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九章 无法无天(求月票)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六百五十九章 无法无天(求月票)

“骗你的,你还当真了…不过爷爷也说了,想要抱太孙的话,这么分居两地也不是个事儿…”林姗姗巧笑嫣然地眯了眯眼。 张扬顿时抹了把冷汗,话说还真是如此,两人现在一南一北,要做点什么,还真是“鞭”长莫及啊,当然,他也知道,以姗姗的忠诚度,要给他戴个绿帽子的可能性极小,不过话说回来,他还是感觉有些对不起她的。 大概看到张扬的脸色有些歉然,林姗姗急忙笑眯眯地推了张扬一把:“好了,逗你的呢,赶紧走吧,免得耽搁登机时间了…” 她说着,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又说道:“还有啊,昨晚我给乔乔和露露打电话了,去西晨家善后的事情目前由我来做最合适了,恭喜你,张少,京城四大公主被你搞定了三个,希望你再接再厉,把最后一个早点拿下来才是正道。” 最后一个?蔡冰吧? 哎!这些女人都已经同化了…都是恶魔级的! 张扬微微感叹道! 风突然大了一些,撩起林姗姗乌黑的秀发,她眯了眯眼,张扬才发现她好像瘦了一些。 盯着她那张美丽的但显得有些憔悴的俏脸,心里不由微微一酸,伸手轻轻蹭过她的脸颊,钻进她的刘海直到她的耳后,淡淡地笑着:“如果有一天你觉得做累了,欢迎你早日回家,别忘了,梅宁那里也有一个你的家。” 林姗姗愣了愣,呆了一会儿后。随即低头笑了笑,淡然地说道:“知道了,那边静兰看着呢。” 然后又和西晨静兰告了别。她或许是经过了昨晚和林姗姗的交谈,这会儿的心境似乎发生了一点点的变化,或许是多了一分顽强和自信。 本来张扬觉得自己是有义务走一趟西晨家的,不过眼下这个时机并不合适。 “别忘了,你的假期就快到了。”张扬盯着她的脸笑着嘱咐道。 “姗姗姐,这个家伙借我一下可以吧。”西晨静兰没有应张扬的话,而是看了看一旁的林姗姗笑着说道。 “随便用…也有你的一份。”林姗姗捏了捏爪子。比了个拜拜的手势,慢慢朝出口走去。 西晨静兰看她走远了,什么话也没说。吻了张扬一下,笑眯眯地说道:“一路顺风…很可惜啊,你要下去了,不然今天晚上大姨妈就结束了…” “不早说…”张扬追悔莫及… 不过候机大楼里。催促安检的声音已然响起。张扬就算后悔也来不及了。 匆匆告别了她们两人,张扬在安检口处之前,却接到了乔希儿打过来的一个电话。 “扬子,你还在京城吗?” “嗯,在机场,我很快就下去了…怎么了?”张扬看着一脸微笑的安检美眉,准备把行李放到输送带上,乔希儿的声音显得有些忧虑。应该是一件不小的事情。 “杨副市长前几日到京城出差,本来刚刚应该是和你同班飞机回梅宁。不过刚刚在机场被人强行带走了,说是有经济问题…”乔希儿低声说道,“爸爸正在设法打听情况,现在就怕会不会出其他状况。” “啊…”张扬呆了呆,杨副市长,杨菲的老爸杨修国,他怎么会涉及经济问题,所谓涉及经济问题,不言而喻,就是说他贪污了?手里的行李差点掉了下来,“怎么回事?” “现在不知道情况,不过对方速度极快,这边梅宁已经有人在大肆收集证据约谈相关人员,这事应该是有预谋的,静姐都懵了…” 报复?张扬第一个念头想到的就是这个! 不行,这事得弄清楚,杨修国是个不善于言谈的人,但绝对是个做实事的人,他在梅宁当卫生局局长的时候做过不少实事,还不到五十岁,却已经白了不少头发,平日里穿着打扮普普通通,说他有经济问题,张扬觉得难以相信,再说了杨家还缺钱吗? 就算不说这些,杨修国是杨静和杨菲的父亲,杨老爷子的唯一儿子,和自己的关系密切到什么程度已经不言而喻。 他怎么可能坐视杨修国被抓,至少也得跟过去问个清楚。 “你说刚刚?刚刚是什么时候?”张扬皱了皱眉问道。 “就在不到五分钟前,现在杨副市长的电话已经被没收,他的助理还在机场…电话是….” 张扬飞快拎起行李,往回跑去。 “怎么了?”西晨静兰看到如风一样跑回来的张扬,不由讶异地问道。 难道他刚才听了自己的话,晚上想把自己给…吃了?这家伙太性急了吧? “你先回家,我这边有点急事…”张扬一脸着急地用目光四下梭巡着,很快地在出口附近找到了自己的目标,一个拎着皮包,茫然站在出口处打电话的中年男子,张扬认得他,他是杨修国的助理洪秘书。 他疾步跑了过去,洪秘书看到张扬,一开始还发愣,直到张扬摘了口罩和墨镜后,才认出来,急忙指着外面一辆黑色轿车道:“是你啊,他们…他们还在那。” 张扬看到洪秘书西服上都破了一个口子,脸上还有一道挠痕,看得出很明显对方刚才肯定动过手了。 张扬定眼一看,果然四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人押送着头发微白的杨修国正往车上爬,杨修国显然不怎么配合,有一个还在他后背推搡着。 机场警察倒是过来了,不过却是远远站着不敢靠近。 张扬几步冲了过去,一把拎住那个推搡杨修国的人,一脚把他踹倒。 那人一屁股摔在地上,顿时大怒,定眼一看还没开口。