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二章 她们都拜托你了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六百六十二章 她们都拜托你了

彭胖子不置可否地眨了眨眼,显然是觉得杨修国不够资格和他们谈条件的意思。 “你们要是不同意,那行,我回梅宁等你们亲自上门。” “行,你说吧!”彭胖子一想,他如果要回梅宁去,有这个凶神护着,还真是拿他没办法,如果真那样,问题就棘手了。 “你们先放他走,而且必须答应我,不能报复他。”杨修国看了看张扬,淡淡地说道。 彭胖子闻言,心里冷笑,这个家伙一个人把我们一伙人羞辱成这样,还想脚底抹油一溜干净? 当然,眼下留着这个家伙实在是太,危险了,只要回到东南省,再慢慢收拾他也不迟。 于是便点了点头:“一场误会而已,我们绝对不会为难他。” “那好吧,我跟你们进去。”杨修国轻而易举的就答应了。 这让彭古全不由狐疑了起来,这答应得也太爽快了吧,肯定有什么猫腻啊,但他又看不出什么来。 杨修国低头,准备走下车,他之所以这么爽快就答应,是因为他知道张扬的身份,这些人要是知道张扬的身份,谅他们也没那个胆子去找张扬的麻烦,所以对方只要肯放张扬出这个酒店,这些人压根拿他没辙。 张扬脑子迅速转了几圈,蓦然觉得有什么不对,伸手一拦,开口道:“慢着!” “又想干嘛?”彭胖子心里有些发急了,刚刚张扬貌似已经打电话报警了。 要是京城警方过来,事情又要闹大,对他来说并没有好处。 “我要先和杨副市长讲几句话。”张扬看了他一眼后。很坚决地说道。 彭副主任不知道他想要耍什么幺蛾子,虽然心里不爽,但还是点了点头,不点头又能怎么样,这边有人能打得过那个家伙吗? 张扬便当着他们的面又坐回到车上,然后把车门拉上,那些人顿时面面相觑。他们要是想要开车逃跑那可怎么办? 不过看了看,前后车道都堵着,便稍稍地放了心。 再说张扬上了车后。便急忙问道:“杨叔,到底怎么回事?” 杨修国脸上露出一丝悔恨的神情,叹了口气道:“扬子,你把手机打开。” 张扬闻言。依言打开了录音功能。同时警惕地看了看车里的设施,防止被监听了。 “放心吧,我刚刚看过了,不会有问题,除了那个破孔。”杨修国看了看那个破了个大孔的车窗,压低声道,“张扬,我这次进去。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出得来,所以在这里我要郑重地拜托你三件事….” 张扬刚要开口。杨修国摆了摆手,又自顾接着说道:“第一件事,我希望你能够替我好好照顾老爷子,老爷子老了,现在身体越来越不好,而且那脾气又有些犟,所以我希望你能够帮帮静儿和菲菲,一起照顾好爷爷。” “你能答应我吗?” 张扬想了想,点了点头:“您放心,无论你有没有事,我都会把杨爷爷当成自己亲爷爷一样照顾。” “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杨修国满意地点了点头,“第二件事,我知道静儿喜欢你,虽然说你已经有了乔小姐,不过我并不是那种食古不化的人,我只要求你一点,无论最后怎么样,你不可以亏待她。” 张扬双目微微一热,随即点了点头:“您放心,我一定照顾好静姐一辈子。” “第三件事,就是菲菲,从小到大,对她,我一直没能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看着她从懵懵懂懂的幼童变成如今一个亭亭玉立的绝美少女,但眼神里已经不再有我这个做父亲的存在,这是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一件事,倘若上天能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不会这么做,但如今我恐怕没有这个机会了,所以请你帮我转告她,我欠她一个道歉,如今借你口还上,对不起,菲菲,爸爸对不起你!也对不起你妈妈!” 杨修国眼眶微微泛红,不到五十岁的年龄,却早已白发丛生,一脸疲惫的样子,看得张扬心里不由一酸,“您放心,菲菲一定会原谅你的。” 杨修国苦笑了一声道:“原不原谅我都无所谓,不过我也是知道,菲菲和你的关系已经超出了一般的朋友关系,她这个人性格太过于淡然,我隐隐觉得她有一种看破世间的清冷,骨子里也是透着一股倔强和傲气,这点比她妈妈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你之前,她没有一个算得上朋友的朋友,所以我更加不放心的还是她,你要答应我,帮我好好照顾这两个女儿,不能让她们受半点委屈。” 