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三章 被逆推了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六百七十三章 被逆推了

张扬的脑子其实在睡醒之后已经清醒得差不多了,不过脑部神经基本上还控制不了自己的肢体动作,所以这会儿看到浴室里两具光溜溜的雪白,大脑一下子短路了。 这会儿的西晨静兰已经洗得差不多了,而尹澜身上还挂着泡沫,不过其实挂着和没挂也没差别,因为也没有什么部位看不见的,两人都是浑身,不着一缕,而且正在相互嬉戏着,当然,基本上是尹澜在调戏西晨静兰。 她这会儿正在研究西晨静兰那坚挺浑圆的玉峰上面的小蓓蕾,西晨静兰则不断地用她滑溜溜的手推拒着尹澜。 身高上,西晨静兰要稍高一些,尹澜大概只有一米七,但两人赤条条站在一起,其实也看不出多大区别。 西晨静兰皮肤要稍微更白一些,而且脸蛋确实会更加的精致和柔美,尹澜则带着一种混血儿的风情,除了一双湛蓝深邃的眼眸之外,她那标志性的36f双峰简直可以秒杀所有男人的眼球… 浑圆、蓬勃、丰硕…随着她的肢体动作而不断地在颤巍巍地上下晃动,纤细的腰肢和平坦的小腹凝挂着的泡沫更是带着一种诱人的遮掩,还有与别人不同的是,和西晨静兰那诱人的稀疏黝黑之地相对比,她那神圣之地竟然是带着一簇卷黄… 西晨静兰的身段显然要比尹澜强上很多,她上下身的比例绝对是属于黄金级以上的比例,目测裸身状态下。也就杨菲会强过她了,而且她的线条带着一种惊人的天然柔美,任何结合点都是一条优美的弧线划过。看着赏心悦目,如同谱曲上的优美旋律一般。 精致、滑柔,令人迷陷,萋萋芳草之地粉色清晰可见… 张扬呆呆看了快要有五六秒钟,直到两女尖叫着,抱成一团,并且把手里的水龙头丢到张扬身上。那温水稀里哗啦地弄湿了他的全身,他才反应过来。 下意识低头一看,某个位置已经暴显狰狞。怒目对峙两大绝色裸女。 “好大…好白...完美…尤物…”张扬脑海里来来回回旋绕的都是这些诱人的字眼。 甚至连对不起都忘了说了。 “张扬…”西晨静兰惊惶一阵之后,马上发现了被淋成落汤鸡一般的家伙竟然是张扬,虽然她现在和张扬的关系已经确定无疑,而且两人除了那个ooxx之外。其他的该做的都做了。不过这么全身裸地洗澡过程中被张扬看到,还是羞得满脸通红。 张扬此刻也是满脑子的浆糊了,脸也是唰地一下子红了起来,原因很简单,自己那东西这么直愣愣地逃出来,而且还对着两个大美女,更关键的是还对人家敬礼了。 如果只是一个西晨静兰也就罢了,反正她是帮过自己那个什么飞机的。可是尹澜嘛,这才认识前后加起来不超过四个小时吧。 多不好意思啊! “对…对不起。走错了…” 张扬第一次结巴了起来。 不过让张扬觉得百感意外的是,尹澜居然比西晨静兰还要更加镇定一点,在一开始地尖叫之后,看清了是张扬后,反倒是冷静了下来。 “便宜都让你占了…还有什么好跑的吖。”她松开了西晨静兰,媚眼一转,一手拉住了张扬,“这么湿漉漉地跑出去,很容易感冒的。” “呃…”张扬石化中… “一起洗吧,反正你的我们也看过了,我们的你也看过了,谁也不吃亏。” “呃…”张扬持续石化… “怎么?生怕我们吃了你?”尹澜咬着半边的红润樱唇,狐媚地问道。 张扬生平感受到了一种被人调戏,而且是赤果果调戏的感觉,而且还是被一个全身光溜溜正在洗澡的美女调戏。 西晨静兰也是被尹澜彪悍的一幕彻底搞垮了,目瞪口呆地松开手看着眼前这一幕,半天后她的手也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这什么跟什么嘛。 “兰兰,怎么,你不舍得啊?”尹澜吃吃地笑道,“你们俩肯定都做过了吧,还害什么羞啊。” 西晨静兰无语了,不过这会儿她其实脑袋依然是懵懵的,酒的后劲实在太大了,她和张扬不一样,虽然吐了许多,但酒精依然冲胀着她的脑袋,浑身炙热的感觉并未消减多少,而且那晚为张扬打飞机后,对于男女之间那点破事现在是好奇得要命。 但是现在这情况…好离谱啊! “什么舍不舍得的,我…我才无所谓呢。”西晨静兰一边说着,一边还瞄着张扬。 “你看,兰兰都发话了…”尹澜显然已经是豁出去了。 张扬彻底败退了:“呃…我…” 话音未落,底下的裤子就被扒拉了下来,张扬顿时喉咙冒火…这是要强暴咱们这个大好青年吗? 其实他现在也是看出来了,这两个女的已经醉了,尤其是尹澜,她在酒吧里给自己调制那个经典马天尼的变异种梦幻天堂之前,就已经喝了不少,现在估摸着开始发作了。 一个醉酒的妖媚美女,简直无法抗拒啊。 张扬倒是想装一下正人君子,不过这下身被扒光之后,他哪里还管什么君子不君子的。 更何况这会儿的西晨静兰脑子也短路了,一不做二不休地跟了上来,她还算矜持一些,就是勉勉强强地拽着胳膊肘。 “帮我们搓背吧…算是惩罚你的。”尹澜媚眼如丝地盯着张扬道。 “搓背…”盯着她们她们光洁如玉一般雪白的后背,张扬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来形容自己了,下面已经涨得快要爆表了。 如果再不发泄一点什么,那是会憋出内伤的! 毅然地接过尹澜手里的毛巾… 张扬真的动手了,一开始自然是一本正经地帮她们擦拭,不过尹澜显然已经不满足了,张扬刚刚把她们的后背擦干,她转手又把花洒打开,任凭水珠如倾盆大雨般倾泻在她们娇嫩雪白的肌肤上。 浴室里,朦朦胧胧的,飘逸着一股极其暧昧的气息,此情此景之下,就算是不用明说,也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 尹澜率先主动的,自己趴在梳妆台前,一只脚踩在防滑地砖上,另外一只脚夸张地踩着马桶盖,那姿势,让张扬根本没有半分的阻滞… 张扬搂着她那对根本包不住的丰硕玉峰,迟疑了一下,义无反顾向前… 她应该不是处了,但应该也是没有经历过几次的样子,尽管开始还有些难,但尹澜好像很老道,甚至可以说是轻车熟路。 那传说中的十八般武艺竟然样样精通,而且那活儿绝对是大师级的。 纵使张扬已经是老江湖了,但在她的技术面前,很快就溃败下来。 两人的动静是在是太大了,一旁的西晨静兰一开始还保持着迟疑,但随着尹澜那高低起伏的轻吟声声声钻入耳中,她完全的丧失了最后一丁点的矜持,飞快加入战团。 应该说她已经做足了充分的准备,但当张扬真的进去后,她还是痛得揪着张扬的胳膊肘,美眸瞬间都瞪直了。 撕心裂肺啊…她又推又搡,眼泪那是哗啦啦地掉,张扬看得心疼得要命,只得作罢… 再一次,这次好一点了,只不过到了关键点,她又开始喊疼…然后大喊大叫下辈子不当女人了,那场景就好像是她要生孩子似的… 这情景,让一旁看着的尹澜都捉急了,竟然在一旁支招… 但是她的招数简直是没有任何利用价值,后来还是西晨静兰自己发狠,自己坐上去,完了后,趴在张扬身上,嘤嘤地哭了,小嘴一张咬着张扬胸口上的嫩肉施展报复。 “疼死了,疼死了…”盯着那顺着雪白大腿溢出的猩红,西晨静兰心里既羞又疼,脑袋死死埋在张扬的脖子上不肯露面了。 张扬动也不敢动,此刻他是坐在马桶上的,凭心而论,这绝对是最艰难的一次! 而且经过方才尹澜的百般挑逗,现在再经过如此艰难的战斗,他竟然直接缴械了… 三人匆忙梳洗一番后,不甘心的尹澜主动发起进攻,在她十八般武艺尽皆施展的情况下,战火重燃,不过这会儿的西晨静兰只能是可怜兮兮地趴在一旁观战了。 颠鸾倒凤地折腾了两个多小时后,饶是尹澜再牛,最后也败在了高级房中术之下。 “呜呜…舒服啊…”累归累,事后她竟然还发表了一番让人跌破眼镜的评论,“早知道和男人做这个这么舒服的话,以前就该找个男人了。” “啥?”张扬此刻脑子还没完全恢复正常,晚上太荒唐了,竟然就这样稀里糊涂地把西晨静兰和尹澜给推倒了,直到这会儿,他依然是有些不相信,身旁躺着的两大美女已经被他攻掠成功,还一左一右,一个是家世保守的神仙姐姐,一个绝对是风情万种的媚女,太荒谬了,不可思议啊! 尹澜很坦然地答道:“我说,如果早知道男人可以让我这么爽的话,我早就该去找个男人了。” “你…不会告诉我今晚之前还是处的吧?”张扬闻言,吓了一跳,刚才貌似进入她并没有多大的阻隔啊。 尹澜闻言,笑眯眯地看了他一眼,咬着红润的樱唇反问道:“你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