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六章 夜闯林家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六百五十六章 夜闯林家

张扬并没出声,只是伸手把她拥入怀里,用自己的身躯暖了暖她的肩膀,用行动支持她的行为。 现在的林家与女娲集团是友非敌,再加上林姗姗的因素,就算西晨静兰闹出什么,林老爷子也会多担待一点。 再加上西晨静兰的性格,张扬并不担心她会闹出什么大事,心里其实反倒是有些期待她想做什么。 车子慢慢前行,西晨静兰把头舒服地靠在张扬的肩头上,黑暗中,乌眸闪闪发亮:“你就不问我去干吗?” 张扬笑了笑:“就算你去杀人放火我也会陪你去…更何况你不会这么干。” “你怎么知道我不会,那个林坤一而再再而三地羞辱于我,我恨不得食其肉,吞其骨!”西晨静兰恶狠狠地说道。 “你怎么不说话?”半晌,没听到张扬回应的西晨静兰忍不住开口问道。 张扬眼看着司机师傅不注意,揽着她纤细小蛮腰的手悄悄地往上移了移,触碰到了她浑圆胸部的下沿,话说她的胸部是那种因为穿衣服的原因容易让人小瞧的那种,明明有34d,却看着像32b,只有脱了衣服或者动手才知道啊。 “问你话呢?”西晨静兰伸手捅了捅张扬的肢窝,不满地道,这会儿她感觉到了情侣的味道,如果车就这么一直开下去多好啊。 “你这个问题根本不是问题。”张扬漫不经心地捅了捅她罩杯的下沿,希望能把它顶上去一些。但很快被西晨静兰察觉,立马用眼神扼杀了张扬的行径。 “你要是能干出这种事,那个家伙哪里还有机会一而再再而三地纠缠你。”张扬淡淡地笑着说道。 说话间。警车错身而过,张扬顿时若有所思,想了一下,急忙拿出电话,给许丹莹发了条短信:“帮我把温河酒店内外今天的所有监控录像全部删除!” 收了手机,张扬眉头微微拧了拧,这么做。就是防止人家利用酒店的录像以后来胁迫或者是攻击西晨静兰,而且日后就算有人想要查,那就让他去查吧! 120的车凄厉地闪烁着急灯紧随着警车而去。张扬脑海里突然想到那个被自己一拳击中了胸口的耳环男子,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那个人明显是将族的人,如果能够生擒他肯定可以挖出一大堆有用的东西。 只可惜。生擒这种概率和中彩票头奖没差别。 他现在更关心的是那个家伙会不会挂。自己一记重拳打在他胸口上之际,很明显地感觉到至少有两根肋骨被他打断,那个位置刚好贴近心脏,如果凑巧的话,断了的骨头插进心脏,必死无疑。 像这样想要自己命的家伙,张扬自然是希望死一个算一个了。 半路,张扬特意让师傅停了车。下车买了一些易容的材料之后,重新回到车上。又按照易容术给自己偷偷的改了一下容貌。 经过了大约半个多小时的车程,两人终于到了林家别墅外面。 话说,林家虽然权势和实力不如乔家,不过这别墅嘛,却要比乔家大上不少。 西晨静兰下了车,看到突然改变了形象的张扬,吓了一大跳,还以为自己带错了人,直到张扬解释清楚后,她才拍了拍胸口,带着张扬径直走到了门卫处,指名道姓要找林振天。 那门卫看着两人是打的过来的,脸上尽是不屑之色,大概他把西晨静兰和张扬两人当成是来捣乱的了。 不过他看了看西晨静兰和张扬的衣着打扮以及相貌之后,心里顿时敛起轻视之色,急忙把事情报告给保卫队长,保卫队长带着人过来后,一开始和那个门卫持同样的看法,以为这就是纯粹来捣乱的。 西晨静兰登时火了,冷声道:“行,你们不去通报,日后林家要是有个什么闪失,别怪我没提醒你们。” 说完就要走。 那保卫队长一看,特么的一个小女孩子那么大的口气,再加上他现在也是发现了这个女孩子穿着的衣服绝逼是超级名牌,还有她那张绝色的脸蛋绝对是除了大小姐林姗姗之外,平生所见最为漂亮的。 脑海里蓦地想起一个人,这美女不就是林坤少爷整日念叨着的西晨家大小姐吗? 我了个去的,自己杀上门来了。 “慢着,西晨小姐,我马上就去通报…” 很快,两人获得了林振天亲自接见,林振天显然对于西晨静兰带人前来拜访感到极其的讶异,开门见山地直接问道:“西晨小姐这么晚来找老朽不知道什么事。” 他问的是西晨静兰,眼睛却是从张扬身上扫了过去。 “不敢当,老爷子,我这是准备搬到您这边来住了。”西晨静兰淡淡地说道。 “噢,这话从何说起呢?”