张扬使劲地点了点头,认真地说道:“杨叔,不用你说,我也知道该怎么做,这世间上,如果有谁敢欺负她们两人,除非从我尸体上踏过去!” “你这孩子,瞎说什么,还有你自己,叔叔虽然不怎么了解你,但是我看得出来,你能力虽强,但社会阅历毕竟不多,容易被自己的感情和喜好所控制,为了亲情友情你可以不顾一切,这一点很容易被你的敌人利用,日后一定要多加小心。” “好了,三件事我说完了,张扬,你回去告诉老爷子和乔将军,不用担心我。”杨修国剑眉一挑,疲惫之间,也是恢复了不少锐气,“我杨修国也不是那么好拿捏的。” “杨叔,我知道了。”张扬心里一阵感慨,以前看到杨修国以为他不过是个平庸的宅男,但现在看来,自己错得离谱。 准备下车之前,张扬还是忍不住又开口问道:“杨叔,你真的拿了七百万?” 他实在想不通他受贿七百万干什么? 杨修国迟疑了一会儿,缓缓地摇了摇头。之后又皱了皱眉头,“他们如果不说七百万我还差点忘了。” “我确实有拿过七百万,不。确切地说应该是借的。”杨修国叹了口气,“不过现在都不重要了,不管是借还是拿,我利用职权收受不正当利益的罪名是免不了的。” “我想知道实情!”张扬坚定地说道。 杨修国再度犹豫了一会儿,过了半晌,他叹了一口气道:“也好,让你知道也无妨。” “这事情还要回到春节前。那时候,菲菲手里持有的易贸股票突然间大跌,那股票是菲菲的妈妈遗留给她的。我不想看到她妈妈留给她的东西就这样没了,于是我就想暗地里帮帮手。” “于是就把我和菲菲她妈妈遗留下的另外一些资产变现后投入了股市,购买易贸的股票,虽然知道是杯水车薪。但总算能帮一点就一点。这前前后后我耗费了大概三千多万的资金进去,其中有一部分因为变卖房产需要时间,所以是先向朋友借的。” “这部分的钱,我算了算,大概有一千多万,不过让我没想到的是,易贸的股票在狂跌的时候,我买了不少。可是之后却突然又高速飞涨了起来,短短不到半个月时间。我那三千万资金一下子就变成了六千多万…那时间之快,甚至让我连卖房子的时间都赶不上。” “你想想,几乎是一夜之间,我这个堂堂卫生局局长就赚了三千多万,这可是一笔天文数字啊。”杨修国苦笑着说道。 张扬闻言,皱了皱眉头,问道:“我没看出这里面有什么问题啊!” “怎么会没问题,那些知道内情的,是知道因为我要帮菲菲,这才借钱去投入股市,可是不知道内情的,就铁定认为我挪用公款去炒股赚钱。” “当然,我那个不是挪用公款,而是找一些原来的大学同学,还有朋友借的,现在的问题关键在这里,我身为公职人员,却找人借钱炒股,如果亏了倒还好一些,毕竟我赔的是自己的钱,但是如果我赚了,那么我就涉嫌以权谋利。” “因为借我钱的几个朋友中,其中恰恰好有一个他家里是也是涉及医药行业的,我身为梅宁市卫生局局长,这就有了以权谋私的嫌疑。” 杨修国侃侃而谈道:“还有,国家1993年4月颁布过国务院条文,禁止国家党政机关处级以上干部有类似经营炒股的行为,虽然在2001年的时候,这个条文已经修改,但对于处级以上干部仍然有诸多限制,尤其是有政策倾斜嫌疑的、政策性干扰的,而偏偏易贸是一家涉及医药器械经营的公司。” “但是你主观意义上,并没有想要去赚那么多钱。”张扬皱了皱眉头道,他不清楚里面这个些条条框框的限制,不过凭直觉上,他认为杨修国应该不算是涉及贪污犯罪吧。 “张扬,这些条例里有很多的模糊地带,其实现在国家并不限制高级干部个人合法的炒股,但是,在界定他的炒股行为是否违法上面,很不好判定,但是如果被查了,基本上…所以对我的性质定义,就看上面怎么说了。”杨修国叹了口气道。 张扬眉头拧了又拧… “下车吧…”杨修国看了看张扬,笑着说道,“没那么悲观的。” 他伸手拍了拍张扬的肩膀,淡然地走下了车。 看到两个人下了车,那些人顿时松了一口气,一个法警走了上来,拿出手铐,应该是要给杨修国上手铐。 张扬双眸蓦地一冷:“你的警号是xx0781,我记下了,有本事你给他上一下铐看看。” 那法警被张扬这么一瞪,脸顿时涨得通红,一脸的愤怒,但捏了捏拳头之后,瞄了瞄一旁面无表情的彭副主任,只能乖乖地退开。 “好了,现在你们应该已经谈好了,可以把杨副市长交给我们了吧。”彭古全不动声色地说道。 “可以!”张扬淡淡地答道。 “那就好。”彭古全看了看杨修国,尽量挑选一种温和的语气说道,“那请杨修国同志协助我们调查吧。” 杨修国嘴角微微一弯,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点了点头。 “慢着,你们要审查可以,不过我要随同一起。”张扬笑眯眯地站在杨修国身旁,淡淡地说道,“以防某些人刑讯逼供。” “够了!”这时候,自始至终一直没有动静的那一辆黑色奔驰轿车里,传来一个颇具威严的声音。 张扬闻言,眯了眯眼,那尊大神终于是按捺不住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