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六章 那厮的底气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六百八十六章 那厮的底气

梅宁海湾路,琴海湾豪华海景大酒店,顶楼一套豪华的观景套房里,一个身材瘦高穿着一套青灰色中山装的年轻男子,臀部靠在雪白的真皮沙发上沿。 他一手扶着腰部,另一手托着下巴,一双鬼魅的眼眸子漫无目的地盯着宽大的落地窗外面的海平面,似乎在随意想着什么。 他身后,一左一右站着两个服装迥异,肤色也完全不一样,身高大约一米六五上下,年纪约摸二十三四岁模样的美丽女子。 这两个女子,皮肤比较白皙的那个穿着水蓝色的水手服,搭着一条短短的格子裙,扎着马尾;皮肤比较黑的那个,穿着一套黑色皮短裙,留着一条麻花辫。 这会儿,那两个女子都是一副眼观鼻,鼻观心的模样,大气都不敢喘一声,似乎怕影响了那个年轻男子的思考。 不过屋内除了她们三人之外,还有另外一个年级约摸六十岁上下的单眼皮眉毛几乎没有的老年男人,他的站姿和那两个女的几乎一样,而且脸上的表情似乎还更加胆怯一些。 “这个杨修国还真是有点意思,家里的那个老头对于我去惹他还表示了不快,由此看来,这个杨家看起来还不简单啊,可惜了田忠郎这条废物,连激怒杨修国的能力都没有,让我白白丧失了一次观察杨家背景的机会。” 气氛压抑到不行之后,那个年轻男子终于打破了沉默。 他这么一说。那个六十岁上下的男子身子顿时一阵的哆嗦:“对不起,侃少,那个田忠郎实在是…” 那男子闻言只是微微冷哼了一声。打断了那个老年男子的话,语气里带着一抹威胁:“全会长,你们韩丽人做事可不地道啊,说要让我看戏,结果…我听到的消息是却是他自己被白白打了一顿不说,两个保镖还被请到警察局协助调查了。” “如果你所谓的惊喜就是这个,我也会不介意给你一个惊喜。这个杨修国和张扬已经惹得我很不高兴,我不想看到他那张得意的脸孔。”那个青灰色中山装的男子转过头来,鬼魅般的眼睛盯着那个六十岁上下的韩丽人。冷笑着道,“我们可不需要贵社提供的那些所谓特种钢材,什么高端的复合材料。” “侃少您说笑了,在下虽然现在是韩丽人。但却是地地道道的华裔。这心还是向着华夏国的。”那个老年男子伸手抹了把冷汗,低眉顺眼地说道,“我已经让田忠郎在下午谈判的时候,向他们施压,毕竟目前贵国…噢,不是,目前华夏国毕竟对于这种高端的钢材锻件需求很大,而菊花国对于华夏国又封锁了此项技术。只有通过韩丽才能婉转拿到这种钢部件,而鄙社刚好是唯一的代理人。” “所以如果要让杨修国难堪的话。他这个老同学田忠郎还是有些用处的。” “行了,我没那个耐心去听,记着,我只对杨修国和张扬感兴趣,现在我知道,如果打击杨修国可以打击到张扬的话,我很乐意去做,至于你们想要的西南xx稀土矿的开采权,那就要看你做的事情能不能让我满意了,他们越难受,那么你得到好处的概率就越大。” “你可以出去了。”瘦高男子语气突然转冷。 “好的,那…一有消息我就通知您。” 那个人一走,那名瘦高男子面色突然一沉,变得极其难看了起来,伸手向那个皮肤白皙的美少女招了招,“小美。” 那水手服的美少女听到那个男子叫她,身子顿时一阵哆嗦,但她也不敢说什么,只得硬着头皮走了上去。 人还没到那个男子身旁,那男子闪电般地出手! “撕拉!”水手服装从她胸口的位置一直被撕到了肚脐眼的处,她上身居然是真空的,一对不大不小,但却伤痕累累的雪白双峰突兀地跳了出来,颤巍巍地裸露在空气中,那惊人的伤疤和那白色的玉峰相衬,更显得是那么的触目惊心。 “嗷!”那个瘦高男子低嚎一声,随即俯身露出森森白牙瞬间咬住了小美雪白玉峰上的那呈现紫黑色的小蓓蕾,“这世界上,没有我常侃对付不了的人…呲溜…杨修国那对女儿杨静和杨菲倒是长得极品,尤其是杨菲,哼哼,如果玩弄她们的话,肯定要比玩弄你们这两个婊子刺激多了。” 那个叫常侃的瘦高男子露出鬼魅般的眼神,咬牙切齿地拧了那个小美最柔软的腰肢一下,随即又把手往下伸了进去,径直摸向小美底下神秘之地,狠狠地捣鼓了一番。 “侃少,既然如此,那么为何不让直接杀了那个张扬,他一死,那两个女人就是公子您的了。”一旁那个黑女大胆地谏言道,她在常侃说到杨静和杨菲两个人的名字时,野兽般的双眸突然发出一抹嫉恨的光芒。 “闭嘴,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本公子行事,不需要任何人来指点,你上次已经说过一次这么愚蠢的建议了,先不说那个家伙好不好杀,就算是很容易,如果就这么一下子杀了,岂不是太便宜他了,杀人可是一种艺术,你得慢慢的,慢慢地去体会其中的快感,懂吗?” “滚过来,把裤子扒掉,屁股撅起来,对,就是这样…” 白日里的小插曲,并没有影响到张扬的心情,距离女娲集团新总部正式揭牌的时间越来越短,再加上刚刚拿下双a地块,太多事情需要他去关注了,好在杨修国有惊无险地过了关,而且他和杨菲的关系已经展开了破冰之旅的第一步。 对于他来说,今天是个值得庆祝的日子。 中午。吃过饭,他还是查了查田忠郎的资料,然后他才发现。此人原来还是澳洲籍的华裔,他的原名叫田风,华夏人,毕业于燕京大学,接着又辗转到了菊花国就读东京大学工程材料学,改名田忠郎,毕业后在三棱重工就职。入了菊花国籍。 在三棱服务了十几年后,他又辗转到了澳洲,负责帮三棱重工矿业集团收购澳洲的优质矿源。现在又摇身一变,成了新菊株式会社华夏区的总经理,这新菊集团是一家幕后有三棱财团影子的韩丽国企业,但总部却又是在澳洲。 目前新菊在华夏的业务可谓蒸蒸日上。原因很简单。这家韩丽企业代理的都是菊花国一些对华夏国禁止出口的特种钢材还有一些耐高温抗折压的复合材料等等。 这些优质的钢材和配件,都是华夏国高科技行业急需要用的,大的如航天航空涡扇月片,和核反应堆的核岛锻件等等,中的如汽车行业里的变速箱,精密磨床车床等机械加工设备,小的如汽车零部件里的减压垫的,甚至是螺丝等等。这些东西都是需要从菊花国进口的,而其中高端的部分。 比如说第三代民用核反应堆里面的核心部件核岛锻件就需要用到菊花国生产的高品质钢材。而这些东西,菊花国对华夏国是有专门设置了贸易壁垒的,不会出口给华夏国。 不过也不说完全没有办法,因为菊花国在米国的压力之下,虽然有些最尖端的东西不能直接出口,但却可以通过一些弯弯绕绕的行为,就好比如通过韩丽国企业或者是澳洲籍企业辗转到其他国家再出给华夏国。 而新菊集团就是这么一个类型的企业。 这样的企业,华夏国的一些大企业往往还得看它脸色,毕竟没了它就没有了生产一些关键工业品的零部件,没了那些零部件,工厂就得趴窝。 而眼下,那个田忠郎正是要到梅宁市参加一个展销会的,顺道他还会获得东南省一位领导以及重要钢企青钢集团领导接见的机会,商讨一个关于引进特种钢生产技术的重要项目。 看到此,张扬才明白过来,那个家伙怎么会那么有底气了,原来他手里还是有一些牌底的。 可想而知,那厮估计会在会议上趁机给杨修国一些小鞋穿了。 只不过张扬更加关心的是,那个家伙一再地口称杨修国为老同学,那又是怎么回事? 想了想,他还是给杨修国打了个电话,打电话的时候,刚好杨菲也在一旁,听到张扬说起杨叔几个字后,她的樱唇扁了扁,显然是有话要说,但又吞了回去。 “杨叔,我是张扬啊。”张扬看了看一旁的杨菲,想了想说道,“你中午有空吗?” 那边杨修国迟疑了一下后,答道:“呵呵,那要看什么事了,手头上确实有点事,刚刚接到一个通知,让我明天参加一个高科技项目的恳谈会,我恐怕还得准备一些资料呢。” “您说的那个恳谈会,不会是关于高新锻钢技术的引进项目评估会吧?” “咦,我这才刚知道,你怎么就知道了?” 张扬笑了笑:“杨叔,我知道的远比这个多,对了,杨静姐姐和菲菲老师说要在别墅里帮你接风洗尘,要不中午您到我这里吃个便饭?” “菲菲?你说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要不我让她亲自和你说?”张扬看了看怒容满面的杨菲,笑眯眯地答道 ps:兄弟姐妹们,月中了,有月票的支持豆子一票,菊花又被爆得啪啪想 新的一周也开始了!!!寻求各种支持 谢谢以下兄弟们今日打赏 【痞子000000 】巨巨 【茈玍呮为伱 】巨巨 【じ☆ve尐莊℡】巨巨【wxhgjx 】巨巨 【kira-zsc 】巨巨 【予取予求】巨巨 【ryanfu7】巨巨 谢谢兄弟姐妹们的宝贵月票 【杜拉斯诺】巨巨 【美女是祸水】巨巨 【绿色心灵 】巨巨 【爱吃菠菜 】巨巨 【怪哩咕咚 】巨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