒体记者,你怎么一件都没办成?” “这真的不能怪我,一开始,那个唐书记对我都是满脸热情的,我一进去把我敬若上宾。我就在寻思着怎么羞辱杨修国,不过没想到的是。张扬和杨修国的二女儿却走进了会场,我当时就心生一计,刚好,我正好利用张扬和很多女人搞暧昧的关系,激怒杨修国…” “说重点…”常侃终于不耐烦了起来,眼眸子透着一股阴冷,“杨修国是不是屁事都没有?” “嗯!是,不过也奇怪,我这么骂他了,他好像…但这也要怪那个张扬,他一上来就打打打…” “够了!”常侃不耐烦地挥了挥手,“你先前说的那个所谓菊花国目前来说技术上领先了两代的产品,推销出去没有?” “没有!不过这个我也可以解释,都怪…” “行了,行了,你又要怪那个张扬对吧?张扬是你爹啊,生你养你,还要帮你顶包吗?”常侃的语气已经变得极其难听,“最后问你一个问题,刚刚新闻发布会上所说的,你们那个狗屁的ils35是不是真的落后他们两个以上的代差?” 田忠郎汗如雨下:“如…如果..果说理论上的话,确实如此,不过他们讲得都只是口号而已,华夏国根本没有这种能力生产如此高等级的精品钢,就算是生产出来,寿命和耐用程度绝对也没办法和新日铁的相提并论。” “看来,你和全会长的观点倒是一致…”常侃细长的美眉微微一挑,“也就是说,你们可以确定,蓝钢集团所为的超过ils35钢两代差的产品是吹牛的了?” 全会长和田忠郎对视了一眼,而后几乎是同时地点了点头笃定道:“可以这么说。” “哼哼,确定?”常侃冷笑着重复了一遍,语气更是透着一股加重了的阴冷。 田忠郎想了一下,果断点了点头:“我敢确定,因为如果他们真的有这种产品的话,那么青钢集团还有那个东钢集团的代表何必还要来参加这个研讨会,而且他们一开始还表现出对我们的产品非常感兴趣的样子,这只能说明了一点,我们的产品对于他们来说有足够的吸引力,如果那个蓝钢真的能量产所谓cl1500级的优质精钢,那么这两家公司根本就不会派出代表。” “是吗?”常侃眉头一拧,眼眸子再度一冷,扫向两人,“那你们给我解释解释,蓝钢集团为什么会放出这种话?说他们可以做出比你们先进两代差的产品出来?” 全会长一听,脑子就浆糊了,拿眼拼命看着田忠郎,随即也问道:“对啊,他们干吗这么做?田理事,你好好解释解释!” 田忠郎听了全会长的话,心里头顿时一万头的草泥马飞过,次奥,老子要知道的话,会长就该老子当了。 不过眼下貌似如果不给眼前这个变态的一个合理的解释,自己貌似命运堪忧啊。 他急得是绞尽了脑汁,蓦地脑子灵光一闪,顿时心里有了一个底:“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这个蓝钢集团的人狡猾啊,太狡猾了,他们不是刚刚控股了青钢和东钢吗?这样一来青钢和东钢自然是不会和我们再谈判了,要谈判的话,也肯定是由蓝钢出面。” “所以蓝钢的人先故意召开新闻发布会说他们已经开发出更好的东西,然后就以此为筹码,再和我们谈判,再压低我们的价格,嗯。肯定是如此。” “你觉得乔家的人都是傻逼吗,当着天下人的面说他们开发出了高出你们两个等级的产品,这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了。你还觉得他们是利用这个来找你们压价?”常侃不由笑了。 “侃少。”没想到这回田忠郎倒也硬气了起来,“您想想,这个1500mpa级的奥氏体精钢早在几年前就面世了,这并不是什么秘密,但是这是实验室的东西,实验室的东西到量产之间完全是两码事,很多东西可能在实验室里呆上一辈子也不见得能够投入量产。