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大姨妈结束了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六十二章 大姨妈结束了

张扬再度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斜靠在r8的副驾驶位,身上盖着一件紫sè的长风衣,此刻车子正缓缓行驶在环岛路上,冰凉的夜风吹得让人有些发抖,鼻子则隐约嗅到一股淡淡的幽兰香,是乔希儿惯用的香水。 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他们开喝的时间是七点多,自己昏倒的时候大概九点左右,换句话说,自己至少有一个小时是不醒人事任由她们摆布的。 这期间发生了什么呢? 他侧头看了看正一脸专注开着车的乔希儿,常扎的马尾披散着,迎着海风丝丝缕缕飘荡,秀挺的鼻子,抿紧的樱唇,整个没有一丝瑕疵的侧脸,看上去像是一个安静的天使。 她身上的风衣盖在自己身上,自己只穿着一件v领的白sè棉衫,侧眼看去,鼓鼓的峰峦很是醒目,因为车子是敞篷的,此刻的她应该挺冷的吧。 张扬伸手揉了揉有些发痛的脑袋,取下身上的风衣,轻轻披在她身上。 “醒了?”张扬的动作让她立刻侧过头来,看了张扬一眼。 “嗯!”张扬看了看前方,月光如流水,涨cháo时刻,海水不时拍打着岸边的礁石,带来一阵阵如玻璃般破碎的声音,冲击着人的心田,此刻,竟然有一种恋爱的感觉。 乔希儿很默契地把车速放缓了,两人沉默得谁也不肯再打破这种难得的静谧。 “他们呢?”车速再慢,终究还是快到了梅大,过了青岩大桥,前面就是梅大后门,张扬打破了沉默。 “你说june她们?”乔希儿空出一手,把衣服搂紧,鼻子嗅了嗅,好像是有点着凉了,然后才不满地瞪了张扬一眼,“还说,要不是我把你救出来,明天报纸的头条兴许写着,科学界新星张扬一王三后,大搞四p,上官教授铁定得抓狂,你家露露得要泪奔。” 张扬吓了一跳,急忙捂住裤裆看了看,还好完好无损:“这么严重?” “你说呢,被人扒得只剩下一条内裤,还好姐为你保留了最后一点尊严。”乔希儿慢慢把车速提了起来,说道,“你掂量着怎么谢我吧?” “我前几天不也救过你一次,大家扯平了。” “前几天,前几天不是你害我的,我能被那些媒体记者堵在家里吗?你不提我还不生气,这一提,姐的火又冒出来了。” “好吧…怎么谢?以身相许可不可以?” 乔希儿侧头看了他一眼,踩实了油门:“你还是祸害你家露露去吧。” 露露?张扬突然想起来了,那丫头还在家里等着他呢,貌似今晚她给自己打了几个电话,他忙伸到口袋去找手机,翻了半天却翻不到。 “别找了,在储物位里。”乔希儿淡淡地说道。 张扬看了她一眼,乔希儿没回头,这会儿车已经快到清远酒店了。 他在中间的储物位找到了自己的手机,发现有两个未接来电,还有一条短信,都是许丹露的,那丫头估计急了吧。 短信是浮在上面的,短短几个字。 “怎么不接电话?担心你了,记得早点回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大姨妈结束了!” 瞬间,张扬脸红了,叉,幸亏是在黑夜里。 “又不是没钱,去换个手机吧,来个信息内容都浮在上面,姐的爱疯多,要不姐送部给你?” 张扬无语地把手机收回口袋里,可能是自己睡着的时候,许丹露先发短信,又打了电话,乔希儿估计是犹豫着没接,但不小心看到了短信。 这手机,是该换了,至少得换个信息不会浮在上面的。 乔美女慢慢地把车停在酒店门口,看了看张扬,犹豫了一下,说道:“明天自己去实验室,我就不来接你了,姐有点私事要处理。” 张扬愣了愣,有点失落,一个人经常习惯于别人为你做某事的时候,突然不做了,总是会觉得奇怪。 最近乔希儿似乎有点反常,好像经常接到电话后就鬼鬼祟祟地跑出去一段时间,然后再满脸臭臭地走回来,不会她遇到什么麻烦事了吧? 下了车,张扬犹豫了一下,张口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乔希儿看了他一眼,把头扭过去:“什么心事?