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四章 兵败如山倒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六百六十四章 兵败如山倒

因为来人真的是司源所说的应主任,而且不仅如此,紧随应主任身后的,还有个组织部的大佬,两人几乎是一前一后地到达。 看到了赖文以及司源还有杨修国之后,两人脸上微微觉得诧异,不约而同地望向司源:“司源啊,司源,今天演的是哪出啊?赖书记和杨副市长也有份?” “呵呵,是啊,我听说这边出了一道名菜,叫屈打成招呢,待会儿请你们尝尝。” “屈打成招?你小子在开什么玩笑?”应主任笑容微微一敛,看了看现场的情况,就知道有些不对劲了,“怎么回事?” 他目光一扫,随即看到了躲在一旁的彭副主任,脑海里隐约有了那么一点印象:“彭古全?” “是…”彭副主任随即感觉到自己额头上的冷汗直悄然直冒,这是什么节奏啊,这种场合,完全不该出现他这种级别的人啊。 “这些都是你们那边的人吧?怎么?办公地点搬到京城来了?” “这…”彭古全冷汗直冒,眼角余光不由偷偷瞄向了赖文,赖文这会儿心里已经完全没底,虽然现在来的两个大佬级别只是和他同级的,但是这两位都是不得了的大人物,他们可是悬在官员头上的两把利刃。 对于彭古全投来的目光,他能做的反应就是装作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不知道。 “行了,这。这什么这,身为纪检人员吞吞吐吐的像什么话,有话不妨直说。”彭古全身为省纪委干部。本身就要接受上级领导的直接监督。 他和应主任职称上好像只是一个正一副而已,不过一个是中央的,一个是地方,两者不可同日而语,人家可是正儿八经的副部级啊。 怎么说名义上应主任其实也算是他上级领导,而相比之下,一旁的赖文虽然也是副部级的。但反而并不能直接领导彭副主任。 “你聚集了这么一大帮人,跑到京城,别告诉我只是来为了旅游?”应主任脸色越发的难看。他怎么突然感觉到,今晚是司源在摆鸿门宴呢,这小子前段时间跑去东南省,将那边的地方官员拱倒了一片。是不是觉得还不过瘾呢? 彭古全双腿微微打着颤。他不知道这会儿到底是该说还是不该说,据说应主任是有名的应铁面,对于违纪的干部从不手软,他今天机场临时奉命抓捕杨修国本来程序本来就不对,要是承认了,铁定免不了一顿骂,可要是现在什么都不承认,那自己来京城干嘛。真的如应主任说的,跑来旅游? 就算他信了。赖文会不会放过他还是个问题。 想了想,他终于鼓起勇气,大胆地说道:“报告首长,这次我们是接到了有人实名举报,说梅宁市副市长杨修国同志收受七百万元的好处,因为有可能走漏的风声,为了不让分子回到原地与他人串供,我们决议在京城连夜突审。” “你们要审查杨副市长?”应主任眉头皱了起来,他是何等人物,只扫了一眼,就明白了,一个小小的彭古全哪里有那个权力审查一名正厅级的单列市副市长。 分明是赖文在搞鬼啊。 不过话说,这个赖文是越活越回去了,他虽然是东南省的x号首长,但是他的年纪也是该到退休的时候了吧,难道还想折腾出什么水花来? 别人他不是很清楚,不过杨修国他还是了解一些的,这个人一向都是只做不说,平日里为人也是极为低调,他受贿七百万?真是搞笑,杨家的资产据说早就上亿了,人家会去看上区区七百万,再说了,杨修国年岁并不大,现在已经是正厅级别,人家干嘛在这种节骨眼上给自己捅个大口子啊。 “是!”彭古全豁出去了。 应主任并没有多说什么,不过当他看到杨修国的衣服似乎被撕扯过,再看到彭古全脸上也好不到哪里去的样子,眉头不由一皱。 脸上却是不动声色地问道:“立案了吗?” 彭副主任闻言,顿时呆了一呆,杨修国的案子实在是有些特殊,按程序,是需要事先立案报备的,但是他们为了保密和时效,基本上是掌握了确切消息之后,就马不停蹄赶到了京城,准备对杨修国采取双规。 所以很多程序上基本都是违规在操作。 但此刻,他已经骑虎难下,只能是一味的陈述己见了。 “杨修国同志毕竟是高级干部,我们担心消息会走漏,所以…” “欧书记和于书记还有赵书记知道了吗?”应主任依然是一副不动声色的模样继续问道。 他说的三个人,分别是东南省一把手,以及纪委书记还有省委常委梅宁市委书记赵国庆三个人,怎么说以杨修国的级别,他要被执行双规的话,肯定是要事先知会他们一声的。 应主任这么一问,彭古全腿一下子就软了下来,现在已经不是冒冷汗了,而是汗如雨下。 “还…还没…来得及通报。” 一旁的赖文更是不断咳嗽连连,此刻恨不得立刻逃离这是非之地,应谨言的意思虽然没有明说,但其实已经很清楚了,你们违规操作! “这件事我看已经出现了重大违纪的情况。”应主任扫了在场的人一眼,淡淡地说道,“我会呈报给高书记批示,同时也会通报给欧书记和于书记,至于杨修国同志,既然有人实名举报,那就必须给予明察,我们既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分子,但同时也不能随意冤枉一个好同志。” 闻言,彭古全第一个身子一软就瘫倒在地,紧接着赖文一阵气血翻涌。也差点昏厥过去。 “你们怎么可以这样,我…我要找申首长…” 他大概是气坏了,都有些口不择言了。随后察觉不对的时候,已经晚了。 他发现几乎所有的人眼睛都怪怪地盯着他。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赖文脸色变得苍白无比,已然没了方才那种气势… 司源的饭没有人吃成,彭古全涉嫌严重违纪当场被控制,赖文的话应谨言并没有对他做什么,因为他的级别就算要查也得报备之后。 杨修国因为还是有实名举报,所以依然被调查。只不过案子发到了东南省省纪委重新指定审查人员进行调查,但是有个很显著的不同,那就是他并没有被限制人身自由。 张扬给杨静、乔希儿、和杨树山打电话报了平安之后。想了想也给杨菲发了个短信。 司源听到他给杨树山和杨静打电话之后,极其不爽地坐在一旁掰指甲,等到张扬打完电话,他才没好气地抱怨道:“人渣啊。我辛辛苦苦冒着被骂的风险。救下了杨叔,这功劳却被你一个人全部占去,你特么的,刚刚甚至连报一下我名字的念头都没有。” “做好事不留名,不明白吗?”张扬嘲笑道,“我知道你打的什么念头,你是想趁机邀功,博取静姐的好感对吧?” “咳咳…你…是那又怎么样?”司源被戳穿了。顿时恼羞成怒。 “没门,静姐姐是我的。” “那…那杨菲呢?” “也是我的!” “你大爷的。凭什么?”司源那个怒啊。 “老子的拳头比你硬!” 司源盯着张扬的拳头,想了想,应该是打不过,只好悻悻地坐了回去,没好气地说道:“告你重婚,我靠!” 张扬看他服软的样子,心里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该不该把他喜当爹的事情跟他说,想了想,他决定还是旁敲侧击地问道:“问你个问题。” “什么问题?别再给我添麻烦。”司源没好气地应道。 “你喜欢小孩吗?” 司源正喝水呢,闻言,瞟了张扬一眼:“你有毛病啊?这什么狗屁问题,老子才几岁,要个累赘干什么,我的青春还没享受过呢。” “行了行了,你还青春个屁啊,都三十好几的人了,而且我万万想不到你那么没有人性,你想想,小孩子啊,祖国未来的花朵,又萌又可爱,你竟然形容为累赘,像你这样没人性的真的太罕见了,你是怎么通过了国家的道德教育考试当上公务员的?” “噗!” 司源忍不住一口水喷了出来,“你大爷的,老子还没结婚呢,谈个锤子的小孩,谈谈正事吧,杨叔这个案子,现在被应铁面盯上了,虽然说减少了被冤枉的可能性,但是如果杨叔真的不干净的话,恐怕…” 他眉头皱了皱,没有接着说下去,但意思已经很明了。 “我相信他是清白的。”张扬淡淡地说道。 “你相信有个屁用,关键是要让组织上的人相信,这种事模棱两可之间,最关键的是那个实名举报的…你最好去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司源慢悠悠地放下杯子,看了张扬一眼:“没有人希望杨叔出事…所以,你这个把人家两个女儿都那个啥的牲口,不是应该出最大的力吗。”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该怎么做。” “好了,不跟你多说了,免得被人说,有事电话联络。”司源看了看两人见面的咖啡屋外面,啐了一口,“外面那个开着玛莎拉蒂等着的是西晨静兰吧?牲口啊!靠!” 骂完,起身拿了衣服准备要走。 “喂喂,司源,那个,你真的很不喜欢小孩?” “废话,我还没结婚呢,你大爷的,你想让我死啊!” “那,如果你已经喜当爹了呢?” 司源脚下一个踉跄,回头看了看张扬,眯了眯眼:“你说什么?” ps:第三更了。。。。兄弟们月票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