张扬率先一脚踩在他肚子上:“你们这帮流氓,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打劫一个老人家。” 说完。一拳打在另外一个拽着杨修国胳膊肘的胖子肚子上,打得他痛得一下子蹲在了地板上,另外一个大惊失色:“你知道我们是谁吗?” 话音未落张扬已经一掌拍在他鼻梁上,拍得他踉踉跄跄走了几步还是一屁股坐在地板上。 而那个已经上了车的是一个戴眼镜的,见状直接一脚踹向张扬,张扬一让,顺手扯着他的脚踝狠狠一扯。 “撕拉!”眼睛男裤裆当场裂开了一道大口子。露出里面一条红彤彤的内裤,身子一个收势不住,径直摔在了外面的地板上。 杨修国呢。则目瞪口呆地盯着这一切,直到张扬停手后,他才发现,四个抓他的人一个个都趴在了地板上。 同时他也认出了张扬。顿时石化了:“张…你怎么在这?”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如果叫了张扬的名字。很可能会给他带来麻烦,于是急忙又收口。 “你好大胆。”最先倒地的那个人爬了起来,“你知道…” “啪!”张扬又一脚把他踹倒:“大胆歹徒,光天化日之下抢劫。” 这时候机场的警察发现事情不对劲,急忙也跑了过来,一个警官看了看满地板的人,皱了皱眉头看着张扬问道:“干啥啊,闹事是吧?” “什么闹事啊。你们没看到这么多人欺负一个老人家吗?” 两名警察对视一眼,为首的警官笑了笑:“噢。还是见义勇为啊,你知道地上这几位是做什么的吗?瞎胡闹,跟我们走一趟。” “跟他废什么话啊,把他抓起来。”那个胖子骂骂咧咧地站了起来,大声吼道。 两警察再度对视一眼,随即点了点头,走向张扬:“哥们,你摊上事儿了,打错人了。” 张扬一脸无辜地看着那四个被他打得够呛的人,一脸不解的样子挠了挠头:“什么打错人了,这几个人公然抢劫。” 两名警察哭笑不得,指了指那几人,严肃地说道:“身份证拿出来。” 张扬把真实身份证拿出来递给了他们,指了指杨修国解释道:“我和这位老先生是同班飞机的,你们知道他是谁吗?” 那警官看了看张扬用的身份证,递还给张扬,漫不经心地反问道:“你说他是谁啊?” “他是梅宁市副市长…” 两名警察脸色微微一变,目光盯着那四个黑西男,神色变得复杂了起来,长吐了一口气道:“可这四位可是你们东南省省纪委的。” 那两名警察方才看到四个黑西装男强行扭送杨修国的时候,气势汹汹加上动作不断的样子就过来过问了一下,结果被那四个西装男冷冰冰地回了一句让他们少管闲事,还拿了工作证件递给他们看,他们只好乖乖闭嘴。 不过对于那四个人的态度,心里还是觉得有些不满的,所以看到张扬突然出来打了他们一顿,心里暗爽之余,故意迟迟不上来帮忙。 “省纪委?”张扬瞄着那四个人,问道,“证件拿出来看看?”张扬看了看这四个人,除了那个胖子年纪大点外,其他三个年纪约摸都是二十多岁的样子。 “你谁啊,凭什么给你看啊?”那个胖子火大了,这个家伙够横的啊,平白无故把他们打了一顿,还要看他们证件。 “凭什么?那你们凭什么抓人?” “杨修国经济上有问题,纪委领导要找他谈话,你说为什么?”那个胖子看了看那两个警察,怒道,“你们干什么吃的,这个人殴打国家公务人员,妨碍执法,还不赶紧把他抓了。” “妨碍执法?你们是执法队伍吗?”张扬轻蔑地白了他一眼说道,“有逮捕令吗?证件呢?” 胖子快气疯了,他想不到竟然还有人敢这么跟他们对着干的,现在哪个官员看了他们不闻风丧胆的,噢,这个家伙好像不是官员,可是这个家伙不但打了他们还质疑他们,简直乱套了。 不过张扬说得也没有错,程序上,这个叫约谈,还没确定犯罪事实,跟逮捕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而且在京城直接抓杨修国有些不符合程序,不过他们也是深怕夜长梦多,想要突审这才这么办的。 那两名警察听了那个胖子的话后,心里有些举棋不定,这边几个确实有证件,不过态度让人有些不敢恭维,而这个张扬如果一味地说他是见义勇为,抓了他顶多也就是教育批评。 “你们两个同志,你们再不抓人,可别怪我们…”那胖子看着一直不肯动的警察,怒火渐渐凝聚。 话音刚落,张扬伸手一把把他推了个趔趄,问道:“不然你想怎么样?你想殴打警察不成?” 那两名警察看得是面面相觑,想笑又笑不出来,这个叫张扬的也太霸道了….等等,他叫张扬?那名年长点的警察脸色又是一变,尼玛,怎么这么倒霉,摊上这种事。 “哇靠,你还敢动手,你再动手试试?…哎呀!你特么还真动手!抓他,抓他!你摊上事了,摊上大事了!” ps:兄弟姐妹们,跪求月票啊!!!求赞 感谢 漠然置之 巨巨批量赞 谢谢ryanfu7 巨巨和 绿茶巨 批量赞 谢谢以下兄弟的打赏 【痞子000000】巨巨 【茈玍呮为伱】巨巨 【茈玍呮为伱】巨巨 【じ☆ve尐莊℡】巨巨 【kira-zsc】巨巨 【破天老卡】巨巨 【予取予求】巨巨 谢谢 以下兄弟的宝贵月票 【guojun2100】巨巨 【tonyzheng】巨巨 【p071111】巨巨 【加斯东】巨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