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七章 要被榨干了…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六百七十七章 要被榨干了…

()尹澜和西晨静兰同时摇了摇头,尹澜解释道:“紫娘很神秘,我也是在那个家伙死了之后,才认识她的,而且要不是她,我也不知道那个家伙总算还有些良心,把酒吧的股份转给了我,她和我一样,继承了她那一位的股份,不过她把酒吧的经营权给了我,自己当幕后老板。” “我们每个月大约能见上一次面,不过她都是戴着口罩,戴着一副宽大的墨镜来找我,我把盈利对半分给她,她每次都只接受她应该得的二分之一,酒店的安保什么的都是她派人来负责的,不是我吹牛,遇到黎马这个二愣子之前,还从没有一个醉酒的能在这里成功闹事过。”尹澜有些骄傲地说道。 张扬只觉得这一切透着一股玄机,紫娘可是将族的成员,而且根据她的姓氏应该叫常紫娘才对,这个王紫娘大概是她的化名吧,酒吧老板娘的身份多半就是她在现实社会里的化身。 现在事情是越来越有意思了,看来如果自己想更深入地了解这个想要对付自己的所谓将族白虎流派,ri后要少不了通过尹澜和紫娘打一下交道。 只不过她会不会因此而对尹澜而不利呢? 张扬心里也是有一些犹豫,想了想他笑着把尹澜的手机递还给她,刚刚他看了照片拍摄的ri期,应该也就是上个月的事情:“对了,既然她一向都不肯露出真面目,怎么还会跟你合影?” “噢,我也觉得奇怪,这张照片是上个月她来的时候,主动提出要和我合拍一张照片的,不过她也没说明具体原因。然后就走了,不过她说这个月的话,可能月中后会回来得比较频繁一点,让我好好经营,所以你不用担心那些混混会来找我麻烦了。” “噢,我明白了。”张扬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随即又不动声sè地说道:“这个,你拿这张照片给我看的事,最好别跟她说了。毕竟她应该是不想让别人知道她的真实面目。” “嗯,对哦。”被张扬一提醒,尹澜也醒悟了过来,急忙把手机收起来,“你应该不会说出去吧?” “我当然不会。”张扬笑了笑道。他之所以提醒尹澜,是因为他知道紫娘的真正身份,这将族的人既然想要他的命,如果知道尹澜把她的照片给自己看的话,很可能会导致对方对尹澜不利,这是他所不愿意看到的。 毕竟,现在怎么说尹澜已经成为自己的女人了。他可不想她受到任何的伤害。 “不过,不管怎么说,如果你愿意的话,我还是希望你可以到梅宁去。毕竟静兰姐现在也在那边,不是挺好的吗。” 看得出,尹澜像一根无根的浮萍一般,她现在父母都已经不在。也没家庭,在哪里不是家?既然已经和自己有了那层关系。自己自然是更希望她呆在梅宁好一点。 “再说吧,真有一天我呆不下去了,就去梅宁投奔你。”尹澜盯着张扬,吃吃地笑着,那湛蓝的美眸又露出一抹妩媚的神情。 几个人这会儿是坐在餐桌上聊天的,张扬正想着事吃东西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桌子底下,突然伸过来一只脚丫子用脚板蹭着自己的大腿内侧,而后又慢慢地往他双腿中间慢慢侵袭,一阵痒痒的感觉顿时从腿根处传了上来。 张扬身子微微一抖,看了看尹澜的眼神,他就知道底下那只小脚丫肯定是这个风情万种的女人的,此刻她那水汪汪的眼睛瞄着张扬,露出一丝似笑非笑的勾魂神情,要是没有西晨静兰和许丹莹在场的话,估摸着张扬就立马扑过去把她摁在餐桌上狠狠地蹂躏一番了, “扬子,到时候我帮你劝劝吧…嘿嘿…”西晨静兰看了许丹莹一眼,意识到自己似乎说漏嘴了,急忙改口道,“嗯,我的意思是说,我也希望澜姐姐也下去,梅宁那地方,虽然没有京城大,不过倒是挺温馨的,我也刚好多一个朋友。” “嗯,噢!”张扬咬着油条,支支吾吾地应道,这会儿那妞已经把脚丫子赛到他那边,用岛国爱情动作片里那些的标志xing动作轻轻刮擦着,搞得张扬心神不宁,而且这妞的技术确实够高超的,三两下就让他那边硬邦邦了。 