林振天懵了懵,第一个想法就是,林坤那臭小子肯定干了什么事了。 “您的宝贝孙子林坤,这几天派人一直跟着我,盯我的稍,今天晚上还请了一堆人想要把我掳过来,小女子虽然侥幸逃了,但是心想反正逃得了初一,也逃不过十五,我还是乖乖住进你们林家更好一些。” “噢,对了,这次还找了个帮手,申家大少爷,申康。”西晨静兰很平静地补充说道,这是车上张扬漫不经心透露的消息,对于她此行来说绝对很重要。 林振天可以坐视他孙子骚扰自己,但绝对不会坐视他孙子联合申家的人来骚扰自己。 果然,林振天脸色顿时变得极其难看,前面那些话,林振天听了,也就是一阵恼火罢了,这小子自己已经默许他父亲找个机会再去说亲了,他这么折腾。只会是越搞越糟。 但是听了后面一句,找了申康做帮手,他就忍不住想骂娘了! 这林家前段时间才撇了申家和女娲集团合作。申家最近不停地给林家使小绊子,虽然说不足以伤筋动骨,但两家的芥蒂已经存在了,这个时候林坤这个不成器的,竟然为了西晨静兰去主动巴结申康,这未免也太丢人了吧。 更重要的是,这西晨静兰身旁的这个男人。怎么看着和女娲集团那位那么像,虽然他和张扬见面的次数一只手数得过来,但他对于张扬的外貌和身材还是挺有印象的。 只不过这个人如果是张扬的话。他干嘛还乔装打扮进入林家,直接光明正大走进来就是了,好歹自己现在也算是把他当做一个孙女婿了。 “西晨小姐,这婚姻大事现在都是自己做主。如果你不愿意。林家绝对没有勉强之意,这个小畜生,我立刻把他找过来,当着你的面狠狠教训他一顿。”林振天脸色变得铁青了起来,而后冲着书房门口大声吼道:“把林坤给我喊下来。” “林少爷,今天早就出去了。” “什么?”林振天这次是真冒火了,“马上给他打电话,让他给我滚回来。” “少爷回来了…”那个家人还没离开。马上就有另外一个人跑来通报。 “让他滚过来。”林振天语气极其的不客气。 过了会儿,外面传来一阵噪杂的脚步声。人还没到门口,就听到一个妇人带着哭腔在外面嚎:“公公啊,你可要为你的孙儿做主啊,今天坤儿被人莫名其妙给打了….您老有客人?” 张扬眼睛投向门口,只见一个大约五十出头,体型微胖的中年妇女拉着林坤哭哭啼啼地走了进来。 她看到屋内的情况后,哭声顿时哽住,双目盯着西晨静兰,石化了:“西晨静兰?” 林坤更是直接就想开溜。 “滚进来!”林振天冷冷地说道。 “公公,你看坤儿都被打成这样了….”那个胖妇女一看林振天的语气不好,急忙把林坤拽住,然后把林坤的侧脸扭了过来,给林振天看。 果然他的右脸脸颊肿得像猪头一样,张扬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记得好像也没有对林坤怎么样啊,怎么这个家伙变成这副德性了? 不过他也没有出声,只在一旁看着。 林振天眯着眼,看了看肿了一边脸的林坤,淡淡地说道:“是吗,过来让我看看!”一边说着,一边还朝西晨静兰那看了一眼。 林坤一听,急忙屁颠屁颠地凑了上去,刚到林振天面前,林老爷子双目一眯,闪电般出手,重重地朝他左脸的脸颊扇了一巴掌。 “啪!”左边原本完好的脸颊瞬间也肿了起来,林坤哀嚎一声,当场就捂着脸蹲在了一旁,眼珠子直朝他母亲脸上乱瞄,希望他母亲赶紧为他说话。 “公公,你这是做什么…”那个胖妇人顿时惊叫了起来。 “做什么,你自己不会教儿子,那我就替你教教他。”林振天冷冷地盯着林坤,缓缓地说道:“别说只打了一巴掌了,那是打得太轻了。” 林坤盯着西晨静兰,面如死灰,但还是不服气地说道:“爷爷,你肯定是听了她一面之词,这个女人,她疯了,她在酒店里偷人…” 话音未落,林振天双目顿时一冷,一脚直接踹在他身上:“滚,有多远滚多远,林家再也没有你这种不肖子孙。” “公公,你…你这是做什么?有事好好商量嘛。”那个中年胖妇人看到林振天的模样,吓得魂飞魄散,她原本就是普通人家嫁入林氏这种豪门的,要是被赶出去,那还得了。 “我的话你还没听清楚吗,对于吃里扒外的那些人,林家不欢迎。” “他怎么吃里扒外了?” “勾结申家的人,意图谋害西晨小姐,这些还不够吗?” “爷爷,爷爷,我知道,我和申康在一块是不对,但是今天这事不能怨我,是他主动找上我的,另外,你知道这个女人干了什么事情了吗?她杀人了,杀了申家一个重要的人物,现在警方正在四处找她。”林坤嚎叫了起来。 “你胡说什么?” 西晨静兰一阵莫名其妙,忍不住开口驳斥道。

上一篇   谢谢支持,求月票