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五章 特么的,你得帮我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六百六十五章 特么的,你得帮我

“没什么。”张扬端起桌子上的咖啡,一口干掉,一旁娇美的服务员忍不住侧眼,这帅哥怎么能这么土包呢,本来还想搭讪的。 “你给大爷我说清楚。”司源几步走了回来,拽住张扬,他一看张扬的表情,心里立马犯嘀咕了,这厮坑了他好几次了,这里面肯定有问题啊。 张扬瞟了他一眼,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有些慢悠悠地说道:“本来我也不知道要不要和你说……但今天杨叔跟我说的一番话让我改变了主意。” “我觉得你应该有权知道…” 司源闻言,立马有些紧张地拽着张扬,把他拉到了一旁的卫生间,那个娇美的服务员见状,伸手捂住了可爱的小嘴,一脸丧尸,天,暴敛天物啊,两个超级帅哥竟然是搞基的。 “次奥,大哥,这里是公共场所,别拉拉扯扯的啊,我不搞基的!”张扬气急败坏地扫了卫生间一圈,应该没人。 “搞你妹啊,你大爷的,快跟老子说清楚,怎么回事?”司源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居然把张扬顶到了墙壁上,他那双略带着灵魅的眼睛喷着火死死盯着张扬。 张扬心里一怔,这眼神如果不是近了看,他还真不知道,貌似和西晨静兰有点像,是因为都是上古皇族的原因吗? 而且这种情况,似乎杨家姐妹、乔希儿还有蔡冰、蔡羽、南诗诗这些人也有,只不过她们没那么明显。如果不注意看的话,是看不出来的。 他们这些人的眼眸子似乎要比平常人显得更乌溜溜一些,灵动一点。也就是说眼睛更加好看,而且这帮人还有个特点,男的都很帅,女的都很漂亮。 所以,所谓的相族将族后裔之说也未必是空穴来风胡编乱造的,他们的遗传基因确实是好像更加完美一点。 张扬正待开口,一个卫生间门突然打开了。一个大胖子哆哆嗦嗦地系着皮带,双眼无辜地盯着张扬和司源两人,举起了双手:“对不起。对不起,我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听到。” 日!张扬一脸倒霉相!老子真不是搞基的! “滚!想让大爷爆你菊吗?”司源一声怒吼,吓得那个胖子脚一软差点摔倒。随后急忙伸手捂住屁股。急急忙忙跑了出去。 “瞧你个小白脸样,想不到发起飙来,倒是和男人有些像了。”张扬没好气地白了司源一眼道。 “你大爷的,老子本来就很men,别废话,挑重点的说,不然我对你那些妹子绝对不会客气。” “我草,你敢!”触动了张扬的逆鳞。他瞬间也是青筋暴起,大有暴揍司源一顿的意思。 “行了。行了,我不敢,我怕你了成了吧。”司源松开张扬,伸手从口袋里摸出一包软中华,瞟了张扬一眼,问道,“大爷,来根不?” 张扬把他递烟的手拍掉:“不知道抽样容易让生出来的儿女畸形吗?” “滚,谁跟你说的。”司源手一抖,想了想把烟扔到一旁的垃圾桶里,放缓了语气,软声细语地道,“别卖关子了,赶紧说,我还有要紧事要回部里处理,你还想不想你未来岳父大人平安出来了,大哥!” “早用这种语气不就得了。”张扬伸手整理了一下衬衫领口,盯着他略微显得有些紧张的俊脸,淡淡地说道,“那啥,余小鱼怀孕了,孩子你的。” “余小鱼?谁啊?”司源眉头直拧,很显然,这个家伙就是那种提起裤子就不认人的货。 “就你被人玩仙人跳的那晚上你搞的那妹子。” 司源眼睛眯了眯,伸手挠了挠头,呆了半晌后,骂了句:“我草!” “怎么?” “老子那时候玩的是双飞…”司源伸手抹了把冷汗,“别告诉我是那个黑妹…” “算你走运,是那个比较漂亮的。” 司源松了一口气,随即看了张扬一眼,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领子,咳嗽了几声:“那个啥,我也算帮了你几次忙了吧?” “怎么?”张扬警惕地盯着司源,“我告诉你啊,让我帮你养孩子是不可能的,我自己还有一群老婆呢。” “你大爷的,想哪里去了。”司源低头犹豫了一下,伸手蹭了蹭自己的鼻翼,低声道,“那个,你知道的,我现在的身份,就算我想要那个孩子,家里人也不可能同意,所以…” “好说,我懂得的。”