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二章 白花花的那啥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六百七十二章 白花花的那啥

一入口,便觉得好像有一股浓烈的水果酱香,随后是一丁点的柠檬酸味,再然后,胸口突然似乎有一把烈火猛烈燃烧起来…而且那火是越来越旺,直到他的脑袋开始出现一阵阵的眩晕,此刻,脑海里似乎开始浮现出各种各样绚丽的景象,五彩斑斓… 这就是梦幻天堂..?张扬甚至来不及感受这绚丽景象带来的冲击感,他就感觉到自己身体好像失去了控制。 这是要醉倒的节奏吧? 张扬眯了眯眼,看着同样已经抱着他胳膊肘开始饶舌地西晨静兰,忍不住问道:“你以前喝过吗?” “没!”西晨静兰果断一头栽倒在沙发上。 三人中,唯独许丹莹喝了之后,还在那闭目回味着,末了还忍不住咂咂嘴,啧啧两声。 “完美…这是我喝过最好的鸡尾酒了,不愧叫梦幻天堂。” 这妞酒量也太好了吧?张扬扶着墙,不得不说,这杯梦幻天堂确实不愧叫做梦幻天堂,这喝下去,如同被烤着上了天堂一般,不过一阵炙热之后,此刻全身上下,身体百骸如同打通了任督二脉一般,只觉得一股暖气回旋荡漾着,太舒服了,有一种飘飘然的感觉。 但他很清楚,这绝逼的是醉了的前奏啊! “你是不是很少喝酒?”尹澜看到张扬的样子,顿时惊讶了,在她的想法里,男人的拳头和他的酒量是成正比的! “喝啊,当然喝了。只不过这酒…” “噢,这杯鸡尾酒,主要是由金酒和苦艾酒调制而成的。金酒为43度,苦艾酒75度,不过不多….” “75度?”张扬翻了翻白眼,开什么国际玩笑…这东西点了火都可以当燃烧弹了吧。 “不行了,澜姐,我我要找个地方休息一下…”那边西晨静兰已经是脸红得连路都走不动了,抱着张扬的一只胳膊肘。高耸的峰峦压着他的手腕,好几次忍不住就想往地上趴。 张扬稍微好一些,但是也是好不到哪里去。再被西晨静兰这么一靠一扒拉,他基本上就双腿打颤了。 尹澜愣了愣:“你们俩…好吧,那只能先到我住的地方先睡会儿了。” 西晨静兰不会喝酒她是知道的,不过她不知道张扬也这么菜。现在好了。三个人除了一个许丹莹,眼看着挂两个了。 尹澜叫来了领班,让她照管好酒吧后,和许丹莹一人带着一个,走出了酒吧门口,她自己也是喝了不少,所以没敢开车,而是叫了一辆的士。 开了十来分钟。张扬就觉得车子缓缓停了下来,眯眼看了一下。发现时一处高尚生活小区,光是看外表,就可以猜测,住在里面的人一般应该都是有钱人。 下了车,许丹莹扶着体重比较轻的西晨静兰,而尹澜则扶着张扬,这会儿的张扬真的是感觉到了什么叫头重脚轻。 整个人轻飘飘的,脑子都是浆糊,思维都是打结的,甚至好几次把扶着他的,满身香气的尹澜当成了西晨静兰,尹澜一只手从他的腰间穿过去,半抱着张扬,所以难免的,她那对绝对足以称得上丰硕的咪咪不时地挤压着张扬。 因为把她当成了西晨静兰,张扬好几次忍不住手就伸了过去,蹭了几下,顿时一种柔软而饱富弹性的感觉瞬间从他的指尖传导到了他的脑部神经。 他忍不住伸手摸了一把,咦,怎么感觉好像比西晨静兰的还要大。 “咦,静兰,你怎么又变大了呢?” 尹澜虽然也喝了不少,不过她的神智还算清醒,被张扬这么明目张胆地揩油,还把她当做西晨静兰,心里顿时一阵委屈,老娘的咪咪被摸了也就罢了,居然还把这咪咪当成静兰的,真是比窦娥冤还冤。 尹澜住的房子不算大,两房两厅,不过在寸土寸金的京城,而且还是这种高尚社区,绝对算得上是有钱一族了。 房子是田园风格的,带着小清新,和她妩媚性感的风格完全不同。 屋内飘着一股淡淡的香气,让人嗅着心旷神怡。 张扬和西晨静兰被扶着坐到了沙发上,然后许丹莹自己也是有些受不了了,一屁股也是挤在了沙发上。 灯打开后,尹澜看了看满脸通红的三人,苦笑了一声:“我先给你们倒几杯水吧。” 西晨静兰已经呼呼大睡了,压根就没有理她,张扬和许丹莹倒还有一些精神各自是点了点头。 喝了开水后,张扬的感觉似乎好了一些,不过那困意一下子就涌了上来,他学着西晨静兰,脑袋随便往后一靠,双眼一闭,就睡了。 尹澜端着张扬还没喝完的开水愣了愣。 她看了看一旁正揉着脑袋的许丹莹,低声问道:“他的酒量怎么这么差?” 许丹莹笑着看了看张扬,点了点头:“他的酒量确实不行。” “我刚才听到你好像叫他姐夫,可是静兰并没有妹妹啊,你难道是静兰的表妹?” 许丹莹一惊,不过还是不动声色地答道:“你可能听错了吧。” “听错。”尹澜笑眯眯地盯着许丹莹,“或许吧,不过我看得出来,你喜欢他。” “才没有!” “小妹妹,姐姐我呢阅人无数,难道会连这点都看不出来?”