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被你看光了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六十四章 被你看光了

“好吧,琪姐姐,那我把身上这套脱下来拿给你穿。”许丹露故意跑到床上,发出一些脱衣服的声响。“不过琪姐姐,我把衣服脱了就不好跑出来了,我让张扬把睡衣拿给你吧。” “嗯,好…”高琪下意识地点了点头,但马上反应过来,气得连连跺脚,“啊,不行,不行,不能让那家伙过来。”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浑身上下不着寸缕的傲人身躯,一想到要是万一被那家伙看到,那岂不是亏大发了,打死都不能干。 不过一听她这么说,这边的许丹露也耍赖了:“琪姐姐,那…那我没办法把睡衣给你啊,你自己出来拿吧。” 一边说着,一边还朝着张扬做了个鬼脸。 张扬伸手揉了揉额头,把自己扔在沙发上,这俩娘们都疯了,自己还是找个地方躲起来才是最安全的。 两个女人你争我斗的,折腾了半天的嘴皮子功夫,高琪最后还是妥协了,心一横裹着张扬的浴袍就冲了出来。 “张扬你给我进去。”她一手捂住胸部,一手把张扬给推进浴室。 然后飞快把浴室的门锁住:“不许出来,你要敢出来,我…我跟你没完。” 浴室里,还留着一股女人刚刚沐浴后留下来的芳香,张扬看着高琪刚才抓狂的模样,嘴角不由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果然这女人,嘴巴说得厉害,却是一丝肉都不敢露。 想了想,他隔着磨砂玻璃门,淡淡地答道:“好啦,你不叫我,我不出去行了吧。” “发誓!”那女人显然极其担心张扬会耍赖。 张扬一阵无语,点了点头:“好好好!我发誓,要是我没得到你同意就跑出去,我就…我就…” 我就干嘛呢?张扬想着万一自己忍不住想去偷窥她的那对大咪咪到底有多大该咋办?这个誓言可不能太毒。 但他一犹豫,高琪就替他先说了。 “你就断,露露一周来一次大姨妈,每次来七天…” “叉,要不要这么毒啊?”张扬翻了翻白眼,明显地听到许丹露在她一旁发出不满的嘟哝声,也不断地在边上跺脚表示不满,这娘们惹了众怒了,明显的。 “快点发誓!”高琪捶着玻璃门囔道,“不然我就到学校里把你在这金屋藏娇的事情大肆宣传一番,哼哼。” 泥煤!张扬无语了,这招对张扬是没什么,但对露露就不好了,虽然张扬相信这娘们应该不至于那么干,但她疯起来的话,那可保不齐。 所以,他决定妥协… 发完誓,高琪明显松了一口气,离开了玻璃砂门,跑去折腾许丹露了,留下一个张扬被关在浴室里,无聊得快要淡出鸟来。 索xing洗个澡算了,张扬把上衣捋起来,脱掉裤子,刚要挂上架子,却突然发现高琪的衣服还在里面,别的倒没什么,她平ri里穿的黑sè制服他见过,但是…那个粉红sè的罩罩,还有那条粉sè蕾丝窄边内内那就太显眼了… 许丹露的每次一洗完澡,她都会立刻把自己的内衣一起洗了再带出去,所以其实张扬还没仔细见过女人的内衣,但今天,却被他给看见了,还是让人最yu血沸腾的粉sè蕾丝系…关键的是,这东西刚刚还穿在高琪那大咪咪美女的身上,说不定还带着体温呢。 这高琪还挺那个啥的啊!对,闷…烧。 不过话说回来,这女人,太过分了,洗完澡竟然把内衣给丢里面…而且还丢在洗手台上。 张扬皱了皱眉头,把自己的衣服挂上架子,然后伸出食指和大拇指,小心翼翼地拈起她粉sè内内一角,想把它拎到一旁去。 非礼勿视啊,张扬努力忍住好奇心不去看那东东,我可是有为青年君子坦荡荡,但话说回来,没有人监督的情况下,有为青年算个屁,不看白不看。 他把头扭了过去,看了一下,然后直接硬了! 那粉sè内内最为关键的部位…居然有一撮湿漉漉的东西,那明显不是水滴好吧…这女人难道她刚才在里面做那个啥啥? 泥煤啊,高学姐啊高学姐,你这招太狠了,简直是杀手锏。 不过正当他准备做进一步深入研究的时候,浴室的玻璃门猛地被拉开了,高琪像疯了似的,出现在门口。 