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九章 风情万种的老板娘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六百六十九章 风情万种的老板娘

后海,紫澜酒吧,这是一家颇有小资情调的复古式酒吧,里面并没有那种劲霸喧嚣的音乐,椭圆形的舞池并不大,人也不多,不过空气中依然弥漫着一股淡淡的烟酒的味道。 昏暗灯光中,隐隐泄露着酒吧里那些客人迷离眼神中的彷徨,犹如那飘忽不定的魅影一般寻找着某种心灵上的安慰。 其实,多数酒吧里的客人都是坐在舞池边上带着休憩的目的,或趴在吧台边上,或坐在带着古色的藤椅上,听着舞池中间那个穿着蓝色裙子的吉他手,在那弹唱着一手英文曲子。 像张扬这种自觉俗气的人是完全听不懂对方在弹什么的,只是觉得听得蛮舒服的样子,西晨静兰告诉他,那叫“moon river”,是米国1961年获得奥斯卡金曲奖,电影《蒂芬妮家的早餐》的主题曲。 名字张扬没有记下来,反正与之相比,那个弹着曲子的蓝色裙子美眉更加有诱惑力,她的脸蛋并不是十分漂亮,当然或许是灯光的原因,不过皮肤很白,显得很干净的样子,蓝色的裙子下面却搭着一双红色的醒目丝袜,夸张的对比让她在舞池中间显得格外的醒目。 然后西晨静兰告诉他,那个就是酒吧的老板之一,她的姐们,叫尹澜,一个怪异的名字。 张扬摇了摇头,就忘了,来这里主要是放松一下心情的,不过身为老板在上面为顾客弹唱倒是令人称奇。 “现在我们来早了。”西晨静兰附在张扬的耳旁说道。“要是等到十点后,你连挤都挤不进来。” 他们三个人挑了一处远离舞池和吧台的位置坐了下来,桌子是那种实木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反正上着古老的漆色,很古朴。 里面的服务员穿着倒是让人眼睛微微一亮,清一色的美眉,清一色绑着双马尾,穿着蓝色的束腰连体超短裙,脖子上还系着一条星条旗状的丝巾。一个个看着性感火辣,尤其是那蓝色短裙下面那一双双雪白修长的美腿看着白花花的甚是惹眼。 “兰姐姐,好久没过来了。”很快一个高挑的妹子走了过来。跟他们打招呼,张扬注意到她的臂章是红色的杠杠,应该是领班之类的。 看起来西晨静兰的确和她们很熟。 那个妹子打量了一下张扬和许丹莹,笑着说道:“兰姐姐。他们是你朋友吧。” 西晨静兰点了点头:“嗯。” 她并没有做更多的介绍。以免惹过多的麻烦。 “那您还是老样子?pinklady?”那服务员开口问道。 西晨静兰看了看张扬,还没说话,刚才在场子中弹着吉他的那个蓝裙女子像一只轻盈的蝴蝶一般飘了过来。 “兰兰,这么久没过来了,怎么事先都不打声招呼呢?”她一边说着,一边也是打量着西晨静兰身旁的张扬和许丹莹。 然后不客气地坐在了西晨静兰身旁,她把吉他搁在一旁,揽住她的肩膀。盯着张扬笑眯眯地问道:“男朋友?” 西晨静兰俏脸微红,迟疑了一下后迅速摇头。然后介绍道:“他们都是我朋友,扬子,还有莹莹!” “骗人…”蓝裙女孩子笑眯眯地弯起了红润的樱唇,朝那名服务员挥了挥手让她去招呼别人,然后盯着张扬,伸出白嫩的小手,“我叫尹澜,静兰的死党,帅哥我告诉你噢,我和兰兰的东西一向都是共用的,所以,你可得当心。” 她的眼睛很大,而且还带着一点湛蓝,张扬这才发现她应该是一个混血儿,这会儿坐到他面前,他才发现这个女孩子长得还挺漂亮,她有着一个秀挺的瑶鼻,一双迷人的大眼睛和长长的睫毛,樱唇薄薄的,牙齿很白很整齐。 虽然比起西晨静兰和一旁的许丹莹稍逊,不过也可以算得上是b+级美女了,而且绝对的风情万种。 胸部很丰满,浑圆坚挺,v字领的领口挤出一道深邃的沟壑,似乎随时会裂衣而出。 张扬笑了笑,算作应对,这个妹子身上的香水味属于那种比较诱人的玫瑰香,加上她的肢体动作,浑身上下充满了性感的气息。 怎么看着和这家属于安静型的酒吧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喝点什么?” 尹澜挑了挑淡淡的柳眉,笑眯眯地从三人的脸上扫过去,末了又自作主张地说道:“你们不用告诉我,稍等一下,我去给你们调三杯鸡尾酒。” 