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四章 别引诱我,我经不起引诱的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六百七十四章 别引诱我,我经不起引诱的

张扬装死,通常这种情况下,一个女人和你上床之后,还问你什么处不处这种问题的时候,自己还是最好别回答了,因为你怎么回答都是死路一条。 尤其对方很明显不属于处的时候,你要么大义凛然地表示这根本不属于你考虑的范畴,要么就赶紧的,彻底装死。 “怎么?你是不是嫌弃不是处的?”尹澜脸上并没有表示出生气或者是秋后算账的意思,问问题的语气很是平淡。 “怎么会,我根本不…”张扬刚想说,我根本不在乎你是不是处的,因为我自己也不是什么好鸟。 而且实际上,他还真的并不关心是不是那个处的问题,再怎么说人家都让你白白睡了,你还多嘴?嫌命太长了吗? 不过一看到身旁还有个因为破了处而疼得找不着北的西晨兰,赶紧把话又吞了回去。 哼哼,分明是设陷阱让我钻,还好自己足够机灵,不上你的当。 “我应该不是处的了。”尹澜坦诚地说道。 “噢!”张扬笑了笑,轻描淡写地应了一声,既表示了足够的尊重,又没说自己会在乎这些。 “你一定是认为我把第一次交给了我那个便宜老公,不过你这么想就错了。”尹澜似乎对这个话题谈上瘾了,继而侃侃而谈道,“其实我的第一次是给了一根棒棒。” 在张扬和西晨静兰惊讶的眼神中,她并没有觉得羞赧或者什么而是接着侃侃而谈道:“我那个老公是个gay。对我根本不感兴趣,就算是订婚了,他也从来不碰我一下。你可以想象一下,一个女跟了他两年,整整两年,他连碰都没碰我一下,亏我那么喜欢他。” 张扬一阵汗颜,不由好奇地问道:“你们是相亲认识的?” “为什么这么问?”尹澜从被窝里钻出来,丝毫不顾忌她胸前那一对丰硕的36f玉峰波涛荡漾的诱人光景。说道,“我们当然是恋爱才订婚的了。” “没有为什么啊,如果不是相亲的。你们至少会谈恋爱吧,既然有谈恋爱,你不会不知道他是个那个啥吧?” “我怎么知道啊,谈恋爱的时候。他可是百般地甜言蜜语。可是一遇到那种事的时候,他要么郑重其事地跟我说,我们要把最美好的一刻保留到新婚之夜,要么就干脆敷衍我。”尹澜自嘲地笑道,“可惜那个家伙没能等到新婚之夜。” “其实我跟了他一年就知道他是那个了,本想说我可以用自己的美貌去征服他,但我尝试了几次之后,就放弃了。”尹澜耸耸肩。“他就是一块木头,根本不可理喻。逼急的时候,他直接给我买了一根那种东西,就是棒棒…让我自己解决。” “我一火之下,就真的用那东西自己解决了,后面就发现那东西比男人可靠多了。”尹澜笑眯眯地趴在张扬肚子上,隔着张扬却去调戏西晨静兰的脸蛋儿,“那东西从来不会叫累,你要用它的时候,它随时都在,你不用它的时候扔到一旁它也不会抱怨…它不像你们男人大部分时间是软的,它永远坚挺。” 张扬一脸黑线…这女人,简直是…她说的好像特么的挺有道理。 “既然如此…你怎么没想换男人?”张扬不由感慨她的那个gay老公,真是够委屈了,还不如一根那啥…而且他都有些怀疑她男人到底是不是真的gay了,说不定人家是真的想保留到新婚之夜嘛。 “在我眼里,那个家伙虽然那里不争气,但其他方面还是挺优秀的,至少是个上进青年,长得虽然没有你帅,但也很有男人味,当然,我恨过他,不过他死了之后,我对他的恨又淡了,这才想到要把他遗留下来的这间酒吧继续经营下去,至于找其他男人,我还真没想过,我现在是一个独身主义者。” “说到底,你还是喜欢他。”张扬笑了笑道,不知怎么的,此刻他心里并没有吃她那个男人的醋的意思。 说白了点,他和尹澜并没有任何的感情基础,而是刚好在错误的时间和错误的场合发生了这种关系。 这或许就是那所谓的一夜情吧,不过中间又加了个西晨静兰,啧啧,这叫什么好呢? “喜欢他?你想太多了,这都六年过去了,再过两年我就三十了,你还真以为这世界上有这种忠贞的感情?”尹澜笑着道,“一个女人可以为一个死去的男人熬一辈子?那都是电视上演的。” “谁说的,我就能!”一旁的西晨静兰抗议了。 “啊,兰兰,你是在故意跟我唱反调吧。”