尹澜胸有成足地断言道,“不过奇怪啊,你喜欢他,静兰也喜欢他,你们两个难道就不会吃醋?” 许丹莹俏脸一种,嘴上却是硬着狡辩道:“你想得太多了,我和他真的没什么。” “是吗,那么静兰呢,他们又是什么关系?” “这个我也不清楚,你可以自己问他们啊。”许丹莹这会儿也开始觉得脑袋一阵阵的眩晕。她知道酒的后劲开始浮现了。 尹澜闻言,不由抿嘴一笑:“你不告诉我,我有的是办法试。” “你…你想怎么试?”许丹莹有些好奇地问。 “很简单啊。那就把静兰和他两个人放到同一张床上去,看他们两个会发生什么啊。”尹澜笑眯眯地说道,刚才张扬伸手无意识地去摸她的咪咪,还叫她静兰,她就知道,这个家伙和西晨静兰肯定是有猫腻关系的。 只不过现在她想确认的是许丹莹是不是也是这样。 “这样,不好吧!”许丹莹有些犹豫地说道。 “你看。你看,一下子就露陷了吧,这就是典型的吃醋。”尹澜吃吃地笑道。 许丹莹闻言。一阵羞恼,瞪着尹澜道:“谁说的,那就听你的,把他们弄到一张床上去。” “你不后悔?” “我有什么好后悔的!”许丹莹嘟了嘟嘴道。 随即摇摇晃晃站了起来。走到西晨静兰身旁问道:“要…要放哪个房间?” 尹澜眯了眯眼。这会儿自己也是脑袋有些懵了,就胡乱指着道:“当然是主卧了,那边床大…” 然后两人真的就一前一后把张扬和西晨静兰给弄到了尹澜自己的房间。 看到两人并排着躺在床上,许丹莹心里觉得微微一酸,不过看到一旁的尹澜,生怕她看出点什么破绽,也没有过多的表情:“有没有吃的,这会儿肚子…肚子有些饿了。” “冰箱里自己看看。我也不清楚。” 许丹莹闻言,点了点头。便走了出去,找冰箱去了。 尹澜则盯着床上并排躺着的张扬和西晨静兰,脑袋晃了一晃,摇了摇头并没有真的把两个人的衣服脱去。 眼神里却是露出几分艳羡,叹了一口气后,她伸手随意把自己身上的蓝色马甲脱去,又松开帮着的头发,任那满头乌发如瀑一般松散下来。 随后脱去了高跟鞋,踩着拖鞋走出房间,去发现许丹莹已经躺在了沙发上睡着了。 她轻轻摇了摇头,轻手轻脚地取了一床被子帮她盖上,然后走回了自己房间。 “哎,一身酒味,还是先洗洗吧…” 回头看了看躺在她床上的两人,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么能打,酒量却那么菜…” 也没多想,自己取了一套换洗睡衣,便走到了房间内的浴室里,仔细地关好浴室门,她拉开裙子拉链,及起双脚,脱去裙子,随即,一副雪白露了出来,上身只剩下一副浅绿色蕾丝边无肩带式罩罩。 她曲腕绕到背后,稍微一扭,那无肩带的罩罩一下子就飞了。 登时,一对足有36f的浑圆双峰一下子蹦了出来,颤巍巍地暴露在空气中,顶端嫣红的樱桃如红宝石一般诱人。 她自己还忍不住伸手上去触碰了一下,随即脸上浮起一抹嫣红。 她身旁就是浴缸,不过她只想冲一下澡而已,所以也就没进去放水,褪掉最后一道防线后,她拧开了水龙头,调到了适合的温度感应了一下,人就站在了花洒下面。 刚涂了一点沐浴露,浴室门却传来了砰砰的敲门声,而且很急促。 尹澜一呆,急忙说道:“我…我在洗澡呢。” “是…是我,我要吐了平,赶紧开门。”门外确实西晨静兰的声音,而且还伴随着呕吐的声音。 尹澜一阵无奈啊,只得悄悄地把浴室门打开一条缝。 缝刚打开,西晨静兰就冲了进来,随后趴在马桶边缘使劲吐… 搞得浑身裸的尹澜还只能帮她拍后背… 等到她吐完了,再一看,两人还得重新再洗… 更重要的是,那满浴室的酒气熏得她脑袋也昏昏沉沉了。 好不容易清理完,两大美女索性就扒光了衣服一起洗了起来… 然后悲剧发生了,原本躺在床上的张扬,被尿憋醒了,也是迷迷糊糊爬了起来,然后随便地推开虚掩的浴室门,然后就掏出了尿尿的家伙… 一抬眼,便看见两具白花花的雪白。 ps:啪啪,菊花又被爆了,兄弟姐妹们,寻求月票支援啊!!!!!月票月票!!!! 感谢以下今日打赏的兄弟姐妹们 【痞子000000 】巨【wxhgjx 】巨 【kira-zsc 】巨巨、【予取予求】巨 【茈玍呮为伱 】巨【じ☆ve尐莊℡】巨巨 【tiananmen】巨巨 【ryanfu7】巨巨 谢谢以下兄弟们的宝贵月票 【红牛红牛】巨巨 【tonyzheng】巨巨 【綠茶丶薄荷 】巨巨 【kong888】巨巨 【66014261】巨巨 【爱看书的】巨巨 【time】巨巨 【charlescc】巨巨 【雍容雅步】巨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