我脸上写着吗?” “废话,这几天,你一共接到八个神秘电话,每次都鬼鬼祟祟跑出去大概一个多小时,每次回到实验室,脸sè都很难看,不会得了什么妇科病吧?” “妇科病?”乔希儿张了张嘴,喉咙明显地咕隆了一声,貌似就要发飙了,但她最后还是忍了下来,“给你三秒钟在我面前消失,否则你不知道姐会做出什么难以意料的事情来。” 张扬赶紧溜了。 “学姐,真的有事一定要跟我说,就算是去看妇科病,我也会赴汤蹈火!” “赴泥煤!” 乔希儿猛地一踩油门,r8像子弹一样飞快窜了出去,轮胎擦地发出极其尖锐的摩擦音,张扬无语地回头看了看,叹了口气,慢慢朝大堂走去。 大咪咪高琪刚好在前台,一看到他,直接朝他伸出一个手指头,勾了勾,要他去前台位。 “叉,今晚我不是请假了吗?所里搞聚餐呢。” “谁跟你说这个了。”高琪皱着眉头,把他扯进前台位,朝他身上嗅了嗅,“咦,居然还喝酒了,不对,身上还有一股香水味,老实交代,是不是和那个乔美人去鬼混了?你对得起我家露露吗?” “哥清白着呢。”张扬看了她一眼,辩解道。 “切,傻子都看得出来,就你家露露傻。” 张扬无语地翻了翻白眼:“露露都没说,你好像比我家露露还急啊,那个叫什么皇帝不急急太监,走了。” “哎,别走啊。”高琪一把拽住张扬,一对大咪咪和张扬的胳膊蹭了个结实,软软的,酒jing还未全部消去的张扬不由得心神有些荡漾了起来,酒店被窝里还有个大姨妈刚结束的露露在等着呢,二十一年的伪处人生就要结束了,丫不走是傻子啊。 “咋了,莫非琪姐您夜半思chun,yu求不满,要小弟效劳?”自打住在酒店后,张扬总算是领略了高琪的风.sāo,露露和她比起来还是有一定距离的,当然两个人是不同款型,露露是衣着打扮和一些行为上,行动派,而高琪呢,则是地地道道的耍嘴皮子的,什么样的h话她都说得出口,行动吗,那就逊sè许多了,最大的福利也就是偶尔碰到她的那对大咪咪。 所以像这样和她动动嘴皮子是没问题的,但真想扒了她的衣服干点实事,肯定得悠着点。 “滚犊子,姐找你当然是正事。”高琪揍了张扬一拳,犹豫了一下,说道,“最近不是黄金周吗,游客太多了,你看门口都挂着客满的牌子了。” 张扬突然好像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那…那又怎么样?”黄金周就黄金周呗,我付了房费啊,合着你敢把我赶走? “我原来不是有一间单标间吗,不过现在客人多,我不小心就给让了出去,所以晚上你看能不能到你那挤一挤?反正你那房间那么大,别浪费了!” “没门!” 张扬一听,差点没昏倒,果然不是什么好事啊,你丫的哪天不挑就挑今天晚上了,不知道我家露露今天大姨妈结束吗?老子等这天都等了一个月了,你个叉叉的,别以为你咪咪大了不起啊,打死我都不会同意。 高琪双手合十,装出一幅可怜样,祈求道:“拜托,难道你忍心看到一个如此漂亮,咪咪又大,身材又好的漂亮学姐沦落街头吗?” “叉,我管你,别想进我房门一步。”张扬暴跳如雷,“再说,你这前台不也挺好,就呆这了,何珊呢,和她挤一挤就可以了。” 何珊就是清远酒店的正牌前台之一,今天貌似是她和后勤的牛姐还有一个保安老王值夜班,不过这会儿没看到她人,估计上厕所去了。 “今天客人多,前台加人了,待会儿这没法睡人!” 张扬无语了,气得浑身哆嗦地掏出钱包,掏出几百块来:“合着你就想和我们一起睡了?我管你,给你钱,你到外面找酒店去。” 高琪看着前台上了五百块钱,小嘴一嘟,把钱抓走,扭头就朝酒店门口走去,一边还回头唠叨:“好吧,你就让我一个美女大半夜的在街上找酒店,附近的酒店都住满人了,我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你忍心吗?万一要是让人强jiān了呢,你忍心吗?哼!” “回来!”张扬无语了,这娘们肯定疯了啊。 “我就知道,你会不放心我,我告诉你吧,其实露露早同意了。”高琪满脸得意地又走了回来,把钱递还给张扬。 “要住也可以,不过你可别后悔。”张扬气恼接过钱,“我可不保证会发生什么事,告诉你,我吃了两颗那个啥啥的,晚上jing力充沛着呢。” “德xing,老娘张腿等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