说完,一撩长裙从西晨静兰身旁站了起来,带着一股香风,飘然而去。 西晨静兰回头看了看张扬和许丹莹,笑着说道:“她的性子就是这样,你们可别在意。” “她是混血儿吧?”许丹莹好奇地问道。 “嗯,华夏国和俄国混血,尹澜的父亲是一名华夏国商人,母亲以前是一名挺有名的演员。”西晨静兰脸上突然露出一丝黯色,转而低声道,“不过她母亲很早就去世了,似乎是被俄国的黑帮分子还是恐怖分子给枪杀了,所以尹澜很小就跟着爸爸到了华夏国。” “不过…她很小就自己独立了。”西晨静兰含含糊糊地介绍了过去。 “这家酒吧原来是她老公和她老公另外一个朋友开的,不过她老公和他的朋友在六年前,尹澜和他结婚前夕,两个男的喝得太嗨,出车祸死了,所以这家酒吧现在是两个女人在当老板,另外一个老板娘叫王姐,不过她很少来。” “挺可惜的。”许丹莹盯着远处,吧台上正在为三人调酒的乌若,有些好奇地问道,“她这么年轻,怎么不再找一个?是不是太喜欢她以前的老公了?忘不了他呢?” 西晨静兰犹豫了一下,低声道:“她老公原来是个gay,和他一块出车祸死的那男的就是他的男友…所以尹澜现在不相信爱情了,她是一个独身主义者。” 许丹莹有些不好意思地吐了吐小香舌。 “没关系的,她现在不忌讳这些。”西晨静兰笑眯眯地说道,“她什么都谈的。” 张扬笑了笑道:“会弹吉他,会调鸡尾酒,还是个混血儿美女,一定很多人来骚扰吧?” “那是自然,很多公子哥们来这儿要么就是为了一睹芳颜,要么就是心怀不轨,不过那些人都怕一个人,酒吧的另外一个老板,王姐。”西晨静兰笑着说道,“王姐的家世不简单,所以一般人是不敢惹她们的。” 酒吧的音乐又换成了一首英文曲子,好像是“long long journey”,过了会儿,尹澜端着一个盘子,走了回来,盘子上放着三杯颜色各异,五彩斑斓的鸡尾酒。 “我改良后的medium martini…最适合你这种帅气英俊的男士了。”尹澜笑眯眯地把一杯装饰着柠檬片旋着优雅的淡绿色液体的鸡尾酒摆在张扬面前。 然后又看了看西晨静兰,递给她一杯通体透明晶莹,同样嵌着一块青柠檬的鸡尾酒:“我的小甜心,现在你是时候改变口味了,vanilla lover。” 一边说着,一边还朝张扬眨了眨眼睛,西晨静兰俏脸微微一红,也没抗拒。 最后给许丹莹的是一杯bluehawaii,蓝色夏威夷。 不得不说尹澜调制的酒还是很不错的,入口清烈,回味带着一抹水果香味,舌尖上的享受确实非同凡响,让人有种流连忘返的感觉。 “兰兰,扬子是做什么的?介绍一下?”尹澜盯着张扬,笑盈盈地问道。 “你平常不是从不问这些问题的嘛?”西晨静兰放下杯子,这会儿她白皙的脸蛋已经悄然浮上一抹红晕。 “情况不一样,我认识你这么久,从来没看到你带任何一个男孩子,不不不,应该说是从来没和任何一个男孩子坐在一起过喝酒,所以亲爱的,我需要分享你的秘密。” 西晨静兰装死不理她,尹澜并没有死心,而是望向了张扬,张扬装作在看天花板上那慢悠悠转腾的彩灯。 “嗨,小姑娘,那你一定知道了?”尹澜拽住了许丹莹。 许丹莹看了看张扬和西晨静兰,笑眯眯地说道:“你叫我小姑娘,我可不回答你的问题。” 尹澜一愣,随即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噢,是我的失误,那么美丽的小姐,您现在能告诉我你身旁这位帅哥和兰兰是什么关系吗?” “当然是朋友关系了!”许丹莹狡猾地答道。 “噢,我明白了,是那种朋友关系!”尹澜坐到许丹莹身旁,搂着许丹莹的肩膀,笑眯眯地说道,“小姑娘,那么你和这位帅哥又是什么关系呢?” 许丹莹闻言,愣了一下,随即脸蛋也红了。 西晨静兰终于无语,不满道:“好了啦,别开玩笑了,赶紧招呼你的客人去,别理我们。” “噢,没关系,今天我可以关门不做生意的。” 话音刚落,酒吧门口突然就传来一阵噪杂的声音。 “老板呢,滚出来,是不是想关门不做生意了!”一个极其嚣张的声音,突兀地插入了酒吧迷离柔和的气氛中,显得极其的不协调。 随后,酒吧门口就出现了十来个穿着黑衣的大汉。 张扬皱了皱眉头,不是说这家酒吧有势力很大的人罩着吗?这就出现砸场子的了?真狗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