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五章 哪来的苍蝇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六百八十五章 哪来的苍蝇

张扬和杨修国的目光一起转向了声音的来源,毫无疑问,说话的这个人显然是有一定地位的,而在这种时候,有地位的人中还敢这么说话的,要么是疯子,要么就是和杨修国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 张扬的理解里,杨修国在政界里扮演的是一个中庸的角色,他为人低调,做事多说话少,很少在新闻媒体记者面前露面,至于有没有树敌则不为张扬所知,不过在梅宁这一亩三分地上,他的口碑是很不错的。 至于这一次他之所以被人下黑手,要对付他的应该不是针对杨修国本人,而在于他和女娲集团关系的关系密切,有人想要借敲打他来敲打女娲集团罢了。 眼前这个家伙,光看着带保镖的样子,就知道应该不是政界上的人物,而且他说了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儿,这一点看来,应该对杨修国的家庭情况还是挺了解的。 杨修国看了那开口的人一眼,并没有多说话,而是加紧了步伐,朝接他的市委车子走过去,一边低声和张扬解释道:“田忠郎,新菊集团总经理…” 张扬愣了愣:“菊花国人?” 杨修国轻轻摇了摇头,脸上的表情似乎对此人有些忌惮:“以后跟你解释…” “田总今天难道也是来接杨某的?”对于田忠郎的讽刺,杨修国似乎并不以为意。 “呵呵,当然不是。田某怎么会有那么多时间呢,我这不是赶着去沪市嘛,赶巧了。原本还以为以后只能在监狱里探访你了,没想到这么快就碰面了。” 田忠郎看了看一旁的张扬,带着一丝尖酸的语调说道,“这个想必就是女娲集团老板张扬吧?就是他把你给弄回来的?老同学,靠女儿吃软饭这怎么说都…啧啧。” 张扬这下子才看清这个家伙的面貌,大约和杨修国年纪相仿,五十出头。不过这厮保养得还不错,唯一有问题的就是他的两颗门牙貌似没了,不过补了两颗金牙上去。咋一看还以为是个暴发户呢。 张扬对于眼前这个人实在没有半点的印象,新菊集团,他貌似没听说过,看公司名称和他人的名字。和菊花国的很像。还以为是一家菊花国企业。 听到那田金牙带着轻蔑的语气这么说,张扬火气就冒了出来了,不过他也没那么冲动,因为毕竟杨修国在一旁,他要先尊重他。 而且看杨修国的表情,似乎并无意和对方起冲突,他不由得狐疑地按捺住了内心的怒火。 不动声色地看着。 杨修国听到田忠郎的话后,终于停下了脚步。剑眉微微一皱,淡淡地说道:“田总。上一代的恩怨,和小辈无关,你别扯太远了!” “哎哟,杨大市长你这是要发飙吗?我好怕喔!不过大众广庭之下,想必您不好意思让人动手吧。” “够了!”一个市委的工作人员走了过来,拦在了田忠郎身前,“这里是机场,不是你喧哗的地方。” “你算个什么东西,有资格在我面前大呼小叫的吗?”那个田忠郎见状,立马双眼一瞪,他身旁的两个保镖也开始捋袖子。 田忠郎那边的人明显要少,不过他却没有半分畏惧的意思,张扬看了一眼就明白了,这货是故意想挑事,现在机场这边媒体记者成群,要是这边的人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立马就能上报纸头条。 “算了,小陆,别跟他们一般计较。”杨修国皱了皱眉头,看得出来他已经看出了对方的图谋。 “杨副市长,别走得那么急啊,你生出这么两个娇滴滴的绝色女儿,要不我们结个亲家如何?田某迄今还缺一个偏房呢,大的据说当小三了,那就算了,就刚刚那个吧,就刚才那个摘了墨镜的…你们不是关系不好嘛,那就送给我调教调教…” 田忠郎声音不大,但却刚刚好让杨修国、张扬以及那个小陆听得一清二楚。 闻言,杨修国瞬间站直了身子,剑眉拧了起来。 很显然田忠郎的话已经触动了他的逆鳞。 不过他还没开口,就已经有人比他先一步动手了。 张扬一个箭步走过,直接重重地一巴掌扇在那个金牙田的脸上,而后一颗黄灿灿的东西飞了出来。 “哪里来的苍蝇!” “次奥,金牙,我的金牙…”田金牙立马连滚带爬。 “啪!”清脆的掌击声落下之后,他的两个保镖才反应过来,立马就冲向张扬,两人也没二话,直接掏拳招呼张扬。 张扬眼角余光一扫,刚才他已经吃准了角度,刚刚那一巴掌他好避开监控摄像头,这会儿这两人上来,他故意不躲,挨了不轻不重的两下。 