然后她看到全身只穿着一条内裤的张扬正拿着她刚刚换下来的内裤…好像在嗅… 这还不算什么,更让人抓狂的是,他下面那个东西正昂头怒耸,虽然隔着内内,但那形状还是完完全全落入了她的眼里,像是正在跟她示威似的。 “变态啊,sè狼啊。”只穿了一套薄薄睡衣的高琪奋不顾身地冲进了浴室,一把抢过张扬手里的粉sè内内,攒在手里,然后对张扬一阵的拳打脚踢。 “变态,sè狼,王八蛋。” 张扬一阵无语,叉,自己被她看光了,这笔账怎么就不算了呢,不过抓狂的女人惹不起,特别对方还是个美女,他赶紧揪着裤子如丧家之犬般逃离浴室。 幸好高琪并没有追出来,不过让张扬更加郁闷的是,她居然在浴室里嘤嘤哭了起来,这让他直接懵了,有那么严重吗?叉! 许丹露见状,赶忙冲进浴室去安慰她,俩女人在里面嘀咕了一阵子后,哭声很快就没有了,不到五分钟,两人像亲姐妹一样,手牵手走了出来。 这让张扬是大跌眼镜,这露露牛啊,上辈子搞公关的吧? 高琪横了张扬一眼,一副黑社会谈判的模样,冷声道:“张扬,你看这事儿怎么办吧?” 张扬一阵无语,你看了我半裸的身体,你还问我怎么办?难道丫我还得给你负责上眼药,还是以身相许? “是这样的,扬子,琪姐姐说了,若是要让她原谅你,除非…”许丹露故意瞄了他几眼,买了个关子,拖长了声音。 “除非什么?”张扬一脸委屈,丫的我纯粹是膝盖中枪啊,被你看了,还得给你负责终身? “除非你请我们吃一顿大餐,好好弥补,而且就现在。”许丹露脸上带着一丝小得意说道。 “不早说,还以为要我以身相许呢?”闻言,张扬不由一阵的轻松,伸了个懒腰,说道,“没问题,不过我得先洗个澡先。” 他这回答,高琪就不乐意了:“张扬,你这话什么意思,合着琪姐我配不上你啊,什么叫还以为要我以身相许呢,信不信我拿刀阉了你丫的。” “叉,我换衣服先!”张扬不敢再惹她了。 洗完澡,高琪也弄了套露露的衣服换上了,不过显然,虽然两人都是一米七左右的身高,但罩罩就有些不合适了,露露的那个尺码穿在她身上,明显小了一个码以上,目测这高琪得有34e了吧,而露露大概就34c左右。 看着她满脸别扭的模样,张扬不得不强忍住笑,最后高琪还是跑到了她自己的办公室把衣服给换了,然后三个人才一起出了酒店。 高琪是有辆雪佛兰的,不过她并没有开,三个人打了个的士直奔王子饭店。 然后让张扬泪奔的一幕出现了,高琪这个疯女人在这五星级酒店里一顿的疯点,最后还要了一瓶起码价值三千块钱的红酒。 结账的时候,看着两个醉眼惺忪的女人,张扬无语了,一顿饭花去了他将近六千块,心似滴血似的,尼玛啊,六千块,得买多少包卫生巾了知道不?够你流一辈子大姨妈了,叉! 回到酒店,她们的疯劲就来了,其实张扬知道她们酒量都不错,尤其是许丹露,灌倒两个张扬真心不是问题,更何况三个人才喝了一瓶。 醉是不可能醉的,顶多也就是话多点,但高琪囔囔着说不想睡觉了,要打牌,然后就直接拆了架子上的扑克牌,三人玩斗地主,谁手上牌留最多,就谁输。 斗了一会儿,高琪明显运气好,十把起码赢了八把,这下她得意了,睨着张扬打了个响指挑衅道:“这么玩没意思,我们玩个刺激的咋样?” 许丹露那个没心没肺的一听到刺激两个字,眼睛就竖起来了:“怎么个刺激法?” “输的学狗叫!” “这有什么刺激的。”许丹露皱了皱鼻子,一脸扫兴地把牌甩了下来,“还不如睡觉。” “别啊!”高琪一看许丹露来这招,急了,抓住她的手,问道,“那你说,怎么玩?” “怎么玩?”许丹露眼珠子一转,捏紧粉拳狼叫道,“这样吧,输五把,就脱一件衣服,怎么样?” “脱衣服?”高琪不知道是不是脑子有些不好使了,还是她对自己的牌技很有信心,嘿嘿一阵冷笑后,囔道:“好!脱衣服就脱衣服,今天非得把你家张扬脱光了打屁股不可。” 张扬一阵无语:“拜托,我还没答应好不好!”今天晚上,十把高琪赢了八把,还有两把是许丹露赢的,斗地主脱衣服?他这不是苍蝇上厕所,找死吗? 没想到俩女人看都没看他一眼,直接洗牌了:“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