真是让人怀疑,昨晚她真的是第一次和男人做吗 如果是真的,那只有一条解释,她下的片子肯定真特么的多,改天得加企鹅号问她要片子。 “好了,等下吃完饭,我得回去了,不然要被爸妈骂死。”西晨静兰看了看张扬,又看了看尹澜说道,“等我我顺便把莹莹载到她学校,澜姐姐,扬子就拜托你照顾一下了,反正下午的飞机还有好几个小时呢。” 张扬还没说话呢,尹澜看了张扬一眼,抢先答道:“没问题,放心吧,咱是京城女汉纸,不会亏待远方客人的。” 听她这么说,张扬也只好作死。 吃过早餐,张扬都不好意思站起来了,目送着三大美女走出了餐厅,他坐在原地深呼吸了几次,这才慢悠悠地弓着腰,赶紧走到洗手间冷水浇了几下脸颊,然后才跑去送许丹莹和西晨静兰。 送走了两人刚刚关上房门,尹澜就瞄了张扬一眼,咬着红润的樱唇,把张扬扑在门板上,低声道:“我想做…爱” 张扬呆了一呆,没等他有下个动作,她一下子蹲了下去,啪地一下子,解开张扬的皮带扣子,拉开他的拉链,扒了他的内内,媚眼如丝地向上瞟了张扬一眼,臻首一埋,张扬只觉得下面顿时被一股温润包覆! 这个妞,真是太…火辣了!张扬身子一弓,神经都绷了起来。 几下之后,张扬就知道她ooxx的技术很可能真的不是很丰富了,至少现在的咬功显得很生硬,虽然动作很娴熟的样子,但实际上估计她是找岛国妹子学习的吧,简直是真的在咬啊…我的大姐姐,不是这么咬法的,疼…呲…疼… “你这事第一次吗?”张扬终于忍不住问道。 尹澜探起头来,可怜兮兮地盯着张扬,点了点头:“怎么?不舒服吗?人家看电视上的那男的表情…” “那个你也信…你肯定没学到jing髓…”张扬心道,就算是那些片片,貌似也不至于把她教得那么差吧。 张扬一时心血来cháo,便让她把她看得片片弄出来看一下,结果白眼一翻,我了个去的,都是什么片子啊,那都是重口味的… “你看的都是不正经的,太不纯洁了。”张扬拿着鼠标,重新给她弄了些不会毁灭三观的,“这些才是纯洁片…” 尹澜瞄了几眼,两下就不淡定了,飞快地把自己扒光,裸露出她那具雪白诱人的火辣,挺着一对浑圆高耸的玉峰,然后张开雪白修长的双腿,扑到张扬身上。 “窗帘,窗帘…”张扬一阵汗颜。 实在是无法保持理智了,面对这么个火辣的尤物,张扬倒吸了一口冷气,随即纵身反击,飞快解除自己身上所有的束缚,狠狠反扑。 一时间,各种老什么汉推什么车,观什么音坐什么莲,落雁平沙式… 两人从客厅、餐厅、卧室来回奔袭,大战几百回合后终于瘫成一团,倾泻而出,随后到浴室里洗了澡,洗着洗着,张扬看着她那对被泡沫半遮半掩的浑圆巨峰,顿时又来了兴致,就着泡沫,索xing在浴室里又开始大战。 尹澜的承受能力无疑是他认识的女孩子中最强的,在浴室里又一次结束后,两人终于依依不舍地擦洗干净从浴室走出来,回到房间,准备穿上衣服去吃午饭,结果尹澜再次扑了上来,用她刚刚从岛国爱情动作片里新学的咬功开始挑逗张扬。 这会儿她恍如换了一个人似的,技术一下子得到了质的飞跃,折腾了一会儿,张扬再度被挑逗成功。 “我就不信搞不定你了…”张扬真不信邪了,这个妞也太厉害了,自己都有些腿软了,她自己都已经出来两次,竟然还不知足? 比高琪还牛逼啊! 张扬一声低吼,揪着她往床上一扔,扑了上去,高级房中术,十八般武艺一起用上,今天就算拼了不回梅宁也要把她给征服了。 “来啊,来啊,弄死我啊,弄死我啊…”尹澜咬着红润的樱唇挑衅着张扬。 “我就不信治不了你…”张扬恶狠狠地掰着她纤细的腰肢,把她翻了过去… 五次,两个人从九点出头一直做到了下午三点,要不是张扬要回梅宁,估计还要继续做下去,其实张扬的体力已经完全透支了,而尹澜很明显也是强弩之末,双方心照不宣地各退一步,算是打成平手。 “下次再见到你,一定让你求饶!”张扬略显疲惫地威胁着道。 “好啊,我等着。”尹澜不甘示弱地反击道。 最终,尹澜还是依依不舍地开车到酒店拿了张扬的行李,然后又把他送上了返回梅宁的飞机。 到了梅宁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多,前来接机的是乔希儿和杨静,上了车后,却发现杨菲竟然也坐在后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