挨了不痛不痒的两拳后,他却一个好像受力不住的模样,蹭蹭退了几步,顺带就退到了田金牙的身旁,猛地一个极其隐蔽的侧肘撞在那个家伙肥厚的肚皮上,田金牙当场就趴在了地上,捂着肚子满地打滚。 那两个保镖不明所以,还以为张扬不过是凑巧的而已,就要冲上来对张扬动粗。 张扬眯了眯眼,双眸露着一抹淡定,他也不准备还手,其实也不用他还手了,因为那两个人还没冲到张扬面前,一个高挑但身材绝对称得上是火辣的身影横里冲了过来,揪着第一个保镖的领口衣领,狠狠一拽,随即一个膝撞! “啪!”那个保镖立刻躺在地上,不省人事! 另外一个挥舞着拳头看到袭击他们的竟然是个女的之后,顿时一阵羞恼,直接一个摆拳。 “啪!”胳膊肘还没伸直,他就突然发现自己的胳膊肘猛地曲成九十度。一下子脱臼了! 人家连给他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他躺在地上的瞬间,终于看清楚了出手的人长啥样子。 对方一副咖啡色墨镜,一身的黑色风衣。绑着短马尾,那脸蛋,长得绝对的是绝色尤物级的,太漂亮了,可是太尼玛狠了,这个胳膊肘…他瞬间想了起来,断了吗? 他冷汗一冒。立马嚎叫了起来。 警察过来了,张扬慢悠悠地站了起来,冷冷地盯着田忠郎。淡淡地说道:“你叫田忠郎是吧,今天只是算利息,你会慢慢发现噩梦这才刚刚开始。” “你…你敢威胁我,臭小子。你不就是个女娲集团吗…有你哭的时候。” “我等着。你不能弄死我,你就等死吧。”张扬笑眯眯地站了起来,朝一身黑色风衣的火辣尤物走了过去,借机捉着她的胳膊肘叫苦道:“哎哟,要不是你出手我就死定了…” 这个绝色尤物是潘宁宁,此刻看到这家伙搂着自己胳膊肘装逼,甚至手掌外侧还不经意地触碰到她丰挺的玉峰外侧,顿时一阵羞恼。冷冷的瞪了张扬一眼,强行忍住想要啐他一口的。美眸一扫机场周围围观的人群,压低声道:“行了,别卖萌了,看笑话的可不止那些记者。” 张扬耸了耸肩,看了看疾步赶过来的警察,低声道:“交给你了…” 说完,张扬一溜烟就跑了,那两个警察是认识张扬的,正犹豫着不知道要不要让张扬做个说明的时候,潘宁宁已经伸手拦住了他们:“人是我打的,他们涉嫌妨碍执行公务…” 然后拿出她的证件,那俩警察接过去看了看,不由面面相觑,不敢有任何怠慢,立刻拿着证件躲到一旁咨询了一下,一分钟后,立马毕恭毕敬地把证件还给了潘宁宁。 “对不起,潘少校,冒犯了,请问有什么我们可以配合的吗?”打电话征询的警察一边抹着冷汗,一边低眉顺眼地问道,眼前这个美女可是正儿八经的国家特工啊! “我怀疑这两个人身上身上挟持凶器,麻烦你们带回去仔细搜查一下。” 闻言,那两个警察立刻警惕了起来,其中一个还拔出了今天特意派发的配枪,直接对准了那个胳膊肘扭曲了的人,大声吼道,“趴在地上,不准动。” 那两名保镖闻言,一个劲地叫苦不迭,这特么的被打成这样了,昏过去了,还妨碍个毛线的公务,至于携带凶器,次奥,我们刚过的安检,能带什么凶器啊! 不过没办法,面对着黑洞洞的枪口,虽然说可以预期对方不会真的开枪,但是那种感觉还是极其恐怖的。 那个还醒着的保镖只能极其苦逼地想办法扇了他同伙几巴掌,把他弄醒,然后被带上手铐。 田金牙一看情况变成这样子,傻眼了,一屁股坐在地板上,半晌,看到杨修国已经走远了之后,这才想到了什么,急忙忍着痛,手忙脚乱地拿出手机开始拨打电话。 “全会长…我是田忠郎,我在梅宁机场,我被打了…” 电话那头,一个略显得懒洋洋的声音只是哦了一声,随后才不痛不痒地反问道:“严重不?” “唉哟喂,痛死了,我的两名手下被这边的警察带走了,会长,您得想办法帮帮忙啊。” “杨修国怎么样?” “什么杨修国…噢,对,对,他…咦,他上车走了。” “砰!”电话里,传来一声拍桌子的声音,“怎么走的?不是让你激怒他,让他下不了台吗?” 田忠郎冷汗登时冒了出来:“对…对不起,会长,我也想啊,可是那个张扬二话不说,上来就打…” “废物…”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儿后,终于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你不是要去搞那个什么特钢高新技术恳谈会嘛,既然如此,你就借此大做文章,哼,我就不信,他们能顶得住,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