张扬伸手晃了晃,大拇指搓了搓食指。 “干嘛?” “给钱啊,一百万剁手,两百万管杀不管埋,三百万包你无后患。” “你大爷的,我也没那么残忍,总之,你问她要个数…我不希望有麻烦。”司源看着张扬,眼神显得很平淡,看样子,以前应该就碰到过这种事情,处理得轻车熟路了。 张扬皱了皱眉头,目前为止他所了解的司源看起来和那些富家恶少不大一样,但是谁知道在这种事情面前他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呢。 “这种事,我可不敢给你打包票。”张扬看着他,正色地说道,“当然,我知道你们没有什么感情基础,所以我会尽量劝她,不过如果失败了,你可不能怪我。” “行了,先这样吧,做那行的不就是为了个钱字嘛。”司源瞟了张扬一眼,淡淡地说道,“我也就是因为想起那天她阻拦了她的同伙向我下黑手,这才放过她的,我可不是什么信男善女。” 张扬看他眉头皱起的样子,就知道这个家伙说的不是假话,想了想又补充说道:“可能还有几点你不知道,第一,那个女孩子的第一次是交给了你,第二,那个女孩子的母亲得了癌症,刚好就在重症中心治疗,没钱了才想到下海,第三,她不是做那行的,她是正儿八经的名牌大学毕业生,当然,如果那天晚上不是碰到你的话,也许她现在就是做那行的了。” “是吗?”司源听了,并不为所动,只是点了点头:“知道了,如果她要得更多一点,我也可以答应她,不过有个条件,那个孩子绝对不能要。” “如果她一定要呢?”张扬憋了一口气,缓缓问道。 司源眉头再度拧起,很显然,他内心肯定是不想要那个小孩的,不过这完全可以理解,一来,别说余小鱼先前的身份有些让人尴尬了,就算没有什么污点,以他的身份是不可能娶余小鱼的,司源同意,司家也不会 二来,虽然余小鱼也算个大美女了,但以司源的身世,找个比余小鱼强上百倍的很容易。 再说了,一看司源就知道是个绝对把事业心放得比较重的人,他怎么可能因为一个小孩而受到牵绊呢。 “我还没想好,不过你应该清楚我的情况,老兄,你设身处地地帮我想一想,换做你是我,你会怎么做?” 张扬想了半天,结果得出一个结论,那孩子不能生! “好了,你应该已经有结论了,那么这件事我希望你能帮我摆平,钱的话倒不是问题。” “我只能告诉你,我尽量。”张扬想了想说道,“不过丑话说在前头,人家要是执意不肯,那我可无能为力,而且我不妨坦白跟你讲,她现在是女娲集团的员工。” 闻言,司源盯着张扬的眼神不由锐利了起来,很显然,他已经误会张扬是不是想利用余小鱼来要挟他这种层面了。 张扬面对他的目光,并没有回避:“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我问心无愧。” 司源沉默了半晌,眼神终于变为正常,继而淡淡地说道:“杨叔七百万的事情,你最好把来龙去脉弄清楚,否则以应铁面的性格,他可不管你背后有什么背景。” “虽然上面的那位依然会看中杨叔,不过如果带着污点,多多少少会艰辛很多。” 张扬不知道他转移话题的原因到底是什么,不过至少可以证明,他内心应该是在犹豫。 “你放心,这个我自然知道。”张扬看了看时间,说道,“我还有事,先走了,记得买单。” 司源愣了半天,直到张扬消失在卫生间门口才醒悟过来:“草,你大爷的,这种便宜也占!” 走出咖啡屋,张扬的手机就收到了一条短信,张扬看了看,是许丹莹发过来的。 “姐夫,找到那几个涉嫌实名举报的人最近的行踪了,你要不要过来看看,在姚云姐家里。” 张扬想了想,反正明晚才给蔡冰治病,看来晚上只能留下来了。 “去哪?”西晨静兰抬头看了看他,问道。 张扬把姚云的地址报给了她。 西晨静兰看了他一眼,关心地说道:“我看你很疲惫了,从这儿过去那边还有点路程,待会儿你就休息一下吧。” “嗯!”张扬点了点头,侧脸过去,看了她一眼,微微一笑道:“谢谢!” “有什么好谢的!”西晨静兰轻轻白了他一眼。 “对了,昨晚没回家,你家人有骂你吗?”张扬开口问道。 西晨静兰咬了咬红润的樱唇,幽怨地看着张扬:“骂倒是没有骂,不过…”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前那对雪白的峰峦,俏脸一阵绯红。 张扬不由奇怪了起来:“怎么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