尹澜看了看西晨静兰,又看了看张扬,柳眉微微一蹙,樱唇一嘟,“想不到你的心真的被人给偷了,嗯,跟恋爱中的女人是没法讲道理的,不过我看这个家伙应该不至于亏待你,算了,你好自为之吧。” “咳咳,我怎么觉得你好像认定我是个负心汉的样子。”张扬忍不住抗议道。 “是啊, 就是负心汉子,不然难道你还能娶了我不成?”尹澜吃吃地笑道,伸手点了张扬一下鼻子道,“就算你肯,我也不肯啊,我还是当我自己的风流小寡妇逍遥。” “不过,你可得好好对待兰兰,不许欺负她,不许辜负她。” “那是当然,你就算不说我也不会让她受到任何委屈。”张扬伸手揽过一旁静静趴着的西晨静兰,紧了紧。 西晨静兰眯了眯眼,打了个哈欠:“嗯,我要睡了,困死了…” 毕竟她的酒量确实不好,就算到了这个时候,那个后劲依然没有全部消退,再加上她刚刚破了身,身体也是疲惫不堪,所以她一抹眼,还真的就沉沉睡去了。 过了会儿,均匀的呼吸声便从她那精致小巧的鼻翼传了出来。 柔和的床头灯下,张扬盯着她那张精致而又柔美的绝色脸蛋,心里不由生起几分怜惜,忙把被子往她身上裹了裹,生怕她着凉了。 一旁的尹澜看了看,心里莫名地生出几分淡淡的醋意。 “吃醋?”尹澜心里一惊,不是吧。 绝对不可能,尹澜摇了摇头,看了看时间,已经一点多了,她却有些睡不着了。 过了半晌,她偷偷睁眼看了看张扬,却发现他也没有睡,便鬼使神差地伸手捅了捅他的胳膊肘低声道:“你还没睡啊?” 张扬哪里睡得着,这会儿他的酒劲已经过了,脑子也清醒了过来,所以他不得不面对自己晚上把两个美女给那个了的场面,虽然是酒精的作用驱使之下才这么干的,但不能说他脑子里并没有这种想法。 西晨静兰倒还好,毕竟她确定是补星使,不过尹澜,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了,要不耗费三十个积分,尝试一下? 但想了一下,却又犹豫了一下,虽然现在他的系统积分已经三百多分了,但是三十个积分可不是小数目啊。 正当他犹豫不决的时候,他却突然觉得自己光溜溜的下面多了一只温柔的小手,侧眼一看,发现尹澜正睁着一双妩媚万分的湛蓝色美眸盯着他,淡粉色的小香舌勾着她的嘴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坏笑。 这妞…她的手法绝对是一流的,一流到让张扬难以相信她以前没有做过这种事,紧接着她挺着雪白高耸的玉峰,身子一缩,溜进了被子里,过了会儿,张扬只觉得自己那里已经被一股温润紧紧包覆… “呲…”张扬身子一弓,又生怕惊动了一旁的西晨静兰,只得暗暗忍着,过了会儿他实在忍不住了,索性偷偷起了床,把她从床上捋了下来,然后抱到一旁的单人沙发上。 屋里暖气正浓…张扬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纵身压上,良久良久,两人在刻意压抑的表情之下,倾泄而出… 这次张扬真的是累了,胡乱清洗了一下后,爬上了床,他就睡着了。 翌日,一早,他醒过来的时候,身旁两个女人都不见了,房间里连他们战斗过的痕迹都没有,就好像他昨晚坐了一个梦似的。 张扬坐了起来,摇了摇脑袋,难道真的是在做梦? 不可能吧,这梦也太真实了!被子一掀他就发现自己下面是光溜溜的,他这才踏实了下来,昨晚不是做梦了。 看了看时间,也才八点多而已,这帮女人去哪了? 想要去拿衣服,自己才想起来,自己的衣服貌似昨晚都整湿了,呃,这下怎么办? 现在是连一条内内都木有啊! 不得已只能裹着浴袍从床上爬起来,好歹也得把那些衣服洗了去甩干,要不然今天裸奔回梅宁吗? 下了床,张扬发现自己的手机放在书桌上,拿了看了一下,发现还能用,而且还有好几个未接电话和未接短信。 有许丹露的,有乔希儿的,大致看了一下,都是关于杨修国的。 不过里面倒是有条信息让张不由特别关注了一下,是杨菲的。 “他的事情,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嗯,我是说杨静她爸!” 张扬皱了皱眉头,她该不会是知道了她爸爸为了她才碰到这个麻烦事吧,应该不会啊,这件事杨修国只对自己说过,自己又没有跟她们说过。 再说了,她怎么会对她爸爸…的事情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