为什么,因为成本和工艺的要求实在太高了…” “所以我敢肯定,就算蓝钢真的弄出了1500mpa级别的东西。也肯定只是实验室的产品,至于他们所说的量产,哼,不出意料的话。肯定是用拖字决。” “另外。侃少,您想一想,这青钢、西南钢、蓝钢还有东钢四家钢铁公司,总资产达到了千亿的规模,区区一个蓝钢怎么有本事在一天之内吞并其他三家,并完成合资,这里面肯定有猫腻,依我看。口号的成分居多,所以我更加可以笃定。肯定是这四家公司想要联合起来压价才是真的,这个所谓的新闻发布会,哼哼,纯属子虚乌有。” “蓝钢?哼!乔家竟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常侃看了看全会长和田忠郎,突然伸手一摸额头,淡淡地说道:“我有些乏了,这样吧,你和全会长就先在这,我看今天就别出去了,帮我研究看看,那个蓝钢集团的事儿到底靠不靠谱。” 田忠郎和全会长对视一眼,面色不由一变,这个侃少虽然没有明说,但这貌似已经是要软禁他们的节奏了。 说完,常侃也懒得再废话,直接打开了房门,带着小美离开了,取而代之的是两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彪形大汉。 田忠郎眼睁睁看着常侃关门而去,心里头再度一万头草泥马,不是说困了吗,现在跑出去算怎么回事? 房门一关上,常侃便慢条斯理地拐了个弯,到了另外一个房间,房间门还没打开,黑女的头先露了出来。 “怎么样?那个田忠郎来的时候,有没有尾巴跟着?”常侃淡淡地开口问道。 黑女摇了摇头:“少爷,很奇怪,没有看到,看来是黑女莽撞了,本来还想提醒少爷您的…” 常侃冷冷一笑道:“小心驶得万年船,你做得对。” “少爷,那您还打了黑姐姐…”小美犹豫着说道。 “闭嘴!”常侃看了看一旁的黑女,并没有解释他为什么这么做,“这个地方不适合再呆了,黑女,安排好了吗?我们走吧。” 黑女眼皮子一抬,她自然是知道,常侃之所以打她,是因为他不想在全焕国面前丢了面子,说他连田忠郎被跟踪也没发现罢了,毕竟被一名女下属抢先点出来,挺没面子的。 “那,那个全会长和田忠狼呢?”黑女怯生生地问道。 “哼哼,先放他们在这里,说不定还可以成为我们的一个饵呢,我就不信那个张扬不想知道田忠郎背后是谁在撑着。”常侃冷笑着道,“只可惜,他们如果看到全会长,再怎么查也查不到我的头上。” 几乎与此同时,刚刚从会场里走出的张扬,接到了远在京城的许丹莹电话。 “姐夫,按照你的吩咐,已经成功入侵了琴海湾大酒店的监控系统…已经找到田忠郎的踪迹….不过我想你应该看看另外一些画面。”许丹莹声音里带着一丝丝的兴奋。 ps:兄弟姐妹们,月票从52名掉到只剩下六十名了…..求月票啊 谢谢【殇丶贱6 】巨巨 【綠茶丶薄荷】巨巨 【66014261】巨巨 等巨巨的赠送的皓月月饼 感谢今日给豆子打赏的每一位兄弟姐妹们 谢谢【会亿】巨巨588起点币打赏 谢谢以下兄弟们今日打赏 【痞子000000 】巨巨 【茈玍呮为伱 】巨巨 【暴风雪 】巨巨 【じ☆ve尐莊℡】巨巨 【wxhgjx 】巨巨 【kira-zsc 】巨巨 【我是陆李仙】巨巨 谢谢兄弟姐妹们的宝贵月票 【暴风雪】巨巨 【 jem555wh!】巨巨 【kong888 】巨巨 【讓愛随風】巨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