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章 你太太太嚣张了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六百六十章 你太太太嚣张了

那年长的警察伸手挠了挠头,一脸苦笑,他现在已经确定了张扬的身份,眼前这个人是梅宁的女娲集团老板张扬没错。 虽然他的样子改变了很多,但模子还是一样的,作为一名老警察,他很快地看出了张扬化妆的痕迹。 虽然不清楚他为什么要易容,但只要是确定这个人是张扬就可以了,这个人可不是他能得罪的。 现在这个家伙比京城那些豪门的公子哥们更不好惹,君不见那些什么彭家、杜家、蔡家、申家这等豪门公子哥个个都被他修理过,像眼前这几个只不过是普通纪委干部,就算是里面那个最高级别的胖子也不过是监察室x室副主任,正处干部,他会放在眼里才怪。 而且,这几个人做得确实有些不地道,按道理纪委只是约谈,约谈之后是否有问题才会决定处理意见。 而这帮人倒好,大老远地猴急跑到京城来抓人,本身做法就值得商榷,抓人过程更是太不像话了,又推又搡的,别说人家还没定罪,就算是认定有罪了,在对方没有反抗之下,一个堂堂单列市的副市长正厅级干部被几个小辈这么拧巴着也太说不过去了。 当然,其实这一切倒不是引起这名警官反感的原因,更为重要的是,这帮人刚才那么干之后,对于他们过来过盘问,还摆出一副居高临下的训话官架子,这才是让他颇为不爽的原因。 真要抓的话。他们两人倒是可以以他们伤害公民人身安全的名义来抓捕他们四个。 现在呢,又加上一个张扬,他就更加退避三舍了。这挨他什么事啊,我一个机场候机大楼巡警,可管不了你们神仙打架。 还有张扬这尊大神,不是听说受伤了吗,怎么这会儿突然出现在京城,这是什么节奏? 当然,看到张扬真的伸手要去扇那人巴掌的时候。他还是赶紧上前劝导:“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别在这动手打人啊。影响不好。” 那个胖子被按在车门上,动弹不得,看到警察居然也只是劝和,并没有想要帮忙抓人的意思。登时就吐血。这个莫名其妙跑过来的人是他们亲戚? 不过此刻他依然嘴硬:“我告诉你啊,你这么做是犯法的,你现在的行为已经构成了人身伤害罪,还有知法犯法,殴打国家公务人员…” 毕竟被人这么摁着实在是太难看了,而且一旁其实还停着一辆车,车上还有一个陪同来的大员在场呢,他不能认怂啊。 但现在关键的是。这边己方的人已经被打得乱七八糟了,那名大佬此刻竟然不声不响。像是没有看到现场发生的一切似的。 这可真让人吐血了,不过他也不敢去呼救,万一泄露了那大员的身份,也被这个二愣子揍了,那事情就大条了。 千算万算,事先谁会知道突然会跑出个二愣子来把他们莫名其妙当劫匪打啊。 张扬也不理他,直接伸手在那个胖子身上的口袋摸来摸去,摸了半天后,终于从他上衣西装口袋里摸到了一本工作证。 “封古全?”张扬大体扫了一眼,应该是东南省省纪委监察室x室副主任,张扬对官场并不熟悉,不过大体上他也知道,这样级别的应该不够格来约谈杨修国这种正厅级的干部,现场肯定还有更高级别的,只不过对方不出面而已。 “你们三个呢?”张扬把证件扔到那个胖子脸上,松开了他,又走到另外三个人面前,那三个人快吐血了,哪有这样子的,自己来抓人怎么反变成了被别人查证件,而且还是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野小子。 要知道一般纪委的干部约谈一些涉嫌违纪的干部,一般都是不会出现什么暴力对抗的,而且也会有上级领导陪同,被审查的人也会乖乖配合。 有领导带队的话,纪委的干部一般也不带证件。 不过今天事情发生得有些突然,一来是,上面的人急于求成,生怕出了什么个叉子,大老远跑到京城堵人,想要在京城直接采取突审以取得确凿的证据;二来,封胖子太想立功了,对于杨修国的质疑竟然采取动粗的方式,这绝对是极其罕见的事情。 不过就算这样那也没什么,但偏偏却半路杀个程咬金出来,污蔑他们是打劫的,这可真特么的,要打劫也不会到机场候机大楼来打劫啊,这个家伙摆明了就是寻事的,偏偏现在围观的人已经很多了,而且还众口一词地对他们指指点点,甚至是在斥责。 “这帮崽子,太不像话了,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殴打一个老人家。” “对啊,我刚才也看到了,尤其是那个胖子,还用脚踹,这些歹徒真的是,警察也不知道干什么吃的。” “呸!”有大胆的还一口痰直接喷到了那个露出红内裤的家伙身上,那人一见,急忙跑到车上躲了起来。 