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老娘跟你赌大的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六十五章 老娘跟你赌大的

斗地主张扬也玩过,技术还算不错,但很明显,和这俩美女玩起来,明显是小巫见大巫。 不知道她们的智商是不是全部用在这上面了,才玩了十一把,张扬身上的衣服就只剩下下半身两条了,换句话说,他两件上衣全没了,玩十一把输十把。 这会儿只能抱着被子在那瑟瑟发抖的和俩疯女人继续玩,这可是晚秋时节了啊,大姐! 再看看敌人,露露一件红sèv领t恤,一件紫sè小马甲,下身一条紫sè超短裙,还有一套紫sè的蕾丝内衣上下两件,如果黑丝袜也算的话,就六件了。 高琪呢,则比露露还夸张,灰sè棉衫,白sè圆口t恤,牛仔热裤,黑sè丝袜,脖子还挂着一条围巾,算上内衣的话,比露露还多出一件。 一个六件,一个七件,张扬两件,这已经是板凳钉钉的事情,更何况前十一把,自己输了十把,剩下这两件估摸着熬不到凌晨了。 “抗议啊,我总的也就四件衣服,你们一个六件,一个七件,这摆明了欺负我。”又打了一盘,张扬再度输了之后,他忍不住提出了抗议。 但这渺小的抗议之声很快被俩女人镇压了。 “闪边去,衣服脱光了还可以拔毛毛来顶替,输五把拔十根,够对得起你了吧。”高琪不怀好意地盯着张扬下面某个部位,嚣张地吼道。 许丹露呢,则在一旁窃喜,不加任何干涉。 张扬顺着她的眼神往下瞄了瞄,下意识捂住重要部位,看着她,无语地问道:“你不会是要拔我这里的毛毛吧?” “废话,你以为头发啊,老娘一揪就一大把。”高琪怒道。 张扬毛了,这女人…系统只有十四个积分啊,要是有五十分的话,非得马上申请个紧急援助,弄个牌神技能,赢到把她下面的毛毛拔光不可。 “快出牌!”高琪看到张扬一脸无奈的样子,心里别提多舒服了,拼命捅他肢窝催促他出牌。 张扬看了看手里的牌,自己还当庄呢,可这牌烂得有够郁闷的,整一手的电话号码。 “呃,两点多了。”许丹露看了看电视,不经意地说道。 两点多了?张扬想趁机本想趁机不玩了,不过这个时候,那沉寂了老久的系统姐姐又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女娲系统装载,还有十二个小时满一个月,系统数据更新,张扬,预备级拯救者!主线任务成功率0.3ppm,完成授权m级任务两个,系统积分14分,称号为有为青年,体能指数65点,运气指数0,满值为一百,根据积分状况,现赠与一个指数点,可以zi you分配到体能或者运气指数上。” 原来还有月度奖来着?张扬记得当初装载的时候,成功率只有0.005ppm,现在已经是0.3ppm了,这可是一个质的飞跃。 另外运气指数为零?这特么得要什么倒霉的孩子才能摊到零点呢?而且原来问题出来这里,自己运气太烂了,怪不得做好人好事那么难,连抓的牌都是电话号码。 体能自己压根没问题,而且现在六十五点再加一个点也没用,所以他毫不犹豫把奖励的一个指数点加到了运气上面。 虽然只有一个点,但好歹也是个半透明的裤衩了吧! 这个点一加,张扬貌似没有感觉到什么变化,一手电话号码的牌,还当地主,自然是顺理成章地输了,再输个四把,长裤得脱了! 接着下一把,高琪坐庄,张扬依旧抓了一手烂牌,本来他以为这次肯定要脱裤子的时候,高琪的庄却被许丹露拱翻了,当场就输了一盘,不过她却是轻蔑一笑,看着张扬道:“早着呢,这才一盘,加上刚才我输的那盘,也才两盘,而且还是你家露露的功劳,想看姐脱衣服,还得要再来三盘。” 张扬瞄了她一眼,不说话,这难道是运气来了的原因,这么烂得牌居然还赢了。 接着下一把,不信邪的高琪又抢了地主,但张扬这次发现,自己的牌貌似好了不少,几经挣扎之下,又把高琪拱翻了。 “你走的狗屎运,便宜你了,下把我还抢,有本事你们继续赢。”高琪有些不爽了,那倔劲涌了上来。 果然下一把她在牌不怎么好的情况下,又抢了庄,结果被许丹露完爆。 “叉,我就不信了!”高琪捋起袖子,似乎想破罐子破摔的模样,准备把下一把庄也抢了,结果她喊得大声,庄却落在许丹露手上。 这一手张扬牌不错,想要搞定许丹露完全没问题,但为了让高琪脱衣服,他故意的让给许丹露,拼命压高琪的牌。 高琪气得直踹张扬,但最后还是以多出张扬手中五根牌输了第五把。 “哼,一对狗男女,合起来搞我!”高琪气呼呼地把牌一摔,瞪了张扬一眼,随即又满脸坏笑地说道,“哎,脱就脱,不就是一件吗。” 她利索地把灰sè面衫给脱了,还好,她暂时还没把围巾也当成一件衣服。 脱了棉衫外套的她,上身就只剩下了一件白sè的圆口领t恤,火辣的身材登时显现了出来,饱满的峰峦撑得那薄薄的t恤似乎随时要裂开似的,让人口水横流,不知道是不是酒jing的缘故,张扬都觉得下面好像发生了一点点变化。 高琪脱了外套之后,似乎觉得有些冷,就把空调暖气开了,然后缩回床上,嚣张地叫道:“继续,姐姐要发飙了。” 三个人疯似的又玩了七把,结果让张扬大跌眼镜的是,七把中高琪又输了五把,许丹露输了两把。 张扬则一把未输,一点运气值有那么重要吗?女娲系统,我的亲娘喂,你早点给我这么一点运气指数,高琪美眉现在早就光溜溜了。 高琪气得抓狂,直囔着许丹露和张扬作弊,但又没什么把柄可抓,最后没办法,心一横,从床上跳了起来,吼道:“脱就脱!不信你两条裤子还能撑到天亮。” 她看了看张扬,又看了看许丹露,双手慢慢伸到t恤衫的下摆,揪着往上捋了捋,才露出一抹白花花的小肚皮,她怪笑着又放了下来,看着张扬笑道:“哈,馋死你。” 然后不知道哪里弄了个剪刀,在张扬和许丹露面前,直接把丝袜剪掉,抽了出来。 “喏,姐姐的黑丝袜,还带着体温呢?要不?”她用大拇指和食指拎着剪下来的丝袜,在张扬面前肆无忌惮地晃着。 张扬无语地看了看一旁的许丹露,后者根本无视他,而是直愣愣盯着高琪雪白的大腿,伸出猩红的小香舌舔了舔,那模样,要说她不是个百合张扬死都不信。 不过话说回来,高琪这娘们的大腿还真是长得雪白,整个的白皙娇嫩,借着灯光,隐约都可以看到上面的血管了。 高琪似乎也察觉到了张扬和许丹露异样的眼光,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是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继续继续,别老盯着姐的大腿看,有本事扒了姐的裤子,姐那个地方也让你参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