那两名警察一看,事情要闹大了,当下也是头皮发毛,急忙呼叫支援,想把围观的人驱散。 杨修国至始至终一直呆呆地站着,一来他对于自己突然被纪委的人约谈,一下子难以接受,直到被推搡着上车还没弄清楚自己的经济问题到底是什么问题,但他很清楚,只要被约谈了,那么自己的仕途大概也差不多到此为止了。 二来,他实在是被张扬这家伙的行为给惊呆了,上来二话不说,居然动手打人,而且还是这些官员闻之色变的纪检委干部,直到那几个人被啪啪啪揍得鼻青脸肿后,他才反应过来,那时候他就算想阻止也来不及了。 不过他始终还是赞赏张扬的手段的,这一过来。就先给对方盖个大帽子,拦路抢劫,他是见义勇为。 他们几个人自恃身份不肯拿证件。再被打,现在还引来围观群众,而这些人身份特殊,大众广庭之下是绝对不可能承认他们是东南省纪委的人的,毕竟跑到京城来抓人,显得有些过了,程序上和刚才的行为也不符合。 现在双方可谓都是骑虎难下。自然只有等待警方出场了。 警方一介入,就等于是给自己制造了一些缓冲的时间。 不过张扬肯定也会惹上麻烦了。 他不禁有些担心起他来,现在的杨家某种意义上来说。和女娲集团关系极其的密切,老爷子亲自为女娲重症中心争取了地点,大女儿杨静是重症中心的总裁,二女儿杨菲是张扬的老师。甚至两人的关系已经超出了师生的范畴。 所以他宁愿自己被人抓走。也不愿意看到张扬出事。 “别闹了。”杨修国并没有喊张扬的名字,不过他知道张扬肯定知道自己是在喊他。 “我愿意配合调查,咱们快走吧。” 说完,他自己低了低头,钻进了车里,那几个骑虎难下的人一看,如获大赦,赶忙一窝蜂钻上车。 司机刚要开车。却发现车上多了一个人,张扬拎着行李箱也跟着上了车。 “好吧。我有错,我也跟你们走吧。” 封副主任傻眼了,伸手摸了摸肿胀的脸不知道该怎么办。 “开车啊!”张扬大咧咧地吼道,经过了刚才的折腾,他敏锐地发现,这些人肯定有什么猫腻是他不知道的,按道理,他们约谈人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不过他们现在的表现却是躲躲藏藏的,肯定不正常。 再说了,对方明明是东南省纪委的人,那么抓了人也应该回到东南省去审查,怎么反而会搭车离开机场,唯一可能的是,他们并没有准备回东南省。 张扬虽然不谙官场程序,但也知道这种情况下,杨修国是不是有可能被冤枉呢? 他不能坐视杨静和杨菲的父亲被人就这样眼巴巴的带走。 看到自己坐上车后,那些人的表情,他心里更加笃定了,这里面要是没有鬼那才是怪事。 “胡闹…”杨修国看了张扬一眼,不由是叹了一口气,他在官场多年,怎么会不知道这里面的猫腻,现在看到张扬上车,心里也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遗憾了。 现在这事,摆明了是双方都没有退路了! 他们要是不能把自己办成铁案,他们肯定也要倒大霉了,而自己一旦被坐实,也是一辈子难以翻身。 “开车啊!”张扬心里有底之后,更是提高了音调。 那个司机一愣,急忙看向了那个封副主任,胖子脸色阴晴不定,犹豫了一下后,挥了挥手,咬着唇低沉地说道:“开车!” 这是一辆米黄色外壳的考斯特面包车,车上除了胖子的身份确定为纪委干部之外,其他三个人和司机并无出示工作证件。 杨修国坐在中间位置,张扬则坐在他身旁,车内的气氛显得极其尴尬,尤其那个胖子,那脸色铁青得可怕! 他不时和另外三个人交流着眼神,张扬呢,则不为所动,拿着自己的手机也是在慢悠悠地发着短信。 和张扬同时联络的人很多,不过比较重要的是乔希儿,夏国青和乔云峰的信息都是通过她中转过来的。 另外一个是司源,张扬只发了个短信给他,问他纪委约谈的程序问题,结果那小子半天没回复他。 夏国青和乔云峰则是在四处打听上面的消息,结果让人大吃一惊的是,他们事先并没有获得任何上面的组织要调查杨修国的通知或者是暗示。 也就是说,很可能是对方临时起意报复的可能性更高,而且省纪委监察x室确实有个姓封的副主任,如果是以经济问题约谈杨修国的话,多半是已经有了确实的证据。 与此同时,车里那四个人彼此眼神交流了一段时间后,他们也开始摸出爪机,大概是在干着和张扬同样的事情了,而后脸上又恢复了那种淡定的神色,看样子,他们已经非常有信心了。 张扬皱了皱眉头,冷冷地扫了他们几人一眼,那帮人一看,乖乖地避开张扬凶神恶煞的眼神。 封胖子则冷哼一声转过头去。 这会儿张扬的手机才来了个短信,低头一看,